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107章 粉色蘇羽擺攤記
  在太虛山事件之后,似乎一切恢復了正常。

  但隱藏在這平淡生活下的,是一座緩緩升起帷幕的劇場。

  支配劇場,蘇羽坐在某處,饒有興趣地看著不斷誕生的人偶,不斷誕生的惡意。

  它們在試圖侵入蘇羽的思想,蘇羽卻只是笑笑。

  世界當然不夠美好,但這與他無關,他想要做的事情從始至終都未曾改變。

  “烏合之眾聚在一起也還是烏合之眾,哪怕你們有一千人……

  哦,似乎我才是最開始那一個,999個廢物罷了…………”

  蘇羽不斷地調動支配的權能,作為最初的支配律者,只要他想,這些人偶就會在一瞬間全部暴斃,但他沒有那么做。

  他隱藏了自己的信息,公布了疾疫寶石和侵蝕之鍵的位置,查詢著這群烏合之眾們干得好事。

  “倫敦的地鐵事故、貝爾格萊德的仇殺事件、法蘭克福的金融事故、加爾各答的失蹤事件、布隆方丹的縱火事件……

  不知不覺間,這群‘伙伴’似乎干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嘛。

  對比五萬年前,還是這么惡心,唯一值得慶幸的,估計就是親近的人不會突然捅你一刀吧……”

  蘇羽自嘲了一聲,隨后查看起人偶們的記憶。

  “嗯,生活不順、家庭不和、公司裁員、女朋友跟兄弟跑了、男朋友交女朋友……

  生活挺豐富的,怪不得這群人偶這么厭世,算了……”

  蘇羽起身拍了拍根本不存在的灰塵,化作羽毛消失在了支配劇場。

  在蘇羽離開的同時,最后一個人偶也誕生了。

  ……

  鹽湖城街道,由于是逆熵的60周年慶,這里比以往熱鬧得多呢。

  “好多人!街上也張燈結彩的。”

  希兒興奮地看著周圍熱鬧的畫面,不過黑希兒卻只是躲在希兒的身體里,不肯出來轉轉。

  似乎是從昨天希兒邀請琪亞娜后,就開始這樣了,看來究極希兒廚似乎是吃醋了。

  “聽特斯拉博士說,下個月的4號是獨立日,各地都會舉行很大的慶典。改天有時間,你可以拉上布洛妮婭來玩。”

  琪亞娜的表情舒緩了不少,似乎是被節日的氣氛感染了。

  她把自己逼得太緊了,雖然誰都沒有再提起蘇羽的事情,但她總是在不斷地責備自己。

  溫蒂也是,自從蘇羽出事以來,心情總是低沉著。

  令人奇怪的是,似乎上次從太虛山上回來,溫蒂變得開朗了不少,連她本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她在太虛山上的記憶似乎遺失了。

  唯一知道內幕的小玄也是一副“我不知道,你不要問我”的樣子,唯一肯透露的便是,復活她的人是【鳶尾】。

  想到【鳶尾】,兩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希兒覺得,【鳶尾】并不是什么壞人。

  琪亞娜覺得,【鳶尾】肯定對律者有些什么奇怪的想法。

  當然,其他人對【鳶尾】的評價就很兩極分化了,尤其是某個龍蝦博士,曾經罵了【鳶尾】一晚上。

  就在兩人愣神之際,希兒突然注意到了熟悉的身影,只是,為什么是粉色的?

  希兒扯了扯琪亞娜的衣服,琪亞娜疑惑地看向她,注意到一旁的異常后,琪亞娜的身體漸漸緊繃。

  “那是識之律者……還有粉紅色的【鳶尾】?”

  只見一旁的小攤上,身穿粉色裙子的小識正拿著一串糖葫蘆,手里還拿著一本小說,不時地發出大笑。

  阿雞在一旁烤著雞翅,還用自己的小翅膀扇扇風。

  而【鳶尾】身穿粉白色的衣服,雖說是比較中性的衣服,但搭配上他有些奇妙的發色,總感覺是一個美少女呢?

  似乎是注意到她們了,小識抬起頭,皺了皺眉頭,在看到果然是琪亞娜后,冷哼一聲,隨后消失不見。

  蘇羽接住了掉下的糖葫蘆和小說,看向琪亞娜和希兒。

  待到兩人走近之后,小識又突然出現,嚇了兩人一大跳。

  “哼╯^╰略略略略!”

  小識做了一個鬼臉,叼著糖葫蘆,拿著書,提起阿雞又一次消失了。

  “咕咕!”

  阿雞悲傷的聲音傳來,她的雞翅掉地上了。

  希兒和琪亞娜奇怪地看著這一幕,看起來這兩人也不像是來搗亂的,但同樣也不能放下警惕。

  “那個…【鳶尾】先生,請問你在這里是?”

  蘇羽疑惑地看了看兩人一眼,隨后從桌子底下掏出一塊小黑板。

  “大甩賣?”

  琪亞娜念出來黑板上面的字,又看了看【鳶尾】面前空無一物的攤位。

  “換作以往,估計你們會對我拔刀相向吧,是節日的氛圍消磨了你們的斗志,還是你們終于認清了我們之間實力的差距?”

  蘇羽攤了攤手,略帶嘲諷地說道。

  不過兩人并沒有什么生氣的想法,反倒是琪亞娜,有些鄭重地說道。

  “我想向你道謝,謝謝你在太虛山救了班長和小玄!”

  “是嗎?想要道謝的話,把你核心給我如何?”

  蘇羽半開玩笑地說道,倒是一旁的希兒突然切換了人格,不懷好意地看向蘇羽。

  “你想干嘛?!”

  “別這么緊張,我只是來賣東西的。”

  “呵呵,什么都沒有?”

  “也不是沒有吧,這個你們要么?”

  蘇羽突然抬起了手,手中出現了一顆華麗的球狀物體,在蘇羽的修復之下,伊甸之星終于恢復了往日的華光。

  伊甸之星散發出奇異的光彩,蘇羽看著兩人凝重的面龐,笑而不語。

  …………

  “喂!雞窩頭,我正忙著給國會的那些人扯皮呢,到底是什么事情……”

  某個暴躁的龍蝦博士在看到蘇羽后直接坐不住了,而且蘇羽還向她招了招手。

  蘇羽來擺攤之前拆了十幾只泰坦,監控拍下來了,要說為什么,只能說蘇羽手犯賤。

  “你******”

  啊,不愧是逆熵電報員,幸好琪亞娜及時將特斯拉的嘴巴捂了起來,不然可能今天逆熵會再破產一次吧。

  “抱歉,【鳶尾】閣下,讓你見笑了。”

  愛因斯坦平靜地說道,只是如今幾人的姿勢確實不太美觀。

  蘇羽雙手一攤,坐在小板凳上面,面前是擺著伊甸之星的小攤子,愛因斯坦也是坐著一個小板凳,和蘇羽對視著。

  隔著面具對視。

  “沒事,更年期的女人確實可能這樣。”

  蘇羽擺了擺手,似乎是不在意這一切,當然如果忽略掉他向特斯拉比的中指就好了。

  “我們直接步入正題吧,閣下認為,我們需要付出什么代價才可以得到伊甸之星呢?”

  愛因斯坦已經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畢竟伊甸之星對于逆熵來說太重要了。

  不過蘇羽的回復卻是讓幾人愣了一下。

  只見蘇羽指了指特斯拉,隨后笑著說道。

  “我要她。”

  “……”

  “誒?”

  “誒!”

  “你****”

  “唉……可以……”

  特斯拉又一次被琪亞娜捂住嘴巴,架住了。

  蘇羽嫌棄地看向特斯拉,嘲諷地說著。

  “我對平胸暴躁老女人沒興趣。”

  “那閣下想要什么?”

  蘇羽沒有說話,遞給了愛因斯坦一個扁平的盒子。

  愛因斯坦揭開盒子看了一眼,隨后迅速地蓋上了盒子,右手捂住了嘴巴,身體微微顫抖。

  希兒好奇地看向那個盒子,卻是什么也看不到。

  微微調整了一下情緒,愛因斯坦面露正色地看向蘇羽。

  “希望我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蘇羽將伊甸之星隨手扔給了特斯拉,剛好砸中了她的頭,這讓她又一次發起了電報。

  蘇羽拿出一個小本子,掏出一支筆畫畫,似乎是打了一個勾,隨后又將小本子放了回去。

  “既然各位老板這么賞臉,那我就送你們幾個情報吧。”

  幾人看向蘇羽,蘇羽卻看向了離這兒不遠的某處。

  “疾疫寶石和侵蝕之鍵在一個叫作支配劇場的地方,另外……”

  “嘭——!”

  “啊!”

  爆炸聲混合著人群的騷動聲牽動著幾人的神經,蘇羽的聲音緩緩將幾人拉回現實。

  “支配之律者已然降臨……”

  …………

  注:希兒和琪亞娜最后還是沒能知道盒子里裝了什么,只是第二天,網絡上流傳了大量特斯拉身穿粉色偶像裙的出道圖,表情極度屈辱,甚至眼含淚水。

  雖然事后特斯拉積極否認,堅持聲稱那并不是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