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14章 【惡人】的救世主
  “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你在想些什么?

  【這個人似乎總是在撒謊】——沒錯吧?

  可那又如何呢?我是一個被囚禁在黑暗的【怪物】,注定應該被舍棄的存在,所謂的【極惡】。

  直到,我看見了他……

  那是世間之惡,遠超一切的惡意,跟他相比,我反而更像一個純良的小白兔。

  惡意、恐怖、憤怒、憎惡、絕望、斗爭、殺意、破滅、滅絕、滅亡……你所能想到的一切惡,都匯聚在他的身上!

  但與我不同,他被愛所包裹,極致的惡意轉變成了極致的愛……呵呵呵,這不公平,不是嗎?

  或許是對我這樣人的憐憫,或許是惡神的惡趣味,他居然對我露出了【笑容】。

  【朋友】,被認同的感覺就是這樣嗎?

  可惜,這種感覺也只是持續了一瞬間,因為他死了,被他所愛的,想要守護的人親手殺死……

  啊~或許有些偏激了,畢竟那是愛的表現,她想要他活下去,很簡單的愿望……可惜。

  整整五萬年,他成為了我黑暗囚禁生活中唯一的一抹光亮,盡管這抹光亮比這座囚籠本身更加黑暗,直到……

  一位律者的再次到訪,她帶來了【另一樣東西】。

  暫且用【它】來稱呼吧。對于往世樂土,【它】將化作一場可怕的災難——而我……向來樂意推波助瀾。

  當然了,維爾薇立刻就發現了【它】的存在,應該說,是第二個發現【它】的人。

  她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了代價,對方輕而易舉地侵吞了她,即將奪走她的所有……

  也就在這時,她犯下了第二個錯誤,她想要銷毀我,就像擺脫戒律時那樣……

  可憐的【我】被當成了又一個犧牲品,用以承擔【它】對她的所有侵害。

  哈哈……哈哈哈哈……

  五萬年來,我第一次被【釋放】,卻立刻要接受一場【處決】。

  如果你是我,能給出除了【背叛】外,更好的選擇嗎?”

  極惡的敘述到此為止,她依舊笑著看向芽衣,觀察著她的反應。

  “……”

  顯然,芽衣并不相信她所說的。

  “哦……瞧你的表情,似乎不太相信我啊。

  讓我猜猜……是覺得【它】根本沒有放過我的理由?

  既然它原本就能輕易擊垮維爾薇那多一個幫手又有什么意義?

  猜猜吧?芽衣女士,它為什么放了我這個【惡人】一馬?”

  極惡頗為驕傲地詢問著芽衣,一如她完成精彩絕倫的魔術表演后,詢問著觀眾。

  “他……?”

  “沒錯,恭喜你答對了!”

  極惡鼓了鼓掌,稱贊起芽衣的機智,但這只會讓芽衣內心更加的不安。

  “雖然比不上那份極致的惡意,但多少有些相似。

  況且,我和它很像,都因為羽得到了人生中的一抹光亮,盡管那么光亮無比的黑暗。

  說來有趣,在剛進入樂土之時,它就差點被羽殺死,由此誕生出了求生的本能,卻因為羽那極致的惡意被他吸引,萌發了所謂的【愛意】。

  惡意中所誕生的愛意……呵呵呵……它不配,那是屬于另一個人的!”

  極惡的話語閃過一絲譏諷,那不是愛,而是支配。

  “我們就像志同道合的朋友,而且我這個朋友還可以幫它處理樂土唯一的【變數】。”

  極惡的目光變得深邃,饒有趣味地看向芽衣。

  “……”

  “你畢竟是他的朋友,而我又是如此的心善,看不得你受苦。

  我會分割出一個新的區域,用她們囚禁我的方式將你置入其中,你將不會有任何痛苦,時間將是【永恒】。

  和她們不一樣,我沒有所謂的惡念需要由你來承擔,別擔心,只是睡一覺而已……”

  極惡的聲音宛如引人墮落的魔鬼,但此刻的芽衣心中只有滿腔的殺意。

  “……其他維爾薇呢?”

  芽衣吐出一口濁氣,即使再過憤怒,也必須掌握一定的情報才可以。

  她沒有蘇羽那種強大的力量,冷靜是她唯一的優勢。

  就在此時,她鬢發之上的枯萎鳶尾散發出綠色的熒光,微弱且雜亂,如同扭曲的病毒。

  但極惡并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全都被我干掉了。雖然有些不舍得,畢竟都是【我】嘛——但不能留下任何隱患。幸好,我還是挺擅長模仿【自己】的,對吧?”

  極惡自豪地介紹起自己的豐功偉績,這讓芽衣確信了,她真的沒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異常。

  準確來說,應該是羽的幫助嗎?

  “所以,愛莉希雅……凱文……羽……還有梅比烏斯……”

  “這就不能告訴你了——我知道,【套話】是你一貫的伎倆。

  說過了,剛才的一切都是一場演出。所以【臺詞】也經過了字斟句酌。

  我可不想當那種……因為多嘴多舌而失敗的滑稽反派。”

  芽衣咬緊了牙關,緊緊握住手中的武器。

  現在的局面對她來說相當的不利,完全沒有任何擊敗她的機會。

  “不過嘛~”

  極惡話鋒一轉,笑著說道。

  “我說了,我這個人心善,見不得你受苦,就給你提供一個情報吧,免得你【死不瞑目】……

  羽他知曉我所有的計劃,甚至知道了它的到來……”

  “……”

  芽衣略有震驚,但更多的卻是淡然,這讓極惡十分疑惑。

  “看來你一點都不驚訝?難道你還有什么其他的底牌嗎?等著你的同伴前來營救?

  畢竟后世的律者如此的孱弱,弱到就連我也有些憤怒了……”

  “憤怒?呵呵……”

  顯然極惡肯定知道些什么,不知是不是芽衣的錯覺,她居然聽出了極惡語氣中的不忿,怒其不爭?

  “那帕朵呢?一個妨礙不了你陰謀的人,她只是想活下去。”

  “嗯,確實……”

  出于天才的自傲,極惡不介意在解決芽衣之前為她解答一些問題,畢竟她比維爾薇心善。

  “我說了,那只是一場意外。

  畢竟我做這一切,也只是為了活下去。既然我從世界上消失,是善者能安然生存的代價……

  那反過來的話……你怎么不能接受了?”

  “我明白了……”

  芽衣的聲音無比低沉,雷光已經在她的周圍閃爍。

  “不,你不明白。”

  出乎意料的,極惡打斷了芽衣的話語。

  雖然是一個反派,但她意外地尊重對手。

  “為了你們這些后世孱弱的律者,他們所支付的代價,你遠遠無法想象!”

  芽衣眉頭緊皺,無法理解極惡話語中的含義,但她知道,那和蘇羽有關。

  “行了,我已經散失和你繼續閑聊下去的興趣了,作為律者,你是如此的孱弱,愚蠢,甚至連背負了什么都不明白……

  還是送你上路吧!”

  極惡打了一個響指,無數的火炮、機槍出現在她的周圍,槍口直指芽衣。

  但比她更快的是芽衣手中的利刃,裹挾著雷光,徑直地插入了極惡的體內。

  “無關乎我的處境,無關乎你的陰謀,現在我想做的,只有一件事!”

  往日的記憶中,散落的零碎音節被芽衣拼湊。

  “很簡單……我想跟芽衣姐交個朋友。”

  她只是想活下去而已,五萬年前她作為英桀犧牲,而五萬年后,只是這樣簡單的愿望也要被眼前這個混蛋剝奪!

  芽衣眼中的兇光更甚,極惡就這樣被她貫穿,臉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你怎么……”

  “……?!”

  一時間,芽衣毛骨悚然,對危險的預知不斷刺痛著她的大腦。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極惡慌亂的表情一時間轉變為肆意的笑容,譏諷著芽衣的無力。

  芽衣刺出的利刃被她輕松拿捏。

  而她的身上,籠罩了一層綠色的迷霧,如同病毒。

  “你以為我為什么要解答你那些愚蠢的問題呢?

  我的朋友……嗯,它的愛有些獨特呢?所以,它似乎有些嫉妒你喲~

  別擔心,不會痛的,只是睡一覺罷了,畢竟是你帶它來到了這座樂園……”

  綠色的迷霧籠罩了芽衣,在失去意識的最后一刻,她想起了那個純白的空間。

  她在那里見到了崩壞意志,而在那個時候,侵蝕之律者也悄然誕生。

  …………

  “芽衣,芽衣……”

  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傳遞至耳邊,芽衣再次睜眼,看到了他。

  極致的惡意,極致的情感,另一個蘇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