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32章 無暇的少女——克萊茵
  如同往常一樣,芽衣探索著樂土的角落。

  經過謎語人的洗禮,芽衣終于意識到了,這群人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說。

  也可能是真的不知道以及告訴芽衣,芽衣聽不懂。

  總而言之,不把樂土全都探索一遍,芽衣是不會得到想要的答案的。

  “或許…我會把所有的英桀全部都見一遍。”

  芽衣搖搖頭,拋開奇怪的想法,向著前方走去。

  但眼前的數據空間卻發生了異變,大地崩裂,天空晦暗,萬物失去了它原本的色彩。

  “這是……

  樂土中從來沒有出現過類似的狀況。是我到達了其他的區域,還是說……”

  經過數位英桀的洗禮,現在的芽衣遇事已經不會再有多慌亂了,至少……

  樂土之中,已經沒有比那個男人和悲傷蛙更令人難受的了。

  “不,往世樂土……它的確出現了一些問題。”

  就在芽衣疑惑之際,陌生的聲音傳來,不過這微弱的聲音一聽就十分地弱氣。

  無關乎其他什么原因,只是這個聲音的主人莫名地讓人聯想到社畜。

  “你……是誰?”

  “時間緊迫,來不及解釋了。

  總之……構成你所在區域的記憶出現了一些問題,同時,你的意識與自我認知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

  所以,接下來請不要相信你自己的【常識】。”

  在這個疑似社畜的聲音響起時,偶爾能聽到設備運行的滴答聲,看來對方可能真的是一名社畜。

  “跟隨我的指示前進,我會帶你回到現實。”

  “我為什么要相信你?”

  “唔……”

  對方似乎很苦惱,不過還是回答道。

  “請不要為難我,實驗體。你是羽先生所認可之人,也是博士需要的實驗體,我并不會做出傷害你的舉動……

  唔,暫時不會。”

  “實驗體……這讓我想起某個惡劣的人,看對方的語氣,應該是羽的下屬之類……”

  芽衣在心中思索著方案,但眼前的情況顯然已經沒有時間讓她思考了。

  芽衣身后的數據空間已經開始破碎,而眼前是陌生的門扉。

  “看來……我別無選擇了。”

  遵循著神秘聲音的指引,芽衣穿梭在樂土之間。

  ……

  奇異的空間又一次出現在芽衣的面前,但印著刻印的門扉卻顯得無比混亂。

  “實驗體,不要再靠近那里的錨點了。”

  社畜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為什么?”

  “我說過,你不能再信任自己的常識了。

  雖然性質并沒有發生變化,但它所指向的區域已經相當混亂。

  也就是說,你很可能會在那里遭遇異常強大的敵人。我不建議你這么做……”

  社畜的話語還未結束,芽衣的面前又出現了一扇門扉。

  “這是?”

  陌生的門扉矗立在芽衣的面前,與其他門扉不同的是,上面并沒有任何一位英桀的刻印形狀。

  芽衣仔細看去,恍惚之間,她看到一個圖案,和她的圣痕類似,但再想看清時,圖案消失了。

  “熟悉的感覺……剛開始遇到羽時,那扇門扉也是這樣……

  到底該不該進入這扇陌生的門扉呢?”

  “實驗體,你所在的區域出現了新的節點,還請不要肆意移動,我正在進行調查……”

  芽衣并未理會聲音的主人,毅然地踏入了門扉。

  至于為什么,芽衣自己也說不清,可能是因為她相信蘇羽吧,無論他是蘇羽,還是羽……

  刺眼的燈光閃過,芽衣發覺,她依然回到了現實,不同于樂土中的大廳,眼前是真正處于現實。

  “血壓、體溫、心率……嗯,各項生命體征平穩,監測結束。

  嗯?”

  芽衣的目光緩緩下移,終于瞧見了聲音的主人,戴著眼罩的綠發小女孩(?)出現在她的面前。

  眼神中是藏不住的疲憊。

  察覺到芽衣的目光,小女孩說道

  “實驗體,歡迎回到現實。”

  “你說剛才的……

  抱歉,你的樣子稍微有些……別致。我一時間沒有注意到。”

  “為什么不按我說的去做,從模擬結果來看,那扇陌生的門扉可能會要了你的命。”

  “可能是我相信羽并不會害我吧。”

  面對疑問,芽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但令她意外的是,眼前的人在聽到她的解釋后沉默了一番。

  過了一會兒,她終于說道。

  “這就是你選擇那扇門的原因嗎?果然,我對人類的認知還不夠深刻……

  可能還有些其他原因,羽先生不愧是梅博士口中的奇點,也只有他才可以完成【圣痕計劃】和【火種計劃】的統一……”

  克萊茵就這么思索著,不知不覺間就忽略了芽衣的存在,然后突然說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計劃。

  “圣痕計劃、火種計劃…統一……

  現在的蘇羽,在做著這種事情嗎?”

  芽衣并沒有仔細思考這個問題,她深知自己現在并沒有幫助蘇羽或者阻止他的力量。

  自己就算去質問他,他估計也不會說吧。

  然而芽衣確實錯怪了蘇羽,這是梅博士的算計,即使是蘇羽,也是在得到蘇雨的核心后,才推導出這個計劃,樂土中的羽根本不知道。

  “所以……現在你能向我作個自我介紹了嗎,陌生人?”

  聽到芽衣的話語,克萊茵才回過神來,疲憊的眼睛看向這個給她增加工作量的人。

  “……

  我是克萊茵,梅比烏斯博士的助手,現在主要負責的是【往世樂土】的日常維護工作。”

  “【往世樂土】的維護者……那么,你也是英桀之一了?”

  面對芽衣此處的疑問,克萊茵回應她的是看智障的眼神。

  “記錄,樂土中出現的異常狀況可能會對實驗體的視覺或邏輯處理功能造成某些不可逆轉的損傷。”

  “……好了,我知道你不是一位英桀了。那你為什么會存在這里?”

  “因為這是我的工作,如你所見,我是由梅比烏斯設計制造的武裝人偶。和你一樣,都是現實中的存在。

  但你不必對我使用任何用于年長者的尊稱,直接稱為【克萊茵】就好。

  實驗體,為了效率,還請你不要繼續詢問一些顯而易見的問題了。”

  “……”

  芽衣的眉頭微皺,這個武裝人偶的性格和她的制造者一樣,過于惡劣。

  “好吧,克萊茵,你剛才所說的【圣痕計劃】與【火種計劃】的統一是怎么回事?”

  “那并不是你該知道的事情,實驗體。”

  “……”

  …………

  天命總部,奧托站在空港,遙望著天空,而蘇羽站在他的身旁。

  “我的朋友,聽你的描述,這個梅博士還真是可怕,畢竟就連你在那個時候也不知道,你是律者。”

  蘇羽的長發被吹起,雙眼微瞇,看不出情緒。

  “她應該早就知道了我是律者,也早料到了我會以自我犧牲的方式結束自己的生命,但她永遠不會知道……

  你這種人會去和那棵樹做交易,而我會緊隨著你的腳步。”

  “……

  就連我這樣的人,也有不愿意對我拔刀的人,我的朋友,你是如何確定她們會殺了你呢?”

  奧托轉過身,靠在欄桿上,遙望著藍天。

  蘇羽則是任由風吹過他的長發,他的目光落在遠處,正在欺負阿雞的小識身上。

  “不喜歡算計她們,因為她們是我所珍視的人。

  但神州自古以來都有一種叫做陽謀的存在,圍魏救趙、推恩令、一腸殺三士……”

  “這個一腸殺三士是個什么陽謀,我活了五百年倒是未曾聽過。”

  奧托摸了摸下巴,對著蘇羽揶揄道。

  “那是你跟不上時代了。”

  “這樣嗎?也是,畢竟我是要死的人了……”

  “……

  當我完全吸收終焉之繭后,擺在她們面前就只有兩種可能。

  一、殺了我,世界再無崩壞。這也是梅博士預料的情況,我會自我犧牲。”

  “可她們不會對你出手,不是嗎?”

  奧托笑道,他可太清楚這些孩子了,她們是舍不得對蘇羽出手的。

  “這就是第二種情況了,利用圣痕計劃,我會宣告人類的滅亡,沒有圣痕的人會死在進化的路途中,活下來的人自然完成了崩壞的篩選。

  她們不會接受圣痕計劃的,那時的我營造一種假象可太容易了,圣痕計劃不斷在進行,她們的力量不斷在增強。

  在那種情況下,她們可不會察覺到我的力量剝離到了她們身上。

  當然,無論那種情況,我都是會死的,在我死后,崩壞能會以一種溫和的方式讓人類進化。

  故友回歸,崩壞的問題也解決了,完美的大團圓結局。”

  “是啊……那樣的世界,只是想想都覺得美好。”

  遠處的落日緩緩移動,金色的余暉撒在兩人身上,長長的影子似乎預示著,他們背負的宿命。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