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72章 春水初生,雷雨漸重
  在又一次和帕朵交流后,芽衣得知了一些事情。

  黃昏街…療養院……

  數位英桀都和那個地方有著聯系,而且……

  “療養院的病人……羽,也會對那種人出手嗎?”

  芽衣倒不是覺得羽的形象崩塌了,只是,她覺得羽應該不是那種會對普通人出手的類型。

  另外……科斯魔似乎并不想自己和格蕾修過多接觸,尤其是帶著武器的時候。

  但在往世樂土,攜帶武器是不可避免的。

  芽衣就這么迷糊地走著,阿波尼亞的不時侵擾讓她有些神經過敏了。

  “你看起來有些疲憊,適當休息一下是不錯的選擇。”

  羽的聲音響起,芽衣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經走到英桀們的休息室。

  而羽正坐在塑料椅子上,擺弄著一些涂色材料。

  “喏,看你的樣子,估計又了解到了什么情報,無從下手,然后來找我。

  過度依賴我,并不是什么好的選擇……”

  羽推過來一杯咖啡,芽衣順勢坐到羽的身旁,羽也沒有說些什么。

  感受到手心的溫度,以及咖啡散發出的醇香,芽衣的思緒仿佛又回到了之前。

  蘇羽、琪亞娜、布洛妮婭還有自己,剛來到圣芙蕾雅的時候。

  那時候的她,得知了自己律者的身份,來到了陌生的地方……

  能夠依靠的人,也只有蘇羽和琪亞娜了。

  他也像現在這樣,明明總是無微不至地照顧自己,卻總是捂著額頭笑著別讓自己依靠他。

  可……無論什么時候,蘇羽都會回應她們…

  “在想什么?”

  羽的呼喚讓芽衣回到了現實,手中的咖啡依舊溫熱,什么也沒發生改變。

  五萬年前的他是如此,五萬年后的他依然如此。

  “沒什么,只是想起了在圣芙蕾雅的日子,那時的你也總是不厭其煩地照顧著我們,嘴上卻說著不要讓我們依靠你……

  現在想起來,你總是為身邊的人著想,卻不曾考慮過自己。”

  羽手上的動作開始放緩,一個芽衣形狀的q版小人出現在手中,只是還未上色。

  “我還以為離了他們,我應該會原地黑化然后哭著毀滅這個世界呢?倒是低估了自己。”

  羽旋轉起彩筆,開始為小人上色,沒想到他也有開玩笑的時候。

  “沒想到,你也有開玩笑的時候,我還以為你要一直保持悲傷的樣子呢?”

  見羽開始開玩笑,芽衣也不免調侃起他來。

  “我曾不止一次想過,如果這個世界沒有崩壞…我,我們會如何……

  凱文會不會只是一個社畜,梅比烏斯會不會當一個大學教授,蘇會不會成為一個實習醫生……愛莉會不會成為一個分享生活的up主……我會不會好好地度過這一生…………

  可能你并不知道,但英桀中,我是年齡較小的那一部分,但我卻是最害怕死亡與痛苦的那一個……這就是為什么,識之律者的幻境會重創我,成為我揮之不去的夢魘……

  尤其是,那個幻境一步一步地化作現實,我卻沒辦法改變它。

  所以,我將真實的自己埋葬,或者說,我連真實的自己也無法認清,只會追逐同伴們的步伐。

  唉……”

  羽長嘆了一聲,看向芽衣。

  芽衣也知道,如果再讓他說下去,悲傷蛙就又要開始了。

  “羽,你為什么成為融合戰士呢?”

  “為了力量,為了守護。”

  雖然答案芽衣早就知道了,但真正聽到羽說出這個答案時,芽衣還是愣了一下。

  沒有什么彎彎繞繞的,他就是這么純粹,變強也不是為了自己……

  “真正獲得這股力量后,你會對那些應該保護之人出手嗎?”

  芽衣終于引出了那個問題,在她的觀念里,普通人都是她們這些人保護的對象,但羽的答案顯然讓她失望了。

  “芽衣,我的世界很小,我也是很自私的人,我所在乎的,只有珍視之人。

  我的力量,也是為了守護他們。

  如果你是指黃昏街的療養院,或者是侵蝕律者的事,我只會告訴你…………

  算了。”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羽的話語終究是止住了。

  這可苦惱了芽衣,人都是雙標的,她也不例外。

  侵蝕律者的事情她不曾得知更多,但黃昏街的療養院,芽衣相信羽有自己的原因,不然千劫不可能和羽的關系如此好。

  (指人為崩落互毆)

  知道得不到更多的消息后,芽衣也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也不知道,你、凱文、科斯魔到底是誰在模仿誰。”

  “嗯哼~”

  “好吧,他們不知道,但是你應該是在學習愛莉。”

  芽衣更加無奈了,但她也沒什么辦法。

  “下次和格蕾修見面的話,把武器收起來吧,如果實在不放心,至少別讓她看到。”

  羽繼續為芽衣的q版小人涂鴉,他還有很長的工作量,英桀們都有一個…至于羽自己……

  羽從來沒有為自己只做過玩偶之類的東西,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制作不了。

  他根本沒辦法描繪出自己的形象,或許,這就是他所說的認不清自己,所以他的【虛妄】刻印才會是逐火之蛾的圖案。

  “科斯魔也這么說過,格蕾修……作為英桀,她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嗎?”

  芽衣十分疑惑,格蕾修本身作為一個小孩子擔當英桀,就很不合理。

  現在,不止一個人強調格蕾修的特殊,這就讓她更疑惑了。

  “格蕾修本身就是特殊的孩子,她純粹的就像一張白紙,會不自覺地染上他人的顏色。

  比如,和你呆在一起時間長了,估計會說著什么——畫筆,臣服于我之類的的話。

  這種過程是被動的,既然沾染了顏色,她就需要將這種顏色畫在畫布上,而偏偏格蕾修又是融合戰士,這些畫作就會變成你遇到的那些怪物……

  曾經,她不得不和千劫待在一起,后果我想你也能猜到了。”

  羽笑著看向芽衣,說實話,他也想看“畫筆,臣服于我”,反正格蕾修又不會染上他的顏色,學到不好的東西,教她這樣不好就可以了。

  “真的有那么嚴重嗎?”

  芽衣似乎還是有點不行,不過羽已經將上好色的q版小人遞給了芽衣。

  “那幅畫,毀了一個城市……”

  “……”

  芽衣沉默了,不過她也好奇起來,要是格蕾修染上羽的顏色……

  宛如童話般的美景,一個瘦弱的小蘿莉正嚴肅地背對著自己。

  拿著一根巨大的畫筆,充滿拋瓦地說著。

  “如果你想要,那你得自己來拿!規矩你早就懂得……”

  不行不行,太奇怪了。

  芽衣將自己腦海中的奇怪想法甩去,正好迎上羽的目光。

  “你在想奇怪的事,對吧?”

  “沒……沒有!”

  芽衣的目光開始閃躲,握緊了小芽衣準備離開,眼前卻突然一黑,倒了下去。

  失去意識的最后一刻,她感受到了羽溫暖的懷抱。

  …………

  (標題懂得都懂,我只能說,千朵薔薇帶來黎明,薔薇姐姐們真的,我哭死……

  征集終焉羽的刻印圖案和武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