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崩壞的旅途 > 番外篇 隨緣更新,肝森林書中
  “好了,羽,笑一笑好嘛~好不容易出來玩一次,為什么板著一張臉呢?”

  游樂園里,愛莉拉著蘇羽的手左右搖晃,嘴角含笑,但蘇羽卻是板著一張臉。

  蘇羽沒有說話,指了指自己脖頸上的蕾絲裝飾,和自己臉上精致的妝容。

  不穿女裝是蘇羽最后的掙扎,但這對于愛莉的化妝技術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用,人們只會認為這是一個酷酷的小姐姐罷了。

  “額……那個,這不是很適合你嗎?”

  回應她的是蘇羽直勾勾的眼神。

  “誒嘿?”

  愛莉吐著舌頭,賣萌試圖躲過蘇羽的凝視。

  “算了……畢竟打賭輸給你了。”

  說起兩人的賭注,就不得不說之前愛莉讓蘇羽女裝去千羽學院招新了。

  回來后蘇羽不服氣,非要挑戰愛莉,愛莉當然欣然接受了。

  比試的內容嘛~當然是弓箭了。

  對于肝帝蘇羽來說,熟悉一件武器一天時間就足夠了,但是愛莉不講武德,比試的時候賣萌讓蘇羽棋差一招。

  不過嘛~誰知道這是不是某個人故意的呢~

  總之,蘇羽必須陪愛莉來游樂園玩,化妝和裝飾就是愛莉的惡趣味了。

  “好了~我們先去玩那個吧?”

  愛莉指了指遠處的過山車。

  望著起伏巨大的軌道,人們的尖叫仿佛傳到了耳邊。

  蘇羽的臉色微變,不過很快掩飾下來,但這根本瞞不過愛莉大偵探。

  “誒呀呀~羽,你不會是怕了吧?

  不過沒關系,要是你害怕那個的話,我們可以去玩那個?”

  蘇羽順著愛莉手指的方向看去,嘴角抽了抽。

  孩子們舉著泡泡機在旋轉木馬上放肆大笑著,就連音樂都是那么輕快。

  “走……”

  蘇羽一把拉著愛莉的手就向過山車的方向走去,愛莉被這么突然一拉,有些驚訝,臉上浮現起紅暈,不過她也很好地掩飾下去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

  “咔咔咔……”

  過山車緩緩上升到了最高處,愛莉興奮地張開雙手,感受著高處的空氣。

  不同于愛莉,蘇羽雙手死死抓住扶手,緊閉嘴巴,努力不讓自己的視線往下。

  “嘿嘿,小羽如果害怕的話,可以抓住我的手哦?”

  愛莉笑著看向蘇羽,但這人屬于是死要面子活受罪那種。

  只見蘇羽淡淡說了一句。

  “不…………”

  可惜,話還沒說完,過山車就一下子往下面沖去。

  可憐的蘇羽話還沒說完,就一下子感受到垂直下落的滋味。

  如果某個小姑娘堂主來看的話,估計會看到一只小幽靈在蘇羽身后瘋狂地追趕。

  “真是的,這么逞強干什么嘛~”

  在蘇羽沒注意的時候,愛莉悄悄牽住了蘇羽的手。

  ……

  好不容易結束了刺激的過山車之旅,蘇羽覺得自己的靈魂仿佛都要回歸虛數之樹了。

  臉色蒼白的蘇羽接過了愛莉遞過來的水,還沒等到緩過神來,聽到愛莉的話,心又咯噔了一下。

  “接下來……我們去玩那個吧~”

  愛莉指了指那個大擺錘,期待地看著蘇羽。

  蘇羽凝視著那個可怕之物,又突然注意到了一旁的兩個小屁孩。

  “哥,我們去玩那個大擺錘吧!”

  “沒問題,妹妹放心,我才不會像那個姐姐一樣害怕的!”

  小屁孩望著蘇羽的方向,抬起頭,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

  “我們走……”

  “什么?小羽你說什么~”

  “我說,我們去玩那個!”

  蘇羽看著那個小屁孩,咬牙切齒地說道,眼中是不服輸的火焰。

  ……

  “嘔……”

  蘇羽和那個小屁孩蹲在垃圾桶旁邊瘋狂地吐著,愛莉則是和那個小女孩一起為兩人拿來了水。

  “真是的,明明都這樣了,還要勉強自己,大姐姐也是,非要和哥哥一樣!”

  小女孩叉著腰,訓斥著自己的哥哥,還不忘說一下蘇羽。

  小屁孩則是毫不在意,就算臉色蒼白,也要對著蘇羽揚起下巴。

  “我比大姐姐厲害,我少吐一會兒……Σ_(???」∠)嘔。”

  “小屁孩,別得意……Σ_(???」∠)嘔……那邊還有海盜船!”

  蘇羽嘴角勾起一個殘忍的笑容,又一次對小孩發起了決斗邀請。

  “誰…誰怕誰啊!”

  小孩雖然腿腳發抖,但依然硬氣地說道。

  沒辦法,愛莉和小女孩只能繼續陪著兩個幼稚鬼玩了。

  海盜船、鬼屋、激流勇進……

  “Σ_(???」∠)嘔……”

  傍晚時分,兩個幼稚鬼徹底被玩廢了。

  “呵呵,在較勁這方面我認可你了……”

  “小鬼得意什么?終究是我贏了……呵呵。”

  “切。”

  小孩不屑地看了蘇羽一眼,將手中的兩張門票遞給了蘇羽。

  “喏,幼稚的大姐姐,煙花表演的門票,送你了。”

  蘇羽接過了門票,好奇地看向小孩。

  “怎么突然給我這個?不帶你妹妹去看煙花?”

  聽到蘇羽的話,男孩的眼神暗淡了下來。

  “沒機會了。”

  “沒機會了?”

  “對,她得了奇怪的病,醫生說已經治不好,今天又是她的生日,所以我帶她來游樂園最后瘋一瘋。

  算上時間,她該回醫院了,雖然對她的病情沒有絲毫作用,但……

  至少不會走得那么痛苦……”

  蘇羽沉默了,難怪那個女孩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自己也隱約看到灰色的角質。

  愛莉今天也總是陪在那個女孩身邊,她早就察覺了。

  “別擺出那種表情,其實我也活不長了。”

  男孩撩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手臂被崩壞侵蝕的傷口。

  “平時很痛的,不過今天和大姐姐你一起玩,倒是不那么痛了……”

  男孩罕見的,臉上浮現一絲紅暈。

  “這個送給大姐姐你,我就先和妹妹走了!”

  遠處,愛莉帶著小女孩向著兩人招手。

  男孩遞給了蘇羽一朵皺巴巴的玫瑰花,快步向自己的妹妹走去,離開的時候兩人嘴角還掛著笑容。

  蘇羽看著手中的玫瑰,沉默不語。

  崩壞……自己到底是為了什么而戰呢?

  ……活下去…………這是蘇羽最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想法,只是現在可能有所改變了……

  愛莉看著蘇羽的樣子,也是默契地沒有說話,拉著蘇羽來到了觀看煙花表演的地方。

  夜幕落下,絢麗多彩的煙花照亮了黑夜,卻點亮不了蘇羽迷茫的心。

  蘇羽看著絢麗的煙花,沉默不語。

  自己是否會和這煙花一樣易逝呢?自己真的要參與逐火之蛾和崩壞之間的爭斗來嘛?自己真的……有能力改變一切嗎?

  蘇羽無助地想著,與四周的熱鬧隔絕開來,他第一次感受到,這個世界對他來說是那么陌生。

  就在這時溫潤的感覺自手上傳來,愛莉笑著看向蘇羽。

  “煙花易逝,人情長存?

  羽,這個世界有很多和煙花一樣美麗的東西,他們很脆弱,所以需要我們的守護~”

  “守護……”

  蘇羽感受到手中的溫暖,這個陌生的世界同樣有自己必須守護的東西。

  煙花又一次在夜幕上綻放,只是這次…兩人嘴角都勾起了一抹動人的笑容。

  作為律者的她不再孤單,作為外來者的他也擁有了歸宿。

  …………

  ——后續——

  “博士……”

  “克萊茵,我說過了,沒什么事情不要打擾我,招募助手的事情搞得我很煩!”

  “博士,這里有人主動申請擔任你的助手……而且……”

  “而且什么?”

  “他說愿意擔任一切職位,包括實驗體。”

  “有趣。”

  梅比烏斯嘴角勾起笑容,從克萊茵那里拿來了申請報告。

  “我看看……是叫羽嗎?真是有趣的人,不知道你又可以堅持多久呢?”

  梅比烏斯緊緊地盯著報告上那張照片,那種有趣的眼神,與她別無二致。

  那是為了目的不惜一切的眼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