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98章 搞事的兩人
  “啪——”

  棋子扣在棋盤上,蘇羽已經不知道贏了這個家伙多少次了。

  “不算不算!再來!”

  小識氣鼓鼓地看著蘇羽,懊惱地抓著自己的頭發。

  “還要來嗎?你已經輸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蘇羽摸了摸自己的面具,無奈地搖搖頭。

  “不僅如此,你還試圖用‘羽渡塵’(其實是小識的權能)作弊吧!”

  “額……那個…………

  誒嘿!”

  小識試圖賣萌逃過一劫,蘇羽輕輕敲了敲她的頭。

  “好了,還有正事要做。”

  蘇羽的目光轉移到一旁,熟悉的笑聲傳來,那個金毛果然沒事。

  …………

  另外一邊,晚些時候,不知晚了多久,反正是在搞事二人組整完活之后。

  “——以上就是我收到的情報。”

  “難以置信。”

  休伯利安的艦橋上,布洛妮婭正在和德麗莎進行通訊,溫蒂在一旁記錄。

  “天命總部已經亂成了一團……空港多處受損,爺爺——奧托失蹤,生死不明,天命遇到過那么多次危機,從沒出現這種情況。”

  “那個奧托主教生死不明?”

  布洛妮婭有些不相信地問道,一旁的溫蒂也說道。

  “那個男人……應該不會這么簡單。”

  “畢竟,他沒那么容易倒下,對吧?”

  德麗莎苦笑著說道。

  “會不會是世界蛇干的?”

  “很難說,但有個可信度存疑的情報。”

  德麗莎將一張模糊的照片傳來(某不知名的識之律者女士拍下的)。

  天命的空港充滿了機甲殘骸,戴著面具的人正和一個人對峙著,不知為何,這張照片十分的模糊,角度也是個問題,就像站在兩人身邊一樣。

  “經過比對,這個戴著面具的人大概率是【鳶尾】,但……

  幾乎是在同時,世界蛇也遭遇了襲擊,據說對方和他們的尊主交了手,全身而退。”

  “……”

  布洛妮婭沉默地思索著,溫蒂看著那張模糊的照片不知道想些什么。

  “會不會是【鳶尾】背叛了世界蛇?”

  面對溫蒂的想法,在場兩人卻是思考著其中的合理性。

  “不是沒有可能,【鳶尾】的立場很奇怪,明明是世界蛇的人,卻游離在各個勢力之間。

  誰也不知道他的目的。”

  “的確……【鳶尾】這個人行事完全沒有任何邏輯,本身也是一個瘋子,不排除他有背叛世界蛇的可能。”

  “會不會是律者?”

  “誒?”

  “律者?”

  溫蒂一下子就點醒了兩人,她們回憶起最開始見到【鳶尾】的時候。

  “他當時是這么說的吧?‘為人類而戰的律者’,世界蛇需要你們的力量。

  若是為了僅僅只是為了律者的力量,在天穹市的時候,他不可能救下琪亞娜,在長空市也不可能幫助芽衣姐姐重新成為律者。

  為人類而戰的律者,難道他的目的是這個?”

  “警告!警告!”

  就在溫蒂說完這話的時候,休伯利安的艦橋突然被入侵了,【鳶尾】的影像出現在幾人面前。

  “看來你們也不是太笨嘛~”

  “鳶尾!”

  “鳶尾?”

  “鳶尾……”

  三人的情緒各不相同,面對蘇羽的突然出現,德麗莎和布洛妮婭是疑惑和震驚,溫蒂心中卻是十分奇怪的感覺。

  “別這么緊張嘛?就像你們說的那樣,我確實需要為人類而戰的律者。

  溫蒂,加入世界蛇,如何?那個家伙帶給你的,世界蛇同樣能給你。”

  “我拒絕!”

  如果說之前的溫蒂心中還對【鳶尾】有些奇怪的感覺的話,現在就只有滿滿的厭惡。

  看到溫蒂堅決的樣子,蘇羽倒是欣慰地笑了笑,除了面對愛莉之外,他還是很善于洞察人心的,不知道是不是和某個惡劣的黃毛待多了。

  “你又有什么陰謀?”

  “說出來的陰謀就不叫陰謀了~”

  面對德麗莎的質問,蘇羽毫不在意地攤了攤手。

  “我看看,現在休伯利安的AI是愛醬和那個卡蓮吧?蘇羽那個廢物做的?孱弱不堪!”

  “你!”

  布洛妮婭一下子上了頭,不過卻被溫蒂攔下。

  “你在故意激怒我們。”

  溫蒂的語氣極其肯定,這下倒是蘇羽愣了一下,這小丫頭咋一下子變得這么成熟。

  “你對我們大家都很熟悉,這不可能是你在量子之海可以知道的,你和蘇羽的關系絕不像表面上那么簡單……

  還是說,你就是他?”

  溫蒂的一番話直接驚呆了三人,蘇羽自己都懵逼了,咋滴,自己假死一番,還可以提高她智商?敢情我活著還影響你輸出了?

  溫蒂的眼中有那么一絲期待,無論怎樣,她不相信蘇羽已經死了。

  就在蘇羽考慮咋接這話的時候,小識突然竄了出來。

  “喲,【鳶尾】,你跟誰聊天呢?”

  望著那熟悉的樣貌,幾人都愣了一下。

  “班長(符華)?!”

  “喲,這不德麗莎、布洛妮婭和溫蒂嗎?好久不見!”

  小識熱情地打著招呼,幾人卻是皺了皺眉頭。

  這個班長不太對勁,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

  就在這時,琪亞娜也走了進來,看清小識的樣子,她的呼吸也變得急促了幾分。

  “班長!”

  “原來是琪亞娜啊,好久不見!你過得還好嗎?”

  “不對,你不是班長!你到底是誰?”

  不愧是和符華一起在天穹市流浪過的人,一下子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小識想說幾句,卻被蘇羽拉到一旁,蘇羽重新整理了一下語氣,開口說道。

  “如你們所想,天命和世界蛇遭受的襲擊確實是我們干的,想知道到底發生什么事的話,就來太虛山吧~

  我們等你們哦?”

  說完就趕緊掛斷了通訊,溫蒂這家伙有些太聰明了,畢竟是原來差點成為S級女武神的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渴望寶石拖累了她,如果是理之律者的話,估計比布洛妮婭強。

  ……

  通訊掛斷之后,幾人陷入了沉默。

  溫蒂知道,琪亞娜一直把蘇羽的事情怪罪在自己身上,所以并沒有繼續提及【鳶尾】的事情。

  不過……

  溫蒂看向放在一旁的弓箭,那是蘇羽送她的禮物,她一直帶在身邊。

  “我會揭穿你真正面目的!”

  …………

  “差點玩脫,就算表明身份,也應該是千人律者之后……”

  看著【鳶尾】喃喃自語的小識氣鼓鼓地環抱著雙手她現在十分的不爽。

  凱文那個混蛋,看見我和【鳶尾】一起來世界蛇時,那種看小孩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瞧不起自己嗎?打架也不還手,沒意思!

  見蘇羽現在也不理自己,小識掏出了那根凱文交還給自己的羽渡塵,她想去見見以前的自己。

  可憐的小識還不知道自己會面對什么,那個能破所有人防的木頭符華啊!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