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04章 想不出標題
  伊甸向著遠方伸出手,金色的光芒自她的指間綻放……

  金色的花朵凝聚,閃耀著光輝。

  “……這是?”

  面對芽衣的疑問,伊甸卻是沒有直接回答,而是露出了回憶往事的笑容。

  “很漂亮的花,對吧?就像【她】一樣。

  我總是將它帶在身邊,這會讓我想起她的模樣,她的笑容,她對所有人的愛,以及……那一份獨特的偏愛。

  而今,就在我幾乎要被【再度與她分別】的悲傷吞沒的時候……也是這道光又一次為我指明了方向。

  它這么對我說……去站在聚光燈下,維系起眾人吧,就像她曾經做的那樣。

  否則,她留下的這一切……不就要消失不見了嗎?”

  伊甸的話語中彌漫著一股悲傷,她最好的兩個朋友,在同一天離她而去,這讓她幾乎喘不過來氣。

  但她不能就此沉淪,她需要站出來做些什么。

  不然,愛莉和羽會傷心的……

  “伊甸……”

  安慰的話語停滯在嘴邊,卻始終無法說出口。

  是啊,即使是自己也是如此喜愛愛莉希雅,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的英桀們,又是多么悲痛呢?

  在此刻,芽衣或許能夠理解凱文和蘇羽了……

  “抱歉,讓你產生困惑了嗎?就把這當作……我為自己反常行為的【辯解】吧。”

  即使在這個時候,伊甸依然在照顧著芽衣的情緒。

  芽衣搖搖頭說道。

  “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你,只是那朵水晶花……我似乎在哪里見過,這是每位英桀都有的護身符嗎?”

  “不……這是由少數幾位英桀共守的【秘密】。很抱歉,我不能未經那幾人的允許,便將一切全盤托出。”

  “羽……也有嗎?”

  話語剛說出口,芽衣便察覺到了自己似乎問出了一個愚蠢的問題,以他們之間的關系,羽要是沒有才更奇怪吧?

  令芽衣意外的是,伊甸卻是緩緩搖了搖頭。

  “羽沒有呢……畢竟,那個【秘密】是關于蘇羽與愛莉,起始與終末……

  羽,是需要照顧的孩子呢,從各個方面都是如此……”

  伊甸的眼底隱藏著落寞與愧疚,芽衣察覺到了這一點。

  “是那場……【最后的宴會】嗎?”

  結合之前的情報,似乎可以得到一部分答案了。

  愛莉在那場宴會犧牲,英桀們欺騙了蘇羽。

  殘酷的真相……

  “芽衣小姐,你真的很聰明。我越來越理解愛莉為什么這么喜歡你了。”

  伊甸微微頷首,轉頭看向另一邊。

  芽衣立刻意識到,盡管被高塔遮擋,但她看向的是那座被迷霧籠罩的小島。

  遠處的高塔印刻著奇妙的圖案,星月落下,荊棘遍地,相對卻又相互交融。

  人總是會下意識逃避,芽衣也不例外。

  這短短的幾天,她已經逐漸理解了凱文和蘇羽,如果真的得知了全部的真相……

  “是愛莉希雅告訴我的。

  她和我說了很多事,我們約好了一起去那里,見證第十三律者的真相,還有她的結局……而我,也將因此得到自己尋求的答案。

  可她……卻沒能赴約……

  是蘇羽送我來到的往世樂土,他說,答案就在這座樂土之中,可現在……”

  芽衣的話拳頭緊握,無力感不斷浮現。

  “跨越了萬年,蘇羽和愛莉的心愿卻是交匯了嗎?

  那我需要做的事,又多添了一件……這份心愿,已經遲到太久了……”

  伊甸的眼中閃過莫名的情緒,誰也說不清其中的意味。

  …………

  游樂園內,各種設施運轉著,種種跡象都向芽衣表明了,這只是個普通的游樂園。

  但芽衣不知道的是,這確實是一座普通的游樂園。

  只是,愛莉和蘇羽去的那座游樂園,也是這樣普通。

  “歡迎,可愛的觀眾!

  即將為你展現的,是本世紀最為壯觀的實景魔術!

  由百年難遇的天才,偉大的魔術師——”

  突然響起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浮夸,如果在之前,芽衣或許會讓她直接出來,但現在……

  雷電在芽衣四周肆虐,芽衣右手已經握住刀柄,眼中閃過雷光。

  走不過去的路,用刀劈開,在你面前謎語的人,直接雷普……啊不對,直接用武力讓她正常。

  還是那句話,打不過你凱文、蘇羽、千劫、愛莉、蘇……還打不過你?!

  果然,在芽衣利刃馬上就要出鞘的那一刻,維爾薇出現了。

  “哎呀,不僅在演出中途跑進幕后,還反過來威脅魔術師,這位觀眾可真是……”

  “夠了,維爾薇……現在不是輕松談笑的時候。”

  維爾薇也放下了輕浮的態度,不過依然無所謂地說道。

  “為什么,因為凱文死了?”

  維爾薇看向芽衣,或者說,她看向的是芽衣耳邊隱藏的鳶尾花。

  “啊,別用那種眼神看著我。那些從天而降的紙片飄得到處都是,想不知道也很難嘛。

  沒想到繼永世樂土之后,我又一次被奪走了頭版新聞的位置,還是被那個凱文,這下我都覺得自己失敗了。

  不過,羽和愛莉也死了吧?這樣的話,我的失敗只能說有一點,但不多。”

  芽衣默默地戒備起來。

  “你好像并不吃驚,甚至……毫不在乎。”

  “用千劫的腦袋想想都知道,如果不是愛莉和羽都不見了的話,英桀們會是現在這個局面嗎?

  分崩離析、互相戒備,如果這是羽的報復的話,他可是相當成功。

  可惜,他永遠也做不到這樣,他就是一個需要照顧的小屁孩罷了。”

  維爾薇頗為可惜地說道,眼神不時向芽衣看去,當然她是在看什么,懂得都懂。

  反正羽現在也拿她沒辦法,天才的高傲可不會因為朋友的認可而消失。她幫羽一次是情分,不幫是本分。

  “我可愛的觀眾,雖然樂土的演出異常精彩,但你似乎忘記了一個簡單的事實……

  記憶體原本就是已逝之人,對于我們,【死亡】并不是多么陌生的詞匯。

  ——哦,我知道你想說些什么。”

  芽衣還沒開口,維爾薇便已經預判到她的想法。

  “并不是【所有人】都死了,對吧?

  但那是對你而言。英桀們在留下記憶體的時候,無一例外都秉持著必死的決心,懷抱了犧牲的準備。

  舉個簡單的例子,需不需要我問你在講解一下羽最后留下記憶的時間段,終焉降臨之前。

  他比誰都想死去,但那顆審判級崩壞獸的心臟,可是不止一次救過他,況且……他就是一個需要人照顧的孩子……”

  維爾薇的眼神微妙,她沒有再繼續“瘋言瘋語”,因為她看到了那束花在微微發光。

  咳咳,該給的面子還是要給的,絕對不是慫了。

  維爾薇繼續說著。

  “【我們】是十四英桀為自己寫下的墓志銘。至于【外面的我們】……反而沒那么重要啦。

  比起往世樂土,我更愿意稱這里為【逝火的陵墓】呢。記憶體消失……也是早晚會發生的事啦。

  包括我在內,我們都已經死了五萬年了……活下來的人,也是生不如死。”

  真相才是快刀,他們已經離開五萬年了……遺留下來的,也不過是兩個瘋子罷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