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17章 崩落的束縛,化為利刃
  “錚——”

  “咔——”

  短刀出鞘,在那一瞬,燃燒著烈焰的大劍與其交鋒。

  灰色的眼眸看不出此刻的情感,現實的情況容不得琪亞娜多做思考,因為,又一次的斬擊襲來了。

  “哈哈哈,很好,繼續……哈哈哈哈……”

  蘇羽發出瘋狂的笑聲,手中的短刃不斷向琪亞娜襲去。

  “唔……”

  琪亞娜跪倒在地,雙手緊握著手中的大劍,卡斯蘭娜家族的人都擁有怪力,而如今她卻被蘇羽用一把短刀壓制。

  “這就是你的反抗?”

  蘇羽的眼眸中透露出莫名的情緒,一股巨力不斷向琪亞娜襲去。

  在這危難之際,蘇羽的四周突然出現了大量的真理之鑰,藍色的光束向蘇羽所在的方向襲去。

  蘇羽被迫沒有繼續施力,但迎接他的,不止布洛妮婭的攻擊。

  “喝呀——!”

  符華大喝一聲,藍色的劍刃出現在蘇羽的頭頂,緊接著鎖鏈纏住了他的雙腿,四周浮現了一根根長槍。

  “錚——”

  刀劍相撞的聲音傳來,琪亞娜并未放棄這來之不易的機會,抓住時機,一口氣攻了上去。

  “烈焰——焚燼!”

  藍色的劫火襲向了蘇羽,一切淹沒在寂靜之中。

  布洛妮婭攙扶著虛弱的符華,緩步走到了琪亞娜的身旁。

  “成功了嗎?”

  “不,還沒有!”

  果然,在符華說完這句話后,肆虐的雷光擊碎了一切,蘇羽完好無損地出現在已經塌陷的原地。

  巨量的崩壞能襲向四周,蘇羽的灰眸中閃爍著猩紅之色。

  短刀握在左手,蘇羽略微蹲身,右手緊緊地握住刀柄。

  “那是……羽的招式!”

  這無比熟悉的壓迫感喚醒了符華的記憶,這是獨屬于蘇羽的戰斗方式。

  符華的驚覺并未帶給她們破局的希望,蘇羽化作雷光,在三人還未反應過來之際便已經閃至幾人身前。

  短刀已經出鞘,但卻未曾命中。

  “咕咕——!”

  只見阿雞被扔到了幾人之間,她肥胖的身軀離刀劍僅僅只差一厘米的距離。

  蘇羽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快速地將阿雞接住,但數支箭矢緊接而來。

  蘇羽一手將阿雞抱好,另一只手揮舞著短刀擋下這幾支箭矢。

  “破綻,稍縱即逝!”

  “!”

  兩柄短刀向蘇羽面門襲來,就連他在這一瞬間也慌了神。

  溫蒂充分地運用了風之律者的權能,理想流體構筑了她的氣息,就連蘇羽也未發現真正的她。

  在蘇羽未曾發現她的情況之下,溫蒂發起了攻擊,手中的雙刃輕松地割開了蘇羽的面具,隨后用盡全力提向蘇羽的胸膛,蘇羽倒飛出去,砸在了墻壁之上。

  “蘇羽哥哥!”

  希兒這一聲直接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希兒本想沖向蘇羽,查看他的傷勢,但被溫蒂攔下。

  “他沒事……”

  灰塵逐漸散去,蘇羽撐住墻壁,緩緩地將自己扣出來,臉上的面具早已掉落在地,熟悉的面容再一次出現在她們的面前。

  “羽?!怎么會……”

  符華不可置信地看著這一幕,而攙扶著她的布洛妮婭在此刻也顫抖起來。

  “蘇羽哥哥……”

  蘇羽看向琪亞娜,那雙眼眸中又是怎樣的情感呢?

  驚訝?生氣?傷心?高興?或許這些都有吧。

  “蘇…羽……”

  琪亞娜顫抖地喊出了那個名字,那個一直伴隨她度過這一切的人,如今又一次出現在她的面前。

  琪亞娜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他,龐雜的思緒在這一刻突然襲來,手中的大劍甚至都把握不住,快要落在地上。

  完全是依照本能,琪亞娜隨手握住了武器,讓它免于掉落在地,但看其微顫的劍身,眾人都知道,她的心情并不像表面那樣平靜。

  “喂,我說,你們敘舊歸敘舊,先把我放了好不好?這樣很累的~”

  被鐵鏈鎖住的小識無奈地說道,本來看在阿雞雞翅的份上,剛才溫蒂把她扔出去的時候,自己要攔一下的,可惜,自己被這小丫頭綁住了。

  “你閉嘴……”

  黑希神色復雜地看向遠處的蘇羽,又看了看快要哭出來的希兒,顫抖著訓斥小識。

  “誒?你這小丫頭片子……算了,不和你一般見識……”

  小識哼了一聲,將頭偏向一旁。

  小識的不滿終究只是插曲,眾人與蘇羽的對峙才是重頭戲。

  “咳咳,你也能獨當一面了啊,溫蒂……”

  蘇羽悄悄地將嘴角的鮮血抹去,之前芽衣那一擊就讓他夠慘了,溫蒂這一腳好懸沒給他踹開線。

  “呼,現在你可以說說為什么要干這一切了吧?”

  溫蒂吐出一口氣,神色復雜地看向蘇羽。

  “不愧是溫蒂,你應該早就發現不對了吧?”

  蘇羽笑著說道,將阿雞放在安全的地方后,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把大排檔塑料椅子坐下。

  “我們對你來說……到底意味著什么?”

  琪亞娜幾乎是顫抖著說出了這句話,藍色的眼眸中閃爍著淚花。

  “啊~這就很復雜了啊~”

  蘇羽坐在塑料椅子上,用手抵著下巴,嘴角含笑地看向幾人。

  “你們又想聽怎樣的回答呢?”

  “當然是真話!”

  布洛妮婭看向蘇羽,她的眼眸中也充滿了憤怒,不管怎么說,蘇羽真的有些過分了。

  “嗯嗯~”

  蘇羽的手指不斷在扶手上敲著,良久,他開口了。

  “你們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在圣芙蕾雅的日子,也是我一生中度過的最快樂的時光……”

  “那為什么你要做這一切,為什么要欺騙我們!”

  琪亞娜問道,她的情緒已經在崩潰的邊緣。

  “那是在這一紀元……”

  莫名的話語自蘇羽的嘴里吐出,符華的眼眸微顫,她感覺到,有什么重要的記憶丟失了,關于蘇羽為何如此的記憶。

  眾人陷入了沉默,她們能感受到,蘇羽并沒有說謊。

  可正因為他沒有說謊,她們才更加得疑惑,蘇羽,他到底想干什么。

  “蘇羽……你到底想干什么?”

  溫蒂的語氣中夾雜了一絲哀求,哪怕蘇羽想要自己的命,自己都可以給他,可是就這么丟下她,獨自去做一些事……

  溫蒂無法容忍這種事情的發生。

  蘇羽閉上眼睛,良久,他睜開眼睛笑著說道。

  “如果你想知道,你就要自己去找到答案。規矩你早就懂的。”

  “就知道你會這么說,我會打敗你,然后將你綁回圣芙蕾雅。”

  溫蒂也是自嘲地笑笑,她知道如今的自己無法擊敗蘇羽,但她不會放棄的。

  蘇羽看向琪亞娜,琪亞娜再一次看向蘇羽那一雙異色的眼眸。

  “無論前路如何,無論敵人是誰,我都不會停下自己的腳步……這是我答應過你的。”

  琪亞娜握緊了手中的武器,她已經不會再迷茫了。

  蘇羽笑著從椅子上起身,腰間的大太刀握在手中,阿雞一扭一扭地將塑料椅子拖走。

  “你們見識過我幾分實力呢?”

  “不好說,印象里,你從未使用全力。”

  “該做個了結了,蘇羽,我們一定會將你帶回家!”

  琪亞娜握緊了手中的劫滅,藍色的火焰再一次燃起。

  溫蒂雙刃發出鋒銳的光芒,眼神里也充滿了堅定。

  蘇羽笑了,這正是他想看到的。

  雙手握住長刀,舉至頭頂,雷光在他的周圍閃過,劍刃緩緩出鞘。

  “來吧,宿命的囚籠,由我來斬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