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30章 酸—梅比烏斯—酸
  跟隨著愛莉的引導,芽衣一步步跨越記憶的表層,接受愛莉的刻印,最終……來到此處。

  燃盡的大地上,粉色的水晶花綻放在四周,出現在芽衣面前的并不是人人談之色變的梅比烏斯,而是那個一向以熱情示人的愛莉希雅。

  “嗨~

  我看起來,怎么樣?”

  愛莉依舊像以往那樣打著招呼,如果她的手中沒有拿起武器的話。

  “……”

  芽衣沒有說話,看向愛莉手中的那把長弓,那是蘇羽曾使用過的武器,看來它真正的主人便是愛莉希雅了。

  “這應該是我第一次在你面前拿出武器吧。如何,弓是不是很適合我?

  這可是小羽專門為我打造的哦,顏色和這件制服很搭,小細節也有許多呼應,非常優雅。”

  “看來,這就是你所說的【考驗】了是吧?

  還是說,你終于要展示你的目的了?”

  面對芽衣的質問,愛莉卻沒有任何辯解,只是已經笑著說道。

  “別緊張嘛~這只是為你接下來的旅途增添幾分祝福,美麗的少女有什么壞心思呢?”

  “是嗎?那就讓我見識一下,曾與凱文并肩而立的【第二位】究竟是怎樣的人。”

  不知是出于何種情緒,芽衣并未拔出成為律者以后使用的太刀,而是緩緩拿出了某人的贈禮。

  3rd圣遺物。

  看到芽衣手中的太刀,愛莉希雅先是一愣,隨后又是笑了笑,眼中透露出磕cp的喜悅。

  “看來小羽和芽衣的關系真的很好呢~這把刀可是小羽的武器哦?

  看來他已經學會了離開愛莉希雅的照顧,獨自去生活了(學會忘記愛莉希雅,向前看了)。

  雖然被芽衣稱贊,我很高興。不過,和凱文比起來,我可能也許大概……還是要弱那么一點點的。

  不過我還是比小羽強一點的,芽衣要是受什么委屈了,我可以幫你揍小羽哦?”

  “……”

  芽衣覺得自己的心情很復雜,但還是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緩緩說道。

  “我并不覺得你能贏羽是因為實力……”

  芽衣緊緊握著手中的3rd圣遺物,刀尖展露鋒芒,戰斗一觸即發。

  “看來,芽衣已經準備好了,那……我要上咯~”

  與愛莉的話語一同襲來的,是一束粉色的光束,感受到其中的威力,芽衣明智地選擇了躲閃。

  “嘭——”

  光束將芽衣身后的墻壁洞穿,芽衣渾身纏繞著雷光,飛速向愛莉掠去。

  但愛莉卻是露出一個笑容,隨后優雅地拉弓、轉身、發射。

  “來做點開心的事情吧?”

  箭矢飛至空中,粉色的光幕將兩人籠罩,光幕的中央,水晶花在其中綻放。

  但芽衣無心欣賞著美麗的一幕,四周的箭矢雨光幕碰撞,從四處向芽衣襲來。

  “錚—錚——”

  芽衣舞動著太刀,將襲來的箭矢一一抵擋,而愛莉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攻擊。

  “這束鮮花,要心懷感激地收下哦~”

  粉色的箭矢宛如一朵飛花,只是這多炫麗的飛花是如此地致命。

  簡直是再看一眼就會爆炸。

  在這危難關頭,芽衣飛快地做出了反應,雷之律者的能力徹底解放,只是這一次,芽衣明顯感受到了一種不同于雷律權能的力量。

  那種力量,完美地增強了她的每一方面,雖然不知道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但直覺告訴芽衣。

  那種力量與羽離不開關系。

  “咻——”

  雷光裹挾著太刀與箭矢對撞,而芽衣拔出了天殛之鑰,與其一同化為雷光飛上空中,擊碎了粉色的光幕。

  “哇~”

  粉色的光幕破碎落下,宛如粉色的細雨,愛莉驚嘆于這奇異的景色,同時目光也注視著空中的芽衣。

  她卻沒注意到,之前與箭矢對撞的3rd圣遺物此刻正掉落在她的身后。

  “就是現在……”

  芽衣在此刻突然閃至愛莉的身后,天殛之鑰和3rd圣遺物被她緊握,紫色的雷霆伴隨著斬擊襲向愛莉。

  “?”

  沒有任何斬擊的感覺,也沒有被抵擋的觸感,眼前的愛莉就這么消失了,一朵粉色的水晶花漂浮在芽衣的面前。

  “唉,輸了輸了,你也太厲害了吧?要是被別人知道了,【第二位】就得換人啦。”

  愛莉出現在了芽衣身后不遠的地方,一手叉腰一手攤開,閉上眼睛,似乎是為自己的落敗感到苦惱。

  “不過,畢竟是以律者為對手,我表現得還算不錯吧?”

  “你根本沒和我認真戰斗,愛莉希雅。你只是在游戲而已。”

  芽衣收起了武器,無奈地看向愛莉。

  “哎呀,你不是也沒用全力嗎?或許這就是美少女之間的心有靈犀吧。

  總之,現在的你面對梅比烏斯應該沒有任何問題了。

  至于這朵和我一樣漂亮的水晶花,就送給芽衣當禮物吧~這可是象征了我們之間的友誼,要好好珍惜哦?”

  流光從遠方亮起,在空中交織成門扉的形狀。

  “謝謝,不過……如果你愿意告訴我更多關于你的事情,我會更加相信你的。”

  芽衣收好了水晶花。

  “別這么說嘛~芽衣要親自挖掘往日的真相,這樣記憶才更加深刻……

  我們也不想就這么被遺忘(小聲)……”

  “什么?”

  芽衣并未聽清愛莉的話語,不過她在一瞬間看到了愛莉眼中的失落,她竟然也會有這種時候嗎?

  “沒什么哦,芽衣。

  約定好的,她就在門的另一邊,放心大膽地前進吧。

  但也不要太驕傲哦。雖然她只是【第十位】,但畢竟也還是英桀之一嘛。”

  芽衣看向愛莉希雅,久久未能離去。

  “怎么了,是舍不得我嗎?”

  “……

  不,沒什么。”

  芽衣其實心中還有一個疑問,那就是往世樂土存在的意義是什么?單純是為了考驗后繼者,還是埋藏了往日的秘密?

  但和蘇羽的經歷還是影響了她,如果想要知道答案,就需要自己去尋找。

  看向手中的水晶花,芽衣不知在想些什么。

  當她再次抬頭時,愛莉已經離開了此處,似是感受到她心中所想,奇異的話語在她耳邊回響。

  “你看,他們曾如此驕傲活過,貫徹始終,以生命奏響文明的頌歌。

  這是被稱作【英桀】的人們的故事,是十四位逐火者未竟的旅途。

  但芽衣,你的道路仍將延續……

  那么,就聽憑心意,前進吧。

  沿著腳下的足跡,去見證那段逐火的征程。

  最后,跨越逝者們的終墓……

  去創造,【我們】所未能迎接的未來。”

  耳邊的話語似真似幻,仔細回想,似乎有什么也沒有。

  但,芽衣已經明白了。

  往世樂土的意義,去探索,去傳承,去創造……去迎接未來。

  這是作為后繼者的芽衣,所要做到的事情……

  “走吧。梅比烏斯……就在門的另外一邊。”

  芽衣越過了門扉,踏入了更為深邃的陰影之中。

  “這里是……”

  映在芽衣眼簾中的是無限的陰影,她不由得警覺起來,但隨后,冰冷的聲音傳來,仿佛被毒蛇盯上一般致命。

  “哎呀~還真是一位稀客呢,律者姐姐,讓我們來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吧~”

  【無限】的英桀,第十位,梅比烏斯已徹底地展示在芽衣的面前。

  “哎,別那么緊張嘛,大姐姐。人家又不會一口把你給吃了。

  還是說……你其實是在想,該如何才能把我給吃掉呢,律者?”

  似乎是注意到芽衣的戒備,梅比烏斯“熱情”地向她打著招呼。

  “抱歉,我沒有那種興趣。”

  “呵呵……大姐姐,你對我還真是冷淡呢。”

  “如果你被一個像毒蛇一樣的人暗中窺伺的話,我想你也不會對她太過熱情。”

  廢話,見到的這幾個謎語……英桀對梅比烏斯的評價都不是很好,伊甸、愛莉和羽對她的評價又很微妙。

  靈活的道德底線。

  這梅比烏斯好不了一點,必是鐵狼(或許是鐵蛇)。

  “嘁,沒意思。難得我想給人留下一個好一點的第一印象,羽看好的人就和他一樣無聊……”

  在陰影中的某人突然被cue,皺了皺眉頭。

  “嗯,等等……也許只是你不喜歡這種類型的?那……

  大……大姐姐……這里好黑……好可怕啊……大姐姐,帶我離開這里好不好?”

  “……”

  “……”

  芽衣和某人同時無語了。

  “夠了。”

  “……

  律者……沒人告訴你,在別人家里做客的時候,要對主人保持應有的尊重嗎?

  還是說,他們告訴你,我是很好說話的類型?”

  梅比烏斯似乎是生氣了,語氣逐漸變得陰冷。

  “他們確實沒有告訴我你太多的信息,不過每一個人都告訴我要小心你。”

  芽衣完全不虛梅比烏斯,直接針尖對上了麥芒,不過梅比烏斯的一句話便噎住了芽衣。

  “羽也是?”

  “……”

  “呵呵,看來也不是所有人都對你講真話嘛~”

  梅比烏斯得意地笑著,隨后又爆出了更加驚為天人的信息。

  “emmm,你都知道了是我幫羽做的手術,你難道就不想問問他身材如何?這可是生物的本能哦~”

  “?”

  “?”

  芽衣和某人同時疑問,隨后梅比烏斯又繼續口無遮攔,甚至還慵懶地伸了個腰,展示出她柔軟地身體。

  “悄悄告訴你哦,我成為融合戰士的手術,是羽做的哦~

  你猜,他有沒有……

  反正我并不介意哦~呵呵呵。”

  梅比烏斯肆意地笑著,狠狠地鄙視著芽衣。

  “我可不記得,羽對沒發育完全的小屁孩感興趣。”

  芽衣從上到下地掃視了梅比烏斯一遍,在某個地方多停留了一下,隨后挺直了身體。

  “……”

  “……”

  “拿著刻印滾出這里,律者。”

  芽衣甚至聽到了梅比烏斯咬碎后槽牙的聲音。

  【無限】的刻印緩緩飄到芽衣面前,在確定眼前的梅比烏斯暫時沒什么威脅后,芽衣觸碰了刻印……然后直愣愣地到了下去。

  主要是之前接受刻印也沒這種情況。

  “呵呵,死吧,討厭的律者!”

  梅比烏斯手拿數把魂鋼手術刀,直接朝芽衣扔去。

  ……

  利刃并沒有貫穿芽衣的身體,反而完美地人體擦邊。

  “我還以為你會來救這個小女孩呢~怎么,不敢興趣?”

  陰影之中,羽緩緩走出。

  “我說過,不會干涉你的實驗。”

  “喲喲喲,和愛莉希雅待久了,開始騙人不打草稿了,樂土存在于此,只有她獲得了你的刻印,這不是干涉我的實驗?

  還是說,你更喜歡這種類型的小姑娘呢?”

  梅比烏斯環抱雙臂,微微仰視著羽,她要證明芽衣不過就是個小丫頭片子罷了。

  “……”

  羽沒有說話,他要將芽衣扛回大廳。

  “嗯哼~我還以為你要公主抱她呢,大~哥~哥~”

  梅比烏斯不停地陰陽怪氣著,羽的腳步一滯,隨后看向梅比烏斯。

  梅比烏斯絲毫沒有避諱羽的視線,直勾勾地盯著他。

  “……”

  羽伸出了右手,梅比烏斯撇過頭,將手搭在羽的手上(參考灰蛇扶梅比烏斯)。

  就這樣,羽扛著昏迷的雷電芽衣,右手攙扶著梅比烏斯向著大廳走去。

  (其實我也磕梅比烏斯和蘇羽的cp,可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