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90章 咕咕咕咕(作者叫聲)
  一片混沌之中,蘇羽緩緩睜開了眼睛。

  猩紅的沙海,殘破的建筑,以及無數在蘇羽面前不斷消散的自己。

  蘇羽緩緩向前走去,身邊消散的蘇羽化為光粒融入他的體內。

  身體越來越重,精神上的壓迫讓他幾乎崩潰,但他依舊喘著粗氣,一步一步向那個方向走去。

  虛數之樹。

  在蘇羽快要接觸到他的那一瞬間,熟悉的聲音傳來。

  “現在還不可以哦?”

  “哈哈哈……”

  蘇羽喘著粗氣睜開了眼睛,汗水打濕了他的后背,一杯苦瓜汁遞到了他的面前,蘇羽摘下面具,一把拿過苦瓜汁飲盡。

  “看樣子,你似乎看到了什么?”

  奧托有些擔心地問道。

  蘇羽看著杯子沒有說話,回憶著先前看到的畫面。

  “還不是時候,看來我必須要收集完律者的權能才行。”

  奧托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隨后笑道。

  “希望你能成功,我的朋友,不過愛莉希雅的權能你如何進行復制呢?

  按你所說,她的犧牲讓這個紀元的律者擁有了人性,她的權能似乎很難獲得。”

  蘇羽手指摩挲著自己的面具,隨后開口道。

  “往世樂土的備份不僅會用于英桀的復活,獨屬于她的數據也會依附于我的核心,兩顆終焉律者的核心,在那一瞬間會爆發出難以預想的偉力。

  加上全球的崩壞能,我將鏈接虛數空間,真正做到構建一個新的世界。”

  “真是令人向往的世界啊!”

  奧托感嘆著蘇羽的偉力,同時表達著對新世界的向往。

  “如果你想……”

  “我的朋友。”

  奧托打斷了蘇羽,隨后目光灼灼地看向他。

  “你會和她,和他們一起前往新世界嗎?”

  “……”

  良久,當實驗設備上再一次響起一處異常時,蘇羽開口了。

  “不會。”

  奧托笑了。

  “你應該理解我,我們是罪人,就讓我們一起在這昨天埋沒吧。

  明天那是屬于他們的禮物。”

  蘇羽沒有回話,或者說他并不需要回話,他和奧托都明白他們的結局會是如何。

  看著屏幕上的標記,蘇羽說道。

  “降溫了。”

  “是啊……”

  一旁的桌子上,紙質的資料上寫著兩個人的名字。

  “安娜.沙尼亞特、陳天武……”

  …………

  數據駁雜的空間內,芽衣靜坐其間,此刻的她正閉目冥想。

  這是她研習劍道和太虛劍氣時最熟悉的狀態,也是最能集中精神的狀態。

  那一天過后,困擾她的境界已經被打破,神蘊已然到達。

  重獲律者力量后的這段時間,這座密閉的訓練室是她待的最久的地方。

  “訓練模塊啟動,環境演算開始,投放虛擬機。”

  熟悉的冰冷機械音傳來,芽衣睜開眼睛,刀光閃過,目標盡數倒下。

  芽衣手中的刀刃離胡狼的脖頸只差一毫,她從某個喜歡八卦的灰蛇那里聽說了,當初要不是【鳶尾】阻攔,這個討厭的家伙會將琪亞娜當成實驗樣品。

  胡狼笑著看向芽衣,說道。

  “呵,真是努力呢,雷之律者。”

  芽衣吸了一口氣,將刀收起。

  “……我說過,不要打擾我。”

  “呵呵,別這么冷淡嘛,如今的我們可是同伴。

  呵呵呵……我很想,再多了解你一些……”

  胡狼的眼神毫不掩飾,她確實想好好研究一下雷之律者,可惜她是真正的科學家,確實沒有什么戰斗力。

  面對胡狼的惡意,芽衣也是毫不客氣地進行反擊,紫色的雷光在身邊閃爍。

  “喂,【鳶尾】大人可不喜歡同伴互相出手哦,雖說我只是個雇傭兵,但我可不想面對那位大人的怒火。”

  黑暗中響起了另一個聲音,渡鴉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擋在兩人中間。

  芽衣收回了身邊的雷光,轉身說道。

  “不過是藏頭露尾的家伙罷了,弱者。”

  顯然,之前傷到蘇羽的事讓芽衣變得有些膨脹,加上蘇羽這幾天找奧托去了,芽衣錯判了自己的實力。

  在她說完這句話后,渡鴉無奈地看向她,搖了搖頭。

  “不要小看任何一個融合戰士,芽衣…算了,就這么叫你吧。”

  面對渡鴉的勸告,芽衣并未領情,反而說道。

  “哦,我倒是想看看融合戰士真正的實力。”

  芽衣確實想通過世界蛇打探情報,畢竟凱文和【鳶尾】的實力絕不像表面那么簡單,她雖然有些膨脹,但腦子還沒和胡狼一樣丟了。

  渡鴉剛想繼續說些什么,胡狼倒是嘲諷地說道。

  “等你到達那個地方,自然明白融合戰士的偉力!自然明白尊主和那位大人是多么的強大!”

  “哪個地方?融合戰士?難道世界蛇還有其他的融合戰士?”

  芽衣默不作聲地思考著,臉上依舊是一如既往的冷淡。

  “胡狼,尊主和大人自然有他們的考量,等雷之律者達到了他們的要求,她自然會前往那個地方。”

  踱步聲響起,灰蛇提著一個箱子打著傘走了進來。

  “真不知道你為什么在室內打著傘。”

  “一個微不足道的愛好罷了。”

  灰蛇笑著說道,芽衣卻是又開始疑惑起來。

  “這個灰蛇感覺更加隨和,難道灰蛇更換身體還會改變性格嗎?”

  顯然沒人能解答芽衣心中的疑問。

  “說正事吧,雷電芽衣,是時候為世界蛇貢獻你的力量了。”

  胡狼緩緩開口。

  “根據【鳶尾】大人的指示,新一次的崩壞即將爆發。”

  “難道那個家伙還會預判崩壞爆發的時間和地點不成?如果這樣,凱文和他是怎么輸的那么慘的?”

  不愧是踩雷之律者,這一番話直接沉默了在場的幾人,最后還是渡鴉緩緩開口說道。

  “這樣的話還是不要再說了比較好,芽衣,等你到了那個地方就會明白,尊主和【鳶尾】大人為了對抗崩壞付出了多少。”

  “那個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讓他們這么相信凱文和【鳶尾】……”

  “閑話少說,這次任務是測試黃泉之杖的能力,如果可以的話,盡量活捉冰之律者。”

  灰蛇說完這句話就自顧自得離開了,顯然,芽衣的話讓這位英桀腦殘粉有些生氣了。

  胡狼打開了一個匣子,黑金相間的表面讓人想起法老圖坦卡蒙的面具。

  芽衣不知道匣子里裝了什么,但這個裝置和它的制造者一樣令她厭惡。

  “喲,這就是計劃里提到的虛數干涉儀吧。”

  渡鴉說道,不過胡狼卻是糾正道。

  “干涉儀?別用這么廉價的名字稱呼它,雖然這不過是【鳶尾】大人賜予我的試做版。

  但它依然是前文明留下的偉大遺產,是天命也無法復現的科學奇跡,你們根本無法想象它的價值。”

  “所以,它到底有什么用?”

  芽衣問道,她又在收集情報了。

  “呵呵,你會知道的。”

  面具后面傳來了女人的冷笑,與此同時,一陣嘈雜的聲音伴隨著微弱的震動從甬道兩側傳來。

  嘈雜的聲音中,芽衣聽見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各位,一分鐘前,崩壞在東南亞一座名為珊瑚島的城市中爆發了。”

  …………

  “你明明知道夜梟已經背叛了世界蛇,為什么不直接殺了他。”

  凱文站在蘇羽身旁問道。

  “給他和冰之律者一個機會,而且黃泉之杖需要實戰數據,畢竟那是用來對付我這個終焉律者的武器。”

  “……”

  凱文沒有回話,他不想和蘇羽討論終焉律者的事情,某方面來說,他還是喜歡當鴕鳥的。

  “我去看著她們,免得她們玩脫了,你一起?”

  “不用。”

  “行吧。”

  凱文不來正好,蘇羽不用想辦法糊弄凱文,畢竟律者權能和核心不好解釋。

  蘇羽卻是愿意給安娜和陳天武一個機會(可惜作者不給機會),雖然他覺得這兩人希望不大,畢竟都是抱著必死的意志。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一段神秘的語言,似乎是某種叫做楓落無鳴的生物發出的叫聲,翻譯過來好像是明天后天滿課,鴿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