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97章 樂土大逃殺,啟動!
  清新的空氣中夾雜著花香飄過,芽衣在約定的地方等待著愛莉希雅。

  “郁金香、鳶尾花……”

  從昨天過后,永世樂土中的花就轉變成了這兩種,仔細看去,一根花莖上居然開出了兩種不同的花。

  這是否也象征了愛莉希雅和蘇羽的關系呢?

  芽衣不免沉思起來,雖然和愛莉貼貼確實是一段快樂的時光,但芽衣并沒有完全沉迷其中,她也在收集著情報。

  “蘇羽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按照千劫和阿波尼亞的說法,他一直在抑制著某種東西……

  他對愛莉希雅的感情……他如今的發色和眼睛,不可能完全是超變手術造成的……

  姐姐嘛?愛莉是第十三律者,那么蘇羽會不會是第十四律者?

  但那個數字所代表的是終焉,這是凱文和蘇羽親自迎戰的強敵,不可能會是蘇羽。

  這個文明的第十三律者嗎?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認為自己是蘇羽的姐姐嗎?”

  一邊思索著,芽衣的目光也落在了遠處的巨大壁畫上面。

  流星落下,荊棘自地下生長……

  明明是完全不相干的兩種事物,卻帶給芽衣一種對應的感覺。

  芽衣搖了搖頭,不再思索這些無用的事物。

  “說起來,她是不是遲到了……”

  不知是不是聽到了芽衣的自言自語,愛莉出現在了芽衣的面前,當然是妖精愛莉。

  “呀,可愛的人類!一大早就能與你相遇,這也是妖精注定的命運嗎?”

  可愛的妖精愛莉,似乎總是這樣充滿了活力,就連芽衣也不免感嘆。

  “……雖然差不多已經習慣了,但我還是很想感嘆一下,不愧是以愛莉希雅為原型做出來的。”

  聽到這樣的話語,妖精愛莉也是驕傲地挺起了胸膛,不過注意到了什么關鍵的信息,她還是問道。

  “這么說來,今天你沒和成熟的我在一起嗎?

  難道是……單獨來見我的?妖精愛莉,很高興哦!”

  妖精愛莉興奮地看向芽衣,誰會拒絕可愛的人類呢。

  “不……我和愛莉約好了在這里見面,但她似乎遲到了。”

  聽到芽衣的話語,妖精愛莉閉上眼睛,嘟起了嘴巴。

  “那還真是失禮呀!自己一個人霸占了小羽不說,還不珍惜和可愛的人類在一起的最后時光~

  真是貪心~”

  “霸占小羽?”

  芽衣敏銳地注意到了妖精愛莉話語中的信息,完全忽略了所謂的最后時光,不過善良的妖精愛莉還是會為可愛的人類解惑的。

  “對呀。小羽心情似乎不好,成熟的我說過,要和他一起去游樂園里看煙火呢~

  昨天我們一起修打字機的時候,成熟的我也說過,了解一切真相的你,就會離開這里了。

  她很舍不得你,所以只有昨天晚上去找小羽了,沒想到現在還沒赴約,真是貪心!

  我也想和小羽一起看煙花……”

  妖精愛莉開始了自己的碎碎念,芽衣則是羨慕起和羽一起看煙花的愛莉。

  不過,她們似乎忽略了一件事。

  昨天晚上,真的有煙花嗎?

  …………

  一段時間過去了,妖精愛莉早已離去,她去找小羽了。

  “愛莉希雅……好慢啊……”

  ……

  愛莉希雅沒有出現。

  ……

  她依然沒出現。

  “……?”

  芽衣已經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但她還是決定多等一下。

  “不對勁……愛莉希雅絕對不是會爽約的人。但不管怎么說,她都遲到太久了……

  會不會是我記錯了約定的地點?”

  想到此處,芽衣已經動身離開,她來到了昨天和愛莉告別的花海。

  “嗯?那是……”

  在一片繁榮開放的鳶尾花和郁金香中,一束枯萎的鳶尾無比刺眼地躺在那里。

  芽衣不知道怎么形容這種感覺,從認識蘇羽開始,她便沒有看過枯萎的鳶尾花。

  樂土之外,蘇羽總是認真地對待一切事物,他房間里的鳶尾花從來不會枯萎。

  樂土之內,無論是羽專屬的花園,還是此處,都沒有出現過枯萎的花。

  那一束鳶尾,就這樣靜靜地躺在此處,宛如一具冰涼的尸體……不,不可能!

  芽衣搖了搖頭,把腦海中可怕的想法甩了出去,悄無聲息地殺掉羽,不會有人有這個實力的。

  羽是和凱文一樣強的存在,即使真的出了什么差錯,他也可以壓制千劫。

  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悄無聲息地死去!

  芽衣俯身,準備撿起那束枯萎的鳶尾,不管怎么說,這始終是一個異常的存在。

  就在芽衣觸碰到鳶尾花那一瞬間,奇怪的畫面閃現在芽衣的腦海中。

  “我已經等這天,等了五萬年,現在機會就在眼前……”

  “這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故事的結局……”

  破碎的畫面,詭異的話語,已經在那最后,利刃貫穿的痛苦……

  芽衣感受到了一起,卻未能完整地獲取信息,不過她看到了,屬于羽的一半,被他剝離了出來。

  “……!”

  芽衣睜開了眼睛,平復著自己的心情,冷汗不斷地流下,幾乎是下意識的,芽衣看向了自己的腹部。

  什么都沒發生……

  那種痛苦,即使是這樣短暫的接觸,芽衣都無法承受。

  “羽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芽衣瘋狂地回憶起迄今為止,英桀們對羽的評價。

  壓抑著自己,人類無法擁有的黑暗,維爾薇的“病友”……

  等等,維爾薇?!

  芽衣察覺到了盲點,在維爾薇提到的人格里,她將自己的極惡面封印了,那羽所分離的……

  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芽衣握緊了武器,準備就此離去。

  ……

  “…………”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芽衣最終還是把那束枯萎的鳶尾撿起,佩戴在了鬢發之上。

  發帶上面,枯萎的鳶尾花閃過一絲光芒,無人能注意到這一切,包括芽衣。

  那里似乎什么都沒有。

  …………

  “……這不可能。”

  凱文環抱著雙肩,刺骨的冰寒仿佛能夠凍結一切。

  在不斷地尋找中,芽衣遇見了圍繞在一起的英桀。

  她本想告訴他們,自己的發現,但英桀的對話讓她更加迷惑。

  “我也覺得不可能。所以……反復確認過了。”

  蘇的眉頭緊皺,很難想象,到底是什么會讓他露出這種表情。

  “或許……我們的視線存在盲區。”

  阿波尼亞似乎在閉眼祈禱,但他們都知道,她在查詢著樂土的一切。

  “……有必要在這里廢話嗎?

  她或許會躲在哪里,一邊看著我們的表情,一邊笑得前俯后仰……但羽不會……

  無論如何,他都不會如此,這可不是【玩笑】!”

  梅比烏斯淡然地說著這些話,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話語中掩藏的殺意。

  阿波尼亞本想開口,但芽衣加入了對話,而她的話語,也讓眾人的視線匯聚在了她的身上。

  “那個……打擾一下…………”

  “……”

  梅比烏斯的豎瞳死死地盯著芽衣,芽衣感到一股惡寒,仿佛被想要捕食的蛇注視一般。

  按照往常的情況下,梅比烏斯肯定是要陰陽怪氣芽衣一番的,而現在只有毫不掩飾的惡意。

  “怎么了嗎?芽衣。”

  阿波尼亞及時地護住了芽衣,但芽衣下一句話讓氣氛再次到達了冰點。

  “你們有誰見過愛莉希雅和羽嗎?”

  “……”

  芽衣沒有得到想要的回答,這是一瞬之間發生的事情,似乎有一道看不見的墻垣,將芽衣與眾人分割。

  “你找羽和愛莉有什么事?”

  那個從來一言不發的男人打破了沉默,那是芽衣第一次在他身上感受到了逐火之蛾第一位的氣勢。

  “愛莉約好了和我見面,但妖精愛莉說她去找了羽,而他們到現在都沒有出現……

  而且,我得知了一些事,關于另一個羽的……”

  “夠了,律者!”

  梅比烏斯氣憤地打斷了芽衣的話語,這是不可能出現在她身上的情緒,但芽衣卻看到了。

  “你在懷疑他?”

  “并不是,只是……”

  “所有人都可以被懷疑,唯獨他不可以!

  如果你們還打算和這個一無所知的律者玩含蓄游戲的話,我不奉陪了!”

  話不投機,梅比烏斯離開了。

  但她離開之時,芽衣又一次看到了不可能出現在梅比烏斯身上的情緒。

  焦急……

  “抱歉,芽衣,梅比烏斯只是……有些擔心……”

  阿波尼亞試圖安撫芽衣,但芽衣確實皺了皺眉。

  “擔心?她居然會擔心什么?”

  “我明白你的不解,來訪者,只是現在的情況有些特殊。

  愛莉希雅和羽暫時……”

  最終,蘇還是決定擔當起這個惡人,說出了真相。

  “【不見了】,往世樂土已經沒有了他們的數據……”

  有些時候,蘇的話語很難懂,但并不適用于現在。

  惡寒襲向芽衣,她已經分不清是不是凱文身邊的冰冷。

  遠處人們的歡聲笑語傳來,和煦的陽光照在地面上,如黃金般閃耀。

  愛莉的笑容,羽的微笑,在芽衣的記憶中重疊,那個早已經被排除的答案猛然浮現。

  “愛莉和羽死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