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15章 那糖很甜
  對于死戰,他已經再熟悉不過了。

  因此,他非常清楚,當一個人即將失去意識……乃至生命的時候,種種知覺會以什么樣的順序逐步淪喪。

  就如同此時的他一樣。

  視覺、觸覺,最后喪失的便是聽覺,這是他此時唯一能勉強維持的知覺。

  正是依靠自己最后的知覺,他才明白,自己的確來到了此行的終點。

  在她的擁入下,他來到了這座圣堂。

  “為什么……是你……?

  ……千劫?”

  黑暗之中,暗淡的火焰挪動著身軀來到此處,至此,他也失去了最后的知覺。

  “千劫?!”

  對于千劫的到來,兩人萬般驚駭,同時她們注意到了此刻的千劫正處于何種狀態。

  腹部被貫穿,流下如巖漿般的血液,但這對于融合戰士來說,不過是小傷。

  真正讓伊甸和阿波尼亞感到悚然的,是千劫的面容。

  即使依舊保持著人為崩落的狀態,即使火焰已經附著在身體之上,兩人依舊看出了。

  他的臉龐被盡數撕毀。

  那是加害者出于泄憤的目的,它并沒有對戰士的尊重,它是多么的卑劣。

  伊甸想要上前攙扶千劫快要熄滅的身軀,但阿波尼亞阻止了她。

  “請等一下,伊甸。

  不要觸碰,甚至……不要接近他。”

  “……?”

  阿波尼亞的眼眸化作猩紅,她感受到了。

  “果然,他的記憶體已經千瘡百孔,甚至……距離徹底消散,也僅是一線之差。”

  伊甸的臉色變得不忍,敵人遠比她們想象中來得更快。

  “千劫他……仍有生還的希望嗎?”

  “……”

  阿波尼亞輕聲嘆息,即使只是看著那觸目驚心的傷口,她便可以想象千劫經歷了怎樣的廝殺……不,那稱不上廝殺,而是折磨。

  “……希望渺茫,即使已經確信千劫無法修復自身的傷勢,兇手仍要毀壞他的面容……那種痛苦……”

  阿波尼亞的雙手緊握,顫抖的雙手無法表現她的憤怒。

  他不應該以這種被羞辱的方式落幕。

  “可憐的孩子,他的意識,恐怕早已先一步彌散了。是憑借著這副軀體的本能,才能得以來到這里。

  也只有他……才能做到這種事。”

  “也就是說,我們又多了一位,未能留下任何線索的犧牲者。”

  伊甸的話語難以掩藏悲痛。

  “還不盡然……”

  白皙的手指觸碰到了那即將熄滅的劫火,阿波尼亞緩緩說道。

  “伊甸,【請】……

  ……

  請保護好我吧……”

  ……幽深黑暗的甬道,阿波尼亞出現在了此處,這里是千劫的心境,與以往并無相同,可是……

  在這寂靜之地,大量的褪色怪物瘋狂涌出,宛如消除不盡的蝗蟲。

  即使阿波尼亞可以輕松解決它們,但數量實在太多了。

  不知不覺間,她的身上已經沾染了奇異的存在。

  “感謝你向我敞開內心的大門,也感謝你……自愿成為下一位【犧牲者】。

  永別了……逐火英桀的【第六位】。

  不過在此之前,你得為你粗鄙的言行付出代價!”

  “這是……千劫的聲音?可這個語氣……”

  尤其是最后那句話,充滿了怨毒、仇恨,那不可能是千劫。

  阿波尼亞快步向著深處走去,終于,她找了無比虛弱的千劫。

  “來得太慢了……阿波尼亞。

  被它逃走了。”

  “千劫,太好了。

  你……果然不會就那樣輕易消逝。”

  這或許是阿波尼亞能感到的唯一的藉慰了。

  出乎意料的,千劫并沒有對阿波尼亞惡意相向。

  在被那個拙劣的模仿者洞穿之時,他居然想到了蘇羽的甜品,真是越來越廢物了……

  “你見過我的身體了?”

  “嗯。它已經……行將崩潰。為什么會這樣?”

  “……是很奇怪的東西。我在毀壞樂土的時候,它找上了我。

  丑陋無比的傷痕居然用鳶尾花來遮擋嗎?真是令人惡心!

  打過一架后,就變成這樣了。”

  “你是說,正面作戰?!”

  阿波尼亞的語氣難以驚駭。

  “呵呵……它也配?

  得手之后居然還執著于毀壞我的臉嗎?軟弱無力,令人惡心的蛆蟲!”

  千劫語氣虛弱,但充分表達了自己對于兇手的鄙夷。

  “自己看吧……你不是一直喜歡這么做么?”

  面對阿波尼亞,他并沒有以往的不耐煩,更多的反而是無奈。

  就像最開始一樣,廢棄的倉庫里,阿波尼亞執意幫助他,也教會了他那句【滾開】。

  “……好吧,抱歉。”

  阿波尼亞閉上眼睛,輕輕撫上千劫的額頭。

  此前的經歷逆流而上,悉數涌現在她的腦海。

  “怎么會……千劫,那不是一道【思維】,也不是我們這樣的【記憶】,而是……”

  “現在才明白過來,太晚了……

  你不是總讓人感到恐懼嗎?這一次,該它了。

  嘖,羽那家伙總說,相信同伴……沒想到我也會有這么一天嗎?

  別誤會……這并不代表我認可你,我依然恨不得折斷你那令人羨慕的雙手,,這只是對它的復仇。

  面對那種不是人的蛆蟲,別客氣……”

  千劫的身形開始閃爍,就連心境中的他,此刻也變得飄渺不定。

  “……哦,這就是我自己的終盡?真是可笑……

  看完了就滾……”

  不知為何,千劫終是沒有說出那個字眼。

  只是默默地轉身,不再看向阿波尼亞。

  “尤其是你,我不希望是你看著我死,太無趣了……”

  “……

  不……

  至少讓我保留下你最后的思維吧……在一切結束之后,我還可以試著……”

  說到這里,阿波尼亞忽然意識到了什么,視線緩緩襲向自己的雙手,此刻那雙曾觸碰過的千劫的手……

  已被同樣的陰影覆蓋。

  “……”

  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千劫變得急躁起來。

  “阿波尼亞?”

  “也對。【在一切結束之后】……現在的我,沒有資格再做出這樣的允諾了。”

  “就算可以,你也別想……

  那只蛆蟲,對羽有不尋常的想法,呵呵呵,聯合起來欺騙羽,這就是代價嗎?”

  “……”

  阿波尼亞沉默不語,或許也接受了代價這種說法,畢竟他們都是罪人……

  “別開玩笑了!”

  千劫用著最后的氣力,怒吼出聲。

  “千劫?!”

  “呵…哈……這不過是它給自己荒謬可笑的借口罷了!

  羽他不是那種人,他從來都不會怨恨我們!櫻也不是所謂的背叛者!

  這一次……我給他們證明了清白,對吧?我的身體……就是證據。

  你去告訴他們,告訴他們所有人,他從來沒變過,櫻也從來沒背叛!

  這是我用雙手換來了的,不是他們的【施舍】,不是他們所謂的,為了他好!”

  “是啊,千劫,你證明了……”

  阿波尼亞的嘴角勾勒起一抹微笑,但雙眸已經濕潤。

  “接下來,就是我的【贖罪】了。曾經的虧欠……我會一一彌補。

  你將要去的地方,我隨后就到。”

  千劫再次轉過身,他已經無法維持了。

  “你知道…就好……讓我一個人……安靜一會兒……”

  黑暗襲來,在最后的離別之際,阿波尼亞聽到了千劫微弱的聲音。

  “接下來,交給你們了……”

  ……

  “阿波尼亞,一切還順利嗎?”

  注意到阿波尼亞已經醒來,伊甸關切地問道。

  “請不要打擾他了。”

  阿波尼亞悲傷地搖了搖頭。

  “他的一生都是那么吵鬧,但至少……我想讓他能平靜地離開。”

  過去,她也曾像這樣守候著一個又一個人,離開塵世。

  懷著悲憫的神情,阿波尼亞把雙手移向了對方的頭部——她決定再次使用自己的能力,為對方編制出一個足夠完美的【臨終幻景】。

  在那里,他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沒有痛苦,沒有別離。

  “【滾開】!”

  一聲大喊阻止了她,不同于以往的憤怒,這只是表達離開的訴求而已。

  時間仿佛又回到了五萬年,那座倉庫。

  幾乎被凍成冰塊的千劫同樣抗拒自己的幫助,想自己請教了讓他人離開自己的話語。

  “我不需要……你給我幻覺……”

  “千劫,我都明白了,不要再說了……”

  “……這一次,贏的人是我……”

  莫名的千劫說出了這句話,他贏了,但是已經沒有為他準備的甜品了。

  “我真正想要的……我知道自己沒資格擁有……

  ……

  這一次……這一次……我有沒有……

  【的確】保護了些什么……?

  回答我……你……回答我……”

  “……”

  眼淚早已落下,阿波尼亞再也無法壓制自己的情緒。

  “是啊……你做到了……

  睡吧……你……不會再失去任何事物了。”

  “……那糖…很…………”

  這是他最后一句話語,他的爭斗,他的憤怒,他的火焰,只為了逝去的一切不會被忘記。

  而現在,火已經熄滅了。

  但駭人的事物,卻遺留了下來。

  “阿波尼亞,你的身體……”

  “【請】千萬不要,和對方有所接觸——這條戒律,是我能為你留下的最后一件禮物。”

  “敵人……”

  “嗯,請立刻趕往最后一樣信物的所在地吧,并且保護好它的主人……

  【維爾薇】

  我們當中并不存在背叛者。但……

  對于【記憶體】而言,我們所要面對的敵人,在此處,是如同【終焉】一般的存在。

  它來了……就在這座往世樂土中……

  【侵蝕之律者】……已然降臨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