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95章 重走往世的旅途其一
  “……”

  議事廳內,愛莉希雅暢聊著關于逐火十四英桀的設想,她熱情地向在場所有人介紹這個名號。

  那是她贈予的禮物。

  在場的人們沒有過多的話語,始終在靜靜地聽著愛莉的演講。

  一切如此,唯有沉默。

  她向每個人介紹起完美的妖精人偶,滿懷欣喜地展望著關于英桀的未來。

  他們不忍打破愛莉的希望,但……

  “那么接下來,關于逐火英桀的——”

  “……愛莉希雅。”

  凱文不再沉默,壞人總需要有人來進行扮演,這一次輪到他了。

  然而,愛莉依然滿懷著期待,熱情地鼓著手掌,將舞臺交給了凱文。

  “……哇,凱文這是要發言了?大家仔細聽哦。”

  “已經夠了吧?

  我們……其實都知道了。”

  “……”

  愛莉的眼瞳開始收縮,就連始終掛在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僵硬。

  凱文的話語還在繼續,蘇羽的圣痕已經可以讓凱文的體溫變得正常,但此刻的愛莉依然覺得一股冰冷襲來。

  “你提交的那份文件沒有得到批準。

  ……高層不會允許這種團體存在。”

  “……那也不代表什么嘛。”

  愛莉依舊試圖進行最后的抗爭,這件事情不止是為了她,為了他們,更是為了蘇羽。

  她比誰都知道。

  蘇羽是多么希望得到一個真正的家。

  “不,那代表……

  逐火英桀……不承認【十四英桀】。”

  ……

  影像到此就結束了,然而真相帶給芽衣的影響,才剛剛開始。

  “……果然,如此直接將這段【事實】呈現出來,還是會讓人有些難過呢。

  而且,再聽一遍那時的對話……就算是我也會有挫敗感的。”

  注意到芽衣的表情,愛莉的語氣也不免低了幾分,芽衣注意到了,這似乎是她第一次,露出了【寂寞】的笑容。

  “我沒想到……你所說的【開始】,竟然會是【結束】。

  ……為什么?對于英桀制度,我也產生過很多猜想,但絕不包含這種情況……

  我覺得它是個合理的猜想,至少對你們很有價值。”

  面對芽衣的疑問,愛莉也只是默默重復著某個詞匯。

  “價值……

  英桀當中的一些人,所帶來的價值,并不值得高層給予他們這份殊榮和特權呢……”

  “千劫?”

  芽衣有些試探性地問道,而愛莉則是為芽衣解答著疑惑。

  “嗯,你知道千劫的性格嘛。會被否決,不是不能想象。”

  “梅比烏斯?”

  “畢梅比烏斯的道德觀跟常人稍微有點不同嘛。或者也可以說……完全不存在?

  會被人記恨……也在所難免呢。”

  “阿波尼亞?”

  “阿波尼亞一直在踐行著自己的【善】。只是無論她怎么做,最后的結果總是會陰差陽錯地導向【惡】。

  也行,這就是所謂命運的玩笑吧。”

  ……

  “那……羽呢?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都無法否認他的功績……

  融合戰士、圣痕、神之鍵,這些都離不開他……

  為什么他也會……”

  “……”

  愛莉罕見地沉默了,良久,她才緩緩開口說道。

  “小羽……他和我一樣呢…只是就像每個硬幣都有兩面一樣,我和小羽也是如此……

  至少,他們愿意給他一個,在他們看來毫無意義的名號……可他們卻不知道,那是小羽拼命也想得到的東西……”

  芽衣并不知道愛莉話語的含義,愛莉也沒有告訴她完整的真相。

  他們愿意給蘇羽英桀之名,是因為他已經“死了”……而最后的結果,【第十四位】,這是各種意義上的妥協。

  蘇羽高興了很久,很久……

  愛莉同樣沒有告訴芽衣的是,硬幣的兩面,始終無法觸及對方啊……

  …………

  再一次探索往世樂土,芽衣仿佛在重新進行一段旅途,只是這一次,一位如飛花般絢麗的少女正和她一起,完成最后的故事。

  議事廳內,粉色的少女靜待著芽衣的到來,這是她們第一次相遇。

  如飛花般絢麗的少女出現在芽衣面前,向初訪樂土,茫然無措的兔子芽衣,伸出了援手。

  請某位粉色妖精小姐如實敘述。

  在少女的指引下,芽衣開啟了這段旅途……

  “凱文、華、櫻還有小羽,都是你的老朋友呢。”

  “嚴格來說,我并不了解櫻,只是我和她身上有很多相似之處。”

  “好狡猾哦,我也想和芽衣一樣有更多的共同話題呢?”

  “……我覺得已經夠多了。”

  意外的,芽衣這一次沒有拒絕愛莉的貼近了,愛莉也是察覺到了這一點,不過并沒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默默牽起了她的手。

  兩人都察覺到了,離別之時已至。

  “櫻和芽衣都是那種外表冷冰冰的,內心很火熱的人呢。

  說到火熱,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位熱情好客的英桀呢。”

  “你是說千劫?”

  芽衣有些不可置信地問道。

  “至少【熱】是真的啊~

  唔……千劫總是動不動就會害羞,然后和人發生爭執,其實他只是不擅長表達……

  悄悄告訴你哦,千劫面具下面其實是一個十分慵懶的帥哥哦。

  他那滿腔無休無止的怒火……”

  愛莉將話語遞給了芽衣,芽衣也心領神會地補充道。

  “是對命運的憤怒,對絕望現實的反抗,對行將就木的末世無止盡的吶喊——你是這么解釋給我聽的。”

  “哼哼?芽衣已經能和千劫建立深厚的友誼了呢~”

  愛莉微微一笑,為芽衣感到高興。

  但芽衣更多的卻是無奈。

  “千劫的【朋友】……還是算了吧。”

  ……

  兩人緩慢地行進著,牽著的手象征著彼此鏈接的內心,即使芽衣的還有很多的疑問,但至少此刻,她希望接受愛莉的禮物。

  這是臨行前的餞別。

  “我一直很喜歡這個地方。”

  黃昏與菩提樹呼應著,帶給人以非凡的感受。

  寧靜而又自然,仿佛置身于整個天地。

  “我也是。黃昏很美,樹葉很美,連時間都變得更緩慢、安穩。

  和哪位哲思非凡、洞悉世事的覺者很相稱。不是嗎?”

  芽衣的腦海中出現了和蘇第一次相見的畫面,她不免吐槽道。

  “雖然我還是沒想明白,為什么他閉著眼睛也能看到東西。”

  “我也很好奇呢~聽小羽和凱文說,蘇的眼睛很漂亮呢?

  不過~我更喜歡小羽的眼睛哦,就像是寶石一樣。”

  芽衣贊同地點了點頭,示意俺也一樣。

  “在遇到的所有英桀中,蘇算是最傾力相助的一個了吧?這就是所謂的【醫者仁心】,不過小羽經常說,如果蘇真的當上了醫生,一定會實習很久呢?”

  “是嗎?”

  芽衣微微一笑,和愛莉重新回味這次旅途的時光,大概是她在樂土最快樂的時候了吧。

  “多虧了蘇的幫助,雖然他的助言有些晦澀,但比起凱文之類的謎語人可好太多了。”

  “謎語人……很貼切的稱呼呢,那小羽呢?難道是謎語boss嗎?”

  “不……”

  在愛莉疑惑的目光下,芽衣十分確定并且鄭重地說道。

  “他是謎語悲傷蛙!”

  “謎語悲傷蛙……噗,哈哈哈……”

  兩人之間的氣氛異常地歡樂。

  樹下的鋼琴自動響起,為兩人演奏起和諧之聲。

  “我的好姐妹,伊甸。整座往世樂土,原本就是她的資產哦。”

  “原來這才是重點嗎?”

  “不管是天賜的藝術造詣還是隨之而來的名望與財富,都是【伊甸】的一部分哦。”

  “但她卻選擇了與舊時代一同逝去,用【生命】奏響了最后一曲。”

  優雅的她在末世中起舞,星辰與廢墟是她最后的觀眾。

  “嗯,美麗又悲壯的結局呢,這也很【伊甸】。”

  ……

  即使過了很久,梅比烏斯的實驗室已經是那么陰冷,也就只有蘇羽和克萊茵可以一直忍受了。

  “這片綠油油的風景,該怎么說呢……”

  “雖然一看就是梅比烏斯的愛好,但實在不符合我的審美呀。

  女孩子還是要粉粉的,這樣才會更可愛?

  芽衣要嘗試記一下嘛~”

  愛莉滿臉期待地看向芽衣,見此,芽衣也不愿拒絕她。

  “有機會,我會試一試的。”

  “約定好咯~一定會有機會的?”

  愛莉默默地笑著,這是只有她才知道的事情。

  “可憐的梅比烏斯,被勇敢的芽衣挫敗了陰謀,還被現在中的自己贏了一籌,真是讓人聽了落淚呀。”

  芽衣一臉無奈地看向愛莉。

  “明明把這件事情大肆在往世樂土宣傳的,不就是你嗎?”

  “因為我想要某人來安慰她呀,梅比烏斯可是得到了某人的抱抱,就連我也很羨慕呢?”

  “某人?抱抱?你是說羽?!”

  “誒嘿?”

  可憐的芽衣小姐,略輸梅比烏斯一籌。

  ……

  略顯簡陋的商店映入兩人的眼眸,不過不管怎么看來,這商店里的商品還是有點熟悉啊!

  “每次來到這里,芽衣一定都是松了口氣吧?”

  “不好說。畢竟說不準什么時候,就會在商店里看到熟悉的東西。

  ……樂土的失竊率一定很高吧?

  嗯?”

  芽衣的視線落到了某本雜志上面,封面上的主角是某個熟悉的悲傷蛙。

  嗯,芽衣承認,這個商店還是很讓人放松的。

  “帕朵進了這么多貨,英桀們不會生氣嗎?”

  “額……更準確地說,很多時候他們都意識不到自己丟了東西呢。

  菲利絲喜歡的那些寶貝,很大一部分是被別人丟在角落的雜物。這些東西被她撿走,視若珍寶地擺在商店里,說不定反而是件好事。

  珍惜身邊的平凡日常……正因為有菲利絲在,我們才沒有徹底失去這樣的心情呀。”

  愛莉一邊說著,一邊像變戲法一般,又拿出了幾本雜志。

  當然,封面都是悲傷蛙。

  “有一說一,確實。”

  芽衣默不作聲地接過了雜志,這是屬于美少女之間的默契。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