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84章 腦海中的聲音
  “那是……華?”

  在追尋羽的路途中,芽衣遇到其他的英桀。

  華站在高處,和先前的羽一樣,她的視線落在遠處被迷霧縈繞的小島上,不過,華更多的,只是在發呆。

  甚至芽衣已經走到了她的身邊,她也沒有反應過來。

  “華,你是……在這里發呆嗎?對你來說,還挺少見的。”

  華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一般,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芽衣。

  “抱歉,我確實在發呆。我沒想到往世樂土的深處,居然還隱藏著這樣的區域。”

  對比一眾英桀,芽衣還是更喜歡和華以及伊甸交流。

  一個老實人,一個優雅地讓人挑不出毛病。

  “你不知道永世樂土的存在?阿波尼亞沒有告訴其他英桀,至深之處的另一邊有什么嗎?

  愛莉希雅說,這里存放著她所有的回憶,包括……【第十三律者】的部分。”

  芽衣有些試探地說出了這個信息,果然,如她所料,華的臉上出現了一絲驚訝。

  “第十三律者?!那是……”

  “怎么了嗎?華,你知道些什么嗎?”

  芽衣乘勝追擊,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老實人,怎么可能就這么放過。

  但令她意外的是,往常對她知無不言的華選擇了沉默。

  “……

  抱歉,那不應該是由我來告訴你的事。

  …………”

  華對此事知之甚少,最終給出的建議也是跟著愛莉希雅的步伐前進。

  芽衣很無奈,原本的老實人華,也說出了謎語人一般的話語。

  “【我們】就是答案的本身,華并沒有騙你……”

  羽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芽衣抬起頭,卻未發現羽的身影。

  華依舊在那里發著呆,四周的景色依舊是那樣美麗。

  “怎么了嗎?是有什么不適嗎?”

  華關切地問道,芽衣只是搖了搖頭。

  那并不是芽衣的幻覺,那句話仿佛就是在芽衣的腦海中響起,而且……

  那確實是羽的聲音。

  …………

  “……”

  “……”

  “……”

  兩人相對無言,芽衣又找到了一個英桀,只是這位英桀和凱文一樣,不擅長交流。

  在經過數次眼神交鋒后,芽衣覺得還是自己先開口比較好。

  “雖然是常有的事了,不過我還是想提醒你一下,科斯魔。

  普遍意義上的【交流】是通過語言,而不是表情。”

  在芽衣說出這句話后,科斯魔的面容微動,似乎要說些什么。

  “我只是……

  ……

  算了。”

  科斯魔無奈地撓了撓頭。

  “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感慨罷了。

  …………”

  緊接著科斯魔懷念起了過去,只是這說話的語氣,芽衣總覺得自己在和凱文對話。

  “或許到頭來,只有一件事從未改變過……愛莉希雅,我從來都跟不上她的想法。”

  “……!”

  察覺到了關鍵信息,芽衣從強烈的既視感中抽離,說道。

  “因為她是一個律者?”

  科斯魔的眼神變得凌厲,但還是保持了禮貌詢問道。

  “是誰告訴你的?”

  “愛莉希雅自己。”

  “……

  好吧,這很合理。”

  科斯魔已經見怪不怪了。

  “……”

  科斯魔已經在用眼神表明自己不想討論了,芽衣也識趣地準備離開,卻被科斯魔叫住了。

  “等等……你也被愛莉希雅……”

  芽衣看到科斯魔的眼神有些猶豫,順著他的視線,慢慢往上,往上,最后停在一個恰到好處的角度。

  那里什么都沒有,除了……

  “……”

  “……”

  “……”

  其實,在這種時候,芽衣也是很會眼神交流學的~

  “你也……”

  科斯魔無奈地捂住了自己的額頭,以一種前輩的樣子說道。

  “在所難免,別太在意,每個人都經歷過。”

  “看來,我們可以成立一個保護協會了,保護自己的角……”

  羽的聲音再一次在腦海中響起,芽衣不免有些驚愕,這一次她確信了。

  這個聲音其他人是聽不到的,可是羽為什么要這么做?

  …………

  芽衣懷抱著疑問,又遇到了櫻。

  是愛莉希雅拜托這個某種意義上的同鄉,來陪伴她。

  也是在櫻的口中,芽衣又得知了一個信息。

  “愛莉希雅,從來都是真心地對待每一個人……”

  “她從來都不是背叛者。”

  后面這一句是腦海中的【羽】所說的,芽衣暫且認定為腦海中的聲音是羽,其實她更覺得這是維爾薇的惡作劇之類的。

  不過涉及到愛莉希雅,腦海中的聲音會給出一些其他的看法,簡直就像愛莉的粉絲一樣……不過比起本尊來說,還是差了一點。

  “為什么?你和梅比烏斯不是都說過她是背叛者嗎?”

  “……”

  聲音沒有回應芽衣,芽衣也是不惱繼續問著。

  “不打算回答嗎?還是說,你也不知道?”

  “你沒必要套我的話,芽衣。

  真相或許并不想你了解的那樣,但它確實比你想象中更加殘酷……

  這種殘酷不只是對愛莉而言,也是對蘇羽,更是對所有深愛著她的人。”

  “……”

  芽衣仔細地思索著【羽】這句話,看來,他確實是羽,只是為什么要用這種方式……

  “我知道你想問什么,芽衣。

  但我要告訴你,樂土即將迎來毀滅,所有人都難以逃脫,現在逃離此處,對你是個不錯的選擇……

  我的蘇醒便是最好的證明……”

  芽衣本想繼續詢問下去,但眼前已經出現了一些敵人。

  與之前不同,這次出現的敵人宛如褪色的怪物一般。

  “……”

  腦海中的聲音戛然而止,數不清的怪物襲來,而遠處伊甸正在發著呆。

  就連怪物已經將她包圍起來,她也未能察覺。

  “……”

  芽衣只能開始清理起這些怪物。

  …………

  “愛莉就是愛莉而已。在我眼中,她始終是一個討人喜歡,也令人敬佩的女孩,僅此而已。

  而【第十三律者】,那更像是……她為自己準備的一件【嫁衣】。

  我想,愛莉是想親口告訴你她的故事了……”

  這是伊甸給芽衣的回答,顯然伊甸知道些什么,但沒有說出來。

  在伊甸前往某處去陪伴自己另一個好友后,芽衣又一次詢問起腦海中的那個聲音。

  “伊甸的意思是愛莉成為律者后,保留了自己的意識?”

  面對她的疑問,那個聲音卻是說出了和伊甸類似的答案。

  “愛莉想要親手告訴你,她的故事……”

  “你不是在勸我離開這里嗎?為什么現在不繼續了?”

  芽衣有些意外地說道,明明先前【羽】還在勸自己離開這里。

  “你和我們不一樣,它傷害不了你……”

  “知道些什么,卻不告訴我?倒是有羽的風格,只是如果你是羽的話,為什么你知道的會比他多呢?”

  芽衣像是詢問朋友一般說出了自己的疑問,畢竟他在自己的腦袋里,自己警惕也好,慌張也罷……那他沒辦法的。

  “你會知道的,但不是現在……”

  “好吧,意料之中的回答,至少告訴我你是不是羽?”

  “是,但不完全是……”

  說完這句話后,聲音再次陷入了沉寂。

  芽衣則是一頭霧水,不過至少確認了一件事,他不會傷害自己。

  這是芽衣對羽的信任。

  只是,這件事也不能怪芽衣。

  畢竟知道這件事的,只有愛莉還有蘇羽的“主治醫生”和“病友”了。

  愛莉不愿說,這是她的小特權。

  梅比烏斯不會說,這是“醫德”,但更多的是芽衣沒問,當然芽衣也不會去找梅比烏斯詢問這些。

  維爾薇說不了,作為蘇羽的資深病友,維爾薇顯然更加自閉,芽衣想要見到需要費很大的功夫才行。

  ……

  再后來,還會有一個律者知道,這可是羽送給她的華麗大禮包……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