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96章 重走往世的旅途其二
  “我其實很少來到這片區域,因為不忍心來擾亂這幅巨大的畫作。”

  芽衣和愛莉牽著手,來到了繪世者的夢境,無論什么時候,這里依然是那樣的美麗。

  就像格蕾修純潔的心靈一樣,無論是誰都不愿意擾亂這份安寧。

  “也是在這幅畫里,芽衣遇到了那個沉默寡言,心事卻很多的少年……”

  悠揚的口琴聲似乎又在耳邊響起。

  “科斯魔雖然不善言辭,但可能是我們之中最溫柔的了。每次找他幫忙,他從來都不會拒絕。

  不過,即使過了這么久,他還是不愿意面對小羽啊~”

  愛莉調侃著科斯魔,絲毫沒有想起,就是她一手造就了如今的科斯魔。

  芽衣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

  “估計在知道雨小姐是男的之后,夢碎了吧……真可憐,從那以后變成了一個不善言辭,更不擅長拒絕的人。”

  “哪有~”

  愛莉像是撒嬌似地說出了這句話。

  “他原本就是一個善良的孩子,芽衣一定和他談得來。

  畢竟你們都有角,觸感也相似,不過還是小羽的觸感更好哦?”

  “……”

  芽衣聽到了愛莉語氣中的炫耀,她羨慕了,但是她不說。

  巨大的畫布出現在眼前,這是格蕾修的作品。

  “天真無邪,單純懵懂,如白紙一般的小畫家……”

  “既然你都知道,就不要教她一些奇怪的東西了。”

  面對芽衣的指控,愛莉十分自豪地插起了腰。

  “我教她的,都是一些必要的知識哦。

  灰色的格蕾修……她的存在本身,就為很多人點亮了【希望】。

  就連小羽也愿意一直待在她的身邊,當然,小格蕾修也不會受到小羽的影響~”

  芽衣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問出了她的疑問。

  “之前就好奇了,格蕾修可以看到人們身上的顏色。

  那……蘇羽為什么會是透明?一個成年人,不可能有著格蕾修那般純潔的心靈。”

  愛莉微微一笑,看向色彩繽紛的天空。

  “新月落下,大地豐饒~

  小羽說不定是神明的女兒,是神明送給大家的禮物?”

  愛莉的眼眸微動,流露出別樣的情緒。

  幾乎是那么一個瞬間,芽衣都相信了愛莉的玩笑話,說不定蘇羽真是神明的孩子。

  “雖然我也很可惜,但蘇羽確實是個男孩子。

  不過他確實過于優秀了,似乎就沒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有的哦…”

  “什么?”

  “什么都沒有哦~小羽是完美的孩子?”

  愛莉笑著搖了搖頭,將眼中的落幕埋藏。

  ……

  純白的殿堂,圣潔的廊柱。

  “說實話,我一開始還以為【至深之處】一定是個伸手不見五指的暗黑監牢。

  實際來到這里后才發現,比起【監牢】,更像【圣堂】。”

  “幫助芽衣進入這里的,是一位喧鬧浮夸,最喜歡觀眾的魔術師……”

  這回倒是輪到芽衣反駁愛莉了。

  “不對,是工程師、魔術師、機械師、神秘學者、廚師、惡人和其他兩個什么吧。

  我倒是很好奇,維爾薇和蘇羽誰的廚藝更勝一籌?”

  愛莉手指點了一下光潔的下巴,開始了思索。

  “芽衣記得這么清楚,我都有些羨慕了呢。

  在我看來,兩人的廚藝各有千秋呢~小羽更多地會讓菜品符合大家的口味,而維爾薇則是喜歡創新口味……實在是難以選擇呢。

  維爾薇【分割思考】的能力……如果我也把自己分成兩份,是不是就變成了雙倍的完美了?”

  “……”

  “啊,你剛才想象了一下,對不對?”

  愛莉湊近了芽衣,漂亮的眼睛眨了眨,芽衣默不作聲地將頭瞥向一旁。

  “沒有。”

  顯然,芽衣大小姐撒謊了,不過她想象的和愛莉所猜想的有一些出入。

  一個愛莉尚且如此,兩個……直接投了,沒得玩,直接輸麻了。

  ……

  “這片區域,確實很有【她】的風格呢。明亮、圣潔、散發著治愈一切的光輝……

  芽衣所見到的最后一位英桀,身份也最為特殊——預見命運,也被命運禁錮的阿波尼亞。”

  芽衣想起了不美好的回憶,已經被“整理衣服”的尷尬。

  “如果她采用的治愈手段更難和平點就更好了。

  ……事到如今,我也差不多理解了她的行為邏輯。

  一次又一次嘗試改變悲劇的命運,卻總是收獲更糟糕的結束。

  懷抱著善念做出惡舉——對阿波尼亞而言,這真是再合適不過的注解了。

  但我也能感受到,她的渴望、虔誠……和不容動搖的信念。

  可惜,羽似乎理解不了,他們之間的關系并不融洽。”

  “所以最后才是她,也必須是她,藏起了這座往世樂土最大的秘密。

  不過有一點芽衣說錯了哦~”

  愛莉的嘴角勾勒出笑容,芽衣不解地看向她,等待著她的解答。

  “正因為小羽是獨一無二的,是透明的,所以他才能理解所有人哦?

  理解所有人,卻無法認同,這才是他會如此痛苦的原因,這個時候,就必須有人陪伴在他的身邊才可以……”

  兩人的腳步并未就此停歇,她們來到了此行的終點——羽的花園。

  芽衣迷茫地看向此處的景色,熟悉而又陌生。

  “嚇了一跳吧?這是【永世樂土】中,留給小羽的一部分哦?”

  看著滿地的鳶尾花,芽衣點了點頭。

  這狗糧有一點酸。

  愛莉松開了芽衣的手,一步一步地向著花海的深處走去。

  “啊……真的走了好遠好遠的路呢。

  說起來,芽衣在來訪者中,也算是【特殊】哦~

  畢竟誰都不會想到,一個律者能和【所有英桀】都成為朋友吧?”

  在芽衣看不到的地方,愛莉的右手輕撫了一下下巴,她才學習蘇羽哦。

  “所以,芽衣,你的答案呢?”

  愛莉轉身看向芽衣,此處的花海也發生了改變。

  圍繞在鳶尾花身旁的,是那一束束含苞待放的粉色郁金香。

  粉色的天空在黃昏的照耀下顯得更加夢幻,微風吹動了少女的發絲與心弦。

  兩名律者,在跨越五萬年的時光之后,將彼此的心相連。

  每一個來訪者都有著屬于自己的答案,而屬于芽衣的答案也已經得出。

  “往世樂土記錄下的是一個故事,未能成為英雄之人的故事,未能拯救世界的故事,未能完成的故事……

  但即使這樣,英桀們的意志依然值得欽佩,【為什么而戰】的意志。

  【英雄】與否……不會改變什么,英桀絕不是能用結果或定義加以概括的人。

  正是因為難以概括,屬于英桀們的故事才更加令人敬佩。”

  芽衣的話語似乎觸動了愛莉,黃昏之下,少女矗立在花海之中,靜靜述說著屬于往世的樂章。

  “是啊,往世樂土所記錄下的,就是這么一個簡單的故事。

  英桀們也不過是心緒復雜,帶有【缺陷】的普通人,就和當時的每個普通人類一樣。

  有自己的私心,也多半談不上有什么大愛。但也會因為一時感動,或是心血來潮,去做一些沖動,又了不起的事。

  他們從來不是完美的英雄,只是因為在那個時間,出現在那里的是他們而已。

  也正因如此,我相信換作其他人,也一定會做出小異大同的選擇……甚至做得更好也說不定?

  這就是【美麗】的永恒,逐火英桀的第二位,第十三律者所相信的【真我】。”

  愛莉的臉上出現一抹釋然,芽衣在這次旅途中,已經得知了他們的故事,十四個人生命的全部。

  “那么,芽衣一定可以坦然地接受【我的結局】了,【第十三律者】的真相。”

  “…………

  希望如此,不過這是屬于逐火英桀第二位,也是第十三律者的【真我】,那……

  屬于愛莉希雅的【真我】呢?”

  “哎呀,芽衣已經這么大膽了嗎?我可是會害羞的?”

  愛莉依舊是那樣的不正經,不過她已經阻止不了芽衣了。

  只見芽衣微微一笑,強勢地說道。

  “第十三律者也好,逐火英桀的第二位兼副首領也罷……

  我所想了解的,便是名為愛莉希雅的全部!”

  “…………”

  粉色的花瓣飄落,此刻的黃昏是那樣的柔和,溫暖了每一個人的心靈。

  良久,愛莉終于穩定了情緒,她的眼中似乎有淚光閃過。

  “芽衣,我會害羞的哦……”

  “是嗎?可是我想要了解你的更多呢……”

  芽衣向前一步,愛莉的紙防在此刻被擊破,就讓有些慌不擇路地后退了,而且似乎按下了什么奇怪的按鈕。

  “第十三律者也好,逐火英桀第二位兼副首領也罷……”

  “……”

  “……”

  “我所想了解的,便是名為愛莉希雅的全部!”

  “愛莉希雅!”

  “嗯哼?”

  有一說一,帕朵以三朵水晶花的價格賣出這個粉色小喇叭,確實有些虧了。

  在打鬧中,兩人約定好了,在明日,愛莉會和芽衣一起被前往那個小島,一起得知【第十三律者】的真相,那場【宴會】的全部,將會在明日為芽衣揭曉。

  和那一起的,便是屬于愛莉希雅的【真我】。

  …………

  微風吹過,粉色的花瓣飛向天空,在花海的深處,羽矗立在那里。

  干枯的鳶尾花靜靜地躺在他的手中,仿佛預示著某人的命運。

  “……”

  羽的目光看向遠處被迷霧籠罩的小島,無人知道他此刻的心情。

  干枯的鳶尾花掉落在地,被掩埋在花海之中。

  這里沒有任何人存在過的痕跡,先前的一切宛如幻影。

  檔案室的深處,打字機緩緩啟動。

  “蘇羽死了……”

  …………

  因為愛著對方,所以想被愛,因為不能被愛,所以就生氣,但真正的愛會是如此渺小嗎?總是期待著對方的回應,這不是真正的愛。

  …………

  (到時候芽衣對侵蝕說,這不是愛,是支配,狠狠地破侵蝕的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