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57章 把侵蝕之鍵給我
  早些時候,虛數空間的某處。

  借助蘇羽管理員的力量,芽衣來到了這里。

  而現在,她要面對律者的源泉了,所謂的“崩壞意識”。

  純白的,虛無的空間,在這片純粹而平靜的空間里,時間仿佛也隨之緩慢下來。

  “……”

  在芽衣未曾察覺之時,新生的意識寄宿在她的身上,在這不久,這新生的意識將體會到死亡的撕裂。

  “我知道,只要來這里就能再見到你。

  ……

  奧托不怕你…我也一樣。”

  站在芽衣對面的,正是純白的她。

  崩壞意識

  …………

  漆黑的甬道內,芽衣踩在地面的聲音響徹在此處。

  與崩壞意志的會面讓她感到意外,與其說那是某種存在的意識,不如說,那更像某種固定的程序。

  “收獲不大…或許,羽應該有更多的信息……”

  懷抱著這樣的想法,芽衣又一次踏入了樂土,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愿意去面對那些謎語人。

  “這股心悸的感覺……

  希望是我的錯覺吧。”

  不知為何,自和崩壞意志相見后,芽衣總是有一種心悸的感覺。

  琪亞娜她們有蘇羽保護,自己又沒有什么后顧之憂,到底是因為什么呢?

  芽衣不知道,但她知道,某個謎語悲傷蛙又要整活了。

  也許是六月十五日,下午四點四分,也許不是。

  芽衣看向不遠處坐在塑料椅子上,手握太刀的羽,緩緩嘆了一口氣。

  自己一進入樂土,就要來堵我嗎?

  打不贏蘇羽,還打不贏記憶體嗎?不知是不是蘇羽水放多了,又或者是芽衣小姐打敗了梅比烏斯,總之,芽衣又覺得她可以和羽過幾招了。

  “嘿,羽,你動不動就說謎語的日子結束了,把侵蝕之鍵給我。”

  芽衣側身向前,伸出了左手。

  “想要的話,你得自己來拿……”

  羽緩緩起身,看向芽衣。

  不知為何塑料椅子四周出現了粒子特效,至于椅子為什么不會消失,因為塑料不可降解。

  “這規矩你早就懂得。”

  面具下的羽勾起嘴角,他已經察覺到了,芽衣身上的那個崽種,既然出于計劃不能對它怎么樣,現在砍它幾刀也是可以的吧!

  想到此處,羽的眼睛甚至閃過了紅光。

  遠處傳來了意義不明的鼓點。

  “我就知道你會這么說。”

  芽衣像是早就料到了這種情況,右手一伸,天殛之鑰:裁決出現在手中。

  “我們之間,打過多少次架了?”

  羽像是在回憶往事,等了這么多年,終于有人可以接上他的梗了。

  “說不好,回憶里,從你說謎語開始,我們盡是在打架。”

  羽的嘴角更加上揚了,他一定會給侵蝕這個崽種一個難忘的體驗!拆不了它,那我從它身上撕一部分應該可以吧!

  一定可以吧!

  羽的氣勢不自覺地蔓延起來,芽衣知道了,這次不再是小打小鬧了。

  感知到羽散發的氣勢,藏起來的某個貓貓更加緊張了,她已經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順羽的手辦被發現了,于是莫名的鼓聲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該做個了結了,羽!

  一了百了!”

  “哼~”

  羽摘下了面具,異色的雙眸閃過猩紅的殺意,他的手握緊了侵蝕之鍵,下一刻……

  猙獰的利爪顯現,藍色的臂刃出現,人為崩落又一次展示在芽衣面前。

  “看來你的融合戰士的實力有所誤解,沒關系的,不會痛的……

  呵呵…哈哈哈哈……”

  芽衣不免后退一步,不對勁,現在的蘇羽十分甚至有九分的不對勁。

  但情況已經不容她再多想了,羽在一瞬間已經襲來,接受了【剎那】之銘的芽衣甚至只能看到一道流光,隨后令人膽寒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Youshalldie!”

  漫天的刀光斬向了她的周圍,在這極致的速度之中,她甚至都不能眨眼。

  樂土在此處的數據直接進行了崩潰,一處死區出現,由于芽衣自身的特殊,和羽的目的,這招看似很nb的次元斬卻沒有對她造成多大的傷害。

  只是,寄宿在芽衣身上的意識直接被砍廢了,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它從未感受到如此極致的殺意。

  在這股殺意之下,它的意志都快要被扭曲消散,不行!它必須活下去,無論如何都必須活下去!

  “動起來啊!復制,蔓延!存活下去!!”

  “噗嗤——!”

  羽耗費力氣,就是為了這一刻!他封鎖了侵蝕的退路,他要從這個崽種身上硬生生地扯下來一部分。

  侵蝕之鍵徑直地貫穿了芽衣的腹部,鮮血從她的嘴里流出,她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

  “難道一切都結束了嗎?”

  莫名的撕扯感從芽衣身上傳來,她閉上了眼睛,卻并未感受到生命的流逝。

  “嘭——!”

  羽毫不憐憫地一腳將芽衣踢飛,眼睛閃過紅光,他察覺到了,那一擊侵蝕根本無法承受,在休眠的最后,它已經將自己備份了一份,融入了樂土龐大的數據中。

  “咳咳……”

  芽衣從這腳中緩過神來,努力地支撐起身體站起來。

  從見面到現在,兩人不過一分鐘,羽卻能將她殺死。

  “融合戰士…羽……”

  芽衣捂住腹部的傷口,卻并未感受到疼痛,傷口并未存在,血液也只是錯覺,仿佛剛才的一切都是假的……

  “噠噠噠……”

  人為崩落下的羽,手拿侵蝕之鍵,一步一步向芽衣走來,仿佛宣告死亡的神明。

  “你不該再次來到樂土,你的到訪會導致樂土的毀滅,雷電芽衣……”

  “呵呵,我有必須知道的真相的理由,有必須要守護的人!

  如果我今天死亡的結果是注定的,我也要努力改變到達這個結果的過程,至少,我要讓你付出輕視律者的代價!”

  芽衣再次站了起來,身上雷光纏繞她會向羽揮出刀刃。

  即使會輸,會死,她依然會告訴羽,她的態度。

  “即使結果已經注定,我依然會改變到達結果的過程……”

  與她相同的話語又一次出現在羽的面前,他現在明白了,為何愛莉會如此喜歡這個后世的律者。

  “那個混蛋在外面應該也有備份,如果在樂土將它殺死,它一定會發瘋吧……

  …………”

  羽沒有再進一步,而是站在了原地,不知過了多久,也行過了幾個小時,也行只是幾分鐘。

  羽的那股壓迫感終于消失不見,人為崩落也就此消失。

  “就讓我們這些逐火的失敗者,最后發揮一些作用吧……

  擅自做下這種,決定,他們一定會怪我吧…親手將樂土送至毀滅的結局……”

  羽收起了侵蝕之鍵,在芽衣警惕的目光之下,離開了此處。

  羽走后,芽衣送了一口氣,面對死亡的威脅,她的手不住地顫抖著,但她依然成功了。

  羽給她的壓迫感超過了目前為止任何一人,但她依然做到了,向她揮出劍刃。

  “我的芽衣大小姐,看起來你需要一點幫助……”

  芽衣看去,竟是渡鴉。

  不過從她微微顫抖的身軀可以看出,她也被羽嚇得不輕。

  …………

  “他們會怪我嗎?畢竟擅自決定了他們的結局,親手將他們推向死亡,我可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

  往世樂土的深處,羽已經收集完樂土的所有數據,現在的他正在說著一些話,不知是對他自己,還是對別人。

  “我不知道……

  不過,羽,你真的做好準備了嗎?”

  “……”

  羽并沒有回答這道聲音,而是看向了手中的侵蝕之鍵。

  “我已經等這一天,等了五萬年,現在機會就在眼前……

  我不知道他們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他們愿不愿意,但我知道,這是一筆十分劃算的買賣!”

  羽的臉上露出釋懷的笑容。

  “無論如何,一個故事里本就不該存在的人,換去他們的回歸,這很劃算!”

  “噗嗤——!”

  雙手一握,羽徑直將侵蝕之鍵捅入了自己的腹部,他的數據開始割裂,這種疼痛足以摧毀他的意識,但他只是始終緊握侵蝕之鍵,將其繼續深入。

  “幫我向芽衣道個歉,記得幫我見證一下故事的結局……”

  羽的嘴角帶著苦笑,身上的數據已經融入了侵蝕之鍵,所以已經無人回應他了。

  “嘭——”

  虛弱的羽甚至握不緊手中的刀刃,侵蝕之鍵掉落在地,他自己也倒在地上。

  伸出手去,握住了刀柄,羽撐著墻壁緩緩挪動著。

  他所做的一切,無人知曉。

  英桀們是否會怪他?答案當然是不會。

  無論是英桀中的那一個,面對這樣的選擇都會如此。

  以整個往世樂土為代價,為現文明解決侵蝕律者。

  英桀們,他們都擔當得起英雄的名號。

  他們都是英雄。

  …………

  (芒果過敏,就很難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