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40章 呼喚,來自寒淵
  (有情人終成姐弟………………開玩笑的…………)

  意識浸入黑暗,不斷地下墜,如同墜入深淵的溺水之人。

  自融合蘇雨的核心之后,蘇羽已經不知道是多少次進入這種狀態了。

  無能為力,任由意識墜入黑暗……奇異的感覺將他包裹,蘇羽似乎觸及到了什么。

  “這是……哪里?”

  絢爛的色彩充斥了這片天地,宛如童話里的樂園,又恰似孩童的搖籃。

  流星劃破天空,星星點綴著天幕。

  蘇羽好奇地看向這片空間,明明很是贊嘆,卻無法調動自己的情緒。

  “若是她的話,一定會喜歡這里吧……”

  空間內,蘇羽淡漠的聲音響起,卻無一人回應他。

  “嗯?”

  額頭的十字紋路在此刻亮起,奇異的感覺不斷襲來。

  那響徹在蘇羽腦海中無數次的呼喚,再一次響起。

  就像嬰孩主動尋找母親的懷抱一般,蘇羽也下意識地尋找起呼喚的源頭。

  溫暖而又柔和,蘇羽真想一直沉溺在這般溫柔之中。

  蘇羽緩緩邁開腳步,星海在他腳下泛起漣漪。

  越是前進,蘇羽越是沉浸在這番溫柔之中。

  他也很累了……

  良久,呼喚的源頭終于出現在了蘇羽的面前。

  “終焉之繭”

  即使從未見過眼前這個奇異的巨物,她的名稱卻第一時間浮現在蘇羽的腦海。

  就是她一直在呼喚蘇羽。

  “……”

  沒有絲毫猶豫,蘇羽開始向終焉之繭走去。

  “小羽……不要…………”

  “?”

  蘇羽的腳步突然一滯,轉頭看去,粉色的倩影輕輕拉住了他的左手。

  那道身影模糊而又熟悉,又似一道心中的幻影。

  “那是……誰?小羽…是誰……”

  這短暫的插曲,并未阻擋蘇羽繼續前行的步伐,但他卻始終未能邁出一步。

  “?”

  疑問再次出現在蘇羽的腦海,可令他更加疑惑的是,自己的右手為何緊緊抓住自己的左臂。

  那個位置,似乎是那個幻影抓住的地方。

  幻影……不,她不是…………她是絕對不能忘記的存在!

  就在這一瞬間,如潮水一般的悲痛襲向了蘇羽,心臟在這一刻是如此的疼痛。

  “滴答滴答…”

  晶瑩之物滴落在腳下的星海,終焉之繭似是有了自己的想法,緩緩轉動,宛如眼眸的紋路凝望著蘇羽,隨后陷入沉寂。

  …………

  又一次從黑暗中醒來,蘇羽看向鏡子中的自己。

  額頭的紋路緩緩散發著微光,蘇羽低頭看去,胸前彩色的光輝正不斷消散著,仿佛從未存在過。

  “力量的獲取需要支付代價……

  終焉與始源是崩壞的孩子,這個家長有這么不省心的孩子,還真是……”

  蘇羽搖了搖頭自嘲地笑笑,即使付出一切又如何,事到如今,他已經無法回頭了。

  始源能做到的事情,他終焉要做,始源做不到的事情,他終焉也要做。

  似乎感受到他的想法,額頭的紋路再次綻放出光芒,蘇羽感受到了——

  最后的兩項權能已經開始孕育。

  從某種程度看,崩壞真是個既嚴厲又溫柔的母親呢,只是這位母親的擁抱,連她的孩子都無法承受。

  (崩壞太太,你也不想你的孩子出事吧~)

  …………

  “蘇羽,蘇羽……”

  一如既往,蘇羽在柯洛斯滕轉悠著,小識在他身旁整著活。

  “怎么了?”

  蘇羽緩緩停下腳步,看向耍寶的小識。

  “怎么樣?怎么樣?我這帽子帥吧?嘿嘿……”

  小識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一頂炫酷的帽子,斜帶自己的頭上,衣著也是一改之前肆意張狂的神州風,換上一身潮服。

  “很好的,至少你真的在做自己了,不是活在符華的陰影下。”

  “那當然了,我可是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

  小識十分自信地叉著腰,抬頭大笑著,如果是漫畫的話,她的鼻子估計可以捅破天了。

  不過很快她就發現了不對勁,搓了搓自己的下巴,奇怪地看向蘇羽。

  “聽你這么說,你倒是覺得我很在意老古董那家伙了?誰會在乎她啊!欺騙了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不說,連道歉也不會!!”

  面對各種抱怨的小識,蘇羽只能點頭附和著她。

  但凡符華會說話一些,小識也不至于和他一起閑逛,連阿雞都和蘇莎娜交了朋友,可憐的小識卻只能和蘇羽一起逛街。

  “你說的對,但……”

  “等等!”

  小識突然臉色變得嚴重起來,慢慢湊近了蘇羽的臉龐,就這么靜靜地看向蘇羽那雙異色的眼眸。

  蘇羽不會無端打斷小識的行為,因為他尊重小孩子的想法,他和崩壞不一樣,不會淪落到連自己的孩子都嫌棄她的地步。

  “不對勁,真的不對勁……誒喲,你干嘛!”

  小識捂著額頭,委屈地看向蘇羽。

  這家伙居然突然打她的額頭,明明自己只是關心他,這么不領情,氣死她了。

  蘇羽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隨后說道。

  “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說吧,別在這整活了。”

  “行吧~”

  隨著小識的話語落下,四周突然響起了神秘的BGM,小識也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鏡,開始了她的推理。

  “你的眼神中充滿了深深的疲憊,各種意義上的,按理來說,融合戰士的體質不可能這樣……而且你還是律者,雖然不知道你的權能是什么,但我能感受到,你在有意地壓制它。

  加上之前探知到你的精神,你現在的狀態就像一個逐漸膨脹的氣球,連太虛劍神都不能直接硬抗,這么危險,萬一真的遇到精神力比我強的敵人,我可保護不了你。

  你到底想做些什么?”

  不知為何,明明沒有佩戴眼鏡的小識,此時眼中發出了詭異的白光,壓迫感十足。

  當然,如果忽略掉她屁股下面的鯊魚坐墊的話。

  “能有什么事?無非就是圣痕計劃,終焉……

  你是意識的律者,如果真的有精神力比你強的敵人,我打不過還不可以跑嗎?”

  “真的?”

  “真的。”

  蘇羽點了點頭,但顯然這無法說服小識。

  小識不高興地嘟嘟嘴,隨后說到。

  “她們把我當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哄騙,現在你也要這么做嗎?我好歹也是意識的律者,我能察覺到你的決意……”

  小識一番話直接將兩人淦emo了,不過小識畢竟是小識。

  “罷了罷了,就讓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保護你吧!誰叫你救了我呢?誰叫我這么好心呢?

  如果真的遇到那么強的敵人,至少我可以幫你擋一刀,不過估計也只能一刀了。”

  小識笑著將帽子揭開,變出一把梳子順了順毛,隨后戴上帽子,無奈地攤了攤手。

  蘇羽看她這樣,也是笑了笑,沒想到有一天居然有人會想為他擋刀。

  自己似乎以前常為別人擋刀來著……

  “喂!你又這樣,說著說著就走神了!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啊!”

  小識抬頭看向蘇羽,十分地不忿。

  自己雖然比蘇羽弱,但好歹比老古董強上不少,幫蘇羽擋刀還不行嗎?

  “沒有沒有,我怎么會懷疑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呢?識之律者女士萬歲!”

  蘇羽轉身繼續漫步著,笑著舉起手說著萬歲。

  小識憤憤不平地追著蘇羽。

  “蘇羽!別敷衍我!不行咱們就拉鉤!我就不信了,我堂堂識之律者,連幫你擋刀都不配嗎?!!

  拉鉤拉鉤!快點拉鉤!”

  “好好好,拉鉤拉鉤!”

  兩人的聲音漸漸傳遠,小識也一直在吵著要拉鉤,只是蘇羽伸出的手指始終未曾和她相連,這讓小識懷疑自己又被蘇羽耍了。

  不過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做出的承諾,絕對不會輕言放棄的!

  …………

  柯洛斯滕的某個角落,一個嬌小的女武神正和一只奇異的生物站在一起,而她們的身上都已經結上了一層薄薄的網。

  “阿雞,你說真的有人會幫我嗎?”

  “咕咕~”

  阿雞搖了搖頭,就連她的叫聲也變得有氣無力。

  一只蜘蛛順著網爬到了阿雞的面前。

  “咕咕!”

  赤鳶落平陽被蜘蛛欺是吧?!給你臉了!

  阿雞氣憤地抓住蜘蛛一把扔了出去,使勁晃著頭,將蜘蛛網晃掉。

  蘇莎娜看著這一幕也是笑了起來,不過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因為她餓了。

  “咕~”

  蘇莎娜的肚子發出了咕咕的聲音,阿雞看了她一眼,臉上出現了不舍,不過還是下定了決心。

  一個雞腿遞到了蘇莎娜面前,蘇莎娜都快感動哭了。

  “啊啊,阿雞,謝謝你!”

  蘇莎娜抱著阿雞使勁蹭著,眼淚不斷地落下。

  這后勤工作太難了啊!!!

  阿雞努力掙脫這束縛,用自己寬大的翅膀安慰起蘇莎娜,不過她注意到了一旁的筆記本。

  “咕咕?!”

  阿雞注意到了這筆記本,可憐的蘇莎娜還沒注意到,她要社死了。

  阿雞緩緩打開了筆記本,隨后書中綻放了光芒……特技,她加了特技!

  只見筆記本的第一頁,赫然寫著——

  《重生之我在天命當S級女武神》

  “咕咕!”

  阿雞感受到了莫大的震撼,她沒有繼續往下翻,因為重生這種事情,是那位大人也未能掌握的事情。

  將這本秘籍交給蘇羽,一定大有作用。

  “咕咕!”

  阿雞點了點頭,隨后將筆記本收好,眼神中充滿了鄭重之色。

  可憐的蘇莎娜還在啃雞腿,什么都沒能發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