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64章 奇妙的眼神交流
  “我感受到你很急切,是想迫切完成什么嗎?”

  跟隨著羽的腳步,芽衣問出了這個問題。

  “錚——”

  又一次斬斷出現的敵人后,手中的冰刃消散,羽看向芽衣。

  “和阿波尼亞接觸過兩次,不代表你像她一樣。

  或者,芽衣是對我現在的態度有什么不滿的嗎?”

  被羽這么一問,芽衣倒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思索了一下,芽衣才繼續問道。

  “照片……”

  “盯——”

  芽衣被羽的目光看得很不自在,不過還是斟酌了一下語氣。

  “我覺得光是外物不足以改變你對我的態度,你是有什么想去做的嘛?

  如此的急切……”

  這不怪芽衣,這一路上的敵人都被羽消滅了。

  既然樂土的存在是為了完成對后人的試煉,那羽的這種行徑明顯是在幫她作弊。

  還是那句話,雖然不愿意承認,但芽衣并不覺得她的人格魅力可以撼動羽這塊魂鋼。

  回應芽衣的卻是羽的輕笑,宛如冬日的旭陽。

  “偶爾也要相信一下自己的實力,芽衣。”

  “實力?”

  芽衣的眉頭皺了一下,隨后回想起進入樂土后發生的事情。

  被愛莉放水戲耍、被千劫恐嚇、反應不過來櫻的速度、被羽毫無壓力地碾壓了兩次……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狠狠地揍了一頓梅比烏斯。

  而現在……

  揍了自己兩次,疑似樂土限制,發揮不出全盛的悲傷蛙,叫自己相信自己的實力?!

  這比梅比烏斯會穿粉色裙子還離譜!

  “啊啑!”

  正在實驗室的梅比烏斯打了一個噴嚏,她覺得很奇怪。

  先不說自己是記憶體,光是融合戰士的體質也不至于讓自己生病。

  很奇怪……

  “芽衣,不是所有人都能走到這一步。

  你沒必要和英桀中強大的人比較,你現在的實力已經不需要這些敵人來證明了…

  如果你實在想知道的話……”

  羽低頭思索了一下,右手不自覺地摸了摸下巴。

  “你是要撒謊了嗎?”

  “……

  愛莉告訴你的?”

  羽倒是不意外,順勢,他向芽衣說道。

  “有時間你可以看看我和愛莉寫的那一本書——《千劫面具一百問》,余下的英桀或多或少都有著不好交流的特質。”

  熟練地轉移話題,不過芽衣并沒有多說什么,既然羽不想說,那就算了。

  當然,也只能算了。

  打又打不過,謎語又聽不懂,現在這樣挺好的,至少她可以體驗一下被大佬帶的感覺了。

  “也不是什么不能告訴你的事情……”

  芽衣的眼底閃過一絲沮喪之色,這逃不過羽的眼睛,為了照顧她的情緒,羽還是打算告訴她。

  果然,在羽說出這句話后,芽衣的眼睛閃過興奮之色,看樣子,不聽謎語的她真的很高興。

  “現在的你,見到所有英桀只是一個時間問題,和以往的來訪者不同,你是律者,你也有更多的可能。

  所以,我想讓你承載英桀們的刻印,有我的刻印在,它們會化為你的力量。

  另外……”

  羽的眼眸變得深邃,四周也隨著兩人的移動變換了景色。

  宛如孩童涂鴉般的彩色天空,隨風而動的草地似乎是某種繪畫產生的產物。

  “在故事的最后,我希望你可以當一個見證者,將我……不,將英桀們的故事傳遞下去。”

  羽的話語配合這片奇異的空間,帶給芽衣一種奇異的感覺。

  童話故事,勇者斗惡龍。

  雖然很奇怪,但芽衣的第一反應的確是這樣。

  “我答應你,樂土的經歷或許會成為我人生中印象十分深刻的回憶。

  也許,在一切都結束后,我會為我的朋友講述這一切……”

  宛如童話般的空間讓芽衣一時間放松了心神,注意到羽一直笑著看向自己的時候,芽衣才意識到自己似乎思維有些過于發散了。

  還沒等到芽衣說出抱歉,羽倒是先開口了。

  “謝謝。

  我想……那一定是十分美好的時光,沒有敵人,沒有死亡,和珍視之人分享旅途中的見聞……

  令人羨慕的生活。”

  “?”

  悠揚放松的琴音傳來,順著羽的目光,芽衣注意到了遠方吹著口琴的少年。

  利爪、角、如同蝙蝠一般的殘破翅膀……或許比起凱文和羽來說,眼前的這個少年更符合融合戰士這一概念。

  如同惡魔的身姿和少年面龐,形成了強烈的沖突。

  在芽衣打量少年的時候,少年也停止了吹奏,目光在芽衣和羽身上不斷跳動。

  雙方都陷入了沉默。

  “不好交流,原來是這樣嗎?”

  看著少年冷峻的面龐,芽衣終于理會到了之前羽所說的不好交流是怎么一回事,不會看到身旁的羽后,芽衣沒有再繼續憂慮下去。

  “你好,我是雷電芽衣。”

  “……”

  少年的視線落在芽衣身上,然后又看向羽,這這么在兩者之間轉換,冷峻的臉上出現一絲了然之色,不過他并沒有打算說什么。

  微表情一大堆,話一句不說,羽就這么和科斯魔對視著,不知道雙方在干什么。

  “……逐火英桀第九位,科斯魔。”

  “你好,科斯魔。

  或許有些突然,請問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我們正準備前往【至深之處】,卻來到了這里……”

  “……”

  “……”

  科斯魔又看了看芽衣,然后看了看羽,隨后冷淡地說道。

  “……

  你不該帶她來這里,羽。”

  “或許吧,但相見即是緣……”

  “……

  你們…………

  算了。

  【旭光】的刻印,我會把它交給她。”

  科斯魔手中出現了刻印,隨后刻印沒入芽衣的體內。

  “我無法給予你指引,這條路途只是無數末路中走出的小徑,救世黎明中微不足道的一縷……

  【旭光】

  僅此而已。”

  科斯魔一邊轉身離去,一邊說出了這句話,配合他的身姿,加上冷峻的面龐,十分的帥氣。

  不過嘛~

  “咔——!”

  隨著一聲快門落下,羽已經熟練地完成了拍照加錄音。

  芽衣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她注意到科斯魔的步伐似乎停滯了一下,可這樣……

  emmmm

  和凱文一樣的謎語人,會在意這個?

  “別在意,他的意思是,既然我已經承認了你,直接帶你去至深之處就可以了,沒必要來這里。

  另外,他似乎并不想你和格蕾修過多相處。”

  到羽說出這一句話后,芽衣都是懵逼的,這兩人的眼神交流原來是這樣嗎?沒有什么試煉,也沒有過多的交流……如果眼神交流也算的話。

  就這樣,芽衣又得到了英桀的刻印。

  “你們的關系不好嗎?”

  心中的槽點實在過于的多,芽衣不知道從哪里開始問起,最終選擇了這樣一個問題。

  “關系不好?挺好的,這家伙進入逐火之蛾有我的一部分原因,在這之前很佩服我和凱文,后來就這樣了……

  他有著自己的想法,我們都無法說服對方。

  這個世界總是如此,無法舍棄一方的溫柔只是軟弱,如果非要舍棄其中一方,我更傾向于舍棄自己……”

  芽衣感到一陣頭大,眼神自己有,話自己也會說,為什么放在這兩人身上就搞不懂了呢?

  “把這個給帕朵,接下來的路,讓她帶你吧。

  雖然不擅長戰斗,但論對樂土的了解,沒人比得上她。”

  芽衣木訥地接過了照片,問道。

  “你又要去做些什么嗎?”

  這會倒是輪到羽疑惑了,不過他還是為芽衣解釋道。

  “科斯魔剛才說,格蕾修想見我了。”

  “你確定?”

  羽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

  看來,芽衣還需要繼續去學習一下《千劫面具一百問》,或許,她也可以去問問愛莉有沒有《眼神交流速成》。

  …………

  可公開的情報——很長一段時間,蘇羽都被限制在梅比烏斯的研究所和至深之處內,這種狀況直到融合戰士達到一定的數量后,才得以緩解。

  蘇羽的年齡在英桀中算是比較小的存在,由于一些原因,愛莉或許可以是蘇羽的姐姐?

  科斯魔在很長一段時間都以為,神秘又強大的雨小姐是蘇羽的妹妹。

  梅比烏斯曾經嘲笑過蘇羽的女裝姿態,此后很長一段時間,梅比烏斯的研究所,就連白大褂也被某人變成了粉色。

  格蕾修為蘇羽作的畫一直保留著,但除了蘇羽沒有任何一人看到過,蘇羽拜托阿波尼亞給格蕾修施加了某種戒律。

  逐火之蛾的戰士們曾私下舉行過某種打榜比賽,以為神秘而又美麗的女戰士以壓倒性的姿態取得了第一,但真正見過他的人寥寥無幾。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