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86章 罪人
  “額……”

  芽衣被眼前的男人一腳踢飛,雨水不斷落下,泥濘沾染了她的衣裳,但她依然掙扎著起身,目光堅定地看向他。

  “告訴我……拯救她的辦法……”

  “誒呀呀,要怎么說你才能明白呢?”

  蘇羽一下子來到她的面前,語氣滿是嘲諷。

  “我的耐心已經被你們耗完了,可控的律者……我沒必要在你們身上花時間了。”

  蘇羽掐著芽衣的脖子,將她提了起來。

  窒息感讓芽衣的視線漸漸模糊,在恍惚之間,眼前的【鳶尾】卻是變成了蘇羽的模樣。

  “……蘇……羽……”

  芽衣向前伸出了手,想要抓住那道身影。

  “哼!到死還在想那個廢物嗎?令人失望!”

  蘇羽將芽衣丟開,他未曾注意到,她身上拿到紫色的微光。

  ……

  “站起來!雷電芽衣,你在干什么?就這么向那個人認輸了嗎?!”

  黑暗之中,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芽衣掙扎著起身,疼痛襲向了她。

  “另一個我?你不是……”

  芽衣看著眼前熟悉的人,話語涌上心頭卻無從開口。

  雷之律者還想說些什么,蘇羽卻發現了這一情況。

  “還差最后一步嗎?呵呵,那就讓我來當這個罪人吧……”

  蘇羽飛上了天空,之前被他擊碎的虛數神骸——虛無主義的殘骸逐漸匯聚到他的手中。

  一把長槍出現在他的手中,槍身燃起了火焰,雷電纏繞在槍上。

  “那么……就請你去死吧……雷電芽衣!”

  蘇羽緩緩落下,巨大的沖擊將周圍殘破的建筑全部擊毀,想象中的畫面并沒有出現。

  本來如果芽衣接不住這一擊,蘇羽會幫她擋下,但眼前這一幕讓倆人都出乎意料。

  貝納勒斯抵擋了這毀滅性的一擊,巨大的身軀上出現了一個駭人的大洞,血液混合著雨水,流到了蘇羽的腳邊,倒映出他的面容。

  被打濕的長發耷拉在面具上,精致的鳶尾花圖案此刻如同猙獰的面容一般,蘇羽看到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一只沾染血液的惡鬼。

  ……

  但,他不會在乎,從戴上這幅面具開始,他便不是為了自己而活。

  蘇雨、大家以及無數平行世界的自己……

  即使身處地獄,他也要為他們照亮回家的路。

  在蘇羽愣神之際,一道雷霆襲來。

  蘇羽沒有抵擋,芽衣就這么冷漠地看著他,手中的長刀插入了他的腹部。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時間在此刻停止,我們回到之前。

  蘇羽靠在墻上,一旁是在為芽衣準備裝備的特斯拉。

  “芽衣,你小心點,別被這個變態騙了……”

  蘇羽聽到這話,不屑地撇了撇嘴,繼續繞著自己的頭發。

  “對于融合戰士來說,擊敗律者并不是什么難事,更何況,如今的你可不是什么律者哦~”

  特斯拉剛想反駁什么,只見蘇羽將手放在芽衣的肩上,掉入傳送門就消失不見了。

  “這是?”

  特斯拉畢竟還是一個科學家,這熟悉的能力一下子就讓她想到了之前蘇羽那個混蛋來逆熵搶伊甸之星。

  “這種能力難道是融合戰士都有的嗎?可這明明是空之律者才有的能力……

  這群融合戰士,精神也不太正常……”

  沒人能解答特斯拉的疑問。

  傳送門關閉,兩人來到了長空璧一處破損之處。

  “蘇羽也有這種能力,【鳶尾】……你到底是誰?”

  “這并不重要,芽衣女士,蘇羽那個家伙已經死了,還請別把我和那個廢物相提并論。”

  蘇羽摘下了眼部的面具,露出了異色的雙眸,那是屬于律者的標志。

  芽衣震驚地看著眼前這個男人,蘇羽卻是緩緩開口。

  “怎么?要看接下來的地方嗎?我可是毀過容的(指被劫滅砍)。”

  “可小空她們說……”

  “他們說我很好看?眼睛像星辰?羽渡塵的效果罷了,畢竟不可能嚇到孩子們。

  你可能會說,對于融合戰士來說,臉上的傷應該不算什么,但我要告訴你的是,融合戰士并不是萬能的……”

  “你是律者?”

  就當蘇羽還在叭叭叭的時候,芽衣目光如炬地看向他。

  陽光這時撥開云層,灑在大地上。

  蘇羽沒有回答芽衣的問題,指向一個地方。

  “琪亞娜在那里,提醒你,她的時間不多了,世界蛇需要可控的律者,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

  “可你也是律者,為什么非得是我和琪亞娜?!”

  蘇羽轉身邁開步子,開口說道。

  “每個人都有自己要經歷的故事,我的故事早已畫上句號,雷電芽衣,你會明白的,你會知道的……”

  芽衣沒有再詢問蘇羽,她現在只想見到那個女孩,那個一直護在她面前的女孩。

  “琪亞娜……”

  琪亞娜就這么躺在廢墟之中,身上充滿了崩壞侵蝕的紋路,此刻的她是那么柔弱。

  “芽衣,你就躲在我身后吧!

  芽衣,我餓了……

  芽衣,你多看看我嘛~我比蘇羽那個木頭好看多了。

  芽衣……芽衣……芽衣……”

  女孩的話語仿佛又在耳邊響起,芽衣再也無法控制心中的情緒,抱起昏迷的琪亞娜流下了眼淚。

  ……

  “羽,你的計劃如何?”

  “穩步進行,不過我覺得芽衣需要一點刺激。”

  蘇羽站在高塔之上,望著下方背起琪亞娜快步奔跑的芽衣,她的臉上是未干的淚痕。

  “按你計劃便好。”

  “是嗎?她可是和梅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你不在意?”

  通訊器的那一頭沉默了一下,隨后說道。

  “屬于我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是啊,她在往世樂土已經等了五萬年了……”

  蘇羽看向了天空之上的貝納勒斯,她已經找到了她的女王。

  “羽,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圣痕計劃依然可以……”

  “夠了凱文!”

  凱文知道,蘇羽生氣了。

  “圣痕計劃保護的是文明,不是人類!愛莉她愛著世人,別再說這種話了!

  將參與圣痕計劃的人們的意識與我相連,他們只會做一個夢而已,這樣也可以干擾終焉的意志……”

  “可你會死。”

  蘇羽飛上天空,朝著巨龍沖了過去,一聲巨響傳來,芽衣抱著琪亞娜躲在了一旁。

  “嘭——”

  貝納勒斯墜落在地,激起大量的煙塵。

  “我說了,凱文。那只是微不足道的代價,在對抗崩壞的道路上,我們已經舍棄了太多。

  如今需要舍棄的,不過是我們自身而已。”

  待到煙霧散去,蘇羽踩在了貝納勒斯身上,手中電光閃過,只需要一擊,她便可以追尋她的女王而去。

  在生命的最后,貝納勒斯流下了眼淚,混合著血液的眼淚。

  她掙扎著看向芽衣懷中的琪亞娜,嘴里發出了悲鳴。

  芽衣也看向了貝納勒斯,她感受到了這只崩壞獸眼中的悲傷。

  蘇羽的手遲遲未能落下,陽光落在蘇羽的身上,仿佛撫慰著他的心靈。

  蘇羽邁開步子離開了,他還是下不了手,明明說好舍棄一切,他卻依然做不到。

  “籠中鳥,何時何時,飛…出…去……”

  (嚴重懷疑我上得還是高中,不僅晚上上課到九點,下周還有早八,我盡量更新吧。

  最后一句歌詞出自喰種里面的舊多二福,挺符合蘇羽的心情的,狀態不好,就寫這些了。

  主要是室友在玩守望,我擱這里碼字,加上輔導員突然查寢,碼字靈感一下就飛走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