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68章 尸骸鑄就的道路
  柯洛斯滕的郊外,一座略顯普通的墓碑矗立在這里。

  墓碑的面前,一束金色的花被安靜擺放。

  墓碑單調得有些過分,只有一個名字刻在上面。

  “奧托·阿波卡利斯……”

  蘇羽站在墓碑前,不知在干些什么。

  “我的朋友,看來我成功了……”

  熟悉的話語,浮夸的語氣,蘇羽的面前出現了虛幻的身影。

  奧托當然已經死透了,尸體都不會留下,眼前熟悉的人不過是蘇羽的幻覺罷了。

  壓抑的精神,既定的結局,這讓蘇羽已經出現了一些問題。

  就像是被遺棄在養老院的病人一般,蘇羽這段時間經常望著空處發呆。

  原諒他吧,他不能在伙伴面前露出軟弱的樣子。

  “真羨慕你啊,早早地完成了自己的期望……”

  蘇羽感嘆地說道,但他面前并沒有其他人存在。

  “嗯,這是理所應當的,我的朋友…

  畢竟你背負的,不止蘇羽……”

  虛影走至蘇羽的身旁,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啊……”

  蘇羽的目光看向遠方,那里什么都沒有。

  “你應該已經明白了吧?蘇雨的終焉,和你可不一樣,那是血液和尸骸鑄就的道路,但……

  那恰恰是無數個蘇羽所鋪就的道路。”

  “……”

  無數個世界,愛莉希雅的選擇只會有一個,這唯一的選擇讓蘇羽得以存活……

  而現在,蘇羽們手染鮮血,為他換取了唯一的機會。

  “迷茫?不,那不屬于我……

  罪孽由我來背負,鮮血由我來沾染…這尸骸鑄就的道路…

  我會一直走到盡頭!”

  蘇羽會死去,哪怕業火與罪孽會將他焚燒殆盡,他依然不會后退。

  “祝你成功,我的朋友,另外……

  這花挺不錯的。”

  一陣風吹過,掀起了蘇羽的長發。

  蘇羽的雙眼微瞇,再次睜開眼睛,金色的花已經不知去了何處。

  “蘇羽!”

  遠處,溫蒂揮著手,笑著向他走來。

  這次不再是虛影了。

  “我們回去吧!”

  溫蒂快步跑到蘇羽的身前,只為了說出這一句話。

  蘇羽笑著沒有說話,錯開身子來到溫蒂的身前,略微向后伸手,邁開了腳步。

  在他未曾看到的身后,溫蒂的臉色一瞬間變得蒼白,慌張、害怕出現在她的眼中……

  “怎么了嗎?”

  似乎是若有所感,蘇羽向溫蒂看去。

  嗯,溫蒂正緊握著他的手,什么都沒有發生。

  “啊…沒事的,只是在想關于蘇羽的事……”

  溫蒂笑得有些勉強,但蘇羽并未發覺,只是點了點頭。

  “嗯,我們走吧……”

  “嗯,走吧…一起……”

  蘇羽不知道的是,他伸出的手,并未握住溫蒂。

  但他轉過頭時,溫蒂的手卻握住了他的手……

  (這段最后的握手,可以參考《漆黑的子彈》里的布施翠讓男主握手指……

  貓貓會在死亡前,把自己藏起來……)

  …………

  重新冷靜下來的芽衣,決定向阿波尼亞證明一件事——

  命運是可以打破的,即使結局已經注定,她也要改變到達那個結果的過程。

  雖是這么說,但芽衣并不知道該如何向她證明這一切。

  她的心中有了大概的想法,但那個想法是最后的保證,非必要,她不會那么去做的。

  “阿波尼亞……”

  芽衣念出了那個名字,可現在,她連至深之處都沒有真正進入,她甚至都沒有真正看到過阿波尼亞。

  “十天…為什么偏偏會是十天……”

  (注:愛莉原本的計劃是十天,但因為蘇羽,那場宴會提前了……)

  芽衣思索著,羽說過,會保證她的安全。

  但羽也說過,他不擅長精神力。

  而且,現在的他面對阿波尼亞,自身的數據可能會直接破碎……

  “等等…現在的他……異色的眼瞳,侵蝕之鍵……”

  芽衣抓到了某種關鍵的信息,但她需要一個確定的信息。

  “羽,他去至深之處了……無論什么時候,我都是需要被保護的那一個嗎?!”

  不知不覺間,芽衣握緊了自己的雙手。

  “芽衣姐!快來!我這里又進來了一些好東西!絕對的珍品!”

  帕朵興奮地向著芽衣揮手,她可不會放棄掙錢的機會,但芽衣現在沉迷于“我什么都做不到”中,根本就沒有發現帕朵。

  “芽衣姐?芽衣姐——!”

  帕朵的耳朵抖動了一下,朝著芽衣的方向走了過去,但芽衣依然沒有發現她。

  “芽——衣——姐!”

  就這樣,帕朵的尾巴變成了一個問號,然后又變成了一個有些抽象的感嘆號。

  然后雙手作喇叭狀,大聲喊著芽衣的名字。

  “……帕朵?”

  終于,芽衣發現了帕朵。

  “抱歉,有什么事嗎?”

  芽衣整理了一下情緒,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

  帕朵并沒有在意芽衣的漫不經心,而是叉著腰,打了一個響指,吩咐起帕朵。

  “罐頭,快,給芽衣老板上點狠貨!”

  但一旁的罐頭并沒有理會帕朵,而是疑惑地喵了一聲。

  “……喵?”

  “誒?原來在我這里啊……哈哈哈”

  聽到罐頭的話后,帕朵也才反應了過來,有些不好意思地從裙子里掏出了一張卷起來的紙幅,遞給了芽衣。

  想不到啊,帕朵身上這么清涼的衣裝,居然和德麗莎的修女裙有一樣的功能呢。

  芽衣接過了紙幅,疑惑地看了一眼。上面用火漆印封緘的地方明顯已經被打開過了,古樸的造型與這里格格不入。

  就連里面的內容也是非常古怪。

  “【本世紀最偉大的魔術演出,于至深之處盛大開演……維爾薇】?”

  芽衣緩緩念出了其中的內容,帕朵則是興奮地說道。

  “芽衣姐,你不是想去至深之處嗎?有了維爾薇姐的邀請函,就可以輕松地去那里了,不過……”

  帕朵確認了一下周圍并沒有某個悲傷蛙的身影后,緩緩靠近芽衣說道。

  “前段時間,樂土不是亂成了一團嗎?現在看來,應該就是維爾薇姐魔術表演的一部分了。

  我剛從里面回來,到處都亂套了,好幾個蛇姐和粉色的羽姐……啊不對,蛇姐和粉色的羽哥在天上到處飛呢!

  羽哥氣沖沖地朝至深之處去了,我好久沒有看到過他這么生氣了!”

  “……”

  芽衣一時間有些無語,不過她知道,羽應該不是因為維爾薇的魔術才去的至深之處。

  帕朵拍了拍胸脯,十分自豪地說道。

  “所以,芽衣姐,為了你的安全,我再次隆重介紹一位精明老練的向導,她熟門熟路,而且……價格公道!”

  芽衣無奈地捂住了臉,說道。

  “難為你鋪墊了這么久,你看中的是我的錢包吧。”

  被看穿了目的的帕朵有些尷尬,不過還是正聲說道。

  “這么能這么說呢,我……人家都說我是個【仗義斂財】的人呀!

  而且,剛才羽哥可是怎么也進不了至深之處,氣得他頭發都炸了!

  我這么公道的導游可是不多了,真的不考慮一下嗎?”

  帕朵可憐兮兮地眨巴著眼睛,祈求著說道。

  “……”

  芽衣一時間更加無語了。

  “我想你說的是仗義疏財?不過看來他們也沒說錯……

  我確實需要一位向導,至于付款……”

  芽衣話音未落,帕朵便極其熟練地拿出了一張欠條,上面甚至詳細得就差簽上名字了。

  芽衣看向帕朵,帕朵則是賣萌地歪了歪頭。

  “喵?”

  顯然,這奸商蓄謀已久……

  …………

  (都去看極狐,要是極狐再崩了,我估計不會再相信假面騎士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