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44章 母親
  “為我所在的地方!

  即是戰場!”

  伴隨著小識中氣十足的怒吼,手中的長槍有話直槊貫穿了數個奧托的身軀,隨后長槍回歸。

  小識臉上露出開朗的微笑,不斷揮舞著長槍,將一個又一個的奧托捅穿。

  “呼,爽快!還是這混蛋捅起來手感好!”

  收回長槍,小識伸了一個懶腰,她的身邊是數不清的魂鋼身軀。

  “小識,我們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去阻止奧托和蘇羽,而不是和這些魂鋼身軀纏斗……”

  符華見小識一副問題兒童的樣子,也是忍不住提醒小識。

  “啊對對對對,我想干什么是我的自由,我又不想和蘇羽打。

  而且他把我扔在這里擺明了是讓我幫你們去阻止他,既然這樣,我為什么要幫你們?

  還有,別叫我小識!我記仇!”

  小識雙手一抱,生氣地將頭撇向一旁。

  “小識,事出有因……”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小識捂住自己的耳朵,瘋狂地搖著頭,她才不想聽老古董狡辯呢,騙人就是騙人了,連好好道歉都做不到,憑什么讓自己幫她!

  而且……而且,小識不想傷害蘇羽,雖然實力差距甚大,但她就是不想對蘇羽出手。

  同樣有這種想法的還有溫蒂。

  ……

  另一邊,箭矢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貫穿眼前之人,但奧托的數量并未減少,就跟蟲子一樣讓人難受。

  如果不是有小孩子在自己身邊,溫蒂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優雅,拿著刀一路砍過去不好嗎?

  反正這個奧托就會給別人帶來麻煩,而且……不知道他給蘇羽灌了什么藥,蘇羽可是最討厭穿禮服了。

  溫蒂的身上漸漸浮現出一陣陣黑氣,翠綠的眼眸閃過一絲猩紅之色。

  “莉莉婭,溫蒂姐姐變得好嚇人……”

  “蘿莎莉婭,不要說溫蒂姐姐的壞話,我們應該先去解決這些討厭的大人。”

  “我…我當然知道了,可,我們真的要和蘇羽哥哥戰斗嗎?”

  “笨蛋蘿莎莉婭,蘇羽哥哥怎么會傷害我們,他可是最好的大人!”

  “莉莉婭,你說的對誒,而且蘇羽哥哥現在也有角和尾巴了,變得和我們一樣了,難道他就是我們失散多年的親哥哥?!”

  粉毛櫻桃炸彈眼中閃過興奮之色,她的冷淡藍毛藍莓特工妹妹也贊同的點點頭。

  自家不靠譜的姐姐終于變聰明了,蘇羽哥哥和伏特加女孩一樣,有角和尾巴,他一定是我們的親哥哥。

  到時候就可以讓他給我們做好多好吃的了……

  可是,為什么蘇羽哥哥會有翅膀呢?還是說,自己和這個不靠譜的姐姐以后也會有翅膀。

  伏特加女孩依舊擔任著氣氛組,溫蒂聽到姐妹倆的談話后,也是想著。

  “蘇羽的角不知道摸起來是什么感覺,還有耳朵……妖精耳朵,人為崩落都是不穿衣服的嘛?

  上半身只有奇怪的紋路……嘿嘿嘿……”

  溫蒂發出了奇怪的笑聲,似乎有了什么奇怪的想法。

  這只能怪【奇美拉】計劃了,【業魔】凱文和蘇羽,一個比一個澀,加上溫某人從來就不會掩飾自己的心意,結果就造成了現在的局面了。

  “莉莉婭,莉莉婭,溫蒂姐姐笑的好奇怪哦~”

  “嗯嗯,蘿莎莉婭,我們還是先和八重櫻老師她們匯合吧!”

  “嗯嗯,莉莉婭我們快走……”

  ……

  “背靠背!”

  “那當然了!看我的,薪炎拔劍!”

  琪亞娜和姬子背靠背,不斷解決著襲來的奧托,曾經胡鬧的女孩,現在也能獨擋一面了。

  “重裝小兔,Fire!”

  “另一個我,我們一起上吧!”

  “真拿你沒辦法……”

  藍色的光束不斷發射著,為她們進行掩護,血色的鐮刀收割著一切。

  “櫻花——散!”

  【寒獄冰天】在這個時代再一次綻放它的鋒芒,將襲來的奧托盡數切碎。

  其實,八重櫻并不想對奧托這樣,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她都是最不應該阻止這個計劃的人。

  但她了解卡蓮,用犧牲換來的勝利與復活,根本就不能為此而感到慶幸!

  念及此處,八重櫻將手中的長刀收入中鞘,隨后這把堪比神之鍵的武器,跨越了萬年的歲月,斬出了割裂空間的一刀,甲板上的奧托們在這一刀下紛紛化作了幾段。

  空間復原,這一刀終究只是割裂而已。

  但是,即使只是一瞬之間,八重櫻依然證明了,她并沒有辱沒櫻的武器。

  嘴角勾起,隨后身形一陣踉蹌,八重櫻努力地控制自己的身軀,她不能就這么倒下。

  她得去告訴那個男人,他是錯誤的。

  “大姐,你沒事吧?!”

  “櫻!”

  拉拉隊二人組及時地扶起了櫻,向著琪亞娜她們走去。

  ……

  錯誤與否,那又如何……蘇羽和奧托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走在錯誤的道路之上,即使卡蓮和愛莉希雅并不愿意,那又如何!

  卡蓮與奧托如何,蘇羽不知道。

  但愛莉希雅既然選擇任性一次,丟下了自己,那自己同樣也任性一次,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為自己而活…愛莉,答應你的事情,我已經做到了……

  …………

  蘇羽的目光落在手中的黑淵白花上。

  在約束的領域中,治愈符華和大家的傷勢,呵呵,有些困難呢。

  “…………”

  莫名的囈語傳來,猶如陽光一樣溫暖,蘇羽知道,那是名為崩壞的存在,或者更具體一點。

  終焉之繭,始源與終焉的“母親”。

  “嗯?心疼了?五萬年前沒見你這么好心?不要你的女兒了?”

  蘇羽笑著說道,隨著終焉之力的不斷覺醒,他的記憶在不斷模糊,對崩壞的態度也發生了改變。

  他已經知道了,崩壞是一位嚴厲而慈祥的母親。

  慈祥到,祂想給人類這樣第一次見面的螻蟻一個擁抱,甚至給他們送來了神的兒女。

  卻也嚴厲到,人類連祂的擁抱也無法承受……

  “…………”

  腦海中的話語再一次響起,蘇羽的笑容更甚。

  “我又沒有責怪你的意思,這本身就是一種殘酷的篩選……

  但我的‘母親’,你不在乎的人,卻在我的心里占據重要地位,而且愛莉也回歸了你的懷抱……我無法接受這殘酷的事實。”

  “…………”

  “不不不,我對始源之力并不在意,在意的只是名為愛莉希雅的人類。

  我同樣也不在乎這個世界的人類,當然排除掉她們,我和你的交易,只是希望她所愛的人類能夠延續下去。”

  蘇羽擺了擺手,他跟崩壞的交易反正就是擺爛。

  要不你就殺了我,換一個終焉,要不就按蘇羽的計劃來擁抱人類。

  可出奇的是,崩壞居然同意了,蘇羽詢問祂同意的原因,卻得到了意外的答案。

  “…………”

  “我說了,我并不在乎人類如何,愛莉才在乎。

  結果對我來說不公平也不重要,一人的消逝換去多人的勝利,故事都這樣。

  你成功擁抱了人類,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死得其所了。”

  “…………”

  “我說了,我并不在乎自己的結局,你為什么總是要強調我的結局呢?

  明明五萬年之前,你也不在乎愛莉的選擇,現在卻關心起了我?感情你也重男輕女?”

  蘇羽差異地說道,感情這崩壞還重男輕女,那為什么少?

  面對蘇羽的疑問,崩壞依舊是那不變的回答。

  “始源與終焉是我的孩子……愛莉希雅…蘇羽……”

  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媽,只是蘇羽并不討厭這樣,畢竟崩壞的關心也是關心,他已經很久沒有被家人關心過了。

  雖然自己采用的方法有些叛逆,但至少自己的計劃中確實能幫這個便宜老媽擁抱人類。

  而且,如果實在想孩子陪伴,始源還有得到了終焉之力的她們也不是不行,不過崩壞也在乎感情的嘛?

  還是說,始源回歸后,崩壞也了解了人類的感情?

  蘇羽的心里想著一些大逆不道的話,稍微自戀一點的想法,這崩壞是害怕最后一個蘇羽無了?終焉死完了?急了?

  蘇羽覺得很有可能……

  (看短片看哭了,不過自從知道終焉之繭有自己的意識,崩壞只是想擁抱人類后,我的想法越來越奇怪了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