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番外篇 浮生碌碌,切莫無為
  記憶中的父親,是一個嚴厲而又慈祥的形象。

  從記事起,父親便要求華練習武術,對一些男孩子來說,這都是不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說對于華了。

  好不容易堅持了十幾年的武術,父親卻突然不要求自己練了,轉了學,卻始終無法融入大家。

  父親也在這時候病倒了,但即使是這樣,生病的父親依然會在華生日時,為她做上一碗長壽面。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很久,直到那一天……

  流星劃破滄海市的天空,名為崩壞的災難摧毀了一切。

  記憶中長壽面的味道,再也品嘗不到了。

  ……

  休息室內,華剛結束訓練,一個人發呆。

  華不善言辭,從學生時代便是如此,加入逐火之蛾后,熟悉的人也只有卑彌呼隊長和羽。

  看著窗外亮起的華燈,華的內心在此刻被孤寂所填滿,直到……

  “喏,我記得在你的家鄉,過生日的時候有吃面的習俗……”

  聽到熟悉的聲音,華慢慢抬起頭,一碗熱騰騰的長壽面出現在她的面前。

  “謝謝,只是你……”

  “拜托,今天是你的生日,就不要提工作的事好吧~_~”

  羽皺了皺眉,和那些高層扯皮真的是一件浪費時間的事。

  “不……我……只是,你為什么會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華連忙接過了面條,有些疑惑地看向羽。

  “……”

  羽罕見地沉默了,不過華并沒有繼續追問,而是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這是一個不好的習慣,因為華不擅長和別人交流,所以她總是在不執行任務的時候戴上眼鏡。

  “也不是不能說,你多少應該猜得到。雖然我在那場事故里,犯下了大錯,但那群人看到了融合戰士的力量,所以……”

  “可,那并不是你的錯……”

  華還想說些什么,被羽抬手制止了。

  “那終究是我犯下的錯……”

  羽坐在椅子上,仰頭看著天花板,神情沮喪。

  而華坐在羽的旁邊,手足無措,端著面不知道干什么,就連眼鏡也蒙上了一層白霧。

  “好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嘗嘗看吧,應該不會難吃。”

  羽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走了華的眼鏡,華突然一驚,本來想拿回自己的眼鏡,但手中端著面,只能愣愣地看向手中的面條,不敢直視羽的眼睛。

  “……”

  “味道如何,應該不會難吃吧?”

  華默不作聲地吸溜著碗中的面條,而羽則是在一旁問道。

  見華久久不作聲,羽也是緊張起來,難道真像愛莉說的那樣,該加些糖?

  “沒有,很好吃,只是……這讓我想起了我的父親……”

  華低聲地說道,休息室里彌漫出一股悲傷的氣息,就當兩人陷入沉默之際,休息室的門被突然推開了。

  “只是出去執行個任務,你就要把我的隊員撬了?”

  鮮紅的發絲飄蕩著,看她風塵仆仆的樣子,應該是剛回來。

  “只是朋友之間的祝福而已,卑彌呼,不必大驚小怪。”

  羽無奈地說道。

  “祝福?”

  卑彌呼的嘴角勾起揶揄的笑容,隨后一把攬過羽,拍了拍他的肩膀。

  “年輕人嘛,我懂,只是華還是個學生哦~”

  卑彌呼絲毫沒有在乎兩人的感受,十分地不正經。

  華像是早就習慣了自家隊長的樣子,繼續恰著面條,羽則是努力地掙脫卑彌呼的懷抱,這樣的“熱情”他消受不了。

  “切,這沒意思,要是我和你一樣強,或者成為什么融合戰士,我一定打爆那些高層的頭,然后去度假……”

  見羽掙脫了自己的懷抱,卑彌呼癱在桌子上,看起來十分地勞累。

  “你又怎么了?”

  “還能怎么,各種任務唄,一個接一個,就連今天這點時間也是請得假,一會兒就要去其他地方執行任務了……

  不像你,自由得很~”

  卑彌呼瘋狂地抱怨著高層的壓榨,華和羽做著她的聽眾。

  “如果你愿意和梅比烏斯博士一同共事,然后被限制各種行動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別,還是算了,我可不想和那個家伙一起共事,華你也和這個家伙保持距離,萬一他被梅比烏斯傳染了,你第一個被綁上手術臺。”

  “羽并不是那樣的人……”

  卑彌呼沒有理會華為羽做出的辯解,而是起身準備離去。

  “還沒休息一會兒,就又要去澳洲執行任務了……”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去比較好。”

  聽到關鍵信息,羽也收起了笑容,鄭重地告誡道。

  卑彌呼愣了一下,隨后笑道。

  “我知道你有點邪乎,但如果我不去的話,總有人會去替代我,為了自己讓他人送命,我可做不到這種事情。

  不過……”

  卑彌呼突然停住了,回頭看向華和羽。

  “要是這次可以活著回來,要陪我喝酒哦~

  雖然你們都沒到喝酒的年紀(小聲)……”

  后來…沒有后來了……

  羽違背了命令,摧毀了珍貴的研究材料——炎之律者的尸體,留下了律者核心。

  他被囚禁在逐火之蛾的監獄,那一天,從不喝酒的他,喝了很多。

  …………

  “榆木腦袋…榆木腦袋!”

  小玄的聲音突然響起,赤鳶從思索中回過神來。

  “怎么了,小玄?”

  赤鳶看向身邊的蒼玄之書,詢問道。

  “沒什么,只是這次下山采辦的物品都買完了,我們直接回去嗎?”

  小玄抱起一大堆東西,晃晃悠悠地飛著。

  “嗯,回去吧。”

  赤鳶起身,和小玄一同向太虛山走去,只是她又在一個小攤子面前停下。

  “怎么了,榆木腦袋?”

  “……”

  赤鳶沒有說話,看向遠處逐漸升起的孔明燈和綻放的煙花出了神。

  守護神州千年,她一直都是這樣,喧鬧的人們似乎和她沒有關系。

  曾經的好友已經離自己而去,記憶里的面容也越來越模糊。

  “小玄,一起去吃一碗面吧。”

  “行吧,只不過我還要吃肉包子!”

  赤鳶溫柔地注視著身邊的小玄,不再言語,就這樣保持了很久很久,直到……

  “客官,要來一碗面嗎?”

  赤鳶搖搖頭,緩緩說道。

  “來兩碗吧,再來一籠肉包子。”

  她的身邊,并沒有任何一人。

  …………

  “榆木腦袋,榆木腦袋!”

  正在休息的符華疑惑地看向突然闖進來的小玄。

  “怎么了,小玄?”

  “怎么了?今天可是你的生日,你居然問我怎么了?走,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去!”

  小玄說著就要拉符華走,不過符華制止了她,然后指了指一旁桌上的長壽面和肉包子。

  “哇,好香的肉包…唔……好次,不過味道怎么這么熟悉?”

  看到大肉包,小玄一口直接要上去,味道倒是十分美味,只是總感覺在哪里吃過。

  符華笑笑沒有說話,端起那碗長壽面細細地品嘗起來。

  這般味道,加上那個黑赤鳶形狀的煎蛋,答案已經揭曉了。

  ……

  “喂喂,我也要吃面條!我也要吃肉包子!”

  正在逛街的小識環抱著雙手,不忿地看向一直盯著月亮的蘇羽。

  “你不是有糖葫蘆嗎?”

  蘇羽回過神來,看向鬧脾氣的小識。

  “糖葫蘆被阿雞搶走了!”

  “咕咕?咕咕咕!”

  阿雞仿佛聽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憤怒地指責小識,明明這是阿雞自己的糖葫蘆,她的糖葫蘆早就吃完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也要吃面條,我也要吃大肉包!我也要生日禮物!”

  “唉,行吧,至少要先回去再說唄。”

  蘇羽無奈地攤了攤手,小孩子還是要哄一下的。

  “好耶!”

  小識蹦蹦跳跳地跑了起來,不過蘇羽拉住了她。

  “送你的禮物,這可是最厲害的一把劍,比你的太虛劍神厲害多了。”

  蘇羽在小識的額頭上點了一下,微不可見的光芒沒入小識的額頭,但她卻什么都沒感受到。

  “蘇羽,你又騙我!”

  “我可沒騙你哦~”

  兩人的打鬧聲漸漸隱去,夜空中的月亮似乎散發著猩紅之色。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