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14章 謹防親媽詐騙
  符華閉上眼睛,沉入了意識的深處。她再次感受到那沉重的鎖鏈。

  鎖鏈沒入深不見底的黑暗,它的那一頭所鏈接之人,此刻正陷入一場戰斗。

  逆熵基地內,小識怒氣沖沖地看向面前的溫蒂,她頗有武德的掏出了雙刃,而她面前的溫蒂,手中是同樣的武器。

  一瞬之間,兩人交鋒在一起。

  但可惜,這倆都是蘇羽教的,破不了招,但如果小識用其他武器的話,說不定可以打過溫蒂。

  不過誰讓她就是個單純好勝的孩子呢,不講武德的事情,她識某人可用不出來。

  反觀另一邊,阿雞和希兒的戰斗就和諧得多了。

  阿雞憑她的身軀獲得了希兒的喜愛,雖然希兒不說,但黑希也不會做出讓希兒傷心的行為。

  這就導致了,阿雞和希兒在打假賽。

  黑希破不了阿雞的防,阿雞也舍不得打希兒。

  小識和溫蒂的交鋒在那一剎,兩人很快便分開,誰也不服誰的看著對方。

  “在太虛山的時候就想揍你了,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

  “小屁孩發育不行,口氣倒挺大的!”

  溫蒂挑釁地向小識的胸前看去,雖然她也忽略了自己還是一個少女,但還是比小識這個家伙大一些的。

  “呵呵呵,很好!你個被拋棄的小鬼!”

  小識渾身冒著黑氣,對溫蒂發出了嘲諷,顯然是上頭了。

  “你說什么?!你才是被拋棄的小屁孩!”

  溫蒂一聽小識這話,顯然也破防了,一旦涉及到蘇羽,她的智商就忽高忽低的。

  “略略略,就是你,被拋棄的小鬼!”

  小識做著鬼臉嘲諷著溫蒂,而溫蒂也毫不客氣地回懟道。

  “停止發育的小屁孩!”

  兩個幼稚鬼在戰斗上分不出勝負,開始互罵起來,也不知道是學的誰。

  就在小識正在和溫蒂互懟時,她感受到了老古董的呼喚,心里泛起了嘀咕。

  “聽我說,如果你能夠聽見的話——”

  符華向鎖鏈注入低語,她不知道自己的聲音會傳向何方。

  “琪亞娜現在正身處危險之中,我需要借助你的力量。”

  ……

  鎖鏈似乎有了動靜。

  “年紀大,聽不見!”

  小識的語氣有些暴躁,但她終究回應了符華。

  “我需要……你的幫助。”

  “啊?你們怎么樣關我什么事?老古董,你真的以為我不知道對這群家伙使用律者能力后會發生什么嗎?”

  小識還準備發表一番長篇大論,嘲諷老古董的無力,但符華只是繼續說道。

  “我需要你。”

  ……

  小識終究是心軟了,她不禁想到,難道老古董真的意識到自己錯了,她會不會真的遇到什么危險。

  我需要你。

  這四個字讓小識陷入了猶豫,如果真的把力量借給她,面前這小鬼咋辦。

  但就是這心中的猶豫,鎖鏈出現了松動。

  現實已經不容符華猶豫,符華咬牙,下定了決心!

  “對不起了——!”

  看準小識松懈的瞬間,符華用力拽動了那根鎖鏈。

  力量向符華傾泄去,可憐的小識被親媽打感情牌給騙了。

  “老古董!你——!!”

  小識咬牙切齒地聲音響起,但符華已經顧不上回應她,和提上褲子不認人的渣女一般無二。

  而在現實之中,溫蒂發現了小識的力量在這一瞬間消弭,于是提刀向小識沖去。

  “duang——”

  溫蒂的雙刀扎在了阿雞的身上,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而阿雞則是疼的眼淚直流,但還是用翅膀卷起了正氣得破口大罵小識,麻溜溜地飛走了。

  “老古董那個混蛋!白癡!我要讓蘇羽幫我揍她!!!”

  小識破防的聲音響徹了整個逆熵基地,以至于她似乎泄露了某些已經不太重要的情報。

  “蘇羽哥哥……?!

  等等!你快回來!”

  希兒終于反應了過來,和黑希一起向阿雞追去。

  溫蒂則是松了一口氣,看來她還是猜對了。

  …………

  “我的半身,看來你也到此為止了~☆”

  空之律者手中拿著疾疫寶石,不斷用言語摧殘著琪亞娜的防線。

  也行琪亞娜可以反駁自己的一切,但她永遠無法否認自己犯下的罪孽。

  “琪亞娜,這半年里,我始終透過你的眼睛,看著你的一舉一動,經歷的一切——失去,離別,一次又一次失敗。

  你拼盡全力去救那些毫不相干的人,堵上了性命,疏遠了朋友,到頭來卻還要被這些人害怕、疏離、指指點點。

  但你卻不知道,或者說,你始終不愿意相信……”

  空之律者慢慢來到琪亞娜的面前,輕輕將她的下巴抬起。

  “你這種悲慘的人生,就是蘇羽一手造成的。

  從在長空市的千羽學園開始,他便算計了你的一切,你的朋友,你的成長,你的力量……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個男人早就安排好的。

  而安排了我們悲慘人生的他,卻裝作一副為你犧牲的模樣,將活下去的機會讓給了你,他還指望我們感謝他嗎?真是可笑!”

  空之律者緊緊地握住手中的疾疫寶石,似是在憎恨蘇羽的虛偽,然而,她終究不能擊潰琪亞娜。

  “不,你錯了。”

  “?”

  琪亞娜再一次支撐起來,哪怕此刻的她已經遍體鱗傷。

  “我知道他騙了我,也知道他策劃了我的人生,但他從來都不是什么虛偽之人!

  他是個笨蛋,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的謊言是那么的蹩腳,他會記得大家每一個人的生日,愛吃的東西,卻總是忘記自己的生日。

  他總是在我失落的時候安慰我,卻總是一個人在夜晚孤獨地望向月亮。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但那份關心,發自內心深處的真誠是你永遠無法理解的!

  他教會了我世界并不美好,但我們這些人應該去追尋心中的美好,他卻不知道,他像極了他所說的,善惡交織的世界。

  將孤獨與苦痛留給自己,卻給予我們快樂與幸福……

  正是因為這個世界善惡并存著,所以我才需要努力去創造能夠超越悲劇的明天。

  為世界一切美好而戰,努力將這個不完美的世界變成我們期望的樣子……這便是他最后教給我的道理!”

  ……

  沉默,長久的沉默。

  “看來這下很清楚了。”

  “我們之間不存在任何能夠相容的空間,也沒有任何相互理解的可能。”

  兩人的聲音同時響起,這或許是她們唯一能夠達成一致的話題。

  “你真的以為你能打敗我嗎?雖說這群人偶讓人心煩,但她們確實能強化我的力量。

  那么就請你帶著你的美好,就這么死去吧!”

  而在空之律者宣告審判的同時,一聲雷鳴響徹了整個支配劇場。

  征服的雷光,通過蘇羽這個支配律者的核心,摧毀了整個律者網絡,在這一瞬間,支配劇場變得支離破碎。

  人偶們發出了哀嚎,但依然茍延殘喘地維持著彼此的聯系,只要她們當中還活著一個,她們就不會徹底消亡。

  失去了加持的空之律者在這一瞬間愣了神,但緊接著,她手中的疾疫寶石綻放出光芒,火焰在頃刻間將其吞噬,遭受重創的她跌倒在了地上。

  斷裂的神隕劍回應了琪亞娜的意志,暗淡的劍身化作碎片圍繞在琪亞娜的身旁。

  疾疫寶石緩緩飛到了琪亞娜手中。

  一切都發生的那么快,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唯有雷霆淡淡的轟鳴從遠處傳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為什么寶石會認可你,難道真的就靠你所謂的為美好而戰嗎!”

  空之律者痛苦地倒在地上,身上是烈焰的灼熱,左眼緊閉,用還未受傷的右眼怨毒地看向琪亞娜。

  而琪亞娜雖是有點疑惑,但依然一步一步地走向空之律者,手中是藍色的大劍。

  “呵呵……”

  似乎是預見了自己的結局,空之律者抬頭,閉上了眼睛。

  同樣的無力,在巴比倫塔面對實驗人員時,西琳充滿了無力,而現在,自己依舊無力地面對死亡。

  但出乎她預料的是,一雙溫暖的手輕輕撫上了她的臉龐。

  空之律者不可置信地睜開眼睛,熟悉而又虛幻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

  那是本該在第二次崩壞就消亡的存在。

  “貝拉……”

  空之律者,不,此刻的她已經變回了西琳的模樣,西琳顫抖地呼喚了她的名字。

  “女王,我來了。”

  貝拉幫西琳撩起了額前的鬢發,用手輕輕拂過西琳身上的傷口,猙獰的傷口慢慢恢復成了雪白的肌膚。

  西琳就這么看著眼前虛幻的身影,她感受到自身不斷流逝的生命,她知道,眼前這個虛影不過是她死前的幻想罷了。

  只是,這一次要讓她失望了。

  “女王,我們一起走吧,貝拉不會再離開你的……”

  “走?迎接我的注定是地獄,那里才是我應該待的地方,你自己走吧!”

  西琳扔開了貝拉伸過來的右手,將頭撇到一邊。

  溫暖的感覺自手心傳來,西琳眼眸微顫,看著眼前的貝拉說不出一句話。

  “女王要去的地方,即使是地獄,貝拉也不會害怕。

  我們在一起的地方,就是家……”

  家?多么陌生的詞匯啊,但此刻卻是如此的溫暖,這是為什么呢?

  西琳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她只知道,有人一直在等著自己,等著自己回家。

  “嗯,我們走吧……”

  西琳牽住了貝拉的手,在微笑中,兩人化成淡淡的金光消失。

  琪亞娜沒有打擾這一幕,只是靜靜地站立著。

  “轟——!”

  一只扭曲的手臂襲向了琪亞娜所站之處,芽衣那一擊重創了支配律者,為了活下去,她們只能彼此吞噬,最終形成了如此扭曲的怪物。

  不過她們并不后悔,她們可是“同伴”啊!只要能干掉琪亞娜她們,一切都是值得的!

  “咳咳!”

  琪亞娜被偷襲,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在地上翻滾著,但身邊神隕劍的碎片幫她抵擋了傷害。

  琪亞娜努力地讓自己快點站起來,但支配律者可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吼——”

  支配律者發出了扭曲的吼聲,仔細聽去,男女聲混合在一起,痛苦扭曲夾雜在一起,不斷攻擊者琪亞娜的精神。

  慌忙之中,琪亞娜抬起劍刃,準備抵擋這一擊,但疾疫寶石擋住了這一擊。

  琪亞娜怔怔地看向空中的寶石,下一刻,寶石綻放強烈的光芒將琪亞娜包圍。

  溫暖熟悉的感覺傳來,琪亞娜慢慢地睜開眼睛。

  一只烏鴉從天空飛過,在她面前留下一片羽毛。

  熟悉而又陌生的童音傳來。

  “鳥兒有了羽毛,才可以在天空飛翔,我有了羽毛,容納我的那片天空卻已經不在了……

  琪亞娜,好久不見。”

  黑色的碎發被風微微吹動,異色的雙眸包含溫柔地看向琪亞娜,男孩伸出手接住了落下的烏鴉,緩緩道出了話語。

  “蘇羽……”

  …………

  ——久違了,但是湊數的小劇場——

  “你的力量會傳遞給琪亞娜,對我使用征服的威光的,芽衣。”

  面對蘇羽的話語,芽衣想說些什么,卻什么也沒說出。

  芽衣緩緩閉上眼睛,紫色的電光不斷閃過,緊接著粗壯的雷霆從天而降襲向了蘇羽。

  人偶們發出了慘叫,支配劇場的四周開始瓦解,露出其中深不見底的虛數空間。

  良久,雷光漸漸平息。

  蘇羽緩緩起身,似是有些站不穩,最終還是吐出一口鮮血。

  芽衣本想上去關心一下,但蘇羽并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一道光芒飛向空之律者,芽衣看向那道光芒,在她不曾注意之時……

  面具掉落在地的聲音緩緩傳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