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18章 【本我】
  “我很少會打扮成這樣呢,難免會讓人有些害羞。”

  維爾薇穿上了熟悉了制服,有些扭捏地說道。

  “本來,有可能回不來了,我還想去找一些東西……也相當于調整狀態了。”

  “這是你自己的思維,應當不需要我的同意。”

  芽衣倒是想直接將極惡和侵蝕律者劈成兩半,但她做不到,既然如此,還是和維爾薇一起行動把握更大。

  不過令芽衣沒想到的,維爾薇居然搖頭拒絕了。

  “不,還是算了。

  一直被羽和愛莉信任,卻將局面變成現在這樣,我……也渴望【贖罪】呢。

  雖然這份道歉晚了點……”

  維爾薇戴上帽子,重振旗鼓,不過很快,她便現出了原形。

  只見芽衣手中光芒一閃,劍刃出鞘,在空氣中劃過十字。

  這是羽掌握的技巧,如今得到了病毒,芽衣也勉強可以做到了。

  “看來你和羽的關系真的很好呢。”

  維爾薇有些羨慕地說道,直到現在,她都不敢和人四目相對地說話。

  “……

  如果真的有那么好的話,他也不會瞞著我們,自己一個人去實施奇怪的計劃了……”

  聽到芽衣的回答,維爾薇臉上露出了幾分猶豫之色。

  “怎么了?”

  “沒什么,只是想問一下……樂土之外的他,還好嗎?”

  維爾薇的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芽衣的回答,關系到了她未來的計劃。

  “他對大家都很好,只是……他的笑容,總是少了些什么。

  他也不愿意透露自己想要干什么,估計只有凱文才知道他的計劃了。

  在我來到這里之前,他計劃著和同伴一起去一些地方旅行,明明那些地方都一起走過了……不過,他總算可以歇一下了……”

  芽衣回憶起之前渡鴉傳來的情報,嘴角不禁上揚了幾分,但這抹笑容轉瞬即逝。

  做出那種事的她,已經無法回去了。

  “是嗎?看來他終于可以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維爾薇笑容有些勉強,但芽衣只覺得那是她不好意思,顯然,她忘記了維爾薇的身份——欺詐師。

  “凱文也不知道他真實的計劃吧,不然一定會拼盡全力阻止他的……”

  這句話語,維爾薇并沒有說出口。

  那件事情,必須讓芽衣知道,也只有這樣,她才有機會去阻止羽。

  兩人的心思各不相同,但論對蘇羽的了解,還是維爾薇更勝一籌。

  畢竟,羽的想法,梅博士五萬年前就猜到了,也正是因為這樣,基于羽而產生的對抗崩壞的計劃,才被幾人合力反對廢除。

  他不應該被如此對待,無論這是否出于他自身的意志。

  ……

  “走吧。”

  由于技能還未熟練,芽衣所創造的傳送門并沒有落腳點,所以兩人只能騎著俱利伽羅前往戰場。

  但維爾薇看著扇著翅膀的紅色飛龍,眼神中居然閃過了一絲恐懼。

  “等一下,你不會是想騎這條龍吧?”

  “準備好了嗎?”

  芽衣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壞笑。

  “誒!?等、等等,不要推我——

  啊……呵——”

  …………

  靜謐的空間內,俱利伽羅載著兩人來到了極惡面前。

  她的眼中閃過驚奇之色,畢竟在她的劇本里,雷之律者已經被關起來了才對。

  “那是雷之律者的……”

  極惡話音未落,芽衣和維爾薇便已經出現在她的面前。

  “我想,出于尊重,你至少應該記住我的名字。”

  “……

  不可能,那片區域應該已經消失了才對。”

  極惡的目光落在了芽衣的身旁,維爾薇正在調整恐高帶來的不適感。

  “好吧,至少找到了一個你的弱點,雖然不太可能用得上。”

  雖然局勢轉變如此突然,但當極惡看到了與自身完全一致的存在后,甚至不需要多做思考就能得到答案。

  “是你?

  ……

  果然……我們都只是可有可無的【節肢】,而你才是那個唯一的【軀干】,對嗎?

  只要我還沒有消失,你就能永遠存在。

  而你卻可以輕而易舉的舍棄我們,就像另一個羽,只配在陰暗的角落窺探世界的景色。”

  “咳咳……”

  維爾薇調整了一下狀態,然后雙手叉腰,讓自己顯得更加有底氣。

  “肯定不是【可有可無】啦……而且,你的話我也不能完全贊同。

  我們還是第一次見面吧……你好?”

  維爾薇友善地向著極惡打了個招呼,但在她看來,這是傲慢的挑釁。

  “是啊,我很好——好極了。

  被你關了五萬年,每時每刻接受惡念的滋養,我可太好了!”

  極惡咬牙切齒地說道,即使是芽衣都明白極惡此時的心情。

  “我曾經對指揮家撒過一個小謊,我總覺得……應該在一切結束前告訴你真相。”

  “真相?”

  極惡端起手,饒有興趣地說道。

  “是要告訴我,你這個廢物和我之間的差距,還是終于承認羽看錯人了?

  有才能什么的,果然是騙人的吧?”

  極惡嘲諷地看向維爾薇,但回應她的,卻是維爾薇誠摯的眼神。

  那不應該出現在一個欺詐師的身上。

  “我們一直沒有機會見面,所以我也無法告訴你。

  【你究竟是誰】……你一直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對嗎?”

  那個似乎一切盡在掌握的【惡人】,第一次睜大了雙眼。

  “欺詐師的又一個謊言,是嗎?

  這……不需要你來告訴我!

  你既然敢出現在這里,就應該知道,我們的局勢并不對等吧?”

  “嗯,沒錯,所以這番對話,也是為了這個時候!”

  隨著維爾薇的話語落下,清脆的響指響起,熟悉而又喧鬧的聲音再次響起。

  “哎呀呀,看來我親愛的觀眾都等急了~

  那么,請欣賞吧,這場獨屬于維爾薇一人的魔術秀!”

  “什么……魔術師?!這不可能……我明明已經……”

  極惡的臉上出現了慌亂之色,而曾經被她消滅的魔術師,或者說是天慧的魔術師出現在了她的身前。

  但這遠遠不是結束。

  “別太早下結論我,我可愛的觀眾。

  因為接下來,還有更大的驚喜——”

  與魔術師隨時隨地飽含激情的聲音不同,專家的聲音永遠都是那么沉穩。

  或許,這才是救世的專家。

  “說了多少次……我沒興趣參與這種事。

  別每次叫學者出來的時候都喊錯人。”

  “哦,對不起!那要不要……再來一次?”

  旭光的百味,戒律的學者出現在極惡身側。

  “哎呀,這次不小心變出了兩位朋友呢!”

  “竟然把兩人混為一談,就像在說糖和鹽沒有區別一樣……”

  百味眼神閃動著,瘋狂地吐槽著魔術師,還好她沒有選擇【旭光】的說話方式。

  “嗯,我和她的差距遠如日月,雖然光芒出自同源。”

  “實際上,是四位啦!”

  指揮家認真地糾正著,而維爾薇·型號五(掌管人為崩落)默默地看著,不說話。

  一時間情況逆轉,極惡被幾個維爾薇包圍了。

  “不……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打敗我嗎?

  憑什么?憑你口中的【相信】!別開玩笑了!”

  “嗯,因為我是維爾薇,所以我能做到!

  因為他們相信著我,所以我必須做到。

  讓我們拭目以待吧,我無法見證真正且完整的蘇羽,但當所有的【我】匯聚成【維爾薇】之時——

  螺旋之銘就此顯現!”

  當螺旋之銘出現時,所有的維爾薇匯聚在一起,真正的本我出現。

  思維發生了碰撞,隨即,一切湮滅。

  極惡甚至無法動用侵蝕律者的力量,畢竟蘇羽說過,讓敵人喪失行動能力后,再展開話療。

  對敵人最大的敬意就是全力以赴。

  ……

  一切回到原點,那個最初的房間。

  極惡身形破碎,仿佛下一刻便會消散。

  而維爾薇,同樣如此。

  “五萬年的囚禁,五萬年的惡意……呵呵,最終卻如此不堪一擊?

  為什么?為什么我們這樣的人,注定要被囚禁……”

  極惡不滿地看向維爾薇,為什么?明明她們都是維爾薇,都有一樣的才能,她就要在黑暗中承受惡意。

  就像那抹出現在她生命中的光一樣,注定要被舍棄。

  “我很抱歉,那五萬年的囚禁……”

  “呵呵呵,打敗我了,要開始話療了?想要我們握手言和,開什么玩笑?!”

  維爾薇只是搖了搖頭,緩緩說道。

  “另一個蘇羽……他并不是惡意的化身,相反,他很愛這個世界。

  而你,也并不是我的惡念,那片區域,不斷涌入的……

  是我的【自信】和【自傲】……靈感、火花、激烈的想法,以及……【我能改變一切】的信號。

  可惜……它們既不適合【那個時代】,也不適合【人類文明】。”

  “……”

  極惡沉默不語,只是死死地看著維爾薇。

  就連芽衣也是一臉震驚地看向維爾薇,另一個蘇羽,那冰冷高傲的眼神,即使不想要去毀滅世界,也不可能會去愛這個世界。

  “很荒謬……對嗎?你可以不相信,我只是覺得……自己應該告訴你。

  而蘇羽……我還是更習慣叫他羽,我本來打算一直隱瞞下去的,但是……”

  維爾薇不知從何開口,如果可以,她并不打算說出蘇羽自身的異常。

  但是……

  “【我們】死在了月球……對嗎?他活了下來……”

  無論是哪一個維爾薇,都是天才,所以不必言明。

  至于,芽衣自然是一頭霧水。

  從剛才極惡被瞬秒,到現在另一個蘇羽,芽衣完全不明白。

  “……”

  維爾薇看了看芽衣,隨后點了點頭。

  “蘇羽……羽,他沒有被這個世界善待,他也見證過人類的惡意,最終他也被這個世界的黑暗所浸染。

  但他沒要放棄過愛這個世界,并沒有放棄愛人類這一種族,可是他已經無法再讓自己去愛了……

  即使渴求光明,但他已經陷在黑暗中,無法脫身了。

  所以,回應他的愿望,我們所熟知的羽誕生了,他將自己的愛與光明給了羽,讓羽代替去看這個世界,感受這個世界,愛這個世界。

  而后,羽遇到了愛莉希雅……【真我】之愛,如此純粹……

  他很高興,羽完成了自己從未做到的事情,他可以放心地離開了。

  可是,現實總是糟糕的……童話故事也并不存在……

  這個世界欺騙了他,他所深愛的同伴欺騙了他。

  接觸過光明的人,不愿意再回到黑暗中去,他自然也不會讓羽墜入黑暗。

  所以……他會帶走惡意,與羽融合。

  這就是完整的蘇羽了,一個被愛驅使的惡人……”

  …………

  所謂【虛妄】,正是從惡意中誕生的,【真我】之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