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番外篇 酒醉的蛇蛇
  (羽蛇糖)

  逐火之蛾,梅比烏斯的實驗室內。

  “嗒嗒嗒……”

  鍵盤按動的聲音響起,雖說敲擊之人已經避免了過大的聲音,但這持續不斷的聲音還是吵響梅比烏斯。

  “唔……”

  梅比烏斯緩緩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正在幫她完成工作的蘇羽,而她趴在桌子上,身上披著蘇羽的外衣。

  似乎是注意到了外衣的滑落,梅比烏斯緩緩閉上了眼睛,用小手悄悄地將外衣往上拉了一點。

  “唉……”

  蘇羽發出了一聲嘆息,無奈地看向梅比烏斯。

  “博士,就算是有我和克萊茵幫你完成報告,可有些文件必須由你親自審批才行。”

  面對蘇羽的無奈,梅比烏斯只是把外衣又繼續往上拉了拉,把自己的腦袋也蓋起來。

  “呼……”

  輕微的呼吸聲傳來,梅比烏斯開始了裝死。

  看到這樣的梅比烏斯,蘇羽也是沒了辦法,看來只有用非常的手段了。

  只見蘇羽掏出來了一個手機,里面是他昨天晚上錄下的視頻。

  “博士,你昨天晚上可是喝酒了哦……”

  “……

  給我!”

  梅比烏斯聽到這話,就像打了激素一般,一下子就跳了起來,一把奪過蘇羽手中的手機。

  開機,格式化,丟回去,一氣呵成。

  “啊……怪不得頭這么暈,我還以為你終于不打算努力了呢?

  克萊茵應該會攔著我啊……”

  似乎是嫌棄實驗室的空調有些冷,梅比烏斯將蘇羽的外套穿在身上,伸了一個懶腰,不經意間露出自己完美的身材。

  可惜,蘇羽看都沒看一眼。

  這讓梅比烏斯氣得有些牙癢癢,自己確實年齡有些大了,但要是想吃嫩草的話,排隊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偏偏這個家伙跟個木頭一樣,自己要身材有身材,要資本有資本。

  感情老娘在你眼里還不如那些論文?活該孤獨一輩子。

  梅比烏斯在一旁恨得牙癢癢,不過還是良好得控制了自己的表情,慵懶地趴在桌子上,就這么看著蘇羽敲擊著鍵盤。

  “克萊茵本來是想攔著你的,但是昨天好歹是你的生日,盡興就好。”

  “是嗎?”

  梅比烏斯的嘴角不免勾起,這小家伙看起來不賴嘛。

  不過蘇羽的下一句話,氣得她差點直接暴起,將蘇羽趕出去。

  “如果時間回到昨天的話,我一定要給我自己一巴掌,為什么不攔住你。”

  蘇羽鄭重地看向梅比烏斯,眼神中充滿了悔恨。

  “說說看?”

  梅比烏斯眉毛挑了挑,默默祈禱著昨天自己沒有犯蠢。

  “你一手拿著酒瓶,一手摟著我的肩膀,跟個中年……”

  梅比烏斯的眼神變得十分凌厲,這讓蘇羽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話語。

  “跟個失意的程序員一樣,瘋狂地吐槽上層如何剝削你……

  后面愛莉想拍點你的照片,你還把相機給砸了。”

  蘇羽有些幽怨地看向梅比烏斯,這讓梅比烏斯有些惱火。

  “你就這么喜歡那個粉色頭發的女人?不就是一個相機嗎?”

  “那是伊甸代言的相機,花了我一個月的工資,當時愛莉從我這里借過去,結果就……”

  蘇羽沒有說下去了,一個月工資啊!真的很貴,關鍵那個相機是伊甸用過的,自己好不容易才買到的。

  “得了得了,不就一個破相機嗎?賠給你就是……”

  “還是算了吧……實驗室的經費都不夠了,最近的伙食還是我包的。”

  梅比烏斯的臉色越來越黑,不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臉色柔和起來。

  “那……昨天是你送我回來的?”

  蘇羽點了點頭,這讓梅比烏斯的心情好上了幾分,不過蘇羽是誰啊。

  怎么可能這么簡單。

  “回來的路上,我背著你,你一共吐了三次,克萊茵幫你洗完澡后,你吵著要去修改文件,結果一坐在這里就開始睡覺,我想把你背到房間里,你就扯著我的衣服大哭……

  還說著什么——老娘對你那么好,克萊茵的待遇都不如你,你還惦記著那個粉色肥婆……”

  蘇羽越說越起勁,絲毫沒注意梅比烏斯越來越黑的臉色。

  正當梅比烏斯想要發作的時候,蘇羽有開口了。

  “博士,下次不要喝這么多了,會難受的……”

  出乎意料的,梅比烏斯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來,明明這一點都不符合科學規律。

  生物在一起就是為了毫無意義的繁衍,只有加入光榮的進化,才是正確的選擇,明明感情都是虛假的謊言……

  這是梅比烏斯一直信奉的真理,可面對這個總是照顧自己的傻子,為什么會不管用了呢?

  梅比烏斯看著微笑的蘇羽,不知在想些什么,但他突然發覺,蘇羽似乎離自己越來越遠。

  她想要起身,去抓住蘇羽,卻被一層透明的屏障阻擋。

  蘇羽就那樣,一步一步遠離她,離她越來越遠,一個人孤獨地走進黑暗。

  她什么也說不出口,無力感包裹了她,就像溺水的人一樣難受。

  …………

  “呼呼……”

  梅比烏斯睜開了眼睛,她迷茫地看向四周,沒有蘇羽。

  是啊,沒有他……

  梅比烏斯沉默地坐在床上,回想著之前發生的事情。

  愛莉希雅和圣芙蕾雅的那群小家伙給自己辦了一個生日聚會,自己被愛莉拉著,強迫著參加這場毫無樂趣的宴會。

  唯有宴會上的酒水還不錯,克萊茵也沒有攔著自己,反正融合戰士又喝不醉。

  梅比烏斯揉了揉自己的腦袋,融合戰士確實不會醉,但如果是人想喝醉呢?

  ……

  月光透過烏云灑在大地上,梅比烏斯就這么拿著酒走在路上,不時朝著自己嘴里灌上幾口,摧殘著周圍的事物,路過的狗都得挨上幾巴掌。

  終于,不知走了多久,她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眼前的景象已經變得朦朧,她似乎又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梅比烏斯笑著伸出手,去觸摸記憶中的面容,但終究什么都無法觸及。

  笑容緩緩凝固,幾滴眼淚混合著酒水落下。

  他讓自己不要喝那么多酒,會難受的……

  可是自己明明已經是融合戰士了,怎么會喝醉呢?

  明明沒有喝那么多酒,怎么還是這么難受呢?

  梅比烏斯不知道,仍由自己的眼淚不斷落下。

  無數次實驗,無數次探尋,她始終沒有找到蘇羽的痕跡,無論是哪一個世界都一樣…他好像從沒出現在這個世上。

  可是明明自己記得啊!明明自己這么難受,他不是應該一臉無奈地吐槽著,然后照顧著自己啊!

  為什么…為什么……他不見了啊…………

  …………

  月色朦朧了夜晚,淚水沾染了衣裳,這里什么都沒有發生。

  明日的太陽依然會照常升起,世界依然會照常運轉,梅比烏斯依然會繼續自己的努力。

  無數個日夜,無數次失敗,她早就已經習慣了……追尋屬于自己的【無限】。

  …………

  (祝蛇蛇生日快樂!

  36級了,模擬世界六也打過了,開始長草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