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94章 就是喜歡愛莉希雅,就是要吹愛莉希雅,愛莉希雅天下第一
  (哦,我的歡愉神阿哈啊!我看到了什么啊?!

  一只綠茶豐饒孽物居然夾著嗓子在那里呼喚著,叫囂著,害怕仙舟聯盟的子民吹爆嵐,這可太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

  怪不得全宇宙的人都討厭豐饒孽物呢,哦~我想想,侵占別人的直播間,批判人家游戲的人是誰來著?

  百分百參團率,這可太有意思了!)

  …………

  ——回歸正題——

  “很難想象,凱文和羽還有這樣的過往……”

  回憶起先前的檔案,芽衣更加了解了蘇羽,從異界到來之人嘛?倒是和千劫這個外星人有幾分相似。

  “芽衣也很意外吧,當時就連我也嚇了一跳呢。”

  愛莉有些后怕的拍拍胸脯,但這樣只會讓芽衣更加認清兩人之間的差距。

  就當芽衣還要繼續詢問時,愛莉又開口了。

  “小羽總是這樣,明明已經遍體鱗傷,卻還要想著別人……

  他開解了凱文,可又有誰能開解他呢?”

  兩人之間的氛圍逐漸變得沉默,不過下一刻愛莉就屑里屑氣地叉著腰,十分得意地說道。

  “不過~誰讓我是他的姐姐呢,自然要照顧好他啦?”

  “姐姐?”

  芽衣有些不敢茍同,不過蘇羽在逐火英桀中確實算是比較小的存在。

  “如果芽衣愿意的話,也可以叫我姐姐哦~”

  愛莉十分興奮地湊近了芽衣,似乎對芽衣叫她姐姐很期待。

  芽衣本想嚴厲地拒絕,但,芽衣的嘴角露出了壞笑。

  “羽的姐姐嗎?那請問愛~莉~姐~姐,在遇到蘇羽時,又是多少歲呢?”

  “這個嘛……”

  愛莉點了點嘴唇,似乎在回憶些什么。

  芽衣覺得自己的小計謀得逞了,無論什么時候,年齡問題都是女孩子的大忌,就連梅比烏斯都不能避免。

  如果愛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她就輸了。

  如果不愿意回答這個問題,芽衣可以肆意地嘲笑她老牛吃嫩草。

  可憐的芽衣似乎忘了一件事,這個嫩草到底是誰呢?

  嘛~女孩子的友誼就是這么奇妙。

  “美麗的女孩子,當然永遠都是十八歲啦?”

  愛莉說完對著芽衣眨了眨眼睛,還說道。

  “你看芽衣,我沒有摸下巴,沒有說謊哦~”

  “我可不記得你和蘇羽有重疊的設定……”

  愛莉會心一笑,她既然敢回答芽衣的問題,自然是有她的依仗。

  “好啦,不逗芽衣了。

  在那之后,我也成為了融合戰士,和小羽一樣哦,也是【末法級】,當然這也是有副作用的。”

  愛莉苦惱地回憶著往事,可憐的芽衣女士還沒發現,自己已經掉進了粉色妖精小姐的陷阱。

  “羽的副作用是樣貌的改變,凱文是身體的低溫,愛莉希雅你的副作用是……”

  芽衣的視線在愛莉的身上打量著,愛莉也這樣大大方方地展示著自己。

  “或許是社交方面的,不然無法解釋你這么能說會道。”

  芽衣攤了攤手,她一向不擅長應對社交恐怖分子,況且這個社交恐怖分子還教出了一個悲傷蛙。

  “哎呀,我也只是想和大家交朋友嘛。不過芽衣,這次你可猜錯了……”

  “所以呢,你的副作用到底是什么?完全看不出來。”

  芽衣擺爛地問出了這個問題,而這恰恰給了愛莉機會。

  “可能是超變因子出了什么問題,從結果上來說,我的身體代謝徹底亂套了……

  ——大概就是,再怎么吃也不長肉,不鍛煉也會有優美的線條。

  明明作息已經很差了,皮膚卻一天比一天好,也不長痘痘,頭發也變得蓬蓬的。

  結果,【美麗】這件事對我來說都沒有什么實感了。唉,這就是我付出的【代價】。”

  “……”

  是芽衣的錯覺嗎?明明是副作用,為什么從愛莉的語氣里聽出了炫耀的意思。

  不對,她就是在炫耀。

  “你要好好珍惜現在的身體,不能變成我這樣哦。”

  “……”

  芽衣回憶起了往事,作為一個青春期的女孩子,她偶爾也會放縱自己一下。

  畢竟蘇羽做的甜點確實很好吃,多吃了一點也是沒什么辦法的事情。

  這么做的后果就是,裝甲的小腹處很緊,小肚子還會突出來。

  現在想起來,那段努力減肥的日子,依舊是那么痛苦。

  芽衣沉醉在這痛苦之中,良久,她才充滿怨氣地說道。

  “我不想談論這個問題了……”

  “開玩笑啦,開玩笑啦?

  沒想到芽衣這么在意這個話題,很可愛哦~”

  …………

  再后來,愛莉為芽衣展示了逐火之蛾的往事,這個對抗崩壞的組織,始終在【得到】與【失去】的循環中不斷前進。

  而在兩人回憶往事,最不能了解打字機存在的人——櫻,走了進來。

  令人意外的是,櫻只是在尋找維爾薇。

  無人得知,曾經屬于櫻的武器已經修復完成,【滌罪七雷】。

  與武器一同回歸的,還有那一份屬于櫻的【戒律】

  …………

  另一邊,千劫和梅比烏斯的爭吵也接近尾聲。

  就像梅比烏斯所說的那樣,【十四英桀】明明始終就不存在,他們從一開始就是四分五裂。

  而愛莉為芽衣展示的信息,似乎是確認了這個說法。

  ……

  “……這里不是樂土大廳嗎?”

  芽衣看到熟悉的場景,很疑惑,為什么愛莉要將她帶到這里來。

  “也是我們最初相遇的地方哦?

  畢竟接下來的故事,和這里有關啊。”

  愛莉環視起周圍,緩緩道出了往事。

  “這里是【我們】的開始。哦,這次不是指我和芽衣哦……”

  幾乎是瞬間,芽衣猜到了【我們】到底是誰。

  “是【逐火十四英桀】吧。

  你說過,在現實中,這里也曾被用作英桀們的議事廳。”

  芽衣在心里思索著,所謂【英桀】究竟代表了什么呢?

  羽說過,【英桀】從來都不是英雄,這個名號是愛莉送給他的禮物。

  那么問題來了,一直被逐火之蛾忌憚的蘇羽,為何會得到這個被冠以殊榮的名號。

  不止是蘇羽,千劫、梅比烏斯、帕朵……

  伴隨著愛莉的話語,往日的景象顯現。

  “曾經也是在這里,我驕傲地向世界宣告了這個名字呢——”

  …………

  五萬年前的議事廳與現在一般無二,那時的愛莉,依然同現在一樣,光彩照人。

  對于可愛事物的執著,也是沒有改變。

  現在的她,在執著于要不要再給這個議事廳裝點一些可愛的事物。

  不過維爾薇已經帶著一堆甜點和下午茶來到了此處,不同于愛莉希雅滿眼的期待,維爾薇……或者說,【廚師】維爾薇她完全沒有興致。

  而來到此處的人,和維爾薇一樣。

  凱文、伊甸、阿波尼亞、維爾薇、華……

  羽,并沒有在場。

  即便如此,愛莉依然保持著笑容,希望能夠感染大家。

  “唔……來的人數,比預想中少了那么一點呢。

  櫻是向我請過假的……羽,還在養傷……

  其他人去哪兒了?”

  提及到羽,愛莉停滯了那么一瞬,而在場的人也沉默不語,臉上的表情并不好看。

  最先開口的是阿波尼亞。

  “千劫失蹤了,找不到他呢。不過他一直如此,我覺得不用擔心。

  梅比烏斯把自己關在實驗室里,應該是在照顧羽吧。”

  順著阿波尼亞的話語,維爾薇又繼續補充道。

  “科斯魔早些時候來過,后面他去……看望羽了。

  蘇在使用第二神之鍵,尋找治療羽的方法。”

  華繼續補充道。

  “上面的人傳播著羽的消息……格蕾修似乎是聽到了不好的謠言,不想出門,以防萬一,菲莉絲留下來照顧她了。”

  幾人都不愿戳破愛莉的話語,就連凱文也是低頭沉默著。

  蘇羽告訴過他了,所有人都可以迷茫和無助,唯獨他不可以。

  他們不愿意承認事實,但蘇羽即便從那種攻擊之下存活,面對他的不是一系列的榮譽。

  而是數之不盡的指控與迫害。

  這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為了降低融合戰士的致死率,蘇羽主動貢獻了一項新的技術——圣痕。

  它甚至可以消滅超變手術的副作用。

  可蘇羽什么都沒有得到,回應他的反而是懷疑與警惕。

  為什么他一開始不貢獻出來?為什么偏偏在這個時間?這個異世界的怪物到底在想什么?和律者、崩壞獸共情的怪物能有什么好意?

  諷刺的是,當愛莉提交逐火英桀提議時,蘇羽倒是出乎意料的被承認了。

  因為在他們看來,蘇羽已經死了,他們也不介意施舍他一個毫無作用的稱號。

  這是屬于這個世界的人類,對異世界怪物的仁慈。

  可這樣的稱號,卻是代表了蘇羽想要獲得的認同與歸屬,這代表著……

  他終于又有一個家了,又有了家人。

  【逐火英桀第十四位】,那是他們對蘇羽的施舍,蘇羽渴望得到的施舍……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