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番外篇 平平淡淡小日常
  “唉……”

  蘇羽嘆了一口氣,微風吹過他的發絲,露出那對異色眼眸。

  在他對面的,是他的好朋友,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

  “小識,我并不是這個世界里的人……”

  “……”

  小識沒有說話,抬頭斜著眼看了一下蘇羽。

  “我本就不是故事中的人……”

  “所以……”

  小識深吸一口氣,隨后憤怒地看向蘇羽。

  “這就是你不當人的理由?陰間很有趣是吧?!”

  “有一說一,確實。”

  蘇羽不動聲色地抿了一口茶,隨后……

  “古錠刀!”

  “……”

  小識的嘴角抽了抽,一旁的阿雞也仿佛意識到了結局,將手牌按了下去。

  “酒!”

  “……”

  小識眼神開始渙散,她開始祈禱。

  阿雞搖了搖頭,結局已經如她所料。

  “哼哼?”

  蘇羽露出一個陽光開朗大男孩的笑容,最后打出了手牌。

  “殺!”

  “……”

  小識已經麻了,在她呆滯的目光之下,蘇羽又一次向她的腦門上貼了一張紙條。

  此刻的小識,她的臉蛋已經沾滿了紙條,反觀蘇羽,一張紙條也沒有。

  “接下來就是阿雞了……”

  不愧是小識,在自己被坑的情況下,直接將目光投向了阿雞。

  “咕咕?!”

  本來阿雞自己在角落,用著胖胖的翅膀往自己的大腦門上貼字條,結果被小識這么一看,直接惱了,抓起紙條就要往小識臉上貼,但被蘇羽一把攔住了。

  小識趁機一把奪過阿雞手中的紙條,隨即就往蘇羽腦門上貼。

  當然,蘇羽也沒躲就是了。

  ……

  “好啦好啦,別忘了正事,明明最上心的似乎是你吧。”

  蘇羽不知從何處掏出一副圓框墨鏡,戴在了自己的臉上。

  “那還用你說,我可是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這點小事怎么會忘記,阿雞!”

  小識打了一個響指,隨后阿雞頭頂著一個巨大的禮物盒跑了過來,仔細看去,那個盒子似乎在動。

  “嗯嗯,不愧是可靠的識之律者女士。”

  蘇羽配合地點了點頭,然后拿出一把二胡裝模裝樣地坐下。

  小識看他這樣子,也是掏出了圓框墨鏡,同時還不忘給阿雞也戴上。

  戴好墨鏡后,一律者一赤鳶就這么守在蘇羽身旁。

  小識彈起了古箏,阿雞搓起了碟?!

  畫風清奇的三人組就這么開始詐騙……營商之路。

  …………

  “瞧一瞧,看一看咯,識之……咳咳,識半仙算命咯,不準不退錢喲~”

  頂著炎炎烈日,小識一邊彈著古箏一邊努力叫賣著。

  阿雞瘋狂地搓著碟,翅膀末端都已經變成了紅黑色,雖然這就是她的本色,但依然改變不了她很努力的事實。

  至于蘇羽……

  “一曲肝腸斷……”

  伴隨著這一聲吆喝,蘇羽開始了他的二胡之路,來往的男女老少都流下了眼淚,簡直就是男默女淚。

  別誤會,純粹是蘇羽拉得太悲傷了,直接將阿雞和小識的聲音蓋住了,他的水平可不是日落果魔神那樣……

  于是,忙活了大半天的三人組沒有做成一單生意,反而是之前阿雞裝花生米的小碗里裝滿了錢幣。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小識停下了演奏,右手抱住,左手放在下巴上面思索著。

  “明明我們三人的演奏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為什么生意一單都沒有做成呢?”

  “或許,是位置沒選好……”

  雖說拉二胡的水準不是日落果魔神那樣,但自我認知水平卻和他不相上下的蘇羽,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二胡是有多么悲傷。

  尤其是之前的一個小伙子,本來拿著一個冰淇淋吃得高高興興的,不小心步入了蘇羽的悲情魔音領域,結果嘛……

  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冰淇淋掉了不說,還跑去河邊準備一躍而下。

  嘴里還嘟囔著。

  “我的女朋友懷了我的男朋友的孩子,還騙我說是最近變胖了……”

  聽說是被一位見義勇為的女俠給救了下來。

  “要不,我們換一個地方?”

  小識有些意動地說道,她聽蘇羽的二胡倒是沒有什么悲傷的感覺,就算有,也是想起了被老古董騙的時候。

  也是這樣,她才想試一試算命的感覺,去忽悠……咳咳,去為那些迷茫的人指引方向。

  “嘭——”

  小識話還沒說完,蘇羽的手刀就劈在了她的頭上,疼得小識連忙抱頭蹲防。

  “真打算當江湖騙子啊?我們今天是來給小李子送禮物的!”

  聽到禮物一詞,之前阿雞被搬上來的劇烈抖動了一下,但這三個綁匪顯然不會顧及盒子里的人,或者說人偶的感受。

  “可是,我們都在這里蹲了一上午了,素裳那丫頭到底在哪里嘛?”

  小識有些自暴自棄地在地上畫著圈圈,阿雞本想走上前,去安慰一下自己的便宜主人。

  可就在阿雞的翅膀準備落下的時候,小識猛然抬起了頭。

  “等等,蘇羽你看!那是不是小李子?!”

  小識興奮地指著蘇羽的身后,蘇羽順著她的手指轉身看去,發現小李子正以飛快的速度向兩人跑來。

  “嘿,素……我去,城管!”

  小識本想遠遠地向素裳打個招呼,可她卻注意到了素裳身后,一大堆城管正跟著她呢。

  “蘇羽,快溜!條子來了!

  我將扭轉萬象!”

  危難之中,小識果斷丟下阿雞和蘇羽在風中凌亂,自己抱著送素裳的禮物御劍飛走。

  “咕咕?咕咕!”

  阿雞反應過來了小識的不講義氣,揮舞著短翅膀指責著她,但小識的速度何其的快,僅僅瞬間便已經消失不見。

  “這家伙……”

  蘇羽無奈地皺了皺眉,隨后抱起阿雞御劍起飛。

  不過消失在原地幾秒后,蘇羽抱著阿雞又一次飛了回來。

  在阿雞疑惑地目光之下,蘇羽拿起二胡和之前碗里的錢幣又一次飛走了。

  于是,奇妙的一幕出現了。

  小識在前面極速狂飆,身后跟著蘇羽,一邊拉著二胡一邊御劍,阿雞抓住蘇羽的頭發在風中凌亂。

  小李子御劍追捕著自己的小太師父和師叔祖,身后跟著一堆城管一邊追一邊哭。

  悲情魔音,恐怖如斯~

  當然,最后的結果自然是三人被正義的素裳逮捕了,出于情面,素裳還是將這三個不省心的前輩撈出來了。

  …………

  “唉,師叔祖……”

  小李子本想喊出那個奇怪的稱呼,但蘇羽的目光她實在受不了,只能順應蘇羽的意思。

  “蘇羽。”

  “嗯嗯。”

  蘇羽滿意地點了點頭,這才做出一副認錯的樣子,低眉順眼。

  素裳的嘴角抽了抽,她是真的不知道,為什么那么穩重的太師父,她身邊的人會是這么……活潑!

  “小太師父跟著胡鬧,阿雞你和蘇羽也跟著胡鬧嗎?!”

  “咕咕!”

  阿雞委屈地進行反駁,明明主犯是小識,而且跑路還不帶自己。

  聽完阿雞的控訴,素裳才把目光轉到小識身上。

  “誒嘿!”

  小識調皮地wink了一下,趁素裳不注意,將之前的大盒子塞到小李子懷里,隨后拉著蘇羽的手就開始逃跑。

  當然,這次帶上了阿雞。

  “小李子,生日快樂,這是送你的禮物,到處行俠仗義總要有一個伙伴照顧你,對了,她是你的師姐!”

  遠處,小識的聲音飄了過來。

  “真是的……”

  素裳無奈地看向這個大盒子,小太師父和師叔祖總是這樣,雖然做事不太穩重,但總是以獨特的方式關照著大家。

  素裳并沒有注意到,小識口中的師姐是什么意思,直到她拆開禮物后才發出了感嘆。

  “果然,還是不應該對小太師父抱有期待。”

  只見若水正被五花大綁,眼淚汪汪、楚楚可憐地躺在盒子里,一雙委屈的大眼睛看向素裳,嘴巴里還塞著一只小巧的赤鳶玩偶。

  這個師姐有些可憐啊(由于是人偶,所以說素裳的師姐)……

  …………

  月下,一柄飛劍載著蘇羽、小識還有阿雞,飛向不知名的目的地。

  “蘇羽~我們去哪里啊,我好困啊……”

  “……”

  蘇羽沒有回話。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太累了,小識揉了揉眼睛,看向蘇羽的頭發,一半白色,一半粉色,之前是這樣的嗎?

  小識不知道,但還是下意識地扯了扯蘇羽的衣服。

  蘇羽回過神來,異色的雙眸流露出莫名的情緒。

  “西伯利亞、長空市、圣芙蕾雅、九幽、太虛山……

  要陪我去看看嗎?”

  小識似乎察覺到了什么,攥著蘇羽衣角的手更用力了,良久。

  “好。”

  ……

  粉色的光束劃破了天際,旅者開始了最初的旅途。

  …………

  (這是在侵蝕律者之后,祝小李子生日快樂。

  本來想立flag這個月把這一卷完結的,但看了看最近的課表,我只能說……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