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番外篇 伊甸的生日
  10月31號,這一天是特殊的日子,是伊甸的生日。

  年幼的她靜靜地躺在床上,陽光灑在她稚嫩的臉龐上,小手輕輕揉揉眼睛,伊甸緩緩睜開眼睛。

  長長的走廊上,陽光透過玻璃灑在地板上面,猶如一條黃金之路。

  伊甸光著腳丫,走上這黃金之路,尋著光的方向,她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情緒。

  “咔——”

  伊甸推開了門扉,臉蛋紅紅的,喘著粗氣,但她卻是十分地高興,她走進了房間。

  年幼的伊甸被眼前的畫面深深震撼了心靈,陽光透過彩色玻璃投射在地板之上,那是夢幻的顏色。

  吸引小伊甸目光的,卻不是這奇妙的顏色,而是一旁靜靜待在陰影中的鋼琴。

  伊甸緩緩走近鋼琴,小小的手指輕輕在鋼琴上拂過。

  渺渺的琴音回蕩在房間之中,伊甸的嘴角不自覺地勾起。

  “……”

  年幼的伊甸隨著心意,彈奏了一段充滿童趣味的曲調。

  良久,伊甸停下了演奏,她模仿著音樂家,走到了陽光之下。

  伊甸沐浴在藝術之光下,輕輕彎下腰,向空無一人的觀眾席致意。

  觀眾席不過是一個簡陋的凳子,樂器不過是老舊的鋼琴,而這音樂家不過是年幼的女孩。

  但這一切,為伊甸打開了另一扇大門,走進了名為藝術的世界。

  ……

  伊甸又一次站在鋼琴面前,如今的她已是世界級的明星,觀眾席上也不再空無一人,而是人滿為患。

  在這特殊的一天,她又一次演奏起了樂曲,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令人愉悅。

  伊甸緩緩起身,向觀眾席上彎腰致意。

  她喜歡這種感覺,這種沐浴在藝術之光的感覺,她希望將藝術帶給每一個人,讓他們的心靈得以治愈。

  陽光混合著人們的歡呼包圍了伊甸……

  不,那不是陽光……而是熊熊的烈火。

  人們的慘叫,燃燒的焦味,崩塌的劇場,這一切都不斷沖擊著伊甸的大腦。

  她無助地跪倒在地,無神的眼睛掃過這一切,與她一樣的,還有一名叫做華的少女。

  她不解地看向曾經的隊長,她的臉上掛著肆意的狂笑,毫不留情地奪走了隊員的生命,卻留下了自己。

  “咳咳……”

  即使卑彌呼放過了自己,她也受了嚴重的傷勢,她感覺自己的眼皮越來越沉重,恍惚間,她又一次看到了自己的父親。

  華站了起來,因為她看到了跪倒在地上的伊甸。

  沒有過多的交流,華攙扶起伊甸,緩慢地離開燃燒的劇場,但,四周的崩壞獸顯然不會放過兩人。

  “嘭——”

  長槍貫穿了數只崩壞獸,將它們釘在墻上,身穿長風衣的白發少年救了她們。

  蘇羽看了她們一眼,拿起長槍,準備去找卑彌呼,經過第六律者的事故,他明白,成為律者的她們已經是自己的敵人,但他還是不愿相信,曾經的戰友會對自己出手。

  正當他想要去找卑彌呼的時候,梅比烏斯的通訊接了過來。

  “羽,你想去找卑彌呼嗎?”

  “……”

  蘇羽沒有說話。

  “他們不會讓你去的,回來吧。”

  “我……想和她談談……”

  “回來吧,梅和我的研究所外有【毒蛹】的人……”

  “……”

  蘇羽緊緊地攥著手中的長槍,良久,他的手松開了。

  他看向伊甸和華,看不出神色,但聲音卻是無比的沙啞。

  “走吧…回去吧……逐火之蛾…………”

  末尾的四字充滿了憤怒與無奈,但這卻是可悲的現實。

  …………

  “又是這個日子……”

  結束了慰問演出的伊甸獨自來到了休息室,她為自己點上一盞昏暗的燈,在酒杯中倒上滿滿一杯酒。

  一飲而盡,接著又是另一杯……

  紅暈爬上了伊甸的臉蛋,她還想為自己倒上一杯酒,卻被有一只手阻止了。

  蘇羽將伊甸手中的紅酒奪下,為自己倒上一杯酒,同樣是一飲而盡。

  “羽,你為什么會在這里?呵呵,紅酒不是這么喝的……”

  伊甸已有幾分醉意,她很好地掩飾了眼中的落寞,調笑起蘇羽。

  “有什么話,還是說出來比較好,伊甸……況且,今天是你的生日……”

  “……”

  伊甸將蘇羽手中的酒奪過,再一次倒上滿滿地一杯,不過這次卻是輕輕地抿了一口。

  “羽…………藝術……在這末世,在這絕望的世界,真的還有追尋的必要嗎?”

  “伊甸……任何事物都有自己存在的理由……”

  “是嗎?”

  伊甸嘲諷地笑了笑,隨后又說道。

  “如不是因為我,第七律者或許不會奪走那么多生命吧?”

  “那并不是你的過錯,伊甸,你也不應該放棄追尋藝術……”

  伊甸將杯中的酒,又一次一飲而盡。

  她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哼著一首歌,那是她第一次寫出的歌。

  蘇羽見狀,拿出了一張照片,遞給了伊甸。

  “這是?”

  “演出結束后,我拍下的照片。”

  照片上,燈光灑在鞠躬向觀眾致意的伊甸身上,即使是充滿絕望的末世,觀看此處演出的人們臉上依然充滿了享受和笑容。

  蘇羽沒有說話,又拿出了一個伊甸模樣的可愛人偶。

  “生日快樂,伊甸。”

  伊甸將人偶接過,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照片,嘴角勾起微笑。

  “謝謝你,我的朋友……”

  蘇羽點了點頭,隨后拍了拍手。

  房間的門被一下子擠開,眾人手中的拉花也發射了出來。

  彩色的碎片落在伊甸的發絲上,眾人瞬間包圍了伊甸。

  “伊甸姐,生日快樂!”

  伊甸還沒來得及回應,愛莉便端著一個巨大的蛋糕走了進來,放好之后,一下子就抱住了伊甸。

  “生日快樂,我的好伊甸?”

  “嗯,謝謝你,愛莉……”

  伊甸又看了看蘇羽,隨后又將目光投向大家。

  “謝謝你們,我的朋友……”

  …………

  終焉已然降臨,萬物休眠,整個世界只剩一片荒蕪。

  若崩壞未曾降臨,她便是時代中永遠的璀璨,她會被人們永久地傳唱。

  但此刻,伊甸再一次站在了舞臺之上,星辰和荒漠是她最后的聽眾。

  她,他們曾如此驕傲地活過,貫徹始終,以生命奏響文明的頌歌。

  …………

  又是這個日子,微風吹動伊甸的發絲。

  “我來看你了,我的朋友……”

  伊甸拿出一個十分精致的人偶,那是屬于蘇羽的人偶。

  輕輕地放在櫻花樹下,伊甸緩緩開口。

  “羽,這是我們送你的禮物……這下子,逐火英桀的人偶終于有十四個了……

  羽,這個時代的人們也很喜歡藝術呢,我也很喜歡這個時代的輝煌……

  羽……這一杯,請好好品嘗一下吧……”

  伊甸輕輕哼起了歌曲,那是她為羽所作的頌歌。

  “這是為你一人的演唱,我的朋友……謝謝你……”

  他曾如此驕傲地活過,貫徹始終,以生命奏響逐火的頌歌。

  …………

  (祝伊甸生日快樂,官方不整個郵件,到時候我看愛莉生日咋辦,無論出還是不出,我猜到時候都要有節奏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