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99章 華與識
  “……”

  羽渡塵蘇醒了,迎接她的是小識不屑的冷笑。

  “呵。”

  她對曾經的自己十分不屑,忍受過痛苦,經歷過背叛,還將好友害死……

  不過,小識看了看在一旁不知干些什么的【鳶尾】。

  自己已經有了新的朋友,自己會超越以往的她,超越以往的華。

  華的身形淡淡,小識手握住幻影的右腕,華激震了一下——似乎受到了驚嚇。隨即平靜下來,似乎已經沒有抵抗的力氣。

  “別動,我先給你點能量。你連顯形都費勁。再這樣下去,你就得化成飛灰,煙消云散。

  ……怪不得凱文要把你封存起來。”

  小識將崩壞能輸入羽渡塵之中,看著面前的人影慢慢變得清晰,慢慢睜開眼睛。

  “好啦。”

  小識十分滿意自己行為,放開了幻影,拍拍手,張開雙臂。

  “回來吧。”

  回應她的,卻是華的疑問。

  “……你是誰?”

  “我是你的主人啊。

  唉,看來記憶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怎么說你也是我的分身。看見你變成這個樣子,還真有點難受。

  早知道就多拆一具奧托的身體了。”

  小識捂著腦袋,苦惱地說道。

  “我……是你的分身?”

  “嗯,你是羽渡塵的一片羽毛。是我將自己的人格與思想復制后的個體。”

  小識背著雙手,閉著眼睛,驕傲地向華解釋著一切。

  “不知為什么你落到了凱文手上——別問我,我那時死了——我從他那里把你奪了回來。明白了嗎?”

  小識眼中充滿了關心,湊近華,為她解釋道。

  她還沒有意識到,如果她真的打算吸收眼前的羽渡塵,不會這么耐心地向她解釋。

  ……

  出乎意料,華無動于衷。她的目光落在小識的臉上,眼神似有深意。

  “原來如此……”

  華嘆了一口氣,隨后又說道。

  “被奧托殺死的那一瞬間——”

  “??”

  小識疑惑地歪了歪頭。

  “——那一瞬間,我發動了羽渡塵的第零額定功率,將自己的意識轉移在一根羽毛上,壓制空之律者的存在。”

  “嗯?…好像是有這么回事,不過我記得好像是……”

  小識開始察覺到一絲不對,一個想法出現在她的腦海中,但很快就飛速的消散。

  “那具身體是被拋下的,它的里面沒有靈魂。”

  “你想說些什么?”

  “……既然我在這里——”

  “——你是誰?”

  …………

  少女似乎總是在隨波逐流,她不知道自己該干什么,應該做什么,也不知道未來如何。

  父親讓自己學武也是,聽從安排去城里上學也是。

  她總是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有了朋友,父親的情況有所好轉……似乎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轉變。

  可惜,崩壞襲擊了滄海市……少女又一次迷茫了。

  ……

  那個在滄海市拯救她的女人,成為了她的隊長,成為了指引華前行的明燈。

  …………

  小識漫步于云海,在她身邊是華,和她以往的記憶。

  “這是我的記憶?沒想到以前的我是這么的遜,到最后我也沒對卑彌呼說上一句話對吧?

  為什么要救我?為什么變成律者后,不殺我?”

  小識坐在云梯之上,似是在回憶往事。

  華在她一旁沉默地看著,這些記憶……她已經遺忘了太久了。

  “在這里回憶往事,陽光、空氣,仙境也不過如此。

  對了,你能看見嗎?你沒有實體,眼睛是怎么接受光信號呢?

  …………”

  小識自顧自地說著,對她而言,那些不過是以往的記憶罷了。

  “是羽渡塵的力量。”

  “喔。”

  小識想了想,噗嗤一笑。

  “好方便啊,有什么解釋不通的,推給羽渡塵就好了。

  比如記憶——它應該存在我的大腦里對吧?當年我被七個小混蛋戳穿了頭,就忘記了一大堆事情。

  現在回憶一下也不錯,我想想,自己是怎么成為融合戰士呢?”

  “…………”

  “我想想,逐火之蛾的高層把人命當消耗品,給了我們神之鍵,讓我們去討伐崩壞獸。

  本來挺簡單的任務,卻不知道為何出現了審判級崩壞獸,所有人都死了,如果不是羽那家伙給我們的圣痕,估計我也可能死在那場實驗里了。

  羽這家伙,真的很好,可惜……為什么我會信奧托那家伙呢?害死了自己的朋友。”

  小識苦惱地捶捶自己的腦袋,但華并沒有感覺到情緒的波動。

  “你看,我的記憶這么清晰,你的記憶應該儲存在羽渡塵里吧?”

  小識笑著說道。

  “應該是吧…羽毛衰弱時,我也不記得很多事情。”

  “這就對了!”

  小識一拍手掌,叫道。

  “你啊,落到凱文手里的時候毛都快禿了,記憶肯定也受了不少損傷。

  或者就是,什么關鍵的東西壞了。

  于是你胡思亂想,覺得自己不僅僅是根羽毛……覺得自己才是本尊——這也可以理解嘛!”

  小識不知道,她其實已經慌了,她在找證據證明自己是符華,但她沒有意識到這件事。

  華沒有說話,反而繼續盯著小識。

  小識的臉色變得有一些陰沉,這是她蘇醒以來第一次這么不爽,明明她才是本體,為什么這根羽毛一副自己才是正主的樣子。

  “……我很不理解”

  “什么?”

  “你為什么對我有這么大的敵意。”

  小識生氣地看著符華╰_╯。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咱們是一心雙體,你應該更能理解我才對啊。”

  “我——”

  華剛想說些什么,就被小識瞪了一眼。

  “提醒你:不要說什么你才是真符華這種話,我心情不好。

  明明世界蛇的【鳶尾】都可以和我成為好朋友,我卻要跟自己置氣,真是造孽。”

  “也許你自己并沒發現……你的情況并不正常。”

  “哼。”

  小識輕蔑地哼了一聲。

  “說呀?我聽著呢。”

  “你真的是符華嗎?就我所見到的,你和她并不相似,甚至可以說是……截然不同。

  也許你從她的身體蘇醒,也許你擁有她的記憶,但,你是一個全新的存在。”

  “啪啪啪……”

  “啊對對對,我不是符華,我是符識,這是我好朋友給我的名字,不像你,背叛了自己的朋友。”

  小識擺爛地鼓著掌,陰陽怪氣道,雖然說曾經的自己不太好,但為了打消這根羽毛的奇怪想法,她還是這么做了。

  “什么?”

  “什么?!你說我不是符華,那我就是符識啊!我已經超越了曾經的自己,我可不會背叛自己的朋友。

  櫻的妹妹,你該不會忘記吧?

  羽可是想去悄悄救鈴的,我記得你和凱文阻擋了他吧?阻止他去至深之處釋放那個暴躁的男人,如果他在的話,櫻的妹妹就不會死!”

  “……”

  “呵,我忘記了,你只是一根羽毛,記憶不全。

  我是全新的自己,為什么要被過去束縛呢?過去的我很好嗎?”

  兩人的眼前出現了凱文和蘇羽的幻象。

  “我的老朋友,凱文和羽,在梅和那個女人死后,他們的心便一起死去了。

  不過,我也不能說羽,畢竟他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我才被奧托害死的。”

  “凱文是為了人類而戰,他的覺悟并沒有那么簡單。羽同樣如此。”

  “呵呵,為人類而戰?是你記憶不全,還是腦子壞了,在鈴死后,人類最后的城市好像是人為崩落下的羽摧毀的吧?而那是凱文可沒去阻止他。

  哦,我忘了,因為曾經偽善的我和凱文,鈴才會凄慘地死去。

  你們內疚了?呵呵,真是可笑。”

  “……”

  “本來我還想再帶你看看其他人的,不過算了。”

  “為什么要讓我看這些。”

  “因為我能,我樂意。”

  “過去的我,孱弱不堪,優柔寡斷。很多人因我而死,姬軒轅、程立雪,還有羽……

  算了,說了你也不知道,我要去太虛山了。”

  小識擺擺手,不打算繼續和華談下去了,這個老古董隨時隨地在挑戰自己的底線。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隨便。”

  見華的態度軟了一分,她也愿意回答她的問題。

  “你為什么要去太虛山?那里并沒有什么新鮮的事情,在很多很多年前,它就被遺忘了。”

  ……

  小識沉默著,似乎在斟酌要說的句子,良久,她嘆了一口氣。

  “算了,告訴你吧,反正你就是我

  我剛剛蘇醒,明白嗎?什么都不知道,腦袋一片空白,但明明剛剛蘇醒我就要面對他人的惡意,包括曾經的自己……”

  小識有些沮喪地垂下了頭。

  “是【鳶尾】第一個對我展現善意,也愿意當我的朋友,雖然他給了我新的名字,但我害怕讓他失望,我不專注于他的面具,也是害怕他討厭我。

  我對未來的人生完全沒有規劃,所以我才必須是符華,因為符華有她要做的事情,有堅定的內心意志……

  我在逃避,我甚至都不敢過多回憶自己的記憶,但……我有必須要守護的東西,也有要守護的朋友,為了讓自己變得強大,我必須接受自己,必須成為華……”

  (看給孩子忽悠的,蘇羽你壞事做絕!)

  小識有些難為情地撓撓頭,隨后【鳶尾】的聲音響起。

  “走吧,小識,去太虛山了。”

  蘇羽向小識揮了揮手,小識也笑著揮手應著。

  “我想去一個能被稱為家的地方,或許在那里,就更容易接受自己一些……”

  說完便向著【鳶尾】追去了,華沉默地看著離去的小識,隨后又看了看【鳶尾】的背影。

  她想起了卑彌呼,曾幾何時,她也像小識一樣追尋【鳶尾】的背影一樣,沿著隊長的足跡前行著,但……

  陽光灑在小識的臉上,她正在氣鼓鼓向蘇羽抱怨著,自己是如何被華氣著,而蘇羽仔細地聆聽著她的抱怨。

  ………………

  (ps:卑彌呼變成律者后,在華的面前死去。

  蘇羽相比于其他地方來說,最脆弱的便是精神,而小識是掌管意識的律者,主角團想打敗蘇羽,只能通過小識。

  相當于小識是刺向蘇羽的最后一把刀。

  我真的很喜歡小識啊,十分甚至有九分的喜歡)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