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35章 致世界上的另一個我(磕梅比烏斯和羽的糖)
  “呵呵,怎么,才分開幾秒鐘,你就不認得我了嗎?

  律者姐姐~”

  梅比烏斯低頭俯視著芽衣,肆意嘲笑著芽衣的無能。

  然而,令她意外地是,芽衣并未太過驚訝。

  “這就是融合戰士真正的樣子嗎?初次可能有點驚訝,但……不過如此。”

  “呵呵呵,不過如此?”

  梅比烏斯仿佛聽到了什么好笑的話,扭曲的笑聲不斷傳來。

  “曾經三個融合戰士才能完成的事情,你一個律者……呵呵,電磁力被你拿來當成充電寶。

  還是說,你還在等羽來救你呢?”

  芽衣沒有說話,只是握緊了天殛之鑰。

  “悄悄告訴你哦,這一切,羽早就知道了,看來比起你這種大姐姐,他還是更喜歡我哦~”

  “哦~是嗎?”

  聽到梅比烏斯的話,芽衣挑了挑眉,記憶體羽更喜歡你,關蘇羽什么事,第三神之鍵都在我這里,而且……

  就在兩人交談之際,芽衣體內那股奇特的力量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識,緩緩涌入芽衣手中天殛之鑰。

  回應我吧,蘇羽!

  手中的武器回應主人的心意,天殛之境:裁決,在此刻誕生。

  看到這一幕,梅比烏斯渾身顫抖起來。

  “為了這家伙!這種家伙!你騙了我!”

  手中的巨大權杖迸發出雷光,不斷向芽衣襲去。

  “這是…失控了?”

  芽衣不斷閃避著梅比烏斯地攻擊,尋找著機會發動致命一擊,但梅比烏斯顯然不會給她機會,地面上不斷涌現墨綠色的液體,想要將芽衣吞噬。

  攻擊不斷襲來,這些液體中出現了幾個酷似梅比烏斯的小人偶,但它們蘊含的殺機芽衣不敢小覷。

  人偶們鏈接在一起,綠色的光鏈纏繞上了芽衣,力量在不斷地流失,梅比烏斯的殺招已至。

  噬界之蛇手中的權杖和手臂融為一體,化作一根有著巨大嘴巴的扭曲觸手向芽衣襲去。

  一切就發生在瞬息,這就是融合戰士真正的力量,芽衣在此刻連呼吸就已經停止。

  她清晰地看到了噬界之蛇透明胸腔內的梅比烏斯,嫉妒、憤怒、不解……種種情緒出現在梅比烏斯的臉上。

  自己這算是,給敵人上增益嗎?

  荒誕的想法出現在芽衣的腦海,眼前的噬界之蛇仿佛都停止了移動。

  不,噬界之蛇的觸手連同本身停住了,纏繞芽衣的人偶也在這一刻消散。

  “實驗體,趁現在。”

  社畜克萊茵的聲音出現在芽衣的腦海中,隨即是噬界之蛇的憤怒嚎叫。

  “克萊茵,連你也背叛我了嗎?!!!”

  但這影響不了芽衣,機會轉瞬即逝,幸運的是芽衣抓住了它。

  滌罪七雷在雷之律者手中綻放光彩,這就是它真正的模樣。

  滌罪七雷:鳴雷見

  兩把武器握在手中,芽衣化作雷光切割著一切,雷光斬斷了所有。

  “這招,也是蘇羽教我的。”

  在梅比烏斯的耳邊,芽衣說出了殺人誅心的話語,隨后。

  “錚——”

  數據空間連同噬界之蛇的身軀被切斷,唯有梅比烏斯重重地摔落在地。

  ……

  “呼……”

  芽衣緩緩吐出一口濁氣,若不是克萊茵,剛才的她可能真的要死了,手中的滌罪七雷閃爍了一下,隨后變得暗淡,仿佛退化了一般,滌罪七雷再次沉寂下來。

  芽衣收起武器,看向遠處倒在地上的梅比烏斯,克萊茵已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

  “都結束了,梅比烏斯博士。

  ……

  不,也許我不應該再這樣稱呼你了。”

  “克萊茵……為什么……羽騙了我,你也要背叛我嗎?

  你應該能理解我的……五萬年前你就知道我要這么做的……你從來都沒有反對過我。

  為什么……現在……你又要來妨礙我。”

  梅比烏斯顫抖地說出這些話,雖然她不愿意承認,但克萊茵和羽確實是她無法割舍的存在,而現在……他們都背叛了自己。

  “……

  因為……真正的梅比烏斯博士……在吧這個計劃告訴我的時候,她就已經放棄了它。”

  縱使不愿意,克萊茵還是說出了真相。

  “【真正的梅比烏斯】?克萊茵,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真正的梅比烏斯。”

  克萊茵搖了搖頭,緩緩說道。

  “在此之前,我也是這么認為的……但你今天所做的事,絕對不是真正的博士所會做的。

  博士……她和其他【人類】一樣,無論經歷了怎樣的【改變】,都總還是會保留一些【不變】的部分。

  她也始終相信著羽先生。

  這或許,便是你和她之間的【區別】。”

  克萊茵沒有繼續說話,但梅比烏斯依然不愿承認,話語間依舊再嘲諷著情感的無力。

  “我可沒有那么多愁善感,這種毫無意義的形式主義,根本就不像是……”

  【我知道,這不像是我會做的事,但如果如果有什么要說給你聽,這也是最后的機會了。

  嗯……

  該怎么稱呼你好呢?梅比烏斯,還是另一個我?】

  梅比烏斯的全息影像出現在這片空間內,那時的她,還未進行超變手術,臉上的笑容也不是那樣陰冷。

  “怎么?你和羽更喜歡那時候的我嗎?”

  梅比烏斯嘲諷地說道,但克萊茵并沒有受影響。

  “這段全息影像,就是博士委托我轉交給你的東西,羽先生也不知道這些東西。

  她錄下了這段話……在她即將迎來死亡之前。”

  “死亡?克萊茵,你知道自己在說些什么嗎?對我來說,死亡根本就不不可能……”

  話未說完,打臉便至。

  【是啊,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要死了呢。】

  梅比烏斯原本懷疑這是時事通訊,但她說的每句話都被曾經的梅比烏斯反駁,預判了自己反駁的話語,又語重心長地對自己進行教導嗎?

  真是令人厭惡。

  【你知道嗎?其實在很久以前,我就已經做出這個決定了。終焉的到來,只是我假裝無可奈何的借口。】

  “荒謬!”

  梅比烏斯已經不愿相信。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荒謬。在很多人眼里,梅比烏斯就是不死的,是無論經歷了怎樣的死亡,最終都能死而復生的怪物。

  但你的話……一定知道,我……我們,其實比任何人都更畏懼死亡……畏懼那些,因死亡而生的未知。】

  “……”

  【也是這樣,我們才遠遠落后于愛莉希雅吧。

  正是因為畏懼這些,畏懼死亡,畏懼感情,我們才永遠不敢正視自己的內心吧。

  但,羽他確實做到了,因感情誕生的奇跡,即使失敗了,也是那樣絢麗,而且……

  他這么笨,一定還在努力吧。】

  “你到底想說些什么?”

  【我知道,這些話可能有些奇怪,但不管怎么說,梅比烏斯都是一個女孩吧。

  成為融合戰士后,我很高興我擁有了不死的能力,但我變成這個樣子……】

  影像發生了改變,梅比烏斯變得和現在一般無二。

  【我意識到,我也會死,所以我很害怕,害怕自己的意識沉溺在黑暗之中,害怕自己再次醒來,羽卻不在我的身邊。

  從什么時候,我變得這樣了呢?我只記得,每次實驗,他都會在我的身旁。

  每次死去,他都會第一時間趕到我的身邊。

  每次生日,他都會為我準備好驚喜。

  我似乎變得軟弱了,不想和他分開了。】

  “可你還是選擇了留下他獨自一人。”

  【他不能這么死去,我知道這對他來說,很殘忍,因為羽告訴過我……

  我也害怕死亡,但比起死亡,我更害怕的是獨自一人活下去。

  我變得軟弱,依賴上了羽,羽也依賴上了我們呢……

  即使逐火之蛾這樣黑暗,有我們在的地方,那就是羽的家。

  我怎么舍得讓這樣的笨蛋,和我們一起沉溺在死亡的黑暗里呢?他總是想著我們,卻從未自己活過。

  我希望他可以為自己好好活一次,但這個世界似乎有意為難他呢……】

  影像再次變換,梅比烏斯已經萎靡不振,無論是誰都未想過,彌留之際居然會出現在梅比烏斯的身上。

  【只要我想的話……終焉律者,她其實也不一定能徹底將我殺死。

  很沒有說服力,對吧?明明已經是現在這幅要死的模樣了……

  只是,她的離去,羽的悲痛,讓我明白一些事,活著,似乎并不是最好的選擇。】

  “所以……你就留下他?讓他在無盡的苛責和悔恨中為他自己而活?真是虛偽……”

  【很虛偽,我也知道。

  因為梅博士的計劃,在最后也想利用羽,他是終焉,她是始源,很般配,可也讓我很嫉妒……】

  不知為何,原本清晰的聲音傳至芽衣耳中,變成了雜亂的噪音。

  【讓他承載著終焉之力死去,從而戰勝崩壞,這對他不公平,所以我給他留了一些禮物,如果不做一些小手段的話,他可能會直接失去意識,變成終焉,然后毀滅世界吧?

  我也不知道,畢竟這是另一個她,平行世界的蘇雨告訴我的。】

  梅比烏斯抬起頭,眼神中充滿了震驚。

  然而,克萊茵和芽衣聽到這段錄音始終是雜音。

  【不過,即使是另一個世界的羽,也同樣不會說謊呢,她瞞了我一些事情,但我想是關于我們的吧。

  無論羽愿不愿意成為終焉,他都要走上那條道路,即使有一點可能,他都會將我們救回來……

  真是笨蛋啊,可誰又能阻止他呢?

  我不想他成為梅計劃的犧牲品,卻又要讓他成為終焉,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這么做,可能是臨死前,做的決定都混亂了吧。

  不過,這恰恰是我還是人類的證明,因為人類就是這樣矛盾的生物。

  沒有人可以對你加以干涉,也不會有人有資格替你做出選擇……就算是我——你的創造者,也不例外。

  只是,在臨死之際,我終于可以正視我的內心了……

  羽,他就是我的無限。

  如果我不能復活,我會高興。如果我再一次醒來,我依然很高興,因為我會用無盡的時間,去把他找回來,去追尋屬于我的無限。

  如果我早點正視自己的內心,我和他的結局會不會不一樣呢?我的無限已經定格了,你的呢?

  梅比烏斯。】

  影像緩緩彎下身子,向梅比烏斯伸出手。

  梅比烏斯也向她伸出了手。

  【你要追尋的無限,又是哪種呢?不過,在樂土的你,應該不用再和他分別了吧?畢竟你們有著幾乎永恒的時間,這一次就好好正視自己的內心吧。】

  影像的聲音漸漸微弱,她最后向梅比烏斯說道。

  【梅比烏斯……這世界上的另一個我,向我好好道個別吧?可以嗎?

  代替我,好好陪一下他吧。】

  不知為何,在影像說出這話后,梅比烏斯的手顫動了一下,原本緊繃的肌肉也放松下來。

  最終,梅比烏斯和影像的手在虛空中相觸,也是在相觸的那一瞬間,影像開始消散。

  帶著勝利者的微笑,影像說出了最后的話。

  【看來,無論是哪一個我,都適合這種無限呢。】

  梅比烏斯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靠在懸浮的十字架,自己站了起來。

  克萊茵想要去攙扶她,但被梅比烏斯狠狠地瞪了一眼。

  “別靠近我,克萊茵。你和她只會讓我感到可笑!”

  “?”

  克萊茵不解地看向梅比烏斯,但梅比烏斯只是嘲諷地笑著。

  “你以為她要選擇赴死,是她自己的選擇嗎?別忘了,她最后一次同步記憶是什么時候!”

  (蛇蛇嘴硬中)

  “我才是真正的、唯一的梅比烏斯!別在這里表演傷感的苦情劇了!”

  留下細思極恐的話語后,梅比烏斯沒有在說些什么,也沒用再對芽衣做些什么,只是緩緩地離去。

  …………

  “咳咳……”

  角落里,梅比烏斯虛弱地前進,她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這幅狼狽的樣子,尤其是羽。

  不過事與愿違,高大的身影擋在了她的面前,還未待她反應過來,便將她抱起。

  “放開我!”

  “……”

  羽沒有說話,被真正的神之鍵砍了一刀,稍微想想就知道多難受。

  面對梅比烏斯的掙扎,羽只是將一顆糖塞到了蛇小姐的嘴里,雖然梅比烏斯趁機將羽的手指咬出血了,但好在她沒有繼續掙扎了。

  梅比烏斯就這樣被羽抱在懷里,向著那片花海走去,很和諧。

  如果忽略掉梅比烏斯掐進蘇羽后背的指甲的話,不過至少她的臉紅了。

  “如果早點遇到他,我們的結局會不會不一樣……”

  …………

  (全民制作人們,大家好,我是寫書時長沒有兩年半的楓落無鳴。

  感謝大家一路以來的支持,也感謝大家的打賞,說是不喜歡錢,那是假的,但我不希望大家浪費錢。

  不用給作者打賞多少禮物,送一下免費的就好了,作者更希望大家用打賞的錢去吃一下好吃的。

  不建書友群,也有這方面的原因,因為大家喜歡看我的書,我很高興,但如果書友吵起來,我會很為難的。

  今天這個梅比烏斯和蘇羽的糖,算是為一直以來支持我的大家加更的,謝謝大家。)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