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98章 扭曲的記憶,虛假的真相
  明媚的陽光灑在地面上,但英桀之間的沉悶卻愈發濃重。

  在這種時候,作為領袖的凱文,他需要確定一件事。

  愛莉希雅親手所封存的東西,所有英桀一同守護的秘密。

  蘇羽總是想守護好所有人,相對的,他的同伴也想守護他。

  正是因為這樣,那個真相對蘇羽的打擊才是毀滅性的,凱文不能讓那個真相重現天日。

  那本是愛莉希雅想要親口告訴蘇羽的話……

  愛莉和蘇羽的同時消失,影響了眾人的判斷。

  若是只有愛莉一人,還可以用【惡作劇】來解釋,但蘇羽不一樣……

  …………

  樂土的底層,蘇正閱覽著被廢棄的數據,但毫無疑問,他一無所獲。

  唯一稱得上有價值的線索,便是櫻的數據也出現了問題。

  并且,三人的狀態各不相同。

  愛莉的數據消失得無影無蹤,櫻本身消失不見,卻留下了存在的痕跡。

  至于蘇羽,他的存在被某種存在暴力地截斷,從往世樂土中撕扯了下來。

  悄無聲息地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即使是維爾薇也無法做到,答案似乎已經出現了……

  “所以,你們是想告訴我,羽是自己自殺了?為了脫離我們……”

  梅比烏斯話語中的冷意毫不掩飾地展現出來,她沒有和英桀進行毫無意義的爭辯,而是在這里等待著蘇和阿波尼亞的調查。

  可現在卻給了她這樣一個結果。

  “好了,這件事,暫時先讓它封存在這里……”

  “……”

  梅比烏斯沒有說話,黑色的尖刺卻突然襲向了凱文,她的速度快到芽衣無法反應。

  “事關重大,我只說一次……”

  寒氣冰封了一切,梅比烏斯的襲擊宛如小孩子的把戲一般,他是除愛莉希雅外,唯一有資格領導在場所有人的。

  即使是暫時。

  “在我們的調查有所進展之前,讓所有人得知這件事有弊無利。

  所以——除非我主動開口,樂土中不許有第六個人得知這一消息。

  如果誰不愿配合……我不介意換種方式讓他閉嘴。”

  凱文冰冷的視線落在梅比烏斯的身上,他以絕對的武力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而面對凱文的威脅,梅比烏斯則是露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還以為你會一直當一個裝死的地鼠呢?五萬年前你便如此,不……

  我們皆是如此……

  一邊享受著羽的關切,一邊自以為是地施舍他名為同伴的關心,還自以為是的說這是為了他好……”

  “夠了,梅比烏斯!”

  “……”

  顯然,凱文不想提及那個秘密,或者說,不想在場的外人得知真相。

  “我會用自己的方式調查,他應該得知一切!”

  梅比烏斯昂首離去,直到離去,她也沒有再回頭。

  “凱文……”

  蘇輕聲呼喚起摯友的名字,現在這個局面,即使是他也相當困惑。

  “她會守口如瓶的,接下來——”

  凱文的目光落在阿波尼亞的身上。

  “凱文,這是她的決定,即便我的想法也和梅比烏斯一樣……

  那些話語,應該由愛莉希雅親口告訴他。”

  阿波尼亞緩緩說道,她也要用自己的方式進行調查。

  就像她說的那樣,她也認為蘇羽應該知道真相,她也會告訴蘇羽真相,但那應該是愛莉希雅親口說出的話語。

  阿波尼亞最后交代了芽衣一些事情后,便離開了此處。

  …………

  等到三人離開后,已經離去的梅比烏斯卻又一次出現了,與之一同的,還有阿波尼亞。

  不同于先前的急躁,梅比烏斯表現得相當冷靜。

  “果然,你并沒有離開呢……梅比烏斯…………”

  “哼……你還是和以前一樣討厭。”

  阿波尼亞微微一笑,但在現在這種情況看來,也只是苦中作樂了。

  “你又是怎么看待現在這件事呢,梅比烏斯?”

  “……”

  罕見的,梅比烏斯沉默了,不過很快,她便說道。

  “從我們決定欺騙他開始,我們就喪失了告訴他真相的資格。

  不管他想做什么,我都會配合他……”

  “是嗎?哪怕是摧毀整個樂土呢?”

  “……

  呵呵,阿波尼亞,說出這種話,你覺得你自己相信嗎?”

  梅比烏斯冷笑地說道,但這笑容卻包含了幾分對自己的自嘲。

  誰都可能埋怨英桀,傷害英桀,唯獨他不會。

  “是啊……”

  阿波尼亞雙手向握,似乎是在為某人祈禱。

  “凱文是個純粹的人,蘇羽卻比凱文更加純粹。

  一直以來,我們都把他們看得太復雜了……”

  …………

  沖天的火光散去,一切不曾遺留。

  這是凱文給她離別的禮物,在崩壞能的影響下,粉色的細雨將會洗刷一切,這里將會開滿鳶尾與郁金香。

  “……”

  猙獰的怪物自黑暗中走出,扭曲的氣息甚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得不進行戒備。

  然而他卻只是沉默地行進著,任由火焰燃燒著自己的血肉。

  凱文就這么沉默地站在那里,出鞘的劫滅也已經丟在一旁,他已經做好了準備。

  哪怕蘇羽暴起與他廝殺,他也不會反抗。

  但蘇羽沒有,哪怕是遷怒,他也沒有……

  破碎的水晶花圍繞在他的身邊,和身上的鱗甲一同散去,蘇羽就這么跪在地上,連眼淚都不曾流下。

  直到他的身軀開始崩散,堅冰才不得不將他冰封。

  粉色的雨水沒有落下,鳶尾花和郁金香也沒有開放,同樣,蘇羽也沒有暴走傷人。

  他怎么可能對家人出手……

  真正的真相是無力的絕望,所謂的野獸的暴走,不過是扭曲的記憶。

  至少在虛假的記憶中,他的憤怒能替代一部分他的無力與絕望。

  在虛假的記憶中,他至少可以做些什么,哪怕只是在正常不過的遷怒。

  ……

  再次醒來,他的眼淚依然沒有流下。

  蘇羽依舊是向往常一樣生活,訓練,戰斗,直到終焉到來。

  他第一個沖了上去,用盡一切斬斷了終焉的手臂,同時他也被斬斷了身軀。

  冰冷從四面八方襲來,眼前似乎被黑暗包裹,蘇羽就這樣伸出了僅剩的一只手,伸向地球的某處。

  那里曾是他的家。

  “……

  ……

  …………”

  眼淚流下,他活了下來。

  …………

  (總結,蘇羽是個極端的家人俠,不是什么正常人,無法用正常的腦回路推測。)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