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97章 小識和「鳶尾」
  此刻的天命總部一片狼藉,天命主教,奧托的魂鋼身體被揉捏得面目全非,數支女武神小隊隊友昏睡在地上。

  而造成這一壯舉的,正是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雖然此刻的她還一廂情愿地認為自己是符華。

  我們偉大的識之律者女士正在干什么呢?

  翹著二郎腿的她,一臉無聊地坐在報廢的機甲上面。

  蘇羽戴著面具坐在她身旁,遞給她一杯檸檬水。

  識之律者只是撇了他一眼,隨后將檸檬水一把搶過,使勁喝了一大口。

  “怎么樣,以一己之力拆掉天命有什么感想?”

  蘇羽像是哄小孩子一樣和識之律者對話,不過從在場的慘狀來看,他確實不適合帶小孩。

  “不好玩……”

  識之律者將空杯子一下子丟到遠處的垃圾桶,隨后看向蘇羽,生無可戀地說道。

  “一點都不好玩!完全打不過你!而且明明都用上羽渡塵了,可你好像完全免疫了一樣。

  唯一比你強的,估計就拳法了……但我不想和以前的自己一樣……

  明明跟羽學了那么多武器……哦,對了你應該不知道羽是誰吧?

  我跟你說,蘇羽那家伙……就是一個笨蛋!”

  識之律者的手攀在蘇羽的胳膊上,滔滔不絕地給他說著蘇羽的那些黑歷史。

  至于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情嘛~時間回到更早的時候。

  …………

  無邊無垠的黑暗中,已死的仙人產生了意識……

  新生的意識翻動著記憶庫,這些記憶涌入她的意識。

  她看見許多影像:獨自佇立在寒風中的少女、身披盔甲,手執金劍的戰士、冷漠無情的殺手,遺世獨立的仙人……

  仙人的記憶太過龐大,哪怕經歷了五萬年的沉眠,自文明誕生而來,一直守望神州的千年歲月也不是新生的意識所能承受的。

  悄無聲息之際,新生的意識被記憶的洪流所改變了……

  簡單來說,她被記憶沖傻了……

  而在她的腦海中,她堅定地認為,她就是符華,完全的符華,真正的符華……是會超越以往的自己的符華。

  而現在,她需要做的,便是復仇……

  感受雙手,攥緊拳頭。她感受到自己仿佛擁有無窮的力量,這具身體的狀況是如此的良好。

  腦海中的聲音一直在與她對話,她們自稱為本我、自我、超我,雖然很想相信她們,但似乎又響起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無比熟悉,無比溫暖……

  她們的聲音消失了,只有他的聲音留下。

  “你便是你,獨一無二的存在……”

  “咔嚓……”

  隨著維生艙的碎裂,隱沒在陰影中的蘇羽打開了攝像機,嘴角緩緩勾起,這可是難得的好機會。

  額頭上,獨屬于終焉的神紋也開始漸漸隱沒……他很喜歡識之律者,不希望她被崩壞蠱惑犯下過錯,哪怕是無心之舉。

  “我的老朋友!——你總算醒了。”

  不知為何,她們和他的聲音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聲音響起。

  像是第一次聽到這聲音,又像是無比熟悉這聲音,不知為何,一股厭惡感涌上心頭。

  她看到一個金發男人正微笑地看著她,而看到這張臉,憤怒與厭惡一下子充斥了腦海,在沒有任何的指引下,她走進了奧托。

  “等一下,老朋友……我……”

  在奧托還未開始他的重逢感言時,她的手掌捏住了男人的臉頰,她沖著那張俊俏的臉蛋,狠狠地揍了下去。

  ……揍了下去。

  …………

  不知過了多久,天命總部幾乎被拆成了廢墟,女武神們昏迷在地上,反觀那些機甲,全都成了碎片。

  她站在自己的杰作——一堆機甲的廢墟之上,比出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啪啪啪啪……”

  掌聲響起,一個戴著面具,有著奇怪長發的男人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干得漂亮,我想這么干挺久了!”

  “嘿嘿,多謝夸獎!不過你是誰?奧托那家伙派來的女武神?不應該啊,你是個男的,不過男孩子留這么花里花哨的長發干嘛?”

  識之律者突然出現在蘇羽面前,想要一把揭下他的面具,不過那只手突然抓到了一把糖。

  “喂,挺有兩下子的嘛!”

  識之律者笑著說道,自從蘇醒過來,她還沒有遇到可以一戰的敵人,唯一感興趣的幽蘭黛爾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請你吃糖,交給朋友唄~”

  蘇羽指了指識之律者手中的糖,笑著說道。

  “你這家伙,很可疑嘛……算了,看在你的糖的份上,以為我罩著你!”

  識之律者撕開包裝,將糖果放在嘴里,很甜,這個男人純粹的善意也讓她很溫暖。

  “自我介紹一下,你可以叫我【鳶尾】,世界蛇的干部,你呢?”

  面對蘇羽的詢問,識之律者笑著拍了拍不存在的胸脯說道。

  “我叫符華,真正的符華,就是神州里的赤鳶仙人!”

  “這樣嗎?”

  蘇羽故作沉思地摸了摸下巴,這一舉動讓識之律者有些緊張,畢竟這是她蘇醒以來第一個算得上朋友的人。

  沒錯,吃了蘇羽的糖,自然就是朋友了。

  “總覺得和故事里的性格不一樣呢?”

  “嗨,還以為是什么呢!”

  識之律者攀住了蘇羽的肩膀,湊近說道。

  “你想啊,我活了那么久,卻總是那么無聊,做點改變也是挺好的嘛~從現在開始,我就是新生的符華了!

  而你【鳶尾】,雖然這肯定不是你的真名,但你就是我蘇醒后的第一個朋友了。”

  “這樣嗎?我覺得不妥……”

  蘇羽搖了搖頭,識之律者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還未待蘇羽說下句便急著說道。

  “喂!為什么不可以啊,你看我這么強,還可以保護你……”

  “不是這樣的。”

  “誒?”

  “你想,你既然要超越過去的自己,做一個新生的自己,那以往的名字肯定不能用了,取一個新名字如何?”

  “這樣嗎?”

  識之律者沉思了一下,也學著蘇羽摸了摸下巴。

  “不錯的提議,不過我叫什么呢?”

  識之律者求助的目光投向蘇羽。

  “符識如何?一方面,你用羽渡塵進行戰斗,而羽渡塵作用于人們的意識。另一方面,代表你超越了符華。”

  “不錯不錯!”

  識之律者拍了拍蘇羽的肩膀,笑著說道。

  “以后我就叫符識了,我要讓這個名字被人們熟知!”

  蘇羽看著她犯傻的樣子,不由得笑了笑。

  “我們玩個游戲如何?”

  “什么游戲?什么好玩的?”

  符識聽到蘇羽的話,一下子湊了過來,好奇地問道。

  “你想,我們是朋友對吧?”

  “嗯嗯!”

  “既然是朋友,那叫全名就不合適,我叫你小識如何?”

  “可以啊!這跟游戲有什么關系?”

  “你果然不同意……等等,你同意了?”

  這倒是輪到蘇羽有些懵逼了,他還以為小識不會同意的。

  “嗨!你是我朋友,朋友之間叫親密一點有什么嘛……別這么小氣嘛~”

  “這倒是,本來想著我們切磋一番,你輸了我就叫你小識,贏了我就答應你一件事。”

  “可現在我讓你叫我小識,你答應我一件事好不好?我想看你揭下面具的樣子,好不好嘛?”

  小識睜著大眼睛眨眼吧眨吧,煞是可愛,如果不是剛拆了天命總部的話。

  “不妥,這樣吧,你贏了我就讓你看。”

  “哼,一言為定!就當我吃虧一些了!”

  小識瞬間擺好了架勢,手中的黑色羽毛變為長劍指向蘇羽。

  而蘇羽也是笑了笑,手中出現一把長劍。

  隨后兩人就開始了對決,劍、槍、刀……各路武器都試了,就是打不贏蘇羽,畢竟符華使用這些武器的技巧,可是蘇羽教的。

  唯一平手的便是拳法,于是小識耍賴地宣布是她贏了,當然這種情況是不會讓蘇羽摘下面具的,于是就有了開頭的一幕。

  “【鳶尾】,我跟你說啊!羽那家伙和凱文在燃盡的大地上許下承諾,他們凈干那些無聊的事。

  不過,我挺理解他的,而且他人挺好的,可惜……被奧托害死了!

  我跟你說啊,如今天命腐朽,逆熵無能,天下英雄,唯凱文和我爾……不對,還要加上你……”

  …………

  兩人就這么坐在廢墟之上,聊了很久,當然是蘇羽聽了小識聊了很久,不時給小識遞上一杯飲料和一些吃的。

  屬于是把小識好感度刷滿了,而可憐的小識剛一出生就被蘇羽忽悠瘸了。

  其實也不算忽悠,蘇羽確實很喜歡小識,也愿意陪她玩,他確實需要意識的權柄,不過嘛~

  和親媽詐騙不一樣,等太虛山的戰役結束了,他才會復制權能,現在嘛……

  蘇羽看了看小識的笑臉,將一顆糖遞給她,隨后笑了笑,目光投向遠方。

  先陪她玩玩吧?

  …………

  某個被干碎的主教大人,似乎被遺忘了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