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12章 維爾薇的記憶其二
  兩人默默穿行在空寂的劇場長廊中,不時有記憶的片段躍至眼底,如同短暫的火光,轉瞬煙滅。

  空寂的大廳,鏡面散布在各處,將空間與人的影像分割成錯雜的部分。

  “這里……真讓人不舒服。芽衣姐,我們快點離開吧。”

  帕朵尾巴上的毛微微炸起,壓抑的空間幾乎讓她喘不過來氣。

  不過步入長長的階梯,帕朵卻突然停住了腳步。

  “芽衣姐,等一下!”

  帕朵拉住了芽衣,指向遠處的一面鏡子,被鎖鏈緊緊封鎖住的鏡子。

  “你看那面鏡子上,是不是有一把鎖?”

  “的確……但這里不是由記憶構成的空間嗎?為什么還會有鎖的存在?

  莫非維爾薇還隱藏了什么秘密,不愿意示與他人?”

  芽衣暗自戒備了起來,這把鎖給她的感覺有些不舒服。

  “到底是為什么,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這種事我可再擅長不過了。芽衣姐,稍等一下~”

  帕朵興奮地湊上前去不知道從哪里變出了一套工具,開始研究起來。然而時間流逝,掛鎖仍然紋絲未動,她的臉上漸漸浮現出了為難的神色。

  好不容易遇到自己擅長的領域,自己卻幫不上什么忙,這讓帕朵十分沮喪,耳朵也順勢垂了下來。

  “帕朵,這把鎖先擱置下來吧。我們去調查一下其他的記憶。”

  “再、再稍等一下,我保證,很快就能打開了。”

  帕朵不愿意就此離去,她一定要幫上忙才行。

  “如果實在好奇被鎖住的內容,回去之后,直接去問維爾薇吧。”

  “那可不行,以維爾薇姐的性格,可不一定會實話實說。

  我只有這么點特長,要是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到,還怎么算幫上了你的忙?放心吧,我一定能打開的。”

  帕朵既是在向芽衣表明自己的決心,也是在為自己打著氣。

  畢竟實力再怎么弱,她也是愛莉承認的英桀之一啊!遇到困難退縮怎么可以!

  加油帕朵菲利絲,你可以的!

  想到此處,帕朵的耳朵重新豎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也轉變為不服輸的樣子。

  “芽衣姐,不如先去看其他的記憶吧。我打開了鎖,馬上就去找你。”

  “……好吧,我知道了。”

  芽衣知道,帕朵有屬于自己的理由,她也想幫上忙,執意勸下去的話,她也會不開心的。

  ……

  另一邊,芽衣的注意力集中到了一面略有不同的鏡子。

  芽衣伸出手進行觸碰,出現在她眼前的,是她一直以來忽略的信息。

  “滴答滴答……”

  螺旋工坊內,機械鐘表的指針不斷走動著,與以往不同,此刻的維爾薇正在等一個人。

  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那時的他還沒有成為融合戰士,甚至是梅比烏斯的小跟班。

  當梅比烏斯帶著他來找維爾薇的時候,只是一眼,她便已經確定,這個不同尋常的男人與她一樣,擁有奇妙的才能。

  可惜……梅比烏斯似乎察覺到了自己的目的,看他看得太緊了。

  對于梅比烏斯老牛吃嫩草的行為,維爾薇十分的不恥,畢竟梅比烏斯阿姨的年紀對于他來說,都算是德高望重的前輩了……

  梅比烏斯不可能看他看一輩子,可惜,與他的接觸卻并不像最初的那樣。

  那股感覺難道是維爾薇的錯覺嗎?不可能,作為天才,維爾薇不可能會出錯。

  那么答案只有一個了,是他有問題。

  光亮驅散了黑暗,那人的身形從黑暗中出現。

  “昏暗的燈光對視力不好,想必你的經費不至于缺少到這種地步……”

  熟悉的聲音響起,一如既往,言語之中夾雜著一絲關懷與無奈,但熟悉他的人或許可以察覺出。

  蘇羽不同于以往的成穩與淡然。

  “羽?就算你現在來找我,我也拿出不可以干掉約束律者的武器……”

  維爾薇注視著那雙灰色的眼眸,內心的欣喜卻掩藏不住。

  她依然是那個天才,天才是不會出錯的。

  所以,有問題的是蘇羽。

  “約束之律者的影響正在擴大,他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除掉我了,我需要你的幫助,維爾薇。”

  灰色的眼眸閃動,種種細節都已經表明了,這并不是人們熟知的那一個蘇羽。

  “是嗎?我還以為另一個你會激進一些,沒想到無論是哪一個你,都是一樣的無趣、愚蠢……”

  維爾薇相當失望,沒想到所謂的同類只是她的一廂情愿嗎?天才果然都是孤獨的。

  蘇羽對她已經沒有利用的價值了,作為朋友,她會用一場體面的魔術作為他的葬禮……說實話,以朋友的角度,她并不想蘇羽就這么去送死。

  “約束律者與以往的律者不同,如你所見,我的發明和神之鍵對她的結界并沒有什么作用,我幫不了你。”

  維爾薇沒有說話,如果她有辦法的話,約束律者的核心早就躺在她的實驗臺上了,而不是在這里看著戰友拿命去換來一絲微小的希望。

  “我并不是為此而來,維爾薇。”

  從最一開始,蘇羽嘴角的笑意就未曾消失,但在維爾薇看來,那卻是面對死亡的灑脫。

  “博士曾經進行了一個實驗,當一個人精神層面上認為自己死亡后,原本無比健康的身體也會逐步凋零,最終走向死亡。

  分割思維,這是你獨有的能力。曾經,你不得不舍棄了一個【講師】人格,代價或許有些沉重,但對于我來說,那可以接受……”

  蘇羽的手指點了點自己眼角的淚痣,隨后手掌撫向自己的胸口。

  末法級崩壞獸有著屬于自己的獨特能力,或許是因為那個約定,【罪羽】的生命在蘇羽身上延續,這給他帶來了幾乎不死的生命力。

  但這也只是生命力了……

  “我……幫不了你……”

  雖然震驚于蘇羽另一個人格對他本人的感情,但就像蘇羽說的那樣,強行放棄切割人格的代價太過沉重了……

  “不,你可以,因為你可是維爾薇啊!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做到!”

  面對維爾薇的猶豫,蘇羽卻是給予了她極大的鼓勵。

  還是那句話,在情商上面,另一個蘇羽直接薄紗他自己。

  維爾薇的內心已經開始動搖,蘇羽接下來的話卻讓她不知該說些什么了。

  “我需要你將那一瞬間的痛苦,在精神方面轉移給我,在我所不能看到的未來,即使消散,他也不會受到影響……”

  “不可能!這做不到!”

  想都沒想,維爾薇直接拒絕了蘇羽。

  先不說這個實驗的風險,只要一點差錯,蘇羽就會徹底死去。

  況且,時間上根本不允許。

  溫熱的觸感從肩部傳來,維爾薇抬頭,看到了那充滿陽光的笑容。

  “只要你想,那就可以,我相信你,維爾薇!”

  “……”

  “崩壞的本質,律者的真實,所謂的【終焉之繭】我會幫你找到它的位置。”

  “……”

  ……

  “當然……我是維爾薇,一個天才。只要我想,那就可以做到!”

  維爾薇跨越了約束的結界,將將整個身體,徹底浸沒在死蔭的國度,而后立刻倒下。

  與這份切膚入骨,無法忽視的痛苦一同傳來的,是遠處那道幾乎照亮整個世界的爆炸。

  在那升騰而起蘑菇云之中,灰色的光芒包裹了蘇羽的身軀,【罪羽】的心臟微弱的跳動著。

  只要她想,就一定會成功。

  維爾薇和蘇羽做到了。

  …………

  “這種痛苦……呵哈…”

  雖然從這份記憶中抽身而退得非常及時,但還是過了很久,她才從那種難以忍受的痛苦中緩過神來。

  “難以想象,查看這段記憶時……我竟然會【感同身受】。

  那種痛苦……在他人的記憶中,我也會因為身為律者,同樣受到【約束領域】的影響嗎?

  另一個蘇羽……舍棄了自己,承擔了全部精神傷害嗎?”

  遠處,帕朵仍在和那把鎖纏斗。

  ……

  芽衣回過神來,向著遠處走去。

  維爾薇的思維分割太過混亂,她需要去查看一下她還未接受超變手術的記憶。

  而這一次,映入她眼中的記憶卻讓她不寒而栗。

  維爾薇分割出的思維,容量遠遠超過已有的任何一個區域,甚至足足有【一半的維爾薇】那么多。

  而這一切,這位囚禁這位【惡人】。

  從那以后,只要在這個名為維爾薇的個體中,有新的惡念誕生時,就會成為她的一部分。

  最【天才】,最【邪惡】的惡人

  而維爾薇在未建造這種監牢時,她的行為,就連梅比烏斯這種極端的人都感到冰冷。

  她將武器交給了島上的猴子,于是猴子自相殘殺,陷入了毀滅。

  而她,同樣將核彈交給了人類,交給了逐火之蛾。

  如果維爾薇真面目是天生的惡人的話,芽衣還不至于如此恐懼,畢竟在記憶中,【惡人】已經被監牢囚禁。

  但接下來的記憶,讓芽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蘇羽的身軀不斷閃過數據流,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他在潰散。

  猩紅的眼眸變得無比暗淡,他的手中緊握著黑色的利刃——侵蝕之鍵。

  他用那把神之鍵分離了自身。

  而下一刻,他將那把武器刺入了維爾薇的體內,由思維構筑的監牢在瞬間化為虛無。

  她,已經脫困了。

  ……

  “你……你?!

  唔啊!”

  帕朵的慘叫傳遞至芽衣的耳邊,將她從冰冷的記憶中驚醒。

  “帕朵?!”

  慌亂之中,芽衣連忙向著帕朵的方向趕去,但出現在她面前的,是那些褪色的怪物。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