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20章 比安卡的勝利
  須彌芥子內,少女端坐在大樹之下,進行著冥想。

  這樣的活動,她已經不知道進行了多少次,但現在的她卻無法靜下心來。

  黑淵白花,第六神之鍵。

  三年前,少女得到了老師的認可,獲得了這把象征著最強女武神的武器。

  但她始終覺得自己配不上這把武器的殊榮,尤其是看到蘇羽看向這把武器的眼神。

  那似乎寄托了什么。

  “呼——”

  比安卡緩緩睜開眼睛,她無法靜下自己的內心。

  一直以來,她所經歷的一切似乎全被那位主教規劃好了,按理來說,比安卡應該并不抗拒這種規劃,直到……

  “比安卡大人……蘇羽大人他墜入了量子之海,生死不知……”

  比安卡不知道那一天自己是怎么度過的,但當她反應過來之時,夜已經深了,眼淚打濕了她的枕頭。

  她似乎第一次覺得,主教的安排的人生并不適合自己。

  比安卡陷入了迷茫,她本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堅強,可以一直被主教所安排的命運裹挾著前進,但她錯了,她終究無法欺騙自己。

  她開始不滿主教對她人生命運的操弄,這種不滿在那一天爆發了。

  蘇羽充滿歉意地站在了她的面前,一旁是微笑的主教。

  和那一天一樣,在她反應過來之時,自己已經獨自躲在了房間。

  和以往的她不一樣,比安卡出乎意料地開始了擺爛。

  不僅缺席了訓練,甚至開始了賴床,這本是蘇羽期望中的比安卡,但如今的蘇羽只覺得很心虛。

  因為在比安卡擺爛的這一周時間里,她一句話都沒有跟蘇羽說,甚至連面都不想見。

  好在,一周過后,比安卡又恢復到了以往那個樣子,不過依然沒有跟蘇羽說話。

  ……

  “我的朋友,看來你應該向她好好道歉……”

  奧托并沒有穿那件紫色的主教服,而是穿著一身合身的白色西服,西服上是他以往的元素。

  “道歉?她現在并不想見我,不過我倒是很高興。”

  蘇羽鄙視地看了一眼奧托,已經安排好自己后事的他,在這幾天不知道拉著蘇羽干了些什么。

  陪他一起玩游戲可以理解,陪他去找安葬之地也可以接受,畢竟蘇羽自己也找好了,但到處收集魔法少女teriri的周邊是什么鬼啊?!

  這孫女控能不能爬開啊!

  “哦?看來你有了一些其他的發現,可以告訴我嗎?”

  奧托好奇地問道,所謂無事一身輕,現在的奧托很好奇蘇羽的八卦,畢竟他可是要為自己立下墓碑的人。

  “雖然比安卡在生我的氣,但她至少已經開始對你的安排產生不滿,不滿自己的人生,不滿我的欺騙……

  簡而言之,這孩子終于開始自己思考了,以前的她,不過是聽從命令的人偶。

  這雖然只是微小的一步,但代表了她的成長,這也意味著,她按照計劃向你揮劍的機會更大了。”

  “那可真是太好了!”

  奧托依舊是那一副浮夸的語氣,一手培養起比安卡的他,其實比誰都擔心這孩子不會對自己出手。

  “不過,蘇羽,按照計劃,到時候可是兩個琪亞娜對我出手,你不幫幫忙嗎?”

  奧托扶了扶額頭,似乎在埋怨某人想摸魚的想法。

  “如果你覺得我很輕松的話,你可以和我換換,到時候你去跟除比安卡和琪亞娜以外的人打……”

  蘇羽翻了一個白眼,無情地戳穿了奧托浮夸的演技。

  “哈哈,還是算了,我的朋友,這畢竟是我虧欠她們的,即使是我,在將死之際也是想贖罪的。”

  奧托笑了笑,對于他的死亡,他做好了充足的計劃。

  蘇羽沒有說話,看向結束冥想在記憶戰場訓練的比安卡。

  這幾天,她已經不知道在記憶戰場里揍了多少次蘇羽了,反正肯定不是114514次。

  “你知道的,現在的我已經可以幫你去到那個地方了,和我不一樣,你并沒有限制,缺失的崩壞能,我也可以替你補上。”

  蘇羽的眼眸微動,看不出想法。

  “還是算了吧,我的朋友。我并不值得你浪費力量,你的力量應該留下去完成你自己的愿望。

  況且……”

  奧托看向比安卡,眼中是屬于長輩的欣慰。

  “我虧欠她們的,總要償還一些……”

  “……

  有什么還未完成的愿望嗎?”

  “哈哈,你說笑了我的朋友,在天命主教的位置上,我已經待了五百年了,有什么還沒滿足的呢?”

  蘇羽本想繼續說些什么,不過奧托接下來的話讓他額頭布滿了黑線。

  “不過嘛,男人至死是少年,能體驗一下乘著巨龍遨游天空,還是極好的……”

  “滾!”

  “好勒!”

  現在的兩人,倒像是普通的損友,而不是苦大仇深的悲劇主角。

  ……

  “這一擊,貫穿星辰!”

  隨著一記長矛激射而出貫穿蘇羽的影像后,比安卡結束了自己今天的訓練。

  “對象:S級女武神——蘇羽

  擊殺次數:400次

  ……”

  蘇羽看見比安卡一天的數據,嘴角不免抽了抽,看來這小家伙的怨念很重啊。

  奧托不免勾起了嘴角,狠狠地嘲諷起蘇羽。

  “早上好,老師,還有主教。”

  比安卡注意到了一旁偷窺的兩人,主動打起了招呼。

  “哎呀,你看起來一點都不驚訝。既不驚訝我們的出現,也不驚訝我們為何會一起前來找你。”

  奧托笑著說道,還不忘用揶揄的目光看向蘇羽。

  “……這并不是值得深思的事情,倒是老師,你沒有什么想說的嗎?”

  比安卡就這么看著蘇羽,既不生氣,也沒有什么別的情緒,只是這么直直地看向蘇羽。

  蘇羽沒有說話,掏出了一對耳環,和之前送比安卡的項鏈是一對。

  “這是送你的禮物比安卡,里面有著奇妙(終焉)的力量。”

  蘇羽深知行動比語言更加有力,將耳環遞給比安卡。

  比安卡接過耳環,隨后緊緊地攥在手中,依然直勾勾地看向蘇羽。

  “咳咳,雖然很不想打擾你們師徒之間的敘舊,但比安卡,你終于有機會去完成【幽蘭黛爾】這個名字所代表的重大使命了。

  好好準備一下吧——接下來,來幫助我進行【把世界泡連入虛數之樹】的探索實驗。”

  奧托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比安卡看了看蘇羽,又看了看奧托,隨后說道。

  “主教,老師會參加這次的任務嗎?”

  若是以往,比安卡并不會問這種問題,她并不是總是需要依靠的小女孩,但正像蘇羽說的那樣。

  比安卡已經開始了屬于自己的成長、思考,開始正視內心的想法了。

  “怎么了,比安卡,難道擔心自己完成不好此次的任務嗎?”

  奧托揶揄地笑笑。

  比安卡沒有回應奧托,一本一眼地說道。

  “主教,【請】告訴我,老師會參加此次的任務。”

  好家伙,這次都沒有用問句了。

  奧托和蘇羽在那一瞬間仿佛看到了比安卡身上的黑氣,以他們的體質,居然感到后背有些發涼。

  “這個嘛~我相信蘇羽應該打算親口告訴你,咳咳,琥珀正在找我,我先走一步。”

  奧托拍了拍蘇羽的肩膀,邁著輕快的步伐轉身而去。

  “老師,你會參加這次的任務吧?”

  比安卡直勾勾地看向蘇羽,蘇羽居然看到那雙藍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猩紅之色。

  不對不對,一定是自己看花眼了,比安卡又不是融合戰士。

  蘇羽回過神來,看向比安卡。

  “我一定要拒絕,好不容易摸次魚……”

  “吶,老師,你說啊,你會參加這次任務吧!”

  “嗯,我會參加的。”

  這個蘇羽就是遜啊,最終還是同意了比安卡。

  在得到蘇羽的答復后,比安卡笑著捋了捋自己的頭發,這一笑,仿佛月光灑在我的臉上,我想我就變了模樣……

  什么啊,蘇羽點完頭后就像脫身而去,不過比安卡一把抓住了蘇羽的手臂,發絲垂下,遮擋了她的眼眸。

  “我擦,我危矣!”

  “可以親手為我帶上耳環嘛?”

  “誒?!”

  蘇羽有些懵逼,不過看到比安卡澄澈的眼睛之后,還是親手為她帶上了耳環。

  比安卡抓住了蘇羽的手,一把將他抱緊。

  “比安卡,你怎么……”

  “老師,以后不要騙我了,好嗎?”

  被抱住的蘇羽突然一顫,他感受到了懷中女孩的微微顫抖,她的語氣中夾雜著哭腔。

  即使比安卡表現得再堅強,她終究只是一個感性的少女罷了。

  自己似乎一直以來都太忽視她了……

  沒有得到蘇羽的回應,比安卡抱得更緊了,蘇羽感受到了,自己的襯衫似乎有些濕潤了。

  蘇羽無法給她承諾,只能拍拍她的肩膀,輕輕抱住她。

  “比安卡,我會守護好你們的……”

  “嗯……”

  …………

  往世樂土,端坐在座椅上的愛莉希雅正在準備著自己的開場白。

  芽衣正驚嘆于往日虛影的美好,她需要在短暫的時間里想好幾百個開場白。

  畢竟美好的女孩子總是值得優待的嘛?

  不過……

  “奇怪,為什么感覺自己的頭突然很重呢?

  一定是看到漂亮的女孩子產生了煩惱,哼哼?

  為人類而戰的律者,你終于來了……”

  (抱歉了大家,我去考科目四去了,自覺道歉露出肚皮(=TェT=)挨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