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番外篇 屬于他們的未來
  “呵呵,琪亞娜,你們只能做到這種程度嗎?”

  月球之上,巨量的崩壞能讓整個月球變得無比猩紅。

  凱文看著折斷的劫滅,抬頭望向天空之上的蘇羽。

  “蘇羽……”

  琪亞娜努力支撐起自己的身體,一旁的芽衣連忙攙扶琪亞娜。

  此刻的蘇羽,白色的長發飄蕩在身后,粉色的發梢讓他變得無比夢幻。

  猩紅的紋路攀附在他的身軀之上,背后,一面是屬于融合戰士的火焰羽翼,另一面便是屬于終焉的光翼。

  蘇羽抬起左手,猩紅的紋路再一次構筑成眼睛圖案,與他左眼灰色的十字眼眸相對應。

  斷裂的華麗長弓出現在蘇羽手中,只是一瞬,蘇羽手中的弓箭恢復原狀。

  右手獸化的利爪拉滿了弓弦,長弓上積蓄起恐怖的能量,而他對準的方向正是地球。

  猩紅的右眼,里面是無限的瘋狂。

  蘇羽嘴角勾起笑容,說著。

  “這個世界……這個文明……這世間的一切……

  都為她陪葬吧……”

  眾人最終湮滅于虛無……

  ……

  布洛妮婭看著電腦上演示的內容,一時間心情復雜。

  即使是已經過去了八年,她們依然不愿回憶起那一天。

  那場月球上的戰斗,從始至終都是他的謊言。

  無論是凱文,還是自己和大家,他們都被蘇羽騙了,而結果便是他用自己的離去,換回了大家的未來。

  布洛妮婭嘆口氣,重新看向愛莉姐給自己的劇本。

  世界上最了解蘇羽的人,便是她了,雖然布洛妮婭很不愿承認這一點。

  雖然愛莉姐沒有經歷那場戰斗,大家也沒有告訴她那次戰斗的過程,但她依然寫出了這樣的劇本。

  過程都差不多了……

  就在布洛妮婭繼續完善游戲細節時,她的私人電話打了過來。

  “布洛妮婭小姐……”

  雖然只是一句呼喊,布洛妮婭仍然感受到了梅博士語氣中的欣喜,不由得,她的心里,那份沉寂已久的希望又被再次點亮。

  “是,我知道了……”

  布洛妮婭掛斷了電話,叫來秘書琥珀后,騎上重裝小兔向逐火之蛾的實驗室走去。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蘇羽在某種程度上解決了崩壞,但崩壞依然在發生,不過涉嫌劇透,這邊就不說了。

  琥珀本來要幫天命現任主教——德麗莎處理公務地,但德麗莎讓她休假,她又閑不住,就來米哈游當布洛妮婭的秘書了。

  ……

  待到布洛妮婭趕到實驗室時,這里已經聚滿了人。

  “給你。”

  千劫遞給布洛妮婭一杯水,隨后轉身繼續搗鼓著自己的甜品,但撒出來的奶油表明了他其實也很在意今天這件事情。

  “布洛妮婭姐姐……”

  希兒扯了扯布洛妮婭的衣角,將她帶到一旁。

  “希兒,看樣子你們已經到了很久了。”

  布洛妮婭笑著說道,黑希兒突然出現,拿起一個小蛋糕吃了起來。

  “畢竟是關于蘇羽哥哥的消息,這可是八年來梅博士第一次將所有人都召集過來。”

  “是嗎?”

  布洛妮婭看向正在和梅比烏斯爭論的梅,心里也不太平靜。

  “梅,我說了,讓我轉化成量子形態進入量子之海,我要親自將他帶回來。”

  “梅比烏斯,冷靜一下……”

  梅努力安撫起梅比烏斯的情緒,克萊茵(人偶,真人早無了,沒辦法)也努力墊起腳拉著梅比烏斯的手。

  “兩位博士,讓我去吧!”

  呆鵝走了出來,主動肩負起大任。

  “還有我!”

  “我也是!”

  琪亞娜和溫蒂也迫不及待地站了出來,不過幽蘭黛爾看著她們,一臉嚴肅。

  比安卡也不希望她們,涉險。

  就在現場一片焦灼之時,凱文端著泡面說道。

  “你們先別急,讓我先急……啊不對,維爾薇不是說了,她的機甲馬上完成了……”

  凱文還沒說完,梅比烏斯和其他人就死死地瞪著他。

  “梅,我覺得你還是先管好凱文比較好,他的腦子說不定全是泡面,就連我都知道,這種事情不應該交給一個冰冷的機器。”

  梅比烏斯冷冷地笑道,毫不留情地諷刺著凱文的情商。

  凱文還想說些什么,梅瞪了他一眼,凱文端起面獨自走到千劫那邊,一個人孤獨地吃著點心泡面。

  布洛妮婭看了一下周圍,疑惑地說道。

  “博士,愛莉姐呢?”

  布洛妮婭話一說完,眾人這才反應過來,愛莉呢?

  “按理來說,愛莉不應該缺席這種場合才對。”

  伊甸思索著。

  蘇點了點頭,隨后補充說道。

  “以往,每次有了關于羽的信息,她都是第一個到的。

  而現在……這是八年來唯一一次真正檢測到了羽的信號,她卻不見了……”

  ……

  此時的愛莉,正在全力趕往某個地方,她看向自己手中的花朵,她不想再離開他了。

  “哈……哈……”

  愛莉喘著粗氣,來到了那個地方,那棵櫻花樹下。

  愛莉抬起頭,這里依舊如同往常一樣,鳶尾花在草坪上開放著,蘇羽的圍巾和面具都擺在熟悉的地方。

  愛莉不免有些失落,按理來說,這八年來,這種事情她已經經歷了太多,為什么每次失望都是讓人這么心痛呢?

  愛莉捂住自己的胸口,眼淚也不自覺地流下,手中的花掉落在地。

  一陣微風吹過,掉落在地的花朵被風吹起,愛莉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不可置信地轉過了身。

  ……

  “好久不見,愛莉……”

  望著熟悉的身影,愛莉的眼淚不受控制的落下,不過她卻是露出了笑容。

  “嗯……歡迎回家…………蘇羽?”

  ——主線之后,番外之前的小劇場——

  “咔…喀……”

  刀刃交錯,兩人手中的長刀不斷地交鋒,甚至此處的空間也被割裂開來,露出其中的數據鏈。

  蘇羽后退一步,收起了自己的刀刃。

  “停下吧,你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那又如何,滾出樂土,這不是你該踏足的地方!”

  英桀羽憤怒地看向蘇羽,異色的雙眸中是無限的怒火。

  “是嗎?”

  蘇羽一步一步地走近了英桀羽,在那一瞬之間,單手抓住刀刃,刺進了自己的身體。

  “混蛋,你特么……”

  英桀羽松開了手中刀刃,一腳將蘇羽踢飛。

  “嘭——”

  蘇羽完全沒有抵抗,被踢進了墻內,隨后笑著抹了抹嘴角的鮮血,將刀拔出。

  英桀羽胸膛起伏劇烈,神色憤怒地看向蘇羽。

  “滾出樂土!”

  英桀羽轉身離開,但蘇羽扔出了一把黑色太刀徑直插在他面前的地上。

  “咻——”

  英桀羽化作一道閃電來到蘇羽面前,黑色的刀刃距離蘇羽的脖頸只有一厘米。

  “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英桀羽語氣中沒有憤怒,異常的平靜。

  “將他們全部帶回來。”

  兩雙異色的眸子對視,英桀羽繼續問道。

  “代價?”

  “你和我。”

  英桀羽將蘇羽拉起,蘇羽笑著指了指那把黑色的太刀。

  “樂土的記憶……辦法是什么?”

  “以你為媒介,將樂土的數據復制在神之鍵中,而你會面臨崩潰,那種痛苦……”

  英桀羽拿起侵蝕之鍵離去,沒有理會蘇羽的話語。

  “你最后一次同步記憶,是在那場宴會之后。

  已經沒有什么害怕的了……”

  英桀羽走進了陰影之中,蘇羽也離開了樂土。

  樂土的出口,迎接蘇羽的不是溫暖的陽光,而是無盡的陰影。

  …………

  (沒完結,鴿鴿一時爽,一直鴿鴿一時爽,只是提前一下透露結局而已,本來想寫蘇羽直接無了,連灰都沒留的。

  之前看見有人質疑我的評分,我只想說,啊對對對對,我分是刷的,小說是直接搬的,絲毫沒修改,你咬我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