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31章 背叛者
  “你就不擔心,我對這個小姑娘動手嗎?”

  大廳內,梅比烏斯一手撐著下巴,一手在桌子上無意義地畫著,嘴角勾起微笑,梅比烏斯饒有興趣地看向一旁的羽。

  而芽衣還在昏迷之中,當然她馬上就醒了。

  “……

  我說過,不會妨礙你的實驗,博士。”

  羽的話語無比平靜,聽不出什么情緒,他將一杯果汁推到梅比烏斯面前。

  “嗯哼~我可不會就這么相信你說的話……

  【虛妄】的刻印,哪怕我們身處記憶的空間,我也對它十分感興趣,而現在……”

  梅比烏斯吸了一口果汁,隨后陰惻惻地看向芽衣。

  “什么都沒發生,你就把刻印交給這個小姑娘了,這比千劫愿意當我的助手還要荒謬。”

  羽手中的動作停頓了一下,隨后又說道。

  “只不過是刻印罷了,遲早要交出去的。”

  “是嗎?”

  梅比烏斯的笑容更甚,緩緩走至羽的身邊,湊近他的耳朵。

  “呵呵~包含終焉力量的刻印嗎?”

  “……”

  就在這時,芽衣從昏迷中驚醒,環顧四周,仍然是那早已習慣的大廳,和從前別無二致。

  “哎呀,你這么快就醒了呀。大姐姐。”

  見到芽衣已經從昏迷中醒來,梅比烏斯停止了繼續調戲羽,轉而將目光放在芽衣身上。

  終焉的力量……呵呵,羽是不是律者,梅比烏斯不在乎……

  “……!”

  芽衣才剛從昏睡中醒來便看到梅比烏斯,心里別提多精彩了,但為了不露怯,她還是直視著梅比烏斯的眼眸。

  “看來律者……確實與眾不同,我對你更有興趣了……”

  梅比烏斯一邊說著,一邊將目光放在羽身上,和剛才一樣,羽什么反應都沒有。

  “是你……【無限】的刻印,你對我做了什么?”

  “做什么?大姐姐你為什么要這么想呢?我的刻印只是傳承方式和他人不同,我倒是想對你做些什么……

  可惜,我只是個弱小的科研人員,就連回到這里,也是羽將你帶回來的,畢竟……我這么柔弱,可沒辦法扛起一個昏迷的律者呢~”

  兩人之間的火藥味越來越重,羽就算隔著面具也察覺了兩人劍拔弩張的氛圍。

  “荒謬……”

  “呀,大姐姐你別生氣嘛~我不是有意要說你重的,只是相比于我這樣柔弱的科研人員,大姐姐嘛~

  呵呵……”

  梅比烏斯一邊瘋狂攻擊著芽衣的體重,一邊向羽靠去,似乎要證明自己真的很柔弱。

  “大姐姐既然對我這么感興趣,不如……我們在深入交流一下~”

  羽在思考到底要不要閃開,就在梅比烏斯將要靠到他身上之際,熟悉的聲音讓梅比烏斯一下子直起了身體,也讓羽獲救了。

  “呀,瞧瞧誰來了,這不是親愛的梅比烏斯博士嗎?

  沒想到會在這兒遇見你,我還以為……你只會出現在綠油油的地方呢。”

  “……愛莉希雅。”

  梅比烏斯的臉色變得陰沉,靜靜握住手中的杯子,在恍惚間,羽仿佛聽到了玻璃碎裂的聲音。

  “見到你和羽可真高興!不過,我和芽衣說好了,要一起去做點開心的事情。哎,對不起,不能陪你們啦?

  小羽,下次再和你一起玩哦~”

  羽本想說些什么,不過梅比烏斯搶先了一步。

  “愛莉希雅,我要是你的話,就不會這樣拋頭露面,也不會厚著臉皮再黏著羽。

  【背叛者】!”

  “(嗯……?)”

  疑惑充斥了芽衣的腦海,而她也察覺到,當梅比烏斯說出這句話后,羽竟然沒有進行反駁。

  以他跟愛莉的關系……

  “背叛者?你在說什么呀,我不是蘇,看不見未來發生的事。

  但是,我相信自己,相信【愛莉希雅】,就像我相信這里的每一個人,也包括你。”

  面對梅比烏斯的指責,愛莉希雅依然保持了一貫的淡然,嘴角始終掛著微笑。

  “……”

  “如果你真的相信我們這里的所有人,就不會將我撇到身后了……”

  梅比烏斯沒有繼續回話,反而是羽說出了這句話。

  聲音雖然微弱,但仍然傳遞到了在場每個人的耳朵。

  為待幾人反應,羽便獨自離開了這里,他的背影是那樣的孤獨落寞。

  “聽好了,新來的小姑娘……如果我是你,就不會相信她,她是往世樂土中最不值得相信的人。

  羽曾是我們幾人中最相信她的人,可你看到了,她將羽撇下了,親手殺死了他……”

  梅比烏斯說完這句話后,便追隨著羽的步伐離開了。

  “我不會接受任何人強塞給我的答案,我會自己去找到它的。”

  這是芽衣的答案,梅比烏斯的步伐只是一滯,隨后她的聲音傳來。

  “是嗎?希望你不會成為第二個羽……

  我們都曾為此付出過代價。”

  …………

  等到兩人都離開后,芽衣再一次看向這個熱情的女孩。

  她總是那樣活潑,將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給他人。

  但就是這樣的她,如今明亮的眼眸中蒙上一層陰霾,她似乎無法反駁【背叛者】的事實。

  無論如何,這些事情依然不會影響芽衣對她的判斷,至于【背叛者】事情,還是去問問其他英桀吧。

  華大部分事情并不清楚,櫻和伊甸不知道位置,凱文和蘇……還是算了。

  看來,只剩下千劫和羽了。

  “如果可以,我真不想去面對那個男人……”

  懷抱著這樣的情緒,芽衣來到了那片熾熱的領域。

  “哦……你居然還沒死。”

  迎面而來的不只是熱烈的劫火,還有千劫式的打招呼。

  “……你真該換一種和人打招呼的方式了,千劫。”

  “你準備活到什么時候?”

  不愧是千劫,還是蠻容易接受別人的建議嘛~

  “……

  好吧,至少你努力過了。”

  芽衣努力地讓自己保持冷靜,畢竟找個不說謎語的英桀是真的難,千劫只是語氣比較沖罷了。

  “有什么就趕快問!看在羽那家伙的面子上。”

  “我想和你聊聊關于【背叛者】的事,我從其他的地方了解到,你和櫻都是【毒蛹】的一員,那你們對此的了解,應該比別人多一些……”

  芽衣還沒說完,千劫便打斷了她的話語,從他顫抖的身軀可以看出,他在強忍自己的怒火。

  “別在我面前用【背叛者】稱呼櫻,律者。你沒有這個資格。”

  “櫻?等等,我指的不是……”

  芽衣意識到,千劫似乎理解錯了,但千劫并沒有給她解釋的機會。

  “他們殺死了一個無辜的女孩,卻說是恐懼替他們扣動了扳機,贏來了難得的勝利。

  他們甚至在為此歡呼,為此慶賀……一群垃圾……渣滓……死有余辜!

  羽太過仁慈了!給了那群渣滓喘息的機會,如果我是他,我會撕碎所有和這件事有關的人!而不是僅僅砸爛最后一個城市那么簡單!

  若不是該死的阿波尼亞,她不會就這么死去!我要將她碎尸萬段!”

  “千劫,你冷靜點,我不是……”

  “你還想問什么!律者!”

  千劫的身上已經燃起了火焰,炙烤著房間內的一切。

  “算了,至少我努力過了……”

  芽衣終究還是放棄了讓千劫冷靜的想法,默默退出了這個地方。

  只是,在她離開時,怒吼傳來。

  “阿波尼亞!我要將你徹底撕碎,我要碾碎你的頭顱,將你的手臂折下!看你高高在上的臉龐在我的面前搖尾乞憐!

  阿波尼亞!你死一千遍,也不夠!!!!”

  “至少,我解釋過了……”

  芽衣無奈地搖了搖頭,向著鳶尾花海的方向走去。

  “希望羽不會和千劫的反應一樣吧……涉及到愛莉希雅,說不準……”

  再一次踏進那片鳶尾花海,映入眼前的景色讓芽衣感到奇怪。

  天空昏暗下著大雨,大地殘破不堪,蕭條破敗的氣息不斷傳來。

  而羽正一個人坐在大地的中央,手中是一朵破碎的水晶花,任由雨滴打濕他的發絲。

  “這片奇異的空間讓我們跨越時間相遇,眼下這片荒涼的景色就是我給你的回答。”

  “你知道我想問什么。”

  芽衣肯定地說道。

  “知道與否,又如何呢?

  破碎的水晶花無法再次復原,雷電芽衣,請不要懷疑愛莉希雅……”

  “可她是【背叛者】,你說她將你撇下。”

  雨越下越大,水霧逐漸籠罩了兩人。

  “雷電芽衣,我對每一個英桀抱有真摯的感情,唯獨只有一個例外。”

  “誰?”

  “蘇羽。”

  “……”

  “我憎恨我自己,因為我什么都做不到,因為我無法死去!

  本該在那個時候死去的人,是我才對。

  這是我能給你的唯一答案,雷電芽衣……”

  …………

  (現可公開的情報:

  梅比烏斯是除愛莉以外最先知道蘇羽是律者的人。

  梅比烏斯、愛莉希雅和蘇羽的關系,那時屬于是——

  愛莉為了后世和蘇羽自我犧牲。

  蘇羽后面知道了英桀騙他,覺得自己才應該是死去的那個。

  梅比烏斯看著愛莉赴死卻無能為力,看著蘇羽難受,自己更難受。

  所以這三個里面,梅比烏斯才是最難受的那一個,畢竟兩個都是她的好朋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