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33章 小島爆爆鴉的陰影
  在經過簡單的交流后,芽衣還是決定幫助克萊茵調查樂土的異常。

  本來芽衣想直接拒絕克萊茵的,但當芽衣說出那番拒絕的話語后,克萊茵的表現實在是令人……

  “……拒絕了?為什么?為什么……你可以拒絕別人的需求。

  難道……不是應該先把它接下來,然后再把它按時完成才對的嗎?

  哪怕對方把之前的想法全部推翻,又要從頭再來一遍……也是不應該去拒絕的,不是嗎?”

  芽衣清楚地記得,當自己拒絕克萊茵時,她的眼神中充滿了震撼,腦袋上甚至隱約看到一絲煙霧。

  仿佛這拒絕的話語直接推翻了克萊茵的設定一般。

  芽衣不得不感嘆,這梅比烏斯和羽真不是什么東西啊,尤其是知道了克萊茵的黑眼圈不是出廠自帶的。

  總之,無論是為了讓克萊茵稍微解放一下,還是為了繼續探索樂土的深處,芽衣最終還是同意了克萊茵的要求。

  只是,現在她要應對的,是來自樂土之外的人。

  休息室中,渡鴉看向墻上伊甸的畫像,眼神中充滿了感慨。

  “上次來的時候,這里掛的還不是伊甸的畫像,改變總是發生在不經意之間,對吧?”

  酒紅色的眼眸緩緩看向芽衣,芽衣有一絲意外,不過還是問道。

  “你怎么在這里?等等……難道你也是記憶體?渡鴉,你殉職了?”

  芽衣這一番話直接把渡鴉淦沉默了。

  “是真是假,你來親自確認一下不就知道了?”

  渡鴉的眼神中,肉眼可見得包含著怨念。

  “不必了,你來這里干什么?”

  “拜托,我的芽衣大小姐,你這樣聊天到底是誰教的?”

  “……”

  芽衣緩緩吸了一口氣,隨后說道。

  “從蘇羽將我丟到樂土起,我就沒遇見一個可以正常交流的人,你指望我能有什么好話嗎?”

  渡鴉的眼神中有一絲認同,隨后說道。

  “你也……被那個戴面具的男人堵門了?”

  “那個男人?你是指千劫,還是羽?”

  渡鴉的眼神開始變得同情,看來芽衣的遭遇比自己想得更慘。

  “看來芽衣大小姐的遭遇確實很豐富,也不能怪你,那些融合戰士的個性確實有些獨特。”

  “你來這里的目的就是說些風涼話嗎?”

  渡鴉攤了攤手,隨后無奈地說道。

  “我害怕你再待在這里,就變得和那些英桀一樣個性鮮明了。

  作為世界蛇的干部,好歹我也算你的前輩,前輩關心后輩不是理所應當的嘛?”

  顯然,這番說辭并不能說服芽衣。

  “……

  如果沒事的話,我就先離開了。”

  “別這么冷淡嘛,好歹我對【往世樂土】的了解也多于你,你就不想向我打聽些什么?”

  在渡鴉說出這番話后,芽衣緩緩轉身,在那一瞬間她的眼眸微微顫動。

  渡鴉并沒有察覺這一細節,她未曾注意到,在不知何時,羽悄悄出現在她的身后。

  “閃開!”

  雷光閃過,芽衣一把將渡鴉推開,劍刃閃爍著雷霆。

  “?”

  羽顯然有些疑惑,他只是想建議渡鴉把兜帽揭開罷了,畢竟愛莉應該會喜歡不戴兜帽的渡鴉,芽衣這么應激嗎?

  不過雖然這么想,羽并不會過多解釋,羽只是兩根手指夾住了劍尖,芽衣不得寸進。

  “咻——”

  暗紅色的箭矢激射而出,羽同樣用另一只手接住了它。

  這兩人怎么回事,想打架了?

  就在三人對峙之際,羽緩緩開口。

  “我可以理解為,你們已經做好了再次挑戰我的準備嗎?

  雷電芽衣,渡鴉……”

  ……

  令兩人沒想到的,芽衣倒是最先收回了架勢。

  “抱歉,樂土出現了一些狀況,之前遇見的敵人似乎會變成我記憶中的樣子……”

  “……”

  羽沒有說話,只是將目光投向了渡鴉。

  “額……”

  渡鴉有些尷尬,芽衣倒是和羽關系好,自己只不過一個打工人,攻擊老板什么的……

  看渡鴉的樣子,羽倒是沒有為難她什么。

  “往世樂土是為了解開圣痕覺醒者的某種【禁制】存在,渡鴉,你既然放棄了成為融合戰士,為何還要回到這里?”

  羽坐在椅子上,手指不斷在面具上點著,壓迫感十足。

  “……”

  渡鴉沒有回話,不過羽已經猜到了一些答案。

  “灰蛇讓你來的?”

  說著,還看了看芽衣。

  “沒錯。”

  渡鴉擺爛似地說出了這個答案,有什么辦法嘛?老板的記憶體,自己又有什么辦法。

  “灰蛇?他又想干什么?”

  芽衣不免頭疼起來,在樂土要面對這些謎語人不說,還要幫克萊茵調查樂土異常的原因。

  可擺明了,有人想要針對自己,不是梅比烏斯就是愛莉希雅,羽不太可能,他可能直接將直接丟出樂土。

  現在又加上一個灰蛇,芽衣真的心累。

  “灰蛇叫你來阻止芽衣的繼續深入?”

  “沒錯。”

  “為什么?”

  “因為他覺得你越界了,當然,這也可能救你一命,你的答案又是什么呢?雷電芽衣。

  是繼續深入,還是就此止步?”

  芽衣看向羽,面具遮擋了他的臉頰,看不清他復雜的神色。

  從來到樂土開始,自己便被謎語人包圍,一個又一個謎團圍繞著自己,如果就在這里放棄,那又算什么?

  自己還沒得到答案,還未獲得力量,還未得到羽的認可……

  “我會繼續探索下去的。”

  “……”

  這會輪到羽沉默了,手指點動的頻率越來越快,終于,他開口了。

  “去找梅比烏斯吧。”

  留下意義不明的謎……話語后,羽消失在了兩人面前。

  ……

  “呼……”

  渡鴉松了一口氣,這一幕恰好被芽衣發現。

  “你似乎很怕他?可我了解到,羽似乎在樂土里救了你兩次。”

  “拜托,我真的不想回憶起那兩段記憶了。”

  芽衣目不轉睛地盯著渡鴉。

  “如果你不想說的話,我可以把你綁去找羽詢問。”

  “有必要這樣嗎?”

  芽衣沉默地點點頭。

  “……”

  良久,渡鴉還是受不了芽衣冷漠地目光,這個家伙,從來不會體諒一下前輩。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去找梅比烏斯的比較好。”

  “為什么?”

  芽衣終于找到了發泄心中郁悶的辦法,打不過英桀,還打不過渡鴉嗎?

  “如果你真的看到了融合戰士的另一面的話,你也會這樣。

  畢竟……就在她決定給予我那種傳承的時候,我拒絕了,然后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里,如果不是羽,我根本就沒有在你面前說這些的機會。”

  “如果是這樣,你為何會如此懼怕他?另外,他說的你放棄成為融合戰士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真的看到過解開禁制以后的樣子,就不會有這種疑問了。

  與其說那是戰士,倒不如說那更像是頭怪物……而能夠讓我更恐懼的,只有比怪物還恐怖的存在。

  【人為崩落】……相信我,你不會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的。”

  芽衣沒有繼續逼問渡鴉,如果想知道融合戰士的秘密,尤其是關于梅比烏斯,看來只能詢問克萊茵了。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兜帽,渡鴉略帶關切地說道。

  “你真的不打算和我一起回去嗎?你不回去,我不好交差啊……”

  渡鴉半開玩笑地說道,而芽衣無心回應她。

  “算了,我有必須探索下去的理由。”

  “好吧,看來我只能在樂土多待一段時間了。”

  芽衣疑惑地看向渡鴉,這是帶薪休假?

  “別這么看著我嘛,我還要去和一個人聊聊,而且灰蛇又不知道我一開始就任務失敗了,這是合理的帶薪休假。

  剛才你推開我,我還蠻感動的,如果你真的打不過梅比烏斯的話,我會幫你找救兵的。”

  “謝謝,不過我希望用不上救兵。”

  渡鴉笑笑,轉身離去,無論什么時候,帶薪休假都是最讓人高興的。

  “梅比烏斯……【人為崩落】…………

  你到底隱藏了什么呢?”

  懷抱著這樣的疑問,芽衣又一次找到了克萊茵。

  …………

  (以普遍理性而論,人為崩落按現實來看,確實挺掉san的。

  就像,我們看人為崩壞可能是看假面騎士,崩壞世界的人看人為崩落可能就是異類騎士了,懂得都懂。

  寫完羽安慰蛇蛇后,樂土就暫告一段落了,接著就是送奧托上路了,感覺我還可以水很久,不過我應該不算水吧,畢竟日常都沒寫多少。

  好想玩鐵道啊啊啊啊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