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16章 令人討厭的蘇羽
  “這里是……”

  一絲光亮劃破黑暗,芽衣睜開了眼睛。

  “嘶……”

  刺痛不斷傳來,腦袋如同遭受了重擊一般。

  芽衣撐起身子,終于看清了此刻所在的地方。

  星空與海洋融為一體,流星劃過一條又一條的絲線,粉色的光點漂浮在空中,宛如飛舞的花瓣。

  “……”

  眼前的情形讓芽衣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在她昏迷之前,她看到了極惡,感受到了那股力量……

  另一個律者。

  腦海中的刺痛終于消散,芽衣回憶起來,在昏迷之前,她似乎聽到了蘇羽的呼喚。

  “對,羽……”

  芽衣猛地轉過身,映入她眼簾的事物,在此刻震撼著她的心里。

  巨大的宛如眼球般的球體矗立在遠方,紫色的光暈照耀著此處,當芽衣注視著祂時,祂的視線也落在了芽衣身上。

  “……”

  只是一瞬,絢麗的光景消失不見,只留下一人出現在芽衣的面前。

  那是她最熟悉,也是最陌生的人。

  灰色的眼眸看向她,眼底蘊含著關切,但芽衣卻察覺到了,隱藏在那眼中的冷漠與高傲。

  “我本以為我們應該沒有機會相見的,畢竟樂土之外,我們應該已經回歸了最初的樣子。”

  “……”

  芽衣沒說話,結合著極惡所說的,她已經猜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但,如果極惡說的是真的,此世之惡……

  芽衣的處境或許并不安全。

  見芽衣不說話,蘇羽似乎也猜到了什么。

  “我依然是我,無論是他,還是我,亦或是樂土之外,蘇羽依舊是那個蘇羽,我……我們從未改變。”

  “……”

  芽衣松了一口氣,心中的那一絲警惕也隨之釋然。

  是啊,無論怎樣,蘇羽就是那個蘇羽。

  “剛才那個地方……”

  “那是我與她的誕生之地,不過這些對于芽衣來說,似乎太早了,還是處理眼下的問題比較好……”

  果然,蘇羽依舊是那個蘇羽。

  “眼下的問題,你有辦法嗎?”

  芽衣宛如溺水的人,企圖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但很遺憾。

  在芽衣期待的目光下,蘇羽搖了搖頭。

  “侵蝕之律者,在這片由數據構筑的樂土,它就是終焉,唯一能夠徹底消滅它的,是樂土本身。”

  “侵蝕律者……它是我帶進來的,對嗎?”

  芽衣有些沮喪,阿波尼亞和羽的話并不是沒有理由的,她確實導致了樂土的毀滅,無論這是不是她的本意,一切都發生了。

  “不必為此感到沮喪,芽衣,倒不如說,我應該感謝你……”

  此時,一直以來的那抹違和感終于出現了源頭,芽衣不解地看向蘇羽,那雙灰色的眼眸中,只有冰冷。

  “你……”

  芽衣不可置信地后退了一步,另一個蘇羽讓她感到陌生。

  “嗯?我說的不對嗎?侵蝕律者如果出現在外界,只會導致人類的毀滅。

  被你帶進了這座囚籠,反而有徹底消滅它的機會,而且,蘇羽可以借此得知五萬年前的真相……”

  蘇羽絲毫沒有在意芽衣的不解,侃侃而談著。

  “可是,帕朵呢?”

  “?”

  “帕朵呢?!愛莉、凱文、千劫、甚至是另一個你,他們全都被侵蝕律者……”

  面對芽衣的質問,蘇羽一時間也沉默了起來。

  良久,他才緩緩開口。

  “芽衣,你忘了一件事,我們在五萬年前就已經死了……

  凱文,為了梅博士的計劃,他舍棄了自己的一切。

  華,失去記憶的她,不再是浮生的戰士。

  蘇羽……五萬年前就已經死了。

  逐火英桀,早就已經不存在了……”

  “……”

  蘇羽的話,宛如晴天霹靂一般,讓芽衣心里不由得一顫。

  這不可能會是蘇羽說出來的話,眼前這人,絕對不是蘇羽。

  “你……”

  “我不是蘇羽,對吧?很遺憾,芽衣,如你所見,我就是蘇羽。

  不是他的陰暗面,也不是他的復制體,我就是切切實實的蘇羽,被他隱藏起來的此世之惡。

  我的目的只有一個,讓他活下去,即使是化作行尸走肉。

  所以五萬年前,即使明知道那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我依然那樣做了,代價你也看到了。

  愛莉離去,蘇羽心死。

  我不后悔我的選擇……”

  蘇羽走到芽衣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隨后在她看不到地方,嘴角勾起肆意的微笑,右手輕撫下巴。

  “我不后悔我的選擇,一直都是如此。

  侵蝕律者的目的是得到對凱文武裝·六六六的控制權,所以它需要得到完整的愛莉數據。”

  “所以,它襲擊了愛莉希雅,那你呢?另一個你,凱文他們……”

  “通過吸收其他人的數據,從而完美地模仿愛莉,所以蘇羽的數據它勢在必得,畢竟,蘇羽是……”

  蘇羽莞爾一笑,有些事情,應該讓另一個他來說。

  從他五萬年前答應愛莉的計劃開始,他就失去了這個資格,盡管他就是蘇羽。

  “但無論是那一個我都做好了準備。

  這份數據它注定無法得到。”

  “你想做什么?”

  芽衣的心底涌出一絲不安,雖然這個蘇羽的冷漠讓她有些恐懼,但她不可能看著蘇羽去送死。

  “之后你就知道了,但芽衣,你該離開這里了,這并不是屬于你的戰斗,你完全可以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侵蝕律者就交給我們來處理……”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出現在了一片純白的空間,芽衣再也無法忍受另一個蘇羽的胡言亂語。

  精神緊繃需要發泄也好,幻想破滅也好,芽衣終究揮出了這一巴掌。

  “你讓我感到陌生、冰冷、惡……你讓我想起來奧托,同樣是令人生厭。”

  芽衣的話語無比冰冷,而回應她的是蘇羽蔑視一切的眼神。

  灰色的眼眸中出現獨屬于律者的十字紋路,潔白的額頭上勾勒出猩紅的印記,蘇羽似乎是放下了偽裝,面無表情地說道。

  “幼稚、自大……人類總是這樣令人惡心,你應該也猜到了我的身份,我的的確確是一個律者,我也確實如極惡說的那樣,是不折不扣的此世之惡。

  蘇羽我呀,無時無刻不想著毀滅這個世界。

  最開始,我還覺得這只不過是限制我的任務,不是我真正的想法。

  直到經歷了一切,我才明白,人類內心的黑暗、惡意是消除不盡的……”

  “但你沒有那么做,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

  芽衣還想規勸這個有些討厭的蘇羽,但蘇羽接下來的話讓她徹底放棄了這個想法。

  “蘇羽讓你來到往世樂土的目的,無非是告訴你五萬年前的真相。

  蘇羽和世界因愛莉而活,這就是真相。

  知曉了答案,你也應該離開此處了!”

  芽衣皺了皺眉,困惑越來越多,也越來越討厭眼前的這個蘇羽。

  不過,還沒等待她再次說出口,閃爍的數據病毒就已經出現在了蘇羽的手中。

  隨后綠色的病毒覆蓋了芽衣的全身,不安、恐懼、惡意……這些通通都沒有,她甚至沒感受到蘇羽的惡意。

  這和他所說的此世之惡完全不符。

  “這是梅比烏斯在五萬年前研究的侵蝕病毒,雖然比不上真正的侵蝕律者,當它至少可以保護你一段時間。

  既然你連我的話都不信,請保持下去,侵蝕律者的話,同樣不可信。”

  抽離感隨之而來,芽衣感受到了此處空間似乎要開始崩塌了。

  “你把我帶到這里來,說這些奇怪的話,最后就是為了幫我一下,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我也在找理由啊……呵呵,開個玩笑。

  旅途的意義在于見證,我希望你見證蘇羽的過去,見證蘇羽的未來。

  溫柔的一面也好,令人討厭的一面也罷,這些都是蘇羽,真真切切的蘇羽。

  他不是凡人,也會累,也會有數之不盡的煩惱和負面情緒,也會有陰暗面……他并不是無所不能的存在,有時間他也需要一個依靠……

  珍惜如今的蘇羽吧……”

  莫名其妙的話語,莫名其妙的人,最后芽衣也得到了莫名其妙的答案。

  蘇羽并不是完美的存在,他也會有自己的私心,也會累……

  一直以來,都是她們在依靠蘇羽,是不是應該讓蘇羽也依靠一下她們呢?

  …………

  純白的空間內,只有蘇羽一人,他的身形閃爍,病毒覆蓋了他的全身。

  就像他說的那樣,侵蝕別想得到蘇羽的數據,無論是哪一個蘇羽。

  對芽衣說的話也不是謊言,他是母親的好大兒,自然要考慮“擁抱”人類。

  不過,和愛莉有了相似的經歷。

  一個是愛著世人,一個內心卻是無法抑制的毀滅與惡意。

  畢竟是母親,終焉之繭自然不會讓自己的孩子受委屈。

  所以才有了終焉降臨……

  只是最后卻導致了始源的回歸,這也是終焉之繭始終遷就蘇羽的原因,哪怕他正一步步邁向死亡。

  蘇羽的話語,只有一句謊言。

  五萬年前他做錯了,他后悔了,所以,這次就讓他來贖罪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