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26章 檸檬樹上檸檬果
  “愛莉,有件事我想問你。”

  黃金庭院的大廳內,愛莉坐在沙發上不知想些什么,而芽衣正向她走來,發出疑問。

  “嗯~可以哦,無論芽衣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訴你的,畢竟愛莉希雅就是這樣,會回應每一個人的期待?”

  愛莉依舊是那樣熱情地過分。

  “如果你真是如你所說的那樣,會回應每一個的人的期待,那你就不會在這里對我有所隱瞞了。”

  對于愛莉的說法,芽衣對此深表懷疑,羽的做法讓她明白了,樂土并不是那樣和平。

  “芽衣~這樣說我會傷心的哦~”

  愛莉的語氣讓芽衣的思緒一下子回到了從前,曾幾何時,琪亞娜也是這樣愛撒嬌的。

  做了那種事的自己,想必已經沒有資格回圣芙蕾雅了吧……

  “芽衣是在煩惱嗎?可以跟我說說哦~”

  愛莉側過身,對上了芽衣的眼眸。

  “沒什么,如果你實在想和我拉近關系,不如告訴我你真正的目的……”

  芽衣的眼神略顯銳利,不過愛莉依舊是一臉笑意。

  “美少女有什么壞心思呢?”

  愛莉吐了吐舌頭,隨后以飛快的速度貼近芽衣,輕輕挑起她光潔的下巴。

  “又是這樣……櫻、羽還有愛莉,他們的實力遠勝于我……”

  愛莉的眸子深深的凝望著芽衣,那其中包含了什么呢?

  “我只是想多看一看芽衣哦~”

  芽衣終于反應過來,一把打開愛莉的小手,整理了一下衣襟。

  “算了,我還是繼續探索往世樂土吧。”

  芽衣沒有理會裝作自己手很疼的愛莉,說著就要轉身離去。

  “哎哎,芽衣,別這樣嘛~”

  愛莉攔住了芽衣,將她拉到了沙發上。

  “嗯~讓我猜猜,芽衣是想問之前出來時奇怪的力量嗎?”

  名偵探愛莉摸了摸下巴,隨后很快得出了結論。

  “準確來說,當時我感受到了三種力量。

  冰冷陰暗、狂躁熱烈……以及,空白而又溫暖。

  后者應該是羽,那么前兩個是誰?”

  “嗯嗯~不愧是芽衣呢?這么快就察覺了,畢竟小羽確實很溫柔呢,雖然他不想承認這一點。”

  愛莉的眼中閃過一絲追憶之色,隨后愛莉又笑著說道。

  “芽衣的獨一無二的,所以看來你已經引起他和她的注意了~

  我想,在開始下一趟旅程之前,你或許可以多做些準備。

  畢竟,你將要見到的這個人,的確有些【熱情】呢。”

  …………

  熟悉的門扉出現在芽衣面前,令芽衣意外的是,門扉上的圖案和羽所佩戴的面具有些相似。

  在做好準備后,芽衣緩緩走了進去,迎面而來的便是如凱文一般的冰冷,緊接著便是狂躁的烈火。

  堅冰與烈火同存,不,仔細看去,堅冰將烈火冰凍其中。

  在房間的中央,那個男人子火焰中走出,緩緩轉身,看向芽衣。

  “哦…一個律者?”

  灰發男人周身纏繞著烈火,似是剛進行了一場戰斗,看到芽衣的一瞬間,語氣夾雜了不屑與疑問。

  “他的面具……看來他和羽的關系不簡單。”

  略做思考后,芽衣緩緩開口。

  “你好,我的名字是雷電芽衣。”

  “你的名字并不重要,律者。而且,我也沒興趣記住你的名字,你獲得了他的認可,不代表我也將認可你!”

  隨著千劫的話落,他的身上再次燃起了火焰,四周的火焰形成了龍卷,襲向芽衣。

  正當芽衣準備再次拔刀時,周圍遺留下的堅冰凍結了一切,火龍卷被冰封,隨后化為齏粉。

  “哼!”

  千劫冷哼一聲,身上的火焰緩緩熄滅,堅冰也在這一刻徹底消散。

  “你們戴面具的英桀都喜歡這么做嗎?還是說,這是你們的傳統。

  你的小把戲被這些堅冰抹滅,你不打算繼續動手嗎?”

  那個還未把梅比烏斯打趴下的芽衣小姐,又一次開始了她的作死道路,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被千人律者傳染了。

  “動手?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眼前這個男人仿佛聽到了什么好笑的話語,左手撫在面具上,止不住地大笑。

  “如果我真打算這么做,你以為自己現在還能站在這里和我說話?

  還是說,你真的以為這里的所有人都和羽那個家伙一樣,放縱你的一切?

  別得意忘形了,律者!”

  話語之中,男人不加掩飾地對芽衣表示鄙夷,偏偏芽衣還沒辦法說些什么,和愛莉希雅交談后,她便知道羽確實已經將刻印交于她,只是她并未找到激活刻印的辦法。

  “……”

  對于千劫的話語,芽衣只能表示沉默。

  “我的名字是千劫,和這里的其他人一樣是個融合戰士,【鏖滅】之銘。第幾位我忘了,那不重要,反正比你的那個什么【虛妄】靠前。”

  “雷之律者,雷電芽衣。”

  出于禮貌,芽衣還是報上了她的來歷,不過千劫回應她的,依舊只有鄙夷。

  “呵,一個律者……崩壞什么時候會對自己摧毀過的文明做考古挖掘了?

  是你對羽做了什么,還是那家伙又撿起了那種無意義的憐憫。”

  “我和你所知的律者不同。”

  芽衣倔強地回應道,但前文明的蘇羽并非沒有信任過律者。

  “但你仍是一個律者,五萬年前,羽同樣相信了律者,代價便是一座城市半數的人死亡。

  而你,又想利用他做些什么呢?”

  千劫的語氣咄咄逼人,即使隔著面具,芽衣依然感受到了他的目光。

  如果芽衣此刻暴露出什么奇怪的想法,千劫會在瞬間結束她的生命。

  “我……并不知道這些……”

  沉重的事實突然被千劫拋出,芽衣有一種喘不過氣的感覺,緊接著慢慢平復下來。

  “那是你對他一無所知,律者。

  一個律者,竟然在追求人類的力量……真是可笑,算了,我也沒資格說這些……”

  “我并不是為了追求力量而來。”

  “你追求什么跟我有什么關系?有那家伙在,誰會對你出手?!

  看在他的面子上,刻印我會交予你,但……”

  熾熱的烈火襲向芽衣,焦灼著她的身軀,在那一瞬間,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燃盡的樣子。

  “不要讓我知道,你在利用他,完成那些崩壞交給你的骯臟任務,不要試圖激怒我,不然我會將你徹底撕碎!”

  火焰散去,整個房間什么都沒留下,只有流著冷汗,一頭霧水的芽衣,和懸浮在他面前的【鏖滅】刻印。

  “又是這樣,這些融合戰士的實力……”

  …………

  “看你的表情,你一定已經見過千劫了。”

  在回到大廳的一刻,熟悉的聲音又一次響起,仿佛她永遠都在這里等待。

  或許就像少女所說那樣,無論何時何地,愛莉希雅都會回應你的期待。

  “那個男人是怎么回事?我以為會選擇留下記憶的融合戰士,至少都懂得如何與人交流。”

  芽衣心里滿滿的疑惑,無論怎么看,千劫都不符合芽衣心中英桀的形象,但蘇羽曾說過,英桀從來都不是英雄。

  “嗯……準確來說,他當時沒得選,畢竟是羽摁著他的腦袋留下的記憶,還損毀了好幾個裝置,但這不是重點。

  你看,在我們那個時代,沒有像芽衣你這樣美麗,溫柔又善良的律者。

  對我們而言,這也是一種全新的體驗。大家都是第一次和律者交朋友。

  而千劫……他其實個比較內斂的人啦,還是多給他一點時間吧。”

  愛莉的話語震驚了芽衣,她一直奇怪的眼神看向愛莉,愛莉也毫不回避地展示著自己的美麗。

  “內斂?他威脅我時,可一點都不算內斂。”

  “可能,這就是小羽說的,十分開朗的內向?”

  愛莉也是笑著朝芽衣歪了歪頭。

  沒有理會愛莉的搞怪,芽衣繼續思索道。

  “按你和千劫所說,羽似乎比千劫強上一點,而且照你說的,前文明似乎并沒有為人類而戰的律者,那羽為什么會對律者手下留情……”

  “嗯嗯~”

  愛莉一邊聽著,一邊點著頭。

  “芽衣有些貪心哦~一下子拋來這么多問題?”

  “你可以拒絕回答,我自己去找羽詢問。”

  “還是算了吧,那對羽來說,不算什么好的回憶呢~

  在回答芽衣的問題前,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

  得到了芽衣的肯定,愛莉笑得越發燦爛了。

  “在你們那個時代,有像你這樣為人類而戰的律者嗎?”

  看向那雙眼眸,芽衣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了,那雙眼眸飽含了希望與期許,是象征美好的眼睛。

  芽衣忘記了回答,但愛莉似乎是誤會了什么,明亮的眸子蒙上了一層陰霾,肉眼可見的沮喪下去。

  “原來是這樣啊……我明白了…………”

  “不,為人類而戰的律者不止我一個。理之律者、風之律者、現在的空之律者還有我,雷之律者。”

  “這樣啊……我真的成功了……”

  愛莉低聲地呢喃著,眼中閃爍著淚花,不過被她很好地控制了。

  “嗯嗯,就讓我來告訴芽衣,關于羽的事吧~

  畢竟,你讓我看到了未來……”

  芽衣不明白愛莉眼中到底是什么感情,但她卻知道,現在的愛莉很高興,比她初到樂土時更高興。

  “如果用千劫的話來說……”

  愛莉思索了一下后,轉身背對芽衣,左手撫在面部,聲音低沉地說道。

  “英桀中比我強的很少,一共有三個半……”

  “三個半?”

  “嗯,凱文、愛莉希雅還有羽那家伙,對了,還有櫻,她算半個……

  怎么樣,我是不是學的很像?”

  愛莉笑著像要求夸獎的樣子,芽衣無奈地點了點頭。

  “關于小羽的事情,看來只有讓他自己來告訴你了……”

  在兩人交談之際,芽衣看到愛莉突然朝后面揮了揮手,戴著面具的男人緩緩出現在她的身后。

  “你從什么時候到的?”

  芽衣用奇怪的眼神看向兩人,因為愛莉正墊著腳在戳羽的面具。

  “從你剛出來的時候,我就到了,只是你們沒發現。”

  羽對捉弄自己的愛莉感到無奈,突然像變戲法一般,變出了一盤點心,愛莉當時就看的眼睛發亮。

  “芽衣,要一起吃嘛~小羽做的糕點很好吃的?”

  愛莉咬著一塊小蛋糕,嘴巴就像倉鼠一樣,而羽就這么一直看著她,眼中的無盡的……

  等等,這貨不是戴著千劫同款面具嗎?還有,這點心是加了檸檬嗎?怎么有點酸。

  “坐下吧,雷電芽衣,我會告訴你想知道的……”

  愛莉突然拉著羽的胳膊,當然嘴里還塞著小蛋糕。

  “有疑問現在就問,機會不多。”

  羽撫住面具,無奈地說著,愛莉這才滿意地松開了手,繼續恰著小蛋糕。

  “我現在確實有一個問題想問你。”

  “說吧。”

  “這點心是加了檸檬嘛?怎么越來越酸了?”

  “???”

  簡單幾個符號,充分表達了羽的困惑。

  畢竟

  “小羽是一個罪孽深重的人,但他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