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80章 禍津御建鳴神命
  時間不斷流逝,距離阿波尼亞的預言已經越來越近。

  前往至深之處的方法,芽衣已經有了自己的答案,最后的保險……

  芽衣看向了手中的第三神之鍵,這是阿波尼亞不曾預言到的事情,她的影響,僅限于往世樂土。

  可是,不擅長精神力的蘇羽,真的可以抵擋阿波尼亞嗎?

  芽衣不知道,但現在的局面已經讓芽衣不得不主動出擊了。

  同時,芽衣也意識到了一件事。

  阿波尼亞的出現,是為了阻擋自己對樂土深處的探索,所謂的十天預言,它的背后不止阿波尼亞一個人。

  羽對這十天一無所知,那么結果就只有一個了。

  芽衣從來沒有放棄對她的懷疑。

  前往至深之處方法,之前的芽衣并不知道,但凱文和羽一直在強調一件事,往世樂土是由記憶所構成的空間。

  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領域,但阿波尼亞不一樣。

  她就是往世樂土本身。

  這是羽告訴他的關鍵信息,在終焉之戰之前,阿波尼亞將自己的精神上傳到了往世樂土。

  而芽衣問及他自己的時候,羽卻是沒有做出回答。

  但這些對現在的芽衣來說并不重要,她要做的,是斬斷阿波尼亞的預言。

  和維爾薇“坦誠相見”或許有風險,但比起維爾薇來說,更加可疑的是愛莉希雅。

  “讓我看看吧,你們到底隱藏了什么……”

  “來訪者,救救我們……”

  “?!”

  微弱的聲音傳來,那根本不是維爾薇的全部。

  芽衣握緊了滌罪七雷,回憶著方才的浮光掠影。

  維爾薇還是欺騙了芽衣,但現在并不是計較這種事的時候,跨入眼前的門扉,至深之處就在眼前!

  “這條歧路……你不該踏入其中的,芽衣。”

  黑暗的甬道內,阿波尼亞溫柔的聲音又一次響起,但這一次,芽衣不會再任由其擺布了。

  “雷光……”

  芽衣感受著第三神之鍵,這是最適合她的武器,而現在,兩顆雷之律者核心發生了共鳴。

  紫色的雷霆疾馳在這黑暗之中,不同于羽的次元斬,芽衣用屬于她的方法,來到此處。

  來到了阿波尼亞的面前。

  …………

  “啊……雷電芽衣,究竟是什么讓您決意……如此不堪地墜入【了局】?”

  阿波尼亞跪坐在圣堂之上,雙手緊握,宛如禱告的圣女。

  “阿波尼亞,看到你在這里,我反而更加放心了。

  我最后的疑問得到了解答——我的【死期】,和我想要前往至深之處的意圖,果然有所關聯。

  甚至……就是同一件事。”

  滌罪七雷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天殛之境正緊握在手中,劍刃直指阿波尼亞。

  “您還是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嗎?”

  阿波尼亞悲憫地嘆氣,她想要勸說芽衣,但芽衣不會給她機會了。

  “咻——”

  阿波尼亞的身后的空間突然破裂,雷光突刺,滌罪七雷直指阿波尼亞的心臟。

  阿波尼亞雖能輕易擊飛這來自神之鍵的一擊,但芽衣也注意到了那一瞬間的驚異。

  長刀被彈飛至芽衣的腳邊,她再一次握緊了滌罪七雷的刀柄,雷光縈繞在她的周圍。

  既然已經決定用武力解決問題,她便不會在去過多思考。

  和蘇羽一樣,打服了總會知道答案。

  “現在,我又確認了一件事,阿波尼亞,你根本不能看到我的【命運】。

  所謂預言,真相是……你不允許任何人探明至深之處的隱秘,如果有像我這樣的人敢于越界,你必然會出手將他擊落。”

  在阿波尼亞略顯差異的目光下,芽衣手中的滌罪七雷調轉了刀身,芽衣將其刺入了自己體內。

  緊接著,洶涌的雷光襲向了四周。

  芽衣的臉上露出肆意的笑容,雷之律者的力量完全解放。

  “我不知道你們和蘇羽接觸了多久,但在這短暫的幾年時光中,他教會了我一個道理。

  如果有謎語人的話,就毆打她,到她不能說謎語為止。擊敗你,我同樣可以得到所謂的答案!”

  芽衣的話語落下,嶄新的姿態已經出現。

  披散的長發飄在身后,雷霆的甲胄覆蓋于身,垂至腳邊的裙甲纏繞著電光。

  虛空裂縫宛如一只眼睛,出現在她的身后,從中伸出的,是兩只猙獰的利爪。

  仔細看去,那是屬于蘇羽的奇美拉姿態。

  巨大的手臂將芽衣托舉,她自虛空中相握,天殛之境被她掌握,與之一同的,利爪利爪同樣抽出了一把巨大的雷刃。

  “阿波尼亞,我會斬斷所謂的命運!”

  芽衣閉上眼睛,向前揮刀,回應她的,是浮現在身后的圖案。

  那是【虛妄】的刻印,獨屬于芽衣的圖案——雷之律者。

  此刻的她,宛如鄉下的土妹子(劃去),宛如真正的雷神。

  不待阿波尼亞說出話語,巨大的雷刃已經揮下,阿波尼亞在這雷霆之下湮滅,與之一同的,還有四周破裂的空間。

  “……”

  芽衣緩緩轉身,那跪坐在地面之上的,才是真正的阿波尼亞。

  “芽衣小姐,既然你執意如此……”

  阿波尼亞緩緩起身,如蝴蝶一般的裙擺散發金光,她的身軀也緩緩升起。

  “那么,就讓我來將這條歧路……徹底斷絕吧。

  蘇羽,如果這是你的怒火的話,那就讓我來承擔吧……

  雷電芽衣,你得以窺視【真我】!”

  光亮灑在阿波尼亞身上,奇異的手臂出現在阿波尼亞的身后,猩紅的雙目中,蘊含的唯有解脫。

  既然這是蘇羽的報復,阿波尼亞便會承擔這一切,但阿波尼亞不會束手就擒,全力以赴(大噓)是對芽衣的尊重。

  “來吧,芽衣……親手奪去我的生命,讓我償還我的罪業……”

  金色的雷霆從天際落下,宛如神罰。

  但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還不夠!

  “阿波尼亞,是時候結束所謂的命運了!”

  面具覆蓋在芽衣面前,芽衣蓄勢待發。

  阿波尼亞嘴角含笑,她可以欣然接受自己的死亡,這本來就是她虧欠蘇羽的。

  …………

  原本的試煉,化作生死之戰,而羽卻是坐在一旁,不緊不慢地磕起了瓜子。

  一邊磕著,一邊還給渡鴉遞了一些。

  一旁的罐頭則是滿意地吃著魚罐頭,順便享受著羽的懷抱。

  “你就一點不擔心嗎?這兩人明顯就是不死不休的狀態吧?蘇羽真的這么狠?!”

  雖說渡鴉嘴上這么說,但臉上可沒有任何擔心之色。

  這本就不是她可以插手的,而且以她對蘇羽的了解,肯定不會做無用的事。

  “阿波尼亞一直在愧疚,其實無論是哪一個我都不會怨恨她,只是她一直在怪罪自己罷了。

  她就像一個家長一樣,總是擔憂著我的未來,不出所料的話,滌罪七雷里有給她的影像,這次只是為了讓芽衣練練手罷了。

  一直被謎語,是個人都會有情緒。

  安全的局面,我為什么要擔心,另外這個給你。”

  羽遞給了渡鴉一個手辦,只是這個手辦是她在地上哭。

  做的倒是很好看的,只是這樣子怎么這么怪?

  渡鴉挑了挑眉,但是沒有說什么,畢竟老板還是老板,更何況,這個小玩意確實做的很好。

  “送你的,記得多關照一下芽衣。

  腦袋這么軸,誰知道她以后會干出什么事……

  讓她不要在意蘇羽,日子總是要往前看的,世界離了誰都可以繼續運行……”

  渡鴉只是默默地聽著,之前蘇羽讓自己帶來滌罪七雷的時候,也是這樣不停地叮囑。

  這么好的人,可惜了,從來沒有為他自己想過……

  渡鴉摸了摸自己手中的手辦,不知道想些什么。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