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202章 寄了
  進入樂土以后,芽衣昏迷過多少次了?似乎沒人能數得清楚,不過可以知道的是,至少她的睡眠質量提高了。

  大廳內,華看著仍未醒來的芽衣,像是正以另一種視角,凝望著久遠過去中的自己。

  她曾像芽衣一樣,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陷入昏迷,苦戰,實驗……

  若是醒來之后看到的是羽還好,至少身上不會多出一些奇怪的東西。

  若是醒來之后是梅比烏斯博士……

  華停止了回想,這些都是不甚愉快的回憶。

  可是,正是這些不愉快的回憶推動她走到了今日,于大局而言,那些痛苦的回憶反而是更加重要的。

  “……”

  芽衣發出了悶哼,緩緩睜開了眼睛。

  華見狀將她扶了起來。

  “華?”

  “你醒了。”

  兩個經常昏迷的人不需要多言就可以理解對方。

  “……華,時間過去多久了?”

  芽衣沒有探尋自己為何而昏迷,現在更重要的是自己昏迷了多久。

  “從我見到你開始,只過去了一小時。但……你似乎早就倒在那里了。

  我也是因為必須傳達一些重要的事情,才會到那里去找你。”

  “我記得……那時我正和樂土中的怪物戰斗,但在我倒下后……卻沒有【登出】嗎?

  是怪物沒有追擊,還是……”

  華看向芽衣大腿處的冰藍色數據鏈,緩緩說道。

  “應該是因為它吧。”

  “那是克萊茵留下的通訊模組……也對,能在我失去意識的情況下起保護作用的,也只可能是它了。”

  芽衣的目光有些沮喪,她知道,最后一次向樂土之外取得聯系的機會,已經沒有了。

  在芽衣的鬢發之上,那束無法被察覺的枯萎鳶尾,此刻布滿了裂痕。

  …………

  熾熱的空氣燒灼著一切,無數的隕石從天而降,那股怒火即使相隔甚遠,芽衣依然能感受到它的兇險。

  “這是……千劫?他又開始發瘋了嗎?不過……你想讓我離開的原因,應該不止于此吧。”

  華和芽衣躲避著從天而降的隕石,向著永世樂土的中心趕去。

  “的確。如果僅僅是千劫的【瘋狂】,那么還談不上【兇險萬分】。

  但現在真正的問題是……唯一能穩妥應對這類情況的人,卻已經不在了。”

  “……?”

  聽到華的信息,芽衣不寒而栗,一個可怕的想法浮現在她的腦海。

  感受著這股力量的兇險,它甚至已經超越了先前千劫和芽衣戰斗。

  還未真正接近戰斗的中心,芽衣便已經聽到了那道憤怒的怒吼。

  “好……這樣更好!

  你們當中沒有任何一個……有資格單獨做我的對手。

  一起來吧,別浪費時間了!”

  千劫的身上已經燃起了劫火,此刻的他宛如一只蓄勢待發的野獸……不,他遠比野獸更加危險。

  科斯魔緊緊地將格蕾修護在身后,遮擋了她的目光,這場爭斗不應該把她卷進來。

  “……打字機還沒有像上次一樣作出判斷。

  我們不應該集急于一時。”

  雖是這么說,科斯魔卻已經做好了準備,只要不是千劫暴起,至少他可以保護好格蕾修。

  “是么?”

  千劫發出了不屑的冷笑。

  “你旁邊那個盲人,他不是在這里很【特殊】么?

  如果這件事根本沒有發生,你以為他還會是現在那副樣子嗎?像個死人?!”

  和千劫說的一樣,此刻的蘇眉頭緊皺,手中的葉子不時散發著微光。

  “等到把你們盡數滅殺,我再一個一個去找剩下的人。

  只有這樣,那個雜碎,背叛者,才不會自以為做了這種事……還能逃得掉!

  羽五萬年前沒做到的事,我來幫他!徹底撕下你們這群虛偽之人的面具!”

  顯然,千劫并非只是說說。從五萬年前直到今天,他以這種姿態面對同伴,也只有過一次而已。

  五萬年前,【說服】他的人不止一個,而現在,站在這里的所有人,沒有任何一個具有【說服】他的能力。

  “伊甸……格蕾修……科斯魔……他們并不適合左右局面,而現在,蘇也……”

  華不動聲色地將目光從每一個人身上游移而過。在蘇一反常態,始終緘口不言的情況下……她還是作出了決定。

  “先冷靜一點吧。千劫,你畢竟不是野獸。”

  “或許吧……但不能是現在。”

  千劫身上的劫火更甚,一步一步,千劫向眾人走來。

  在完全沒有制止千劫能力的情況下,這個看上去只比一位尋常學生略顯成熟的少女,擋在了千劫面前,試圖阻止眾人的噩夢。

  “華?”

  芽衣擔憂地呼喚起了她的名字,但華不為所動。

  “不必擔心,只是做我應該做的事——僅此而已。”

  就連千劫也是驚訝于華的勇氣,在他的映像里,這個學生仔只不過是跟在別人身后的跟屁蟲而已,而現在她卻主動站了出來。

  “不知所謂。”

  “千劫,我不準備向你解釋,因為我知道那只是徒然。

  我只有一個請求,千劫——請讓格蕾修先離開這里,她畢竟還只是一個孩子。”

  “哼,我無所謂。在場能稱得上無辜的,只有這個孩子!”

  千劫冷哼一聲,怒火似乎也減弱了幾分,但蘇接下來的話卻重新點燃了他。

  “千劫,你之前的【消失】,和櫻具有幾乎完全一樣的特征,與其相似的還有羽。你是否見過他們?”

  “你……不配提起他們的名字!也別想……把我的怒火,當作你手中的工具!

  你們欺瞞櫻的時候有想過今天嗎?!羽早該把你們撕碎。唯獨是他們,絕不可能是背叛者!

  阿波尼亞,還有你這個盲人!你們是最該為此付出代價的人,只要羽放棄那無所謂的情感,你們早就下地獄了!

  而,現在……你們居然懷疑他!”

  千劫的怒火仿佛已經凝成了實質,所有人都可以是背叛者,唯獨羽和櫻不可能!

  他已經無意于蘇浪費時間,周遭的溫度陡然上升——視野中的空氣,在轉瞬間就化為搖曳不定的模糊波紋。

  “殺死他們的人,必須付出代價!

  ——你!——你!——不,就從你開始!”

  千劫的火焰包裹了手臂,飽含殺意的一擊已經準備就緒。

  面對這樣的危險,除了始終若有所思、仿佛置身事外的伊甸,其他人都本能般作出了反應。

  幾乎是在那一瞬間,千劫發動了攻擊,科斯魔同時將格蕾修護在身后。

  于之一同出現的,還有蘇的一聲嘆息。

  “【須彌芥子】……”

  白光一現即泯,千劫的身影已經消失。

  “雖然無法將千劫這樣的人困住太久,但至少足夠讓我們理清事情的基本脈絡了。”

  蘇的臉上閃過一絲無奈,他不具備領導大家的能力。

  “看來,在我離開的那段時間,這里又出現了……什么變化?”

  芽衣的話語落下并沒有得到回答,即使在千劫消失后,科斯魔仍然沒有讓格蕾修從他的身后離開,并且確保自己站在能看到現場每一個人的位置上。

  芽衣這才注意到,眼前的每一個人都彼此保持著一段距離,這個距離遙遠到不應該屬于同伴之間的距離。

  如果羽還在的話,他會傷心吧……

  眾人之間的氣氛變得詭異,在這樣的情況下,格蕾修卻走了出來,即使科斯魔牽著她的手,她也將其掙脫了出來。

  “芽衣姐姐……”

  格蕾修走到了芽衣的面前,將那一副奇怪又顯得有些詭異的畫,遞給了她。

  靜謐的黑色中閃爍著奇異的光點,這一切仿佛又被囚禁在牢籠之中,無人知道那到底代表了什么。

  ……

  伊甸承擔起來領導的責任,科斯魔帶著格蕾修離去,華和蘇帶著凱文的囑托,去完成應有的調查。

  芽衣看著手中的畫作,努力理解其中的意義,與此同時,遠處的異象……又或【訃聞】,也終于從天際降落。

  密密麻麻的字眼鋪在上面,帶著令人悚然的相似性。

  “……

  這不可能。”

  幾乎是一瞬間,芽衣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先不論她從未聽說【打字機】已被修好】,那文字的內容就足夠令人難以置信。

  面對羽的消失,芽衣至少可以了解他有自己的計劃,而且他已經被削弱到了一個極點。

  即使是全盛時期的蘇羽,也只是和那個人不相上下,這樣強大的凱文居然……

  死了……

  在那絕不會出現謊言的紙頁上,只有一句話以不斷重復的姿態躺在那里。

  凱文死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