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81章 謊言
  (最近在看我推的孩子)

  雷光充斥了圣堂,但對雷之律者使用雷電本就是愚行。

  更別提阿波尼亞此刻放棄了使用精神方面的優勢,選擇以死謝罪。

  “終歸……

  萬劫!”

  又一次將金色的雷霆驅散,芽衣匯集了此處所有的崩壞能,隨后身上的鎧甲變成金色。

  就連阿波尼亞所使用的金色雷光也被芽衣掌握,萬千雷光于此顯現。

  芽衣握緊了手中的長刀,如深淵般的眼眸在她的身后睜開,猙獰的利爪裹挾著雷電,巨大的雷刃直指阿波尼亞的脖頸。

  而面對這樣的攻擊,阿波尼亞依然不改她那淡然的面容。

  她在空中旋轉,宛如一只起舞的蝴蝶,在明知道自己的攻擊手段不起作用的情況下,依然選擇了運用雷電為自己構筑一個護盾。

  見此,芽衣不再試探,體內的神之鍵與律者核心發生了共鳴,肆虐的雷霆威光更甚。

  芽衣確信,哪怕是千劫面對這一擊也不敢直接硬接。

  而阿波尼亞,她只會比千劫更強,所以芽衣沒有任何留手,巨大的劍刃便已經揮下。

  破碎、消融……

  阿波尼亞的護盾宛如紙質的碎片,在接觸到芽衣攻擊的一瞬間,便已經消失殆盡。

  這是芽衣不曾考慮的地方,阿波尼亞在此刻選擇了求死,但她已經收不了力,眼睜睜地看向自己的攻擊淹沒了阿波尼亞。

  “……

  這算是…掙脫了命運嗎……”

  如白晝一般的雷光充斥了阿波尼亞的眼眸,在生命的最后,她想到了很多。

  自己所犯下的罪孽、自己未能拯救之人以及自己造成的慘劇……

  但她依然閉上了眼睛,雙手相握,做出祈禱狀。

  “蘇羽……謝謝你給了我贖罪的機會……”

  阿波尼亞恬靜地迎接了自己的死亡,她伸出了手,但回應她的并不是雷霆的怒吼。

  “好久不見,阿波尼亞……”

  這洶涌的攻擊在即將接觸阿波尼亞的一瞬間,化作了點點微光,滌罪七雷也離開了芽衣的身體,方前身體內涌動的力量,在這一刻消失殆盡。

  “羽……”

  阿波尼亞睜開了眼睛,無數的光點最終匯聚成了蘇羽的模樣,手指在她的額頭輕輕點了一下。

  “沒想到五萬年過去了,你還是沉溺于罪責嗎?你應該明白,我并沒有怪罪于你……

  五萬年前的那個謊言,我已經知道了,我已經明白她的愿望。”

  蘇羽的身影略顯虛幻,但這并不妨礙阿波尼亞使用她的力量。

  真摯而又熱烈,耀眼的陽光,此刻的蘇羽是那樣的溫暖,就像五萬年前和她在一起一樣。

  “羽,你找到自己的容身之處了嗎?”

  即使阿波尼亞探查到了如此真摯的情感,但她依然不愿意相信。

  不是阿波尼亞不想蘇羽過得更好,只是她比誰都了解蘇羽,他是不可能放下過去的……

  可這樣的溫暖……

  時隔數萬年,阿波尼亞又一次懷疑起了命運。

  “嗯哼~環游世界是個放松的好方法,可惜你享受不了……”

  蘇羽現在就像一個損友一樣,有些賤賤地說道,但阿波尼亞卻是十分高興。

  她沒有察覺到任何負面的情緒,也就是說,蘇羽是真的擺脫了五萬年前的束縛。

  “羽……你…………”

  阿波尼亞的話語并沒有說出口,這和她看到的未來不一樣,蘇羽他做到了為自己而活,可淡淡的疑問卻總是無法消散。

  而面對這樣的阿波尼亞,蘇羽只是笑笑,伸出手,將阿波尼亞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額頭。

  阿波尼亞看到了,蘇羽和圣芙蕾雅的大家。

  那是他們曾經渴求的生活,那是他們未能得到的生活。

  蘇羽,他…做到了啊……

  縈繞在阿波尼亞心頭的疑惑徹底消散,在接觸的那一瞬間,她看到了。

  蘇羽乘著一輛列車四處旅行開拓,他的身邊有陌生的旅伴,他的身邊有暖心的笑容……

  他的命運不再是孤獨地走向黑暗。

  猩紅的眼眸重歸淡然,阿波尼亞在此刻見證了,命運是可以改變的。

  她露出了笑容,她為蘇羽的未來感到高興……

  “她說過,希望我為自己而活……我做到了。

  活著的人,為逝去之人品盡世間之美。

  雖然我很想向你分享這些年的日子,但可惜,時間已經不夠了……

  雷電芽衣,她會成為斬斷命運之人,我會帶領她,和珍視之人一起,戰勝終焉,戰勝崩壞!

  不再是【即使結局已經注定,我也依然要改變到達那個結果的過程】……

  阿波尼亞,我們會掙脫命運的桎梏!”

  ……

  從剛才起,芽衣便察覺到了微小的違和感,她也很高興蘇羽活出自己的人生。

  但以她對蘇羽的了解……

  等等,蘇羽不是一直都是這樣嗎?熱愛生活,熱愛大家……

  “謝謝你,蘇羽……我多么希望和你一起見證那個未來,但很可惜,我做不到了。”

  “那么,我會帶著你的那份好好看著哦~再見了……

  不要再欺負芽衣了,那個真相,是時候讓她知道了……”

  蘇羽的話語緩緩落下,他的身體也消失不見,方才的影像仿佛只是一個幻覺,但阿波尼亞清晰地感知到了。

  她已經不再悲觀。

  “謝謝你,芽衣……”

  “……不,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芽衣搖了搖頭,先前的違和感徹底消失不見。

  …………

  樂土之外,蘇羽捂住自己的額頭,揉了揉自己的腦袋。

  而一旁的小識則是撫住了他,面色復雜地看向蘇羽。

  “我說,你真的不擅長精神力嗎?你主動讓我控制你,我都很吃力……

  不過我真的有那么強嗎?芽衣那種效果不想是我的權能可以造成的……”

  小識嘀嘀咕咕地說道,她不知道蘇羽為什么要自己控制他,但她架不住蘇羽求自己誒。

  蘇羽可是叫她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這誰忍得住啊!

  蘇羽微微一笑,臉色依然不太好。

  “說不定是我越來越強了呢?不過居然可以騙過阿波尼亞,你可是比我強多了。

  唯獨撒謊我可是不擅長,阿波尼亞就像一個老媽子一樣,我不這樣的話,她估計得從樂土跑出來揍我。

  你想想,符華不也是不讓你半夜吃冰淇淋嗎?”

  “確實!老古董就是煩人,明明我是律者,怎么可能會因為一個冰淇淋生病!”

  小識不忿地點了點頭,十分贊同蘇羽的說法。

  蘇羽不知道阿波尼亞看到的命運如何,他只知道,自己前進的道路只會有一個方向!

  他不會回頭。

  不擅長撒謊的他,卻欺騙了世上最不可能被騙的兩人……

  …………

  (討論一下蘇羽的命途、技能、大招什么的,屬性肯定是虛數,定位肯定是輔助。

  樂呵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