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60章 別拋下他
  “原來是這樣。”

  塑料椅子上的芽衣點了點頭,而她面前的帕朵則是認同的點了點頭。

  “嗯嗯,愛莉姐和我說過好多關于你的事情呢,一個頭上長角的后繼者,剛來沒多久,就成了大家的心頭好。

  轉頭又為了樂土的和平,把蛇姐揍了一頓——

  對了,蛇姐就是梅比烏斯博士。

  你也太厲害了吧!蛇姐認真起來,就算是有一百個,不,有兩百個我都打不過呀!

  而且,我很久沒看到羽哥有那么大的情緒波動了……”

  在短暫的交流中,帕朵意識到,這個頭上長角的芽衣不是什么兇神惡煞之輩,語氣不免又歡快起來。

  “所以,這就是你害怕我的理由?”

  芽衣的眼中閃過明了之色,目光審視著眼前的帕朵。

  “哈哈哈,芽衣姐,要不你還是看看有什么要的貨吧,保證童叟無欺,我給你打折!”

  帕朵猶豫了一下,仿佛做出了莫大的犧牲一般,不過芽衣卻不打算就此作罷。

  “是嗎?”

  芽衣緩緩走至帕朵的身后,拿起了攤子上面的一個自己形象的手辦看了看,又將手辦放回原處。

  “比起你這邊的商品,我更對你口中的羽哥更感興趣。”

  “芽衣姐,這個真的不能說……

  羽哥會殺了我的。”

  帕朵露出楚楚可憐的表情,企圖讓芽衣放過自己。

  “算了。”

  經過一番思考,芽衣還是決定不再為難帕朵。

  帕朵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隨后說道。

  “芽衣姐,除了羽哥的消息,你還想知道什么,咱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想去至深之處。”

  “……”

  兩人之間的氣氛一下子冷了下來,芽衣明顯看到帕朵臉上的不自然。

  “芽衣姐……”

  “嗯?”

  “要不我們還是談談羽哥的情報吧。”

  “嗯?!”

  疑問再一次襲向了芽衣。

  …………

  漆黑無光的監牢,羽緩步走在其中。

  “噠噠噠……”

  腳步的聲音回蕩著,無論什么時候,這個地方依然是那么令人厭惡。

  “你來了。”

  “……”

  羽沒有回話,只是自顧自地走著。

  “是為了那個女孩嗎?

  她似乎是蘇羽的朋友,看來即使是五萬年后,你依然有值得信賴的友人。”

  “……”

  羽的腳步停了下來,他的目光投向黑暗的深處。

  “我并不想對你動手,阿波尼亞,別逼我。”

  “你的數據十分不穩定,雖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那會對現在的你造成極大的負擔。

  所以,回去吧,羽。”

  這道聲音已經是那么溫柔,仿佛可以撫慰一切,但這只能激起羽的怒火罷了。

  “呵呵呵……”

  羽不由得冷笑起來,侵蝕之鍵出現在他的手中。

  “羽,如果是關于鈴的事情,我很抱歉……

  我愿意為我所犯下的罪孽付出代價。”

  阿波尼亞的語氣中充滿了真摯的歉意,只要羽愿意,她隨時可以獻出自己的生命。

  “……

  我對你的命沒興趣,阿波尼亞,讓開!”

  羽不想再和她交談了,他只想早點去把樂土的數據復制完。

  “至深之處已是樂土的終點,羽……”

  “到現在你們還想騙我?又想重復五萬年前的事了,這一次凱文可不在這里!”

  “……

  我很抱歉,羽。”

  “你也只會說出這種話了,阿波尼亞,五萬年前便是如此!”

  羽不忿地說道,或許他對阿波尼亞和蘇抱有怨恨,但那早已隨著時光散去。

  況且,他所憤怒的,從來都是眾人聯合起來的騙局。

  本該死去的人,卻因他們的騙局,茍活至現在。

  從始至終,羽都認為,他才是最該死去的那一個。

  “噠噠噠……”

  遠處傳來了腳步聲,芽衣來到了此處。

  羽手握侵蝕之鍵向著深處走去,這一次,阿波尼亞并沒有再次阻攔他。

  “往世樂土即將迎來毀滅,羽,至少這一次,我們不會再拋下你了……”

  …………

  早些時候,帕朵的小賣部。

  “芽衣姐,我跟你說,其實在你來樂土之前,羽哥一直把自己關在那片花海,基本不會出現在我們面前,也就只有愛莉姐可以偶爾看看他了……”

  芽衣一邊聽著帕朵嘴里關于羽的八卦,一邊不斷思索著。

  她從帕朵這里得知了很多,比如曾經被評為逐火之蛾最漂亮的融合戰士之一,將會議室中伊甸贊助的名貴椅子全部改造成了塑料椅,還有很多有意思的東西。

  但這些,芽衣都不能和現在的羽聯系起來。

  按照帕朵所說,蘇羽最后一次同步記憶是在終焉律者降臨之前,雖然不想承認,但芽衣知道,自己不可能有那么大的魅力,讓樂土中的羽專門來和自己交涉。

  “帕朵,你們那個時代,有和你們并肩作戰的律者嗎?”

  “……有…………”

  “你說什么?”

  “沒什么的,芽衣姐。”

  帕朵的低聲呢喃并未傳遞至芽衣的耳邊,只是她注意到了,提起前文明的律者,帕朵和凱文都做出了一樣的反應。

  那種痛苦悲傷的樣子。

  雖然帕朵掩飾得很好,但芽衣還是注意到了。

  “對了,芽衣姐,我知道,羽哥之前的行為給你造成了不好的映像……”

  “我覺得不只是壞映像那么簡單,好幾次,我可是差點死在了他手里。”

  “芽衣姐!”

  帕朵十分嚴肅認真地拉住了芽衣的手,鄭重地說道。

  “羽哥他……他只是經過那件事后,太…太難受了才會這樣,其實他很在乎同伴,很在乎你的。

  他給我們每個人都制作了模型手辦,整整13個,卻從沒有制作過自己的手辦,但是五萬年了!過了五萬年了,他又制作了第14個……”

  “這次是我的?”

  芽衣的視線落在帕朵身后的手辦上。

  “喵~”

  罐頭將手辦叼到了芽衣的面前。

  “芽衣姐……”

  “怎么了?”

  芽衣有些疑惑地看向帕朵,看起來蘇羽在英桀之中相當受歡迎。

  “你和現在的羽哥是好朋友,對吧?”

  帕朵有些小心翼翼地問道,眼中透露出莫名的情緒。

  “我和蘇羽的關系還算不錯,怎么了嘛?”

  “蘇羽嗎?看來羽哥過得很不錯呢?一定可以快快樂樂地度過每一天吧?

  說不定,也交了女朋友?哎呀,不知道羽哥的孩子長什么樣子,不對,我應該也還活著,好羨慕啊~天天曬著太陽,還可以抱抱羽哥的孩子……”

  不知為什么,帕朵突然高興地自言自語起來,經管是在說一些讓芽衣滿頭黑線的話題,但芽衣依然察覺到了。

  帕朵似乎是在愧疚?很奇怪。

  “帕朵,帕朵?”

  芽衣搖了搖帕朵,終于將她搖醒了,結束了奇怪的自言自語。

  “抱歉啊,芽衣姐,說了些奇怪的話。”

  “沒事,其實我也很好奇蘇羽的孩子會是什么樣,雖然他現在還沒有女朋友……”

  “也是,羽哥怎么會呢?”

  帕朵又低聲地自言自語道,直到芽衣的手在她面前晃來晃去的時候,她才清醒過來。

  “對了,芽衣姐,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嗎?”

  “什么事?”

  “嗯,無論發生了什么,都不要拋棄羽哥,好嗎?”

  芽衣疑惑地看向帕朵,她的眼神中充滿了芽衣理解不了的情緒,但很快,奇怪的感覺襲向了芽衣。

  “意識……等等…………”

  疑惑、困意不斷襲來,最終,芽衣在帕朵的呼喚中,暈了過去。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