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第84章 芽衣哭唧唧,小島爆爆鴉
  “哼哼哼哼?”

  在特斯拉吃人的目光下,蘇羽一邊哼著歌,一邊和兩人并肩走著。

  只是這哼歌的水平嘛……只能說繼承了蘇雨。

  “我說,世界蛇的干部為什么要和我們一起行動!”

  特斯拉臉色陰沉地盯著蘇羽,而蘇羽則是隔著面具望著特斯拉不說話。

  特斯拉總感覺這面具上的金色鳶尾花在嘲諷自己,偏偏自己還沒什么辦法。

  “那個……【鳶尾】你有什么事嗎?”

  芽衣判斷,【鳶尾】目前應該是精神狀態比較穩定,應該可以進行交談。

  面對芽衣的發問,蘇羽一下子提起了興致。

  “誒?我沒告訴你們嗎?我也是有任務的哦~”

  “你這家伙!”

  特斯拉咬牙切齒地看著蘇羽,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蘇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我說了,芽衣不會加入世界蛇,我們也不會讓你帶走琪亞娜!”

  芽衣點了點頭,雖然她現在并沒有在【鳶尾】身上感受到惡意,但無論如何,她不會再讓琪亞娜離開。

  “切。”

  蘇羽不屑地看了特斯拉一眼,隨后語氣又變得溫和,對芽衣說道。

  “為什么不能相信我呢?我相信你最終會加入世界蛇,但我并不會強迫你。

  至于琪亞娜……”

  蘇羽一下子出現在特斯拉身后,一把刀直接架在她的脖子上,殺意瞬間籠罩了特斯拉,冷汗打濕了她的后背。

  蘇羽陰沉地說道。

  “我要是想對你們做什么,你們以為自己可以抵擋嗎?

  更不用說,琪亞娜的情報可是我提供給你們的。”

  特斯拉咽了一口口水,被殺意籠罩的她連動一下手指都做不到,仿佛被沉重的大山壓住一般,不過這股壓力很快便消失了。

  “好了,別說這些話了,開個玩笑,這個給你~”

  蘇羽又突然收起了武器,遞給特斯拉一塊糖。

  “我這次任務的目標,是那個小姑娘哦~”

  蘇羽笑著指了指遠處,順著蘇羽手指的方向,兩人看到了一個昏迷的小姑娘。

  ……

  “唔…這里是……”

  小空緩緩地睜開了眼睛,視線中出現了熟悉的面具。

  “醒了嗎?跟我說,一二三,三二一~”

  “面具先生!”

  小空一下子抱住了蘇羽,完全忽略了蘇羽身后的兩人。

  “面具…先生?”

  芽衣和特斯拉心中充滿了疑問,先不說這個十分瘦弱的小女孩對【鳶尾】的稱呼,而且這個年紀的孩子為什么會在長空市?

  兩人百思不得其解,蘇羽卻是自顧自得和小空對話。

  “小空,為什么不好好待在營地?你的老師可是會生氣的哦~”

  蘇羽幫小空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頭發,小空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不小心把馬克兔弄丟了,它是我的好朋友,我必須找到她才行。”

  提到馬克兔,小空眼中充滿了堅定,芽衣看著那種眼神,就像琪亞娜一般……

  “是這個嗎?”

  蘇羽突然拿出了一個藍色的引導機器人,圓圓的,藍藍的。

  小空一下子就將機器人抱在了懷中,笑著說道。

  “謝謝面具先生,不過為什么馬克兔好像更漂亮了?”

  “那是它換了一件新衣服哦~等帶著大家撤離后,小空每天也可以穿新衣服~”

  蘇羽笑著摸了摸小空的頭,對他來說,孩子是這個世界的禮物,是值得珍視的寶物,當然熊孩子例外。

  芽衣看著這溫馨的一幕,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些什么,【鳶尾】這個人確實充滿了矛盾。

  “沒想到,他也有這么溫柔的一面……”

  蘇羽背起了行囊……不對,是背起了小空,看向兩人。

  小空抱著馬克兔,好奇地看向兩人,然后問道。

  “這兩個姐姐是面具先生的朋友嗎?”

  “算是吧。”

  蘇羽笑著說道,隨后又對兩人說道。

  “我知道你們有很多疑問,先帶著小空去營地吧。”

  …………

  營地內,小空為三人倒上一杯熱茶后,就快步離開了,懂事的樣子令人心疼。

  令兩人出乎意料的是,明明是叫營地,卻是幾棟豪華別墅,當然這一切都是蘇羽用理律權能構造的。

  而且蘇羽可是很受小朋友的歡迎,被孩子們纏著講了幾個故事才得以脫身。

  蘇羽將熱茶推到兩人面前,說道。

  “有什么要問的,我現在心情不錯,可以告訴你們一些事情。”

  至于蘇羽面前的熱茶,他總不能當著兩人的面揭下面具吧。

  “那個……你是男的?”

  氣氛突然尷尬了一下,隨后蘇羽看向特斯拉,拍了拍手。

  “不愧是龍蝦博士,一下子就問出了完全沒有用的問題。

  我當然是男的,你們又沒問過我的性別,自顧自得說我是個瘋女人什么的,我也很苦惱啊。”

  蘇羽攤開雙手無所謂的樣子完全不像苦惱的樣子。

  “這些孩子……還有他們口中的老師,是你?”

  蘇羽笑了笑,又用揶揄的眼神看向特斯拉,雖然隔著面具,但特斯拉依然感受到了冒犯。

  “不錯的問題。

  如你所見,芽衣,這些都是第三次崩壞的幸存者,世界蛇的殺手渡鴉收養了他們,我這次的任務就是將他們帶回世界蛇。

  喂,特斯拉你那是什么眼神?是懷疑我們喪心病狂拿孩子做實驗嗎?”

  蘇羽敲敲桌子,對特斯拉的懷疑表示反抗。

  “誰知道呢?你們世界蛇干得“好事”可不少。”

  “這你可想錯了,本來這些孩子就是渡鴉以個人名義收養的,而且當初剛開始的時候還被崩壞侵蝕,孩子們練活下去都是問題。

  后來被我治好了,營地也修繕了一番,只有治療所用的藥劑嘛~

  逆熵是不是少了幾支弒神之槍呢?”

  蘇羽晃了晃手指,隨后消失不見,留下憤怒的特斯拉,以及安撫她的芽衣。

  ……

  安撫完特斯拉后,芽衣為孩子們做了咖喱飯,芽衣端著一小碗咖喱飯,一個人坐在圍墻邊,望向遠處的長空壁。

  “芽衣姐姐是有心事嗎?”

  小空坐到了芽衣身旁,小聲地問道。

  “沒事,小空,我只是在找一個朋友而已。”

  芽衣收斂了一下情緒,笑著對小空說道,但笑容中充滿了疲憊。

  小空見狀遞給了芽衣一塊糖,然后說道。

  “芽衣姐姐和老師一樣,總是自己一個人傷心,面具先生說過,多吃糖可以變得開心,芽衣姐姐不要這么傷心好嗎?”

  “嗯。”

  芽衣點了點頭,撕開了包裝,將糖果放入口中,很甜……琪亞娜喜歡的那種味道。

  芽衣眼淚突然流了下來,她不想小空看見這個樣子,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努力讓自己笑起來,但眼淚還是止不住得往下掉。

  “芽衣姐姐,你不要哭啊……”

  小空看見芽衣哭了起來,也是手足無措,最后抱住了芽衣,輕輕拍著芽衣的后背。

  “芽衣姐姐不要哭了,好嗎?你一定可以找到朋友的,不要哭了……”

  良久,芽衣止住了哭泣,小空笑著看向她。

  “安慰大人可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呢,老師和芽衣姐姐都是這樣。”

  芽衣知道,小空是想讓自己高興一些,但這些天的壓抑讓芽衣幾乎喘不過氣,哭一下反而效果更好。

  為了不傷小孩子的心,芽衣還是努力振作起來,看向小空。

  “老師也像我這樣嗎?”

  “嗯。”

  小空點了點頭,隨后說道。

  “老師不是那種天生就有錢有地位的人,她從一無所有開始,努力向上爬呀爬呀,經歷了許多,花了十幾年,終于積累起一筆自己的遺產。

  她用絕大部分積蓄在一個遙遠的國家……買下了一座私人島嶼。

  老師說會把我們都接過去,房子馬上就要完工了,我們為老師感到高興可誰也沒想到,意外就這么發生了……”

  一旁,蘇羽拿出了一塊平板,查看起那天的視頻。

  渡鴉面無表情,默不作聲,卻不停地在房間里來回踱步,奔跑,打滾……

  嘴上還不停地念叨著沒事沒事,眼淚卻大滴大滴地往下掉。

  渡鴉終于忍受不了打擊,沖了出去,對著大海嚎啕大哭,像個孩子一樣傷心難受。

  蘇羽收起了平板,努力讓自己不要笑出聲來,但渾身輕微顫抖的他顯然忍不住了,消失在原地。

  “哈哈哈哈哈,小島爆爆鴉,哈哈哈哈哈……我不在意,我知道不在意別墅小島……哈哈哈哈……”

  遠處響起了蘇羽豪放的笑聲。

  “那時候老師也和芽衣姐姐一樣,哭得像個孩子,我們安慰了她好久都沒用,最后還是面具先生答應為我們找到新家,還治好了我們的病,甚至為我們蓋好新房子。”

  提起蘇羽,小空一下子就來了興致,眼中閃著興奮的光芒,甚至剛才提起渡鴉的傷心都消失了。

  芽衣看她這樣,也好奇起來。

  “面具先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呢?”

  “面具先生是一個十分溫柔的人,他是我見過最好看的人,他的眼睛是不同顏色的,就像星星一樣好看。

  左眼旁還有一顆淚痣,只是不知道為什么老師看到他的樣子嚇了一跳,明明他很好看。”

  芽衣笑了一聲,隨后說道。

  “可以讓我看看他的照片嗎?”

  “沒問題,我讓馬克兔偷偷拍下了他的照片……誒?馬克兔怎么沒有了?”

  小空查看著馬克兔里儲存的照片,然而這種東西早被蘇羽刪除了,不如蘇羽手中渡鴉打滾的視頻是什么來的。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