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54章 愚者的黃昏
  事實如奧托所說的一般,無論是律者的力量,還是卡斯蘭娜圣痕所展現的奇跡,這些都無法動搖偽神的權柄。

  此刻的奧托,就像是出演劇目的小丑,火焰,黑淵……

  這些對他而說不過是觀眾為他準備的小小禮物罷了。

  “啊~琪亞娜,比安卡,你們以為偽神的實力如何?

  呵呵,實話告訴你們吧,作為前文明的融合戰士,蘇羽可以在一瞬間擊潰我的核心,而如此強大的他,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敗給了你們……”

  偽神漂浮在空中,漆黑的羽翼扇動著,黑色的面具遮擋了他的漫不經心,卻始終無法掩蓋他的輕浮。

  “那和你無關!”

  再次發動權能,琪亞娜揮舞著劫滅出現在偽神身后。

  “?!”

  攻擊被輕易地擋下,然而這并不是讓琪亞娜驚訝的地方,因為在她使用空之律者的權能時,偽神在那一瞬并未察覺,他的行動停滯了那么一刻。

  即使停滯的時間如此短暫,但他確實被空之律者的權能影響了。

  “讓我來告訴你們吧!”

  偽神的聲音抵達耳旁,現實已經不容琪亞娜過多思考,殺機已至。

  虛數樹枝攀附至劍身,這些樹枝禁錮了琪亞娜,一柄利劍出現在琪亞娜的眼前,如同判罰罪人一般。

  利劍直接貫穿了琪亞娜,將眼前之人化為齏粉。

  “他自始至終都被感情所困,漂泊的旅者,一旦有了珍視之物,便會成為逐火的飛蛾,沉溺于火焰的溫暖,最終燃燒殆盡……

  你說是嗎?比安卡~”

  “黑淵白花!”

  克利希娜化作漆黑的戰甲,覆蓋在比安卡的雙臂,黑淵白花此刻將凋零的力量發揮到了極致,漆黑的巨大長槍刺向偽神。

  這一擊,是作為人的極限。

  “晨曦已至!”

  在比安卡發動攻擊的同時,偽神又一次進行了蛻變,圣潔的白光覆蓋了他,潔白的羽翼在他身后展開。

  與黑淵白花對比起來,奧托這個無惡不作的惡人,反倒更符合天使這一形象。

  數把金色的利劍再次出現,環繞在一起抵擋著黑淵的凋零,將這一擊消磨殆盡后,偽神會將眼前這個天元之人一起刺穿,就像她的妹妹那樣……

  “劫滅,出鞘!”

  “?!!”

  名為琪亞娜的少女,發動了劫滅最強的一擊,但她不是凱文,并不能發揮劫滅最強的力量。

  只是這樣,偽神依然能夠進行抵擋,與虛數之樹相連的他根本不會死去,再嚴重的傷勢,他在瞬間便會恢復,強行擋下這一擊又如何!

  “你根本不可能發揮破壞之鍵真正的力量,那種力量不屬于……

  這不是你的力量,而是蘇羽!”

  奧托終于注意到了,方才化為齏粉的琪亞娜,是那條月亮項鏈,而現在,那條掉落在地的項鏈,化作純白光芒融入琪亞娜的身體。

  (參考黑鳥被魔刀千刃砍)

  彎月標志出現在琪亞娜的胸口,純白的光華融入劫滅,這一擊是真正的,跨越終焉之劍。

  “嘭——!”

  劫火與凋零的力量交匯,偽神被這股力量吞噬,得益于虛數之樹的鎖血掛,奧托依然沒有死在這一擊之下。

  但也僅僅只是沒有死去。

  “咳咳咳……

  凡是倒下的,都要去推他一把……你們殺不死我…………”

  爆炸消弭,偽神褪下了他華麗的羽翼,白金色的禮服已經沾染污穢,此刻的他就像落幕的小丑一般可笑。

  “咻——!”

  一直在積蓄力量滌罪七雷終于發動了攻擊,雷光直接洞穿了奧托的心臟,他無法抵擋這一擊。

  “沒……用的……”

  奧托吐出一口鮮血,與虛數之樹的鏈接依然存在,他不會就此死去。

  “?!!”

  空之律者的力量發動,不同于往日的應用,琪亞娜連接了虛數空間,創造了數個虛數奇點。

  在這片奇異而又狹窄的空間內,這些虛數奇點相碰的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湮滅。

  (D4C!)

  “虛數的權柄?!!”

  奧托還未發出感嘆,亞空之矛便被琪亞娜投出,和黑淵一同將奧托釘在了墻上。

  “帶著你的罪孽和傲慢,下地獄去吧!

  償債吧,奧托!”

  漆黑的虛數奇點不斷吞噬著一切,奧托就這么消失在了奇點之中,留下掉落在地的黑淵白花和亞空之矛。

  “……”

  “……”

  結束了,奧托終于為他的罪孽付出了代價,他終于死了。

  “吼吼吼吼吼——”

  震天的吼聲響徹了這處空間,兩人還未從解決奧托的心情中脫離,一只金色的飛龍就出現在琪亞娜和比安卡的面前。

  “蘇羽?!”

  “老師?!!”

  蘇羽并未理會二人,軀體上翠綠色的羽毛舒展,龍翼遮蔽了天空,隨后徑直向奧托消失之處飛去。

  “吼——!”

  伴隨著怒吼,人為崩落狀態下的巨大利爪插向虛空,將空間撕裂開來,隨后遁入其中。

  在消失的最后,蘇羽用尾巴將兩人掃了出去。

  等到兩人反應過來之時,她們已經離開了那片空間,出現在德麗莎一行人的面前。

  “做得好,比安卡、琪亞娜。”

  連續的事件讓眾人反應不過來,但讓她們更疑惑的是,奧托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不用緊張,各位……你們在那一瞬間逆轉了偽神的之上的規則,讓我變成現在這樣的孤魂野鬼。

  很快,一切都將按你們的意志塵埃落定……所以在此之前,我要恭喜你們。

  恭喜你們戰勝了支配與約束,恭喜你們阻止了我去毀滅你們的歷史和同胞,也恭喜你們,離蘇羽的計劃又進一步。

  當然……也恭喜我自己,終究可以不留遺憾地與自己的人生作最后的道別。”

  奧托的語氣充滿了釋然,但琪亞娜她們無法和奧托一樣輕松冷靜,無論是未死的奧托,還是蘇羽的計劃,這些都不能讓眾人保持平靜的心情。

  “呵呵,我知道,你們的心情相當不平靜,想要得知我和蘇羽的目的。

  哈……在生命的最后,就讓我做一回善人吧,幫助主角團的老爺爺,沒想到我也能扮演這樣的角色呢……”

  陰霾依舊籠罩著柯洛斯藤,不過很快就會放晴了。

  “將這個不完美的世界,變成我們期望的樣子,無論是蘇羽,還是我,我們都一直沿著這條道路前行。

  我花了五百年的時間,去尋找復活卡蓮的辦法,而現在,我已經找到了。

  用自身去與虛數之樹做個交易,在過去開辟一條新的未來。

  世界的那一刻,將會為她而重新轉動。”

  “所以,這一切都是你計劃好了的嗎?蘇羽也要和你做一樣的事,不過,他要復活的是五萬年前的戰友,對嗎?

  爺爺……”

  德麗莎又一次叫出了這個稱謂,這也是最后一次了。

  “德麗莎,你也長大了,很遺憾不能出席你的加冕典禮了……”

  奧托的聲音變得微弱,最后的告別,他不想再當一個小丑,他是德麗莎的家人。

  他既沒有告知蘇羽的計劃,也沒對德麗莎的猜測進行否定,這是他對朋友的承諾,也是個人最后的惡趣味。

  “德麗莎,我親愛的孫女,你正在成長為一個偉大的領袖……

  假以時日,你終究會讓人們忘掉我。

  到了告別的時候,我卻無法對你說出更多關懷的寄語,早知道,就多陪一陪你了……

  只是,這世界上并沒有后悔藥,五百年前就沒有……”

  “爺爺……”

  德麗莎攥住自己的裙角,內心是說出口的沉重。

  “偶爾也吃一點除苦瓜外的水果和蔬菜吧,你總是熬夜,身體應該補充更多的營養才對。

  你知道嗎……明天的加冕典禮,爺爺給你親手縫制了大主教的肩衣……

  如果你不嫌棄,那么就用它開啟屬于你的時代。

  只是,或許以后做飯的魔法就要失靈了……”

  奧托的話語虛弱,現在的他,就像遲暮的老人一樣。

  德麗莎緊緊攥著自己的衣角,手指發白,淚水劃過她的臉龐,卻沒發出聲音,只是沉默地哭泣。

  “卡蓮…”

  “我在……”

  “如果你早點出現的話,結局或許會不一樣,只是現在……”

  奧托吸了一口氣,隨后說道。

  “我不知道,我的話語能不能傳遞給卡蓮,但我依然想對你們說——

  活下去,卡蓮……”

  “再見了,我的英雄們……”

  男人的氣息徹底從眾人面前消失了,在她們的注視下,他的靈魂飄向了遠方,飄向了虛無,飄向了最終的命途。

  “再見了,爺爺(奧托)……”

  …………

  猩紅的沙海,奧托就這么踉蹌地前行著,他本想向琪亞娜,向比安卡和自己曾經的老友道歉,但他的身體已經無法支撐這些了……

  他的意志已經開始模糊,比起原本的劇情,現在的他就連前進一步都是如此困難。

  “呵呵……”

  面對如此困境,五百年的努力就要付諸一炬時,他的嘴角卻出現了笑容。

  “嗚……”

  巨龍盤旋在天空,為奧托奏響悲歌,他的摯友來送他最后一程了。

  “錚——!”

  擬似天火圣裁出現在奧托手中,提起奧托,將他放在自己的背后。

  “最后再幫我一次吧,我的朋友……”

  …………

  (玩了五年的碧藍航線,鐵血的姑娘全改名字了,很傷心,我最喜歡的就是腓特烈大帝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