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15章 面具之下
  白色的世界將琪亞娜包裹,周遭的景色無比陌生,眼前的人,卻帶給她熟悉的感覺。

  琪亞娜不知道,為什么他會出現在那里,又為什么會是孩童的模樣。

  在看到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琪亞娜便無法移開目光。

  兩人對視著,沉默蔓延開來。

  明明有很多話想對他訴說,明明想向他道歉,但真正看到蘇羽那一雙異色的眼眸后,琪亞娜卻是怎么也開不了口。

  良久,蘇羽打破了沉默。

  “好久不見了,琪亞娜。”

  “嗯,好久不見……”

  有再多的話語,如今化為一句親切的問候。

  “果然,我這個樣子有些奇怪吧,頭發和眼睛和你印象中的蘇羽并不一樣,很丑吧……”

  蘇羽自嘲地說著,眼眸卻始終看向琪亞娜。

  “不,很漂亮的眼睛。”

  琪亞娜微微低著頭,她不想讓蘇羽看到自己眼中的淚水。

  “對不起啊,沒能遵守約定,明明說好會一直保護你們的,可是我……好像失約了。”

  蘇羽手臂上的烏鴉飛向遠方,陌生的建筑出現在兩人的面前,一條看不到終點的道路擺在琪亞娜的面前。

  “可以陪我走走嗎?這里是疾疫寶石的內部,可以暫時不用理會外部的紛爭。”

  “嗯……”

  ……

  黑發的男孩漫步在道路上,白發的少女默默地跟在他的身邊,似乎一切都這么和諧。

  理性告訴琪亞娜,不應沉淪在眼前的景象,但看著熟悉的身影,琪亞娜不愿結束這一切。

  至少,要跟他好好道別。

  蘇羽的腳步停住了,似乎是明白琪亞娜心中所想,蘇羽笑著說道。

  “抱歉,我只是蘇羽留在這里往日的虛影,所以我也不知道蘇羽的狀況哦……”

  “嗯,我知道……”

  琪亞娜的語氣有些顫抖,但還是故作輕松地回答。

  溫暖的感覺自手心傳來,蘇羽的小手拉住了她,兩人來到座椅上。

  “琪亞娜的變化真是大啊,不知道現在的你,做吐司披薩會不會再烤焦呢?”

  蘇羽笑著說道,琪亞娜也微笑著說。

  “吐司披薩…就是要烤焦一點,才好吃嘛……”

  兩人再次陷入了沉默,琪亞娜望著那溫柔的眼眸,心中卻是無比的酸楚。

  “琪亞娜,可以聽一聽我的故事嗎?”

  “當然可以,無論你想講多久都沒問題。”

  “故事總會有完結的時候啊,琪亞娜……”

  琪亞娜沒有回話,如果可以的話,她希望蘇羽的故事可以一直講下去。

  “那我要講咯?”

  蘇羽笑著說道。

  “嗯!”

  琪亞娜連忙回應,不過蘇羽卻是輕輕幫她拭去眼角的淚水,雖說兩人身高有些差別,但依舊是那么溫馨。

  “我想想,我的故事似乎有些單調,但既然琪亞娜想聽的話,我就把它講得更精彩一些吧!”

  畫面變換,一座孤兒院出現在兩人面前。

  蘇羽拉著琪亞娜的手,指了指遠處的孤兒院。

  “這里就是我的家哦,也是在這里,我度過了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之一。

  爺爺收養了我,我和他相依為命,可惜快樂的時光總是短暫的……”

  世界一片純白,白布遮蓋了老人的面容,蘇羽眼眸死寂,矗立在那里,仿佛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蘇羽懷戀地看著這一幕,這段時光對于他來說,已經太久太久了。

  琪亞娜抿著嘴唇,不知說些什么。

  “抱歉……讓你看到難受的一幕了,我們來講一下其他的吧!”

  蘇羽樣子發生了改變,異色的雙眸變為空洞的黑眸,畫面也發生了改變。

  兩人出現在一片廢墟之中。

  “琪亞娜,你現在已經變得很強了,還記得我們最開始相遇的時候,你還會因為餓肚子昏過去啊……”

  蘇羽笑著說道,琪亞娜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那次我已經餓了幾天嘛,嘻嘻……”

  “嘭——”

  奇怪的聲音傳來,蘇羽緩緩開口。

  “那時的你,其實比我強得多。”

  ……

  蘇羽滿身血污地倒在地上,腹部出現一個巨大的傷口,眼中充滿了不甘。

  一只殘破的騎士級崩壞獸出現在蘇羽面前,手中的長槍就快要刺向蘇羽時,一支箭矢貫穿了崩壞獸。

  “你看,現在想起來,還是有些后怕呢,若不是被人所救,我應該就見不到你們了吧。”

  “那時……一定很疼吧?”

  “不疼的,因為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光之一,我遇見了她,加入了逐火之蛾。”

  粉色的倩影出現在琪亞娜身前,在看到她的一瞬,她仿佛看到了世界的美好。

  “她一定是個善良的人吧……”

  “嗯,她很善良,也很漂亮,但我沒能拯救她……”

  蘇羽的形象發生了變化,黑色的碎發不斷生長,在那一瞬變為白發,空洞的黑眸成了血紅的豎瞳。

  那時琪亞娜最熟悉,也是最陌生的蘇羽。

  畫面又一次轉變,兩人來到了圣芙蕾雅。

  蘇羽起身,琪亞娜也站了起來。

  一條道路出現在兩人面前,琪亞娜明白,故事總有講完的那一刻。

  “圣芙蕾雅,真是令人憧憬和懷戀的地方!

  抱歉,我的記憶……沒什么,只是可能和你印象中的圣芙蕾雅有些區別。”

  琪亞娜不知道蘇羽為何有些窘迫,但依然笑著說道。

  “沒事的,我也想看看蘇羽眼中的圣芙蕾雅是這么樣……”

  話還未說完,畫面再一次轉變。

  德麗莎在辦公室內摸魚看著漫畫,姬子在苦惱著學生的作業,八重櫻正在講臺上講授著課業,臺下是正在睡覺的緋玉丸和鼓掌的卡蓮。

  芽衣笑著在廚房內準備著午餐,布洛妮婭和希兒一起打著游戲,阿琳姐妹互相追逐著,溫蒂在練習著新學的曲段。

  幽蘭黛爾和琪亞娜穿著同樣的裙子,麗塔在幫她們拍照。

  符華在練習著拳法,小蒼玄和阿雞在那里呼呼大睡,小識準備著如何捉弄符華……

  很美好,但也有種種的不合理,只是無論如何,琪亞娜都不愿破壞這種美好的愿景。

  她卻未能注意到,這美好的愿景之中,沒有蘇羽的存在。

  ……

  琪亞娜和蘇羽漫步在道路上,感受著蘇羽眼中的圣芙蕾雅,如此美好的圣芙蕾雅,美好到不真實的圣芙蕾雅。

  在一面高墻前,蘇羽和琪亞娜同時停住了腳步。

  “還記得這一堵圍墻嘛?琪亞娜。”

  “當然記得了,蘇羽眼中的圣芙蕾雅這么美,我還以為不會有這種記憶的……”

  琪亞娜自嘲地笑了笑,隨后抬頭看向這面高墻。

  “那一次,可是你和大姨媽一起把我抓回去的,我還以為不會被發現的。”

  “你總是從這堵圍墻翻出去,德麗莎可頭疼了,前后把它加高了三次,可你總能翻出去。”

  “我說怎么一次比一次費力呢。”

  琪亞娜笑著說道,蘇羽也笑著看向她。

  “但之后就沒再加高了。”

  “為…為什么?”

  “因為她怕你摔傷。”

  “……”

  …………

  蘇羽的腳步不斷地放緩,琪亞娜也在他后面慢慢地跟著,但……

  故事總有結束的時候。

  道路的盡頭,蘇羽看向琪亞娜。

  “好了,琪亞娜,我的故事……已經快要講完了。

  之后的結局,就由你們來書寫了。”

  遠處出現了一扇門,但琪亞娜并未就此離去,還是默默地低下頭。

  “滴答滴答——”

  眼淚滴落在地。

  “琪亞娜,我很抱歉,愚弄了你的人生,我知道,我沒資格這么說,但……”

  溫暖的感覺再一次從頭頂傳來,蘇羽輕輕摸了摸琪亞娜的頭,隨后幫她拭去淚水。

  “我希望你的未來,可以如黃金般閃耀,你不會再執著于自身的虛妄,會找到自己的真我,在那一片旭光中,成為屬于自己的繁星……

  琪亞娜,迷茫的時候就停下來歇一歇吧!我已經無法再守護你,但大家都在你的身后,你們在一起,便是我眼中的圣芙蕾雅,我眼中的家……”

  琪亞娜握住了那一只手,如此溫暖,卻刺痛著她的內心,她知道,離開那扇門后,一切都會消失。

  “你個…騙子……”

  眼淚在琪亞娜眼眶中打轉,但她沒有讓其流下,因為蘇羽喜歡看她笑著的樣子。

  “如果你真的愚弄了我的人生,為何偏偏離開的人是你?

  為什么你救了姬子老師,救了溫蒂,教會了我們一切,但你卻離開了……

  你…個……騙子…………”

  蘇羽看向天空,他不知道真正的他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真正的他為何將最脆弱的自己留在這里,但至少現在。

  蘇羽希望時間能夠再慢一點,不要讓眼前這個女孩再背負那些重擔了。

  “琪亞娜……這個世界并不美好,但因為有你們這些為美好而戰的人,世界才會變得越來越好。

  我是【虛妄】,但在你面前的,是最真實的【虛妄】,是蘇羽脆弱的內心。

  屬于我的道路注定是孤獨而又黑暗,但你們不一樣,即使前路再黑暗再迷茫,我相信你們都可以點燃屬于明日的火焰,照亮回家的路……

  做不到的事情不會因為堅持而改變,也不會因為一句‘我能做到’而發生奇跡。但是我相信你們,因為相信奇跡的人,本身就是一種奇跡!

  所以,琪亞娜,無論前路如何坎坷,無論敵人是誰,努力前進吧,帶著我的那份,一起將這個不完美的世界變成我們所期望的樣子!”

  琪亞娜就這么看向蘇羽,他漸漸化作光點,最終變成一朵鳶尾花落在了琪亞娜的手中。

  蘇羽消失了,但手中的那一份溫暖卻未消失。

  鳶尾花,絕望的愛。

  蘇羽愛琪亞娜,愛圣芙蕾雅的大家,但他的愛是注定無法被回應的愛……

  “你說過,無論何時何地……你都會回應我們的期待,可為什么……這一次…………你沒有回應我了…………

  我明明還有很多話要對你說……我還想吃你做的……吐司披薩……還想看你笑的樣子……

  我會回去……會打倒千人律者……會帶芽衣回家……

  第十一律者、第十二律者……哪怕是終焉律者,我都會戰勝他們。

  ……我會把這個不完美的故事……變成我們所期望的樣子……”

  琪亞娜緊緊握著手中的鳶尾花。

  只是,這一次,不會有人再回應琪亞娜了。

  …………

  “蘇羽……”

  芽衣顫抖著說出這個名字,仿佛眼前的景象是夢一般。

  她向著他的方向伸出了手,想要再一次觸及他的溫暖,但他不是真實的【虛妄】,也不是脆弱的蘇羽。

  蘇羽面色蒼白,嘴角有著一抹血跡,但他依然笑著看向芽衣。

  “好久不見,芽衣……我知道你有很多的困惑,但現在的你,可沒辦法讓我為你解惑。

  屬于你的故事,才剛剛掀開帷幕哦~”

  蘇羽抹去嘴角的血漬,打了一個響指,芽衣瞬間從支配劇場消失不見。

  “咳咳……”

  蘇羽再一次吐出一口鮮血,芽衣的全力一擊,加上要動用精神力讓芽衣接觸到所謂的“崩壞的神明”,讓蘇羽消耗過大。

  但這并沒有讓蘇羽變得沮喪,反而讓他露出了笑容。

  因為他的精神越脆弱,琪亞娜她們殺死自己的概率就越大。

  “咕咕!”

  阿雞背著小識突然竄了出來,一把將小識扔到地上,阿雞哭著向蘇羽飛去。

  蘇羽趕忙帶上面具,掩蓋一下自己的虛弱,隨便一把止住了阿雞的飛撲。

  琪亞娜與支配律者的戰場上爆發了一陣熟悉的崩壞能,蘇羽知道,她成功了。

  …………

  (接下來的話語比較有攻擊性,大家請見諒。

  我是真的不知道米哈游在干什么,6年的游戲難道不值得一個好結局,非要丟給新手嚯嚯嗎?你可以理解我帶節奏,我先亮一波成分。

  我玩崩壞已經4年了,氪了千多,算微氪吧,周邊也買了一堆,我覺得我應該可以算一個正常的崩壞玩家吧?

  ch腦癱不是一天兩天了,我可以理解,但美工和文案在干嘛?以前ch犯病,我向朋友們吹崩壞的美工和劇情,但現在呢?

  琪亞娜皮膚,琪天大圣是吧?還紅配綠,迷迭皮膚可以,但李素裳雖然好看,你確定不是偷穿觀星皮膚?希兒皮膚民族服飾我可以理解,但為什么被溫蒂奪舍啊?感情那個民族全是溫蒂?!愛莉皮膚不評價,因為是愛莉,所以無論如何我都會抽!

  皮膚說完了,來說角色。真理塑料機甲可以理解,畢竟個人有個人的審美。芽衣始源可以理解,比較傳承了英桀,但終焉琪亞娜是什么鬼?你告訴我啊?那tm是炎律的廢案改的,還不如炎律皮膚!!

  還有終焉那個躺著和彎腰動作是什么鬼啊?打凱文是這么打的?成長了是這么成長的?放尼m的屁!凱文要是被這么打敗,我笑他一輩子!

  人家kiva騎士踢彎腰月亮是蝙蝠,你是終焉啊!終焉你來個一模一樣的騎士踢你告訴我致敬?月亮,彎腰,騎士踢,三個元素全重合,你致敬n碼呢!

  芽衣始源大招切水果呢?你帶個面具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是雷電是吧!人家合金裝備至少刀刀到肉,芽衣你還不如把死士換成水果呢!

  別跟我扯半成品,你看哪次放出角色pv來后角色大改的!劇情都沒出,角色就拿出來賣了,米哈游這么缺錢?

  再說劇情,你沒燒雞老師的樂土和薪炎好我可以理解,但你越來越怪,扯一大堆設定裝高手,你裝n嗎呢?

  我從來沒想過我會因為崩壞三的劇情和美工這么生氣,你說你動作抄鬼泣我可以幫你洗,畢竟動作游戲重復很正常,但你這次終焉騎士踢,芽衣抄合金裝備,這怎么洗?你是腦殼里進了答辯咩!

  我是真的氣到不行了,我不指望你給福利了,但你玩文字游戲是吧?芽衣和真理是s級角色不是律者是吧?就琪亞娜是終焉,送五張卡,ch你是過年一個人過嗎!

  想罵的可以在這里罵,但別侮辱角色!和平討論,別在評論區互罵,我看見了會刪掉!

  我昨晚是被氣得不行,直接氣哭了,一晚上沒睡覺,我實在不愿想象,6年的游戲,我投入四年的青春會是這種結果!我要是真的想看女角色,我直接玩黃油不好嗎?我想看的是琪亞娜她們的故事,她們的結局,而不是一個彎腰蹦死凱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