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21章 蝕門的千層套路其一
  “那么,首先——”

  侵蝕律者打了一個響指,隨之涌現的是宛如泥沼的漆黑物質。

  噬界之蛇自其中出現,雷霆不斷襲來。

  “這是……”

  芽衣微微皺眉,躲避著噬界之蛇的權杖,尋找時機進行攻擊。

  “芽衣剛剛踏入樂土不久的時候,也經歷過一場相似的戰斗吧?

  以【融合戰士】的秘密為誘餌,一步一步引你入局,試圖將你取而代之……”

  “錚——”

  太刀與權杖相接,額頭的刻印微微亮起,在這次的角力中,是芽衣取得了勝利。

  一刀——了斷!

  頃刻間,噬界之蛇被芽衣斬斷,隨后溶于漆黑的泥沼之中。

  刀鋒調轉,直指侵蝕之律者。

  但她卻滿不在乎,方才的噬界之蛇對她來說,不過是一個一次性的玩偶罷了。

  “梅比烏斯博士的思考方式倒是和我很像呢,但我可比她仁慈多了。

  英桀們的生命在我體內延續,為什么芽衣對我就沒有對她那么寬容呢?

  難道這就是……【先來后到】?”

  侵蝕之律者的嘴角勾起,依舊是那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下一刻,熾熱襲向了芽衣的身后。

  “嘭——”

  被劫火包裹的拳頭砸在了刀鋒之上,這一次偷襲并未取得成功。

  “哇——好棒好棒,不愧是芽衣呢!

  不過,到底是芽衣厲害,還是小羽的刻印更厲害呢?”

  芽衣沒有回話,繼續應對著眼前的【千劫】。

  不同于梅比烏斯,她并未有過擊敗千劫的經驗。

  但侵蝕律者的話語可不會就這么停止。

  “芽衣,你可真是太大膽了。雖然我很喜歡你這么愛玩的一面,但總是像這樣將自己置于險境,我可是會擔心的哦……”

  不同于侵蝕之律者的話語,眼前的【千劫】身上的劫火更甚,似是要將周圍的一切焚燒殆盡。

  芽衣緊握著刀柄,提防著即將到來的攻擊。

  “唉,怎么辦,依照千劫的想法,他是要和律者死戰到底呢。”

  配合著逐漸上升的溫度,侵蝕害怕地抱住了自己的雙肩,但下一刻,她的臉色無比冰冷。

  “我實在不忍心看到芽衣漂亮的身體留疤……沒辦法,只能委屈一下他啦。”

  侵蝕之律者伸出了右手,隨后,無數的尖刺從地底伸出,徑直貫穿了【千劫】的身體。

  “你!”

  芽衣還沒來得及憤怒,一根更大的尖刺便刺穿了千劫的腦袋,連同他面具之下的臉,一同粉碎。

  一切消散,仿佛剛才的火焰只不過是芽衣的錯覺。

  侵蝕的臉上掛著和藹的笑容,溫柔地對芽衣說道。

  “哎呀呀,芽衣,我知道你人很好,可是千劫對美麗的女孩子可是很無禮的……”

  侵蝕的右手在左臉的鳶尾花面具上撫過,羽所造成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但這只會讓她更加性奮(悲)。

  “啊~”

  感受到傷口帶來的痛楚,侵蝕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芽衣,你可千萬不要學習千劫哦,不然我會有小情緒的?”

  “你**……”

  芽衣緊握武器的手開始不受控制的顫抖,但下一刻,【驚奇魔術】已經襲來。

  “雖然維爾薇的惡作劇著實給我添了不少麻煩,但我還是把她當做好朋友哦。”

  飛速旋轉的齒輪不斷向芽衣襲來,侵蝕之律者此刻仿佛戲弄老鼠的貓,看著芽衣疲于躲閃。

  “這段精彩演出來自……大魔術師?專家?哎呀……記不清了。

  反正不是那個狂妄的惡人。

  為什么她會覺得另一個小羽和她會是同類啊,明明小羽喜歡的是像我這樣,如飛花般絢麗的少女?”

  俱利伽羅騰空而起,絲毫沒有進行閃避,徑直向著【維爾薇】襲去。

  感受著【虛妄】的力量,芽衣將自己的憤怒注入刀中,隨后斬出。

  “錚——”

  這一擊,斬斷了面前的敵人,向著遠處的罪魁禍首襲去。

  “好了,芽衣這么熱情的話,我也好好好給芽衣回禮才對。

  那么這一擊,你是不是很熟悉呢!”

  襲向侵蝕的劍氣宛如玻璃一般破碎,侵蝕微微下蹲,利刃出鞘……

  芽衣四周的空間,連同她存在的本身都被切裂。

  一切本該如此,但破碎的鳶尾花再次發出光亮,片刻之后,芽衣跪倒在地。

  “…呵……哈…”

  芽衣疲憊地喘著粗氣,侵蝕本想用那一擊徹底將芽衣碾碎,就像之前的英桀一樣。

  但不知為何,她的權能并沒有生效,當然,狂妄自大的她不會懷疑自己的力量,只會覺得是芽衣的特殊性罷了。

  既然刪除不了她,就只能采取更加【柔和】的方式。

  對于把她送至樂土的恩人,侵蝕之律者自認為還是很寬容的。

  “這是從小羽那里學到的哦~

  這下芽衣也該明白了吧,這種戰斗是沒有結果的。

  不過明明知道自己毫無機會,卻還是一次又一次地向我發起攻勢……我就是喜歡你這一點呀。”

  刺耳的話語不斷傳來,芽衣咬緊了牙關,試圖再次起身向侵蝕發動攻擊。

  忽然,異樣的刺痛如同利刃襲向腦海,芽衣一個踉蹌,將已到嘴邊的驚呼咽了回去。

  侵蝕之律者的身音仍然盤旋于她的耳畔,卻因為不斷襲來的疼痛變得逐漸模糊。

  “你看,我早就說過了,我完全沒有傷害你的企圖。

  這下你該相信了吧,我們真不是敵人哦。恰恰相反,我……”

  眼前,侵蝕之律者的雙唇還在不斷開合,但她的聲音卻已聽不真切。

  在那斷斷續續的疼痛之中,熟悉的囑托再次響起。

  “不過,你現在可能還無法意識到……你自己,對于整個計劃有多么【關鍵】。

  但沒關系,蘇會讓你明白的。希望他已經看到了我給他的【留言】。

  …………”

  毫無疑問,維爾薇正在完成她最后的布置。

  意識到這一點后,痛感如潮水一般褪去。

  而下一刻,消失已久的聲音再次響起。

  “芽衣……我能給予你的幫助有限……侵蝕的權柄無法對你造成傷害……

  我能出手的機會,僅剩一次……”

  聲音無比虛弱,只憑這短暫的話語,芽衣就可以知道,羽此刻的狀態是多么的糟糕。

  虛弱不堪的聲音,卻帶給了芽衣無比穩重的安全感。

  耳邊,侵蝕的聲音已經清晰。

  “芽衣,真的不打算再和我好好談談嗎?

  你想要的一切答案,都可以由我來告訴你哦?”

  “…………

  僅此一次的機會,在羽出手之前,我必須拖住她才行……

  維爾薇的【奇兵】……”

  芽衣閉上了眼睛,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隨后,她再一次看向了侵蝕之律者。

  “……這似乎并不是在征求意見。你沒用給我其他的選擇,不是嗎?”

  “我就知道,像芽衣這樣面冷心熱的女孩子,才不會忍心拒絕我呢。”

  侵蝕之律者開心地拍起了手掌,一直以來,她都在做著和愛莉一般無二的動作。

  即使但,即使有著相同的樣貌,芽衣也從未在她的身上看到愛莉的影子。

  不會有第二個愛莉希雅了,不會有相同的愛了……

  侵蝕之律者,她不過是……

  游樂園的場景開始扭曲變換,奇妙的摩天輪出現在芽衣的面前。

  “愛莉希雅是這么對你說的吧——

  【一起去那座迷霧籠罩的小島,去那場最后的宴會發生的地點,也一起見證第十三律者的誕生和結束。】

  來吧,芽衣——那時的約定,我們現在就去完成。”

  不過是拙劣的模仿者……

  …………

  (月末了,求一波免費的小禮物,嗨嗨嗨,感謝大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