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03章 想念標題娘
  夜色掩映下的城市,散發著危險卻又迷人的氣息。

  “唉……”

  一片寂靜,兩人的腳步聲在黑暗中回蕩。渡鴉故作夸張地嘆了一口氣,仿佛是為了緩解這沉悶的氛圍。

  “你在擔心芽衣嗎?”

  蘇羽的聲音響起,同時手中出現一抹光亮。

  “還好吧,畢竟芽衣大小姐可比我強多了,應該不會出現什么意外。

  倒是大人你,不待在圣芙蕾雅,反而和我一起來完成這個無聊的任務,我可真是受寵若驚。”

  渡鴉無奈地攤攤手,和上司一起完成任務,誰能理解她的痛。

  “出口有凱文守著,那家伙以極其強硬的態度趕跑了我。

  至于嗎?我又不會把世界蛇拆了,算了一直在那里守著,又不能提供什么幫助。

  我還需要那一份權能,而且確切來說,我只是提供一個容器而已……”

  “不,你會,而且會把世界蛇拆成廢墟……”

  當然,這句話渡鴉是不敢說出來的,往世樂土對于蘇羽是什么意義,是個人都看得出來,但尊主居然不讓蘇羽待在那里嗎?

  多少有些不近人情了,還是說,他有自己的考量呢?

  渡鴉搖了搖頭,將奇怪的想法拋去。

  有些時候,她覺得凱文和蘇羽就是兩個極端。

  一個喪失了所有感情,完全像一個執行任務的冰冷機器一樣。

  另一個則是把感情看得太重了,甚至被這沉重的情感拖累了自身。

  簡而言之,兩人都不是什么正常人。

  ……

  但只有這樣的人,只有凱文和蘇羽,才能帶領世界蛇,帶領人類,徹底戰勝崩壞。

  渡鴉看向蘇羽,他手中的光亮似乎更加明亮了一些。

  渡鴉這才注意到,蘇羽手中散發光亮的是一顆透明的寶石,或者稱它為律者核心來說更加合適。

  疑問充斥了渡鴉的腦海,但她還是抑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畢竟什么事情該知道,什么事情不該知道,她還是明白的。

  “對了,我該回圣芙蕾雅了……”

  隨手將律者核心拋給渡鴉后,蘇羽邁著輕快的步伐離去。

  這倒是讓渡鴉一時間有些手忙腳亂,望著自家老板離去的身影,渡鴉又嘆了一口氣。

  以渡鴉對蘇羽的了解,他回去陪那群小姑娘打游戲的可能性很大,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蘇羽“摸魚”的時候越來越多了,雖然編排自己的上司不是什么好事,但渡鴉還是很羨慕蘇羽的生活。

  天天陪著一群小姑娘吃喝玩樂,世界蛇的事也一股腦拋給尊主,不像自己。

  生活不易,渡鴉嘆氣,為了孩子們,她還需要賺更多的錢。

  想到此處,渡鴉又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估計蘇羽有一天陪著那群小姑娘滿世界亂跑,她也不會意外了。

  畢竟世界蛇的尊主大人很希望蘇羽,一直這樣下去。

  …………

  另一邊的樂土大逃殺顯然沒有這么歡快了。

  芽衣覺得自己仿佛還徘徊在夢中。

  “凱文……死了…………”

  她一時間無法理解這四個字背后的含義,直到伊甸第三次提高自己的音量,她才從驚覺中恢復。

  “芽衣小姐。”

  “……伊甸,這是……?”

  芽衣疑惑地捏著手中的檔案,無所適從地詢問著當前的情況。

  “在你到來之前,我們便知曉了這件事,于是才有了方才那場騷亂。

  凱文的數據在一夜之間【消失】了……就和愛莉和羽一樣。”

  “……”

  伊甸為芽衣解釋著先前的混亂,在這個時候,她的聲音不復往日的優雅,取而代之的是無以言表的凝重與嚴肅。

  或許這就是她能夠暫代凱文的底氣。

  “消失……過于委婉的說法了。”

  科斯魔的語氣中充滿了憂慮,但他依然將格蕾修護在身后,戒備著隨時可能到來的襲擊。

  “科斯魔,我理解你的隱憂,甚至……我能理解千劫心中的怒火。”

  伊甸的右手在輕微地顫動,這位每時每刻都保持優雅的女士,如今在努力壓制自己的怒火。

  “但如今事實已在眼前,真相又仍藏于陰影之中,我們也必須……【務實】一些。

  不必如此劍拔弩張。假設【背叛者】真的存在,他……或者他們,也不可能會在來訪者和數位英桀的面前貿然行動。”

  伊甸雖然如此說道,但誰都聽得出她話語中的冷意。

  科斯魔看向伊甸,緩緩放下了警戒。

  不管怎么說,伊甸的戰斗力遠不止那么簡單,那是千劫稱贊過的瘋狂。

  “那——菲利絲,沒有異議的話,你也出來吧?”

  伊甸雙手環抱,話鋒一轉,將視線投向了一旁的草叢。

  恍惚間,芽衣似乎幻視到了凱文。

  “唉?!”

  路邊的一蓬灌木顫抖了一下,在一陣短暫而略顯尷尬的沉默之后,帕朵菲利絲無可奈何地鉆了出來。

  “對不起,伊甸姐……我只是看見劫哥氣成那樣,太害怕了!只好慌忙躲起來……”

  從帕朵趴下的耳朵和炸毛的尾巴可以看出,她真的沒有撒謊。

  “你們剛才說的話我都聽到了,我也覺得——伊甸姐說得對!現在可不是內訌的時候呀。”

  帕朵的聲音提高了幾分,她讓自己振作了起來,同時她也想鼓勵大家。

  “我們不是【十四英桀】嗎?大家明明很團結的——呃,可能也沒那么團結——但好歹也算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嘛!

  不要把氣氛搞得這樣緊張呀,也許……這只是一場【惡作劇】?或者,是蛇姐的實驗……是維爾薇姐的魔術……?”

  帕朵的聲音越來越弱,她誰都無法說服,甚至她自己,但即使這樣,她也不愿意相信英桀之中會有背叛者。

  尤其是傷害愛莉和蘇羽的背叛者……

  “對不起……”

  帕朵的耳朵和尾巴垂了下來,如果她也和羽哥一樣強的話,現在就不會這么無力了。

  科斯魔看出來帕朵的無力,淡淡地說道。

  “你不必道歉。”

  “我只是不相信,我們之中會有【背叛者】……凱文老大的事一定不是我們看到的這樣!可能有什么咱不知道的內情,或者什么難以言說的……”

  “【秘密】。”

  科斯魔打斷了帕朵的話語,這讓她不免睜大了眼睛,不是因為被打斷了話語,而是科斯魔的話已經涉及到了一些……【秘密】。

  “阿魔……”

  “每個記憶體都懷抱著【秘密】,這是我們都知道的事實——關于自己,關于他人,或者……

  ……關于【律者】。”

  科斯魔的視線落在了芽衣身上,但直覺告訴芽衣,科斯魔并不是在說自己。

  愛莉……還是蘇羽……?

  “科斯魔。”

  伊甸打斷了科斯魔,但科斯魔同樣反駁了伊甸。

  “……我只是在陳述事實,即便那個事實應該被永遠掩埋。”

  伊甸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她不能讓科斯魔再說下去了。

  “看來必須承認,如今由【失信】編織而成的霧紗正飄蕩在我們之間。恐怕……這也是陰謀的【發起者】樂于看見的局面。

  無論怎么爭執,愛莉、羽還有凱文已經消失,櫻也不知所蹤——這是不爭的事實。

  與其看著分歧加深,徒增隔閡,我們不妨……就此散去,去保護各自最重要的【事物】,同時靜待蘇的消息。”

  伊甸的話語中有一股不容拒絕的意味,或許在這個時候,也只有格蕾修能讓她的話語變得溫柔而又優雅。

  ……

  眾人離開了,伊甸前往至深之處,在此之前,她還有些事情需要拜托芽衣。

  科斯魔保護格蕾修,帕朵負責探明那些隱蔽的小角落,即使有可能與兇手撞個滿懷,帕朵還是接下了這個任務。

  畢竟她可是相當幸運,逃跑也是她擅長的事情,是最不可能出事的那一個。

  不過,按照消失的人的位次,伊甸和帕朵都很危險呢……

  ……

  “這是?”

  芽衣看著伊甸手中的水晶花,感受著其中的氣息,相當的熟悉。

  “這是少數英桀共守的【秘密】,蘇羽與愛莉,起始與終末……”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