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23章 蝕門的千層套路其三
  侵蝕之律者在撒謊,與芽衣一樣,她在拖延時間。

  很簡單的事實,如果五萬年前的真相如她說的那般,羽完全不會謀劃給予她重創。

  如果她真的在數據空間中,宛如終焉,以她變態的掌控欲,她是絕不可能放任其余英桀繼續活動……

  也不可能不知道羽的藏身之地。

  雖然侵蝕之律者的信息確實一時間讓芽衣無法接受,但芽衣畢竟是更適合成為理之律者的雷之律者。

  羽,他首先是蘇羽,其次才是終焉之律者。

  “怎么樣,芽衣?

  一聲不吭的,是在構思怎么反駁?還是說……終于認同了我的觀點?”

  侵蝕之律者傲慢地撐著下巴,似乎是想要看芽衣如何掙扎,但顯然,芽衣的表現要讓她失望了。

  “我只是在想……你真的不應該刪除愛莉希雅的記憶體。

  不是為了活下去,不是為了羽……哪怕是為了你自己……”

  “?”

  侵蝕之律者相當疑惑地看向芽衣,反觀芽衣,刻印已經在不斷積蓄力量。

  “只要你認真翻閱她的一生,就能意識到……

  即便你能復現她的外表,模仿她的舉止,重復她說過的每一句話……自認為擁有比她更純粹的愛……

  你也成為不了她。”

  咔嗒——

  摩天輪發出了一聲輕響,停住了。天空一片陰沉,不知在醞釀著什么。

  “更何況,哪怕只是復現,你也相當令人厭惡,只是個一味模仿她的小丑罷了……

  你永遠,成為不了她!”

  將刻印的力量集中一點,芽衣襲向了侵蝕,面對著突如其來的攻擊,侵蝕再一次展示了她對樂土的控制力。

  而這恰恰正入芽衣的下懷,銳利的斬擊襲向黑暗,四周的空間被割裂開來。

  裹挾著雷霆的一擊,自上而下將大地兩斷,留下一道巨大的裂隙,冰藍的數據在其中不斷流動著。

  巨大的溝壑將兩人分隔開來,破碎的建筑圍繞在兩人的周圍。

  “哦?”

  侵蝕像是完全不在意芽衣造成的破壞一般,伸出手指,隨意地將裂隙縫補。

  “芽衣,你什么時候變得和千劫一樣了?

  即使這座被迷霧籠罩的小島并沒有你所追尋的答案,你也不能就這么毀掉它呀~

  不過,這份力量,不像是刻印能夠帶來的,還是說……”

  侵蝕低下頭,發絲垂下,看不清她的面容。

  下一刻,她徑直來到了芽衣的面前,芽衣甚至能夠看到那雙眼眸中的瘋狂。

  “他就在你的身上呢!呵呵……”

  扭曲而又崩壞的笑聲傳來,侵蝕的右手化作利爪,向著芽衣的心臟刺去。

  “唰——”

  “?”

  “?!”

  刀光閃過,侵蝕律者的手臂就這么掉落在地,直到斷臂倒落在地發出聲音,兩人依舊沒有反應過來。

  而后,芽衣的眼眸閃過一絲猩紅之色,一記側踹。

  “嘭——”

  伴隨著一聲巨響,侵蝕就這么被鑲嵌在了墻壁之上。

  而做完這一切的芽衣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仿佛剛才的那一切只是她的本能。

  “給予的幫助有限……”

  芽衣不知該如何評價羽先前的話語,但她知道,這并不是那僅此一次的機會。

  眼中的猩紅之色還未散去,芽衣握緊武器,緊盯著廢墟中的侵蝕。

  如果有什么比一個瘋子更可怕的話,那就是一個被激怒的瘋子。

  “呵呵呵呵……”

  滲人的笑聲從侵蝕的嘴中發出,此刻的她,發絲披散,面具掉落,宛如來自深淵的厲鬼。

  不過她并沒有第一時間向芽衣發起攻擊,而是面色潮紅得看向自己斷裂的臂膀。

  “滴答滴答——”

  鮮血滴落在地。

  侵蝕為何會給數據存在的自己模擬血液,芽衣不得而知,因為她接下來的行為,芽衣同樣不理解。

  只見侵蝕伸出了自己的左手,血液順勢滴落在她的手掌之上,隨后臉上的潮紅更甚。

  隨后……她舔了上去……小羽

  “啊哈~”

  仿佛是獲得了極致的享受一般,侵蝕用僅剩的左手捂住了自己的臉頰。

  病態的笑容綻放在她的臉上,她的眼中再不復先前虛與委蛇的假意,有的只是不加掩飾的占有欲。

  芽衣稍稍后退了一步,眼中的猩紅之色消失殆盡,羽又一次陷入了沉寂。

  “……”

  芽衣本以為,侵蝕會立刻向她襲來,但令她意外的是,侵蝕之律者并沒有那么做。

  她打了一個響指,先前毀壞的一切被修復,她的手臂再次恢復。

  稍微整理了一下發絲和自己的表情,侵蝕再一次微笑地看向芽衣,仿佛先前發癲的并不是她。

  “真是羨慕芽衣,可以這么親密地接觸小羽?”

  說是羨慕,但她眼底的瘋狂之色卻是無法掩飾。

  “不過沒關系,我這個人相當心善,更何況是面對自己喜歡的人。

  我對小羽相當有耐心,我理解他的害羞,我有很多的時間來和他獨處……

  呵呵呵~”

  侵蝕露出恬靜的笑容,但芽衣卻只在其中感受到了無盡的冷意。

  羽最后的藏身之處暴露了,他應該明白自己對侵蝕的重要性,此時選擇暴露,肯定是有他的考量。

  無論如何,羽的數據不能落在侵蝕的手上。

  “呵呵呵呵,這小小的插曲并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約會,芽衣。

  如果你是像效仿千劫一樣,直接對樂土造成破壞的話~”

  侵蝕手指點在下巴上,得知了羽就藏在芽衣身上,她是相當的高興。

  當然,還有一點點的生氣,畢竟,羽,應該是她一個人的……

  “芽衣,你也看到了。

  你費力造成的破壞,我一揮手就可以修復,你大可以繼續嘗試,不過嘛……

  等到你精疲力盡之后,小羽就是我的咯?

  我們之間的差距,是無法彌補的哦~”

  “也許吧……”

  芽衣嘆了一口氣,她當然明白侵蝕之律者的力量,但她的目的并不是這個。

  而且,在羽的力量消散之前,她已經得知了自己應該前往的地方。

  永世樂土的那座花園,鳶尾花與郁金香盛開的地方。

  芽衣在那里和愛莉希雅定下了約定,也應該在那里結束。

  “你并非【全知全能】,也并非【不可戰勝】。

  雖然你方才的樣子確實令人厭惡,但你在這片空間中,并非像【終焉】一樣無解,這就夠了。”

  “呵呵呵,芽衣是想和她一樣,用生命完成壯舉嗎?”

  傲慢的侵蝕并不會承認自己并非無敵,她依舊相信,只要沒有【對凱文武裝·六六六】,她就不會輸。

  而愛莉希雅已經死了!

  無論是往世樂土,還是羽,這些東西只會屬于她……

  “我不會相信你所說的所謂真相,這趟旅途的意義,旅途的終點,我會自己去抵達。

  方才那一擊已經傳遍樂土的角落,消息應該已經傳達,而現在……

  ……回應來了。”

  遠方亮起了光,耀眼的白光將一切包裹其中。

  “還好……我并為來遲。

  所以,我們重新來過吧……

  剎那——森羅禁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