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07章 英雄
  英雄一詞,蘇羽并不喜歡。

  因為英雄無法拯救他人,無法拯救在乎的人……

  …………

  “這里……有奇怪的顏色……”

  格蕾修拉著科斯魔的衣角,小聲地說著。

  為了幫格蕾修尋找畫畫的靈感,科斯魔帶著她來到了此處。

  聽到格蕾修的話,科斯魔默默將格蕾修護在身后,到目前為止,出現在兩人面前的敵人并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啊,就是它。”

  順著格蕾修手指的方向,科斯魔注意到了那個異常的顏色。

  一只宛如褪色的崩壞獸,偏偏它的身上遍布了鳶尾花的印記。

  “這是……”

  在往世樂土之中,那種印記所代表的事物,往往只有一個。

  來者不善,當兩人注意到了褪色崩壞獸時,崩壞獸也注意到了他們。

  幾乎是在一瞬間,大量的褪色崩壞獸包圍的兩人。

  它們的身上,全都被鳶尾花印記纏繞著。

  “奇怪的顏色,越來越多了……”

  “格蕾修,到我的身后。”

  科斯魔的眼底閃過一絲寒光,無論是誰都別想傷害格蕾修,哪怕這群崩壞獸可能和羽有關。

  “轟——”

  雷霆轟鳴,幾乎是在一瞬間,雷光湮滅了所有的敵人,一時之間激起了大量的煙塵。

  一道雷光從天而降,雷電芽衣出現在了中央。

  似乎是察覺到了熟悉的顏色,格蕾修快步向芽衣走去,而科斯魔則是緊緊地跟在格蕾修的身后。

  “沒事吧?格蕾修?”

  似乎是在擔心剛才的雷霆會嚇到格蕾修,科斯魔詢問道。

  然而格蕾修只是緩緩搖了搖頭,說道。

  “嗯……我沒事。”

  “看來是趕上了,我們有些事要找格蕾修,就過來了。”

  “……【我們】?”

  科斯魔對此表示疑問,一道浮夸的聲音傳來。

  “當然還有我!”

  幾乎是在一瞬間發生的事,從科斯魔身后的一團煙霧中現身的維爾薇,她的脖頸此刻正被鋒利的利爪緊貼著。

  面對如此威脅,維爾薇卻只是無奈地攤了攤手。

  “……這是怎么了,每個人都要把致人死地的武器往我脖子上靠一靠嗎?”

  科斯魔依舊保持著戒備的姿勢,眼中不斷閃過莫名的神色。

  【維爾薇……她是和雷電芽衣一起來的,換言之,她現在也是知情者。】

  在這短暫思索的一瞬間,科斯魔也察覺到了維爾薇身上的不協調感。

  【是我沒有見過的維爾薇嗎?】

  科斯魔只能歸咎于自己并沒有見過全部的維爾薇。

  “下次別這樣了,現在不是表演的場合。”

  科斯魔收回了利爪,將目光放回芽衣的身上。

  “還是來聊正事吧,科斯魔,剛才和你們戰斗的怪物……是格蕾修畫出來的嗎?”

  “不是,今天格蕾修一筆未動,我一直在她身邊,可以作證。”

  “那……會是她之前畫出來的嗎?我是指和羽在一起的時候。”

  “……”

  科斯魔沉默了,他也不知道,這會不會是和羽待在一起畫的。

  “不是的,芽衣姐姐。”

  格蕾修探出了頭。

  “雖然它們身上有顏料和羽姐姐的味道,但那種顏色很奇怪……不是我畫的,那些印記和羽姐姐不一樣。”

  褪色怪物帶給格蕾修的感覺十分奇怪,她并不能完全描述出來,這種抽象的感覺就像…

  用刀在身上刻下鳶尾印記一樣……

  格蕾修努力地讓自己不去想象,這些怪物對她的影響比眾人想象的大,但格蕾修也在努力不讓自己露出難受的表情。

  她知道,大人們有些不能告訴她的事,她也想幫上忙,所以不能讓科斯魔他們擔心。

  “芽衣姐姐……是要找【奇怪的顏色】嗎?這樣的話,那里還有哦。”

  格蕾修指了指遠處一個方向。

  “格蕾修,你能追蹤到那些怪物的氣息嗎?”

  “嗯……不過,只有一點點了。”

  格蕾修點了點頭,對于可以幫到芽衣這件事,她有些高興。

  “去看看吧。”

  芽衣提起武器,準備前往那個方向。

  科斯魔注意到了芽衣的武器,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不應該讓格蕾修接觸到這些。

  科斯魔回過頭,卻看到了格蕾修遞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在這個時候,格蕾修在努力地幫到大家。

  “又有兩位助手加入了呢,讓我想起和科斯魔一起演出的時光。

  人體切割,木桶插劍,水箱逃生……很多精彩的表演哦!”

  維爾薇顯得格外地有興致,但聽到這話的科斯魔卻已經在心里和芽衣道起了歉。

  比起芽衣的武器,格蕾修更不應該接觸到維爾薇,偏偏他還拿維爾薇沒辦法。

  “以你的標準來看,這些節目倒是有些普通。和我們的時代沒有太大差別,只要利用裝置上的機關……”

  芽衣開始點評起來,這種魔術蘇羽也會變。

  “啊,沒有機關啦。”

  “……?”

  在感到奇怪的同時,一股冷意浮上。

  “為了創造空前絕后的魔術,我特意使用了沒有任何機關的道具。

  一向沉默的助手在鉆進箱子后發出的驚呼聲,我至今記憶猶新呢!”

  維爾薇頗為自豪地介紹起自己的驚奇魔術,芽衣的嘴角略微抽了一下,同時看向科斯魔。

  “這……已經不是魔術了吧?”

  “……還是走吧。”

  科斯魔沒有進行任何辯解,只是淡淡地說道。

  但芽衣注意到了他的表情,一般來說,那種表情會出現在華的臉上。

  在詢問華關于梅比烏斯的問題時……

  …………

  在格蕾修的幫助下,眾人又找到了褪色的怪物。

  這些怪物依然是褪色的模樣,身上銘刻著鳶尾花印記。

  但與之前不同的時,這次怪物身上的印記仿佛傷口一般,有些地方甚至流出了黑色的像是血液一般的痕跡。

  而且,鳶尾花印記圍繞著一個仿佛眼睛的圖案,同樣也是相當的怪異。

  芽衣看到的一瞬間,一股不協調感就襲上心頭,就像劃玻璃聲一樣難受。

  不知怎么,芽衣突然想起來先前在永世樂土入口處看到的巨大壁畫。

  星月落下,荊棘蔓延。

  同樣是兩種不同的事物,帶給芽衣的感覺卻截然不同。

  東施效顰。

  莫名其妙的詞語出現在芽衣的腦海。

  ……

  “……科斯魔,我們有幫上芽衣姐姐的忙嗎?”

  “也許吧。”

  “阿波尼亞媽媽那里……會有危險嗎?”

  “……有伊甸在的話,應該沒問題。”

  科斯魔有些漫不經心,他的視線飄忽不定,格蕾修知道,他想要去幫芽衣姐姐。

  “我們要過去看看嗎?”

  “……不,就像伊甸說道,我們應該遠離危險。”

  科斯魔沒做過多思考便拒絕了格蕾修。

  “……”

  格蕾修直勾勾地盯著科斯魔,科斯魔甚至被格蕾修看得有些奇怪。

  “科斯魔騙人。”

  格蕾修插起了腰,此刻的她才更像一個大人。

  “格蕾修?”

  面對格蕾修的眼神,科斯魔甚至有些閃躲。

  “你明明不想【遠離】危險。

  你不喜歡待在這里,對嗎?

  科斯魔從剛才開始就在想其他的事。”

  格蕾修雙手環抱,她在學習凱文叔叔。

  “芽衣姐姐和維爾薇姐姐走的時候……你盯著她們看了好久。

  我知道,科斯魔想和她們一起去。”

  格蕾修有些沮喪地低下了頭,語氣也變得低落起來。

  “那個時候也是這樣。科斯魔想和大家一起戰斗,卻被要求登上那艘船。”

  “格蕾修……”

  “科斯魔喜歡飛船,也喜歡星星。我知道,那是科斯魔的【夢】。

  可為什么……你一點都不開心呢?”

  “……”

  “所以,我去找了維爾薇姐姐,跟她說我要代替科斯魔,登上那艘船。”

  “果然…是那樣啊……”

  困擾了科斯魔無數歲月的疑惑此刻終于得到了解答,眼前的這個少女,遠比他們所想的更加堅強。

  “是我讓維爾薇姐姐保密的,我不想讓科斯魔難過。

  所以,在那之后……科斯魔實現心愿了嗎?”

  “……我…

  我不知道。”

  科斯魔搖了搖頭,他不想得知自己的結局。

  “也許我只是徒勞地丟掉了性命,沒能做到任何事,也沒能成為英雄。

  我……沒有問過其他人關于我的結束。和羽不一樣,我只是沒有那個勇氣,我害怕聽到自己不想面對的答案。”

  “……

  那……你為什么想當英雄?”

  “……”

  很突然地,她將少年在心底問過自己無數次的【疑問】擺到了他的面前。

  “是因為英雄很厲害嗎?”

  “只是一方面吧。

  ……英雄,是能幫助大家,帶領人們走向勝利的那個人。”

  “那個人一定會戰斗嗎?”

  “嗯。”

  聽到了科斯魔的答案,格蕾修相當沮喪地嘆了一口氣,和五萬年前一樣,她很沒用,誰也幫不了,還需要大家保護。

  “哦……那我當不了【英雄】。”

  “……”

  科斯魔安慰的話語還未說出口,另一個他回答不了的疑問已經到來。

  “那……英雄一定會死嗎?所以羽姐姐才這么討厭英雄,也總是說自己成為不了游戲。”

  科斯魔想說不是,但他知道,對眼前的少女,自己都無法相信的答案沒有說出口的必要。

  但他卻知道,蘇羽一直都是英雄。

  看著沉默的科斯魔,格蕾修似乎是有了自己的答案。

  “那我不想科斯魔成為英雄。”

  格蕾修的語氣如此堅定,那顯然不是她的顏色。

  這似乎是第一次,他聽到女孩【自我】的色彩如此鮮明的話語。

  “爸爸媽媽不見了,我聽大人們說他們是英雄。

  戴斯多比婭姐姐不見了,你們也說她是英雄。

  羽姐姐【不見了】,你們說他是英雄,明明他很討厭那樣。

  最后,科斯魔也要離開我,為了成為大家的英雄。”

  女孩泛著星空般的眼睛,看著那雙眼睛,他遲遲無法開口。

  英雄,并不是想要成為就可以成為的……

  也許是為了一個人,也許是為了一件事,不管付出什么代價……都必須要去做到……

  看著那雙眼睛,科斯魔沒有選擇以往的沉默,而是另一種方式——一個承諾。

  “這一次,我可能……還是會成為英雄,格蕾修。

  但那絕對不是為了赴死,是為了點亮【生】的希望。

  我們邁入黑夜……正是為了那道【旭光】。”

  沉默的少年難得露出了微笑,試圖給少女寬慰。

  但格蕾修的臉上,卻是愈加悲傷。

  每次科斯魔想要瞞著格蕾修,一個人想要去做什么時,都是那種表情。

  格蕾修知道,她阻止不了科斯魔。

  但這一次,她不想讓科斯魔孤單一人……

  …………

  蘇羽喜歡英雄這個詞語。

  因為英雄可以用自己的犧牲,換回大家。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